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岁女孩带着三万学费离校下落不明!单身母亲来连寻女
半岛晨报09-12

 

郑云亚最近一次看到女儿的模样是 8 月 27 日下午,当天母女俩微信视频直到女儿从海边回到学校。而就在当天晚上,在大连一家舞蹈学校就读的女儿跟同学说要回家。后来郑云亚得知女儿还登录自己的微信,以她的名义向老师请了假。直到 9 月 7 日,郑云亚才发现 " 女儿不见了 ",她风尘仆仆的从浙江东阳赶到大连,目前女儿身在何处仍不清楚。而且她从校方获悉,3 万余元学费女儿并没有交,而且于 9 月 1 日分多次从银行卡转了出去,这让她更加担心。

18 岁女孩骗过同学、老师和母亲离开学校

郑云亚的女儿小应今年 18 岁,从去年开始经当地老师介绍,来到大连一家舞蹈学校就读。刚刚过去的暑假,小应回家只呆了 20 多天,于 7 月 20 号回到大连。

郑云亚说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平时娘俩经常微信联系,8 月 27 日下午她们还微信视频过,此后的聊天也很正常。

9 月 1 日一大早,女儿在微信上发来一段文字:今天要交手机了。开学后,学校要管理孩子的手机,对此郑云亚没有多想。直到 9 月 7 日,她通过微信向老师询问女儿的状况,结果老师回复:不在学校啊,已经请假回家了。

对话中,老师还发来此前的聊天截图,内容是郑云亚为女儿请假。但郑云亚表示自己并未发过这样的信息。她回忆当天自己的微信下线,怀疑是女儿登陆了自己的微信、以她的名义请了假。

▲女儿小应

3 万余元学费未交并从银行卡转走

9 月 8 日一大早,郑云亚立即从浙江老家赶到大连,同学表示 8 月 27 日晚,小应和同学说要回家," 要给妈妈一个惊喜 "。而通过校方郑云亚得知,自己打给女儿的 3 万余元学费并没有上交。但是银行的短信提醒显示,9 月 1 日当天,所有的钱都被从银行卡中转出去了。

女儿去了哪里?钱干什么用了?郑云亚越发担心,但是女儿始终不接电话。

9 月 8 日,女儿在微信上现身,并发来一个韩校长的手机号码,这个电话显示归属地是安徽省,电话接通后郑云亚断定两人在一起。

此后,郑云亚多次与 " 韩校长 " 及女儿通过电话,但是始终不清楚女儿身在何方、在干什么。她希望 " 韩校长 " 发个位置给自己,但是对方始终没发,只是表示会催促小应回去。

▲郑云亚从浙江赶到大连寻女。

迹象表明女孩或已经不在大连

记者通过郑云亚的通话记录和录音获悉,9 月 10 日,在通话中小应表示会回大连," 看你一眼就放心了,以后等着我每个月给你打钱就行了 "。但是在随后的通话中,其又改口表示具体什么时候回大连要 " 看心情 ",并表示担心怕再被打。

" 我猜你身边有棍子、搓衣板、铁棒,拖鞋,你打我的我都记着呢 "、" 钱还给你,放过我行吗 "、" 逃学和离家出走又不是一天的事情了 "、" 就不喜欢家、不喜欢上学,我想自己干活儿 ……" 这是娘俩通话中小应说的话。

郑云亚告诉记者,女儿的电话多数是无法接通的,但是 48 小时内又会有回应。

孤身在大连寻女的郑云亚向大连警方和大连滨城应急救援队求助,警方查询获悉 9 月 3 日之前,小应有多次合肥 - 大连间的飞行记录,此后在大连再查不到相关信息。

大连滨城应急救援队队员告诉记者,从大连机场查询获悉,小应定了一张 9 月 3 日从合肥飞大连的机票,但是并未登机。

种种迹象表明,小应应该并不在大连,那么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单身母亲千里来连希望等到女儿平安现身

采访中郑云亚告诉记者,自己今年 40 岁,在浙江省东阳市一个农村,独自拉扯女儿、还患有宫颈癌,靠做衣服为生,每月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

" 女儿喜欢跳舞,我送她来大连学舞蹈,每年三四万的费用。" 郑亚云说。

如今她来到大连已经有四天的时间,在寻找女儿的过程中大连滨城应急救援队给她提供了很多帮助。

郑云亚表示,虽然隔段时间能与女儿取得联系,但是不知其身在何处、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尤其是身上有那么多钱,她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危。她希望能在大连等到女儿,并希望女儿能回学校继续读书,等年龄再大点了再出去工作。

" 如果她就是不想读书了,那么见一面,首先让我确定她是安全的。" 郑云亚表示。

记者根据郑云亚提供的联系方式,分别致电小应和 " 韩老师 ",两个电话都能接通,但是始终无人接听。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于雅坤 摄影记者孙振芳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