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交警被拖行致死案”一审宣判,高某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
现代快报全媒体10-12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南小苑 记者 顾元森)10 月 12 日,备受公众关注的 " 南京交警被拖行致死案 " 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高某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王某犯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法院供图

公诉机关指控,2017 年 11 月 15 日晚,被告人高某、王某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饮酒后,由王某驾驶(系无证驾驶)奔驰牌越野车返回南京,16 日凌晨 2 时许,该车行驶至南京市六合区龙池街道宁连高速主线收费站时,被执勤人员要求下车接受检查。高、王下车后,被害人史伟年(南京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七大队民警,男,殁年 47 岁)要求二人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高某谎称证件在车上,从王某处取得汽车钥匙后二人上车。高某关闭车门,发动汽车意图逃跑。史伟年将上半身探入车内,双手紧握方向盘大声喝止,试图将车辆熄火。高某在明知被害人将身体探入车内阻止其逃跑并已抓住其汽车方向盘的情况下,仍猛踩油门加速行驶,致史被拖行 69 米后甩出车外、摔倒在地,并遭其所驾驶车辆碾压。史伟年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当日,高某、王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公诉机关对高某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建议法庭对其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刑罚。

△史伟年照片。警方供图

关于被告人高某的行为定性。高某的辩护人提出,高某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应构成故意伤害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某明知其强行驾车高速逃跑可能致被害人史伟年死亡结果的发生,但对该结果的发生持放任态度,并实施了上述危害行为,致被害人史伟年死亡。且高某实施的危害行为与被害人史伟年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

关于被害人史伟年执法是否存在瑕疵。经查,交警执勤核查二人身份时发现被告人高某有吸毒史,便要求对其进行尿检,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执法有据;检查过程中,高某在检查站外随地大便,史伟年及其他执勤人员给其递送卫生纸,主动帮其用沙土覆盖清理,执法文明;高某抗拒执法检查,企图驾车逃跑,史伟年依法履行职务,不顾个人安危阻止高某逃离,不属于交警执法规范中所禁止的对行进中的车辆强行拦截、强令停车的情形。故本案中,被害人史伟年身为人民警察,忠于职守,依法履职,执法规范、文明,无任何瑕疵,应予褒奖。被告人高某的辩护人提出的 " 被害人在执法过程中存在瑕疵 " 的辩护意见无事实和法理依据,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高某的刑事责任能力。经查,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三名鉴定人经鉴定,认定高某 " 交往能力正常 "" 作案为突发事件,为了逃避处罚,动机现实 "" 案发前后,无符合任一精神疾病的表现和病程,社会功能完好 "。同时,三名鉴定人在鉴定过程中已综合考虑了被告人高某在南京脑科医院三次住院接受治疗,并被诊断为躁狂症的情况,出具鉴定意见为," 被鉴定人高某作案时无精神病,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故被告人高某患有躁狂症不能成为减轻其罪责的理由。"

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高某明知其驾车高速逃离可能导致他人死亡的结果,为逃避执法检查而不顾人民警察阻拦强行驾车逃跑,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并致被害人死亡,罪行极其严重;高某于 2017 年 11 月 3 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在缓刑考验期内违反规定离开居住地,并再次犯罪,其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依法应当判处死刑。鉴于被告人高某对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持放任态度,属于间接故意,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综上,法院做出如上判决。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Tiger
11小时前
北风之神
10-12
太轻了
ouking
10-12
应该实行拖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增卫
10-12
杀无赦!
休闲、运动
10-12
什么叫公平?相等、相同、对等才叫公平!这是最基本、最让人接受的理解。自古以来,一命抵一命是最公平的,不管什么案子,凶手的任何借口或者理由都是死者不认可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