甘肃扶贫搬迁村现危房村民不愿搬 村里动员 : 给低保

 

在安定区新集乡田坪村中川社中湾社的扶贫新村,不少房屋的围墙开裂严重,有的房屋整间垮塌。房屋的墙体被村民们用吊着磨盘的树干勉强支撑,防止轰然倾塌。

房前流水淙淙,屋后绿树成荫,门前道路平整,屋内窗明几净,这是易地扶贫搬迁的农民理想居所。不过在甘肃定西,有农民从破旧的窑洞搬出来,又住进了扶贫新村的危房。

在安定区新集乡田坪村中川社中湾社的扶贫新村,不少房屋的围墙开裂严重,有的房屋整间垮塌。房屋的墙体被村民们用吊着磨盘的树干勉强支撑,防止轰然倾塌。

千疮百孔的新房

新集乡田坪新村村口有一块山洪灾害防御警示牌,村民们是为躲避灾害,才从上山搬到新村的。田坪新村紧贴山坡,是 2012 年建成的,占地 52 亩,分上下两排,总共住了 48 户,每家都是 13 米 ×13 米的院落,包含房屋三间,厨房和羊圈各一个。

住户陈彦在自己的危房前。

住在下面一排的住户陈彦就是从新村对面山上的土房子里搬下来的。他指着自家新屋子大门左侧的南墙说," 搬来第一年,墙基就塌了 10 厘米左右,过路的人趴在地上就能看到我家里的复合地板。我把洞子整个扒开,用土填上,用石灰抹了,现在又裂开了。"

第二年整个墙体开裂了四五处,都是六七厘米宽的口子,冬天风大,开裂的地方就灌进风来,耳朵里都是呼呼风声,人就冻着。陈彦说," 我用棉花、卫生纸、塑料这些软的东西塞进去,外头用泥巴把它裹上。"

开裂的位置,陈彦用树干吊着磨盘撑着墙体。他用压倒的手势比划着说,用杠子和石头顶着,吃上劲,墙要塌也是竖着塌下来,砸不到人,如果不顶,整面墙可能会侧着倒下来。

搬进新居的第三年,大门口的地面裂开了个大口子,门使劲刮着地面也关不上。大门右侧南面的墙也在开裂,陈彦用三四根树干倚墙杠上,并且用坠石加大力量,防止墙体向前扑倒。

进入院子,撕开靠南卧室外墙上的塑料,几块严重开裂的瓷砖摇摇欲坠。进入屋内,从窗框到墙角都是蛇形宽缝,把塞着的卫生纸、塑料纸扒掉,明晃晃的阳光瞬间射入。

火钳在裂缝中可以轻易捅出墙外。

另一侧的主墙上,用手把后来封上的泥巴扒开,可以看到大裂缝从屋顶一直到墙角,呈对角线伸展。裂缝宽度有 7 厘米,用一把火钳子,可以轻松从屋里插到屋外。

厨房的南墙也是对角线状开裂,锅、灶台上面铺了报纸,风从 4 厘米宽的裂缝灌入,带着大量沙土。院里的地面也开裂塌陷,用脚敲敲水泥地面,感觉下面是空的,人能走,车不能过。

陈彦说,新村的房屋 50% 以上都开了大口子,住人的屋子裂开 7 厘米的多得是。还有已经坍塌的,跟他家相隔三四户的陈德明家,人还没搬进去,一间客厅、两间卧室就彻底塌没了。

扶贫豆腐渣工程

田坪村中川社中湾社新村所在的山叫阳洼山,对面的山叫马蹄湾梁。新村的 48 户就是从马蹄湾梁的老房子 ( 窑洞 ) 里搬下来的。

新村住户康学清说,2008 年 6 月突然下了一场大暴雨,马蹄湾梁的山顶开了一个口子,冲出一道大沟,可能会造成山体滑坡,于是上面就给了易地搬迁的项目。

来自村委会的说法是,易地搬迁项目总资金 386 万元,包括国家拨款 110 万,其他项目整合的资金,还有农户每户掏的 1.5 万。

新村 2008 年 10 月开始整理土地,2009 年开工建设,2012 年底建成。马蹄湾梁的老房子和阳洼山的新房子之间,直线距离 500 米左右,中间是两山之间的谷地。

新村本来是个斜坡地,很陡,因此平整土地时的填方很高,最高处有十二三米。推土机总共推出两个平台,上下各一个,上面建了 25 户,下面 23 户。

陈彦家门前五六米,就是填方平台的边缘。康学清指着填方下面比划,这里就是马蹄湾梁上冲下来的那道大沟。新村这些平房的填方下面,有东西走向的水沟几十道。

新村住户陈贵说," 新村建的时候地基就没打瓷实,灌了水,软得不成。"

陈怀军在自家危房前。

下排最东面是陈怀军一家,他家门前东侧不到 3 米是一条排水渠,雨季山上冲下来的水都会集中从这里排下去。如今这条水泥渠已经破损,渠下垂直节理的黄土坡已被水流切割造成深深的塌陷。

陈怀军说," 排水渠修得浮皮潦草,水泥就一两厘米厚,薄薄一层,中间有断裂,裂缝里经常有水直接渗入地下。排水渠建了一次不行后来又建,质量还是不行。" 老伴牛金花说," 一下雨就害怕,不敢住,就跑到别人家去。"

新村在建的时候,村民就反映地基处理不行,担心以后会塌,但是并没有人管。" 建好后,乡上村上就催着群众赶紧搬进来,说上面要检查,具体上面是谁我们也说不上," 康学清说。

除了地基问题,新村建设所使用的建材也有严重问题。用手在房基上随便一拨拉,就能掰下一大片砂土块,康学清捡起几块用手搓了搓,全部变成粉末," 这哪里是混凝土,我看 80% 是土,当时裹的时候就有人说不行,可是没人管。"

新村住户陈秀住在上面一排,他指着家里开裂的屋顶说," 你看房子偷工减料,只放了沙子,没和水泥。"

从新村开始建设,村民就发现是豆腐渣工程,没有人愿意搬,村里就动员加承诺,先来的每个人都给低保。这样,2012 年到 2013 年有七八户带头搬进去。到 2014 年上半年,余下有三十多户才集中搬进去,之后低保就没了。

新村用地,占了六七户人家的地,乡里不给补偿款,而是让没有被占地的每户出 1 亩,补偿给被占地的农户。新村住户周瑜抱怨,这样补来的地,分散在好几个山头,东一块西一块,离得老远,根本没法种。

新房塌了,老房回不去

新屋子倾塌的那家,房主叫陈德明。

陈德明家原来在马蹄湾梁的老房子是窑洞,下雨塌得没办法住。当时听说要建新村易地搬迁,特别激动。他自己在新村花 1.5 万买了一套,因为有两个儿子,又买下了三叔陈天海的那套。

还没住进去,其中一套新房子就要塌了。一家人特别害怕下雨,遇到下雨就跑出来。听到什么地方发地震,也很害怕,新房子估计连很小的地震都顶不住。

陈德明说," 新村修水泥路的时候,承包工程的人就跟我说这房子不行,你自己看着维修一下,我说地基的问题,根本没法维修,结果过不久三间主屋整个就向南倾倒下来了。"

陈德明家的房子如今已经倒了 4 年,现在只能用来圈羊。房子塌了后,乡里村里动员他重建,说你不要了可以再给其他人。他没同意,后来 1.5 万房款退回来了," 但地皮、椽子、檩条的归属还没签协议,交出去的 1 亩地也没给解决。"

如今,陈德明 60 多岁的三叔陈云海一个人搬回了马蹄湾梁的老房子里。被大雨冲刷后的几口窑洞墙面脱落,土炕塌洞,几乎睡不了人。

陈家儿子陈广云说,当时新村工程偷工减料,用的瓦都很次,风一吹雨一淋瓦皮就脱落。圈舍上面,用草一铺,覆上土用瓦一盖。有一次下冰雹,直接把瓦敲出了洞。

新房子塌了,老房子回不去,陈德明一家现在住在新旧村之间的谷地里一处房子,这里也是从马蹄梁山上冲刷下来的雨水汇聚流经的地方。

" 现在的房子是别人进城了,我花了 1.5 万买下来的,梁都不能用了,重新装修又花了 1 万多,去年腊月搬到这里。" 陈德明说," 新村我自己那套也基本没住过,一是家里人多,牲畜多,新村那边窄小,房屋又有裂缝,害怕再塌了。"

这里的大部分窑洞和土房子濒临坍塌。

新村的问题越积越多,几年来村民们不断反映,上访了很多次,都没有解决。陈彦说,48 户人家,90% 的人都加入了联名上访,把名字写上,把指印拓上。如今,组织联名上访的人已经过世了。

新村危房十年难解

根据甘肃省易地扶贫搬迁试点工程竣工验收办法,项目要经由 "3322" 验收责任体系,才能完成。就是说,从村委书记、县市区委书记到市州委书记,从驻村帮扶工作队、搬迁户到县市区发展改革部门、县市区扶贫办,都要在项目竣工验收结论上共同签字,以确保完成搬迁任务。

但新集乡田坪村新村的情况是,村民们对新村是否经过验收毫不知情。当地政府明知工程质量有问题,却以承诺先来的给低保、降低房价来催促村民搬进危房。

村民周瑜家是最早一批搬进新房的,因为山上的土房子快塌了,不得不搬。当时交了 2 万元搬进开裂的新房,后来因为房屋质量问题,政府退了 5000 元,让村民自行修补房屋。

村民们联名上访后,当地媒体曾做过报道,当地纪委也介入调查,并处理了一批人。从 2009 年到现在,不到十年间,新集乡党委换了 4 届班子,但危房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康学清出示的一份由新集乡人民政府发出的协议书。

新集乡现任巩姓党委书记介绍说," 当时房子建成以后没有配合基础设施,水灌进了填方,房屋出现下沉,农户不肯搬。房子的造价是 3.6 万,最后政府和农户协商把价格降下来,农户交 1.5 万搬进去,房屋的维修加固就由农户自己承担。"

" 听说之前的班子后来把排水渠和路面硬化给解决了。再不能进水了,进水就要塌了。" 巩书记称。

康学清出示的一份由新集乡政府发出的协议书显示:新集乡田坪村在易地搬迁项目中,乙方 ( 农户 ) 应承担房屋自筹费用为 3.6 万,因工程质量问题没有按期缴款入住,经协商,甲方 ( 乡政府 ) 自愿从乙方应缴的 3.6 万元房款中抽出 2.1 万,用作乙方房屋的维修费用。乙方自愿承担房屋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的维修处理。入住后出现的问题,由乙方自行解决,甲方不再承担任何责任。

康学清说,危房地基在水渠上,根本没法修,除非推倒重新夯实地基,重建。地基的排水问题也并没有根本解决,房屋的裂缝还在扩大,现在一下雨,裂缝就加速扩大。

对此,巩书记表示,因为农户已经享受过易地搬迁项目了,不能重复享受,所以项目资金没办法解决。目前乡里只能把新村作为一个地质灾害隐患点,在灾害天气时给农户发预警。

定西市安定区从 5 月份开始正在进行农村危房的全面存量摸底。

巩书记解释,区里的危改项目以前只对建档立卡的精准贫困户,现在则针对所有的农村危房。2009 年,危改人均补助是 4000 元,由群众自建,当时大部分建的都是土坯房,到现在不少成了危房。按理说已经享受危房项目的不应该再享受了,但区里考虑到实际情况,按现在的危改政策是人均补助 2 万元,已经享受过 4000 元的,再给你 16000 元。

乡里希望通过这次区里扩大范围重新申请资金的方式,看看能不能解决田坪村新村的危房问题。

" 但前些天村里开了会,明确这个危改项目跟我们中川社中湾社的这个新村危房没有关系。" 康学清说。

接下来怎么办,村民周瑜说," 我现在 62 岁了,两个娃娃也成年了,在外面打工,老伴也跟着他们出去帮带孙子,这里就我一个人住,我一个人不怕,豁出去了。"

作者:刘旻 陈杰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甘肃 书记 建成 质量问题 地震
评论
大家都在看
甘肃官方发布职场工间操鼓励“上班族”科学健身
中新网  2小时前
甘肃靖远受惠“母亲河” 农旅融合“厚积薄发”
中国新闻网  20小时前
甘肃两项丝织品文物保护修复项目通过验收
新甘肃客户端  7小时前
甘肃下发《实施方案》力促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
央广网  2小时前
甘肃平川“黑毛驴”托起黄土高原农户“创业梦”
中新网  2小时前
本国航空公司放鸽子 俄罗斯1500名旅客滞留中国海...
环球网  27分钟前
小轿车车内挂“佛串”被罚50元?交警:影响视线
燕赵晚报  30分钟前
候车室惊现“女版黄渤”!网友:真的不是黄渤本尊吗?
新闻晨报  昨天
孩子玩耍起争执 家长把女童扔进球池:正当防卫
看看新闻  9小时前
英媒:牛油果成毒枭摇钱树 英餐厅呼吁停售
环球网  2小时前
雀巢召回问题奶粉,可致恶心、呕吐和头痛
每日经济新闻  1小时前
高校办“美寝”大赛16年 网友:男生都这么精致吗
中华网  8小时前
泡温泉吃辣椒还搞挑战赛!第一名1分钟吃下20个
中国新闻网  6小时前
斑马视频丨女囚越狱后得知自己刚被释放
看看新闻网  2小时前
85后民警发际线刷屏!小鲜肉就是这样熬成大叔的
中国青年报  7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