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烧烤,除了老板,啥都能烤!
那一座城11-08

 

一年前,有天下午,

五哥的烧烤店里突然来了几个人,

不点菜,也不入座,

进店里转了一圈,

然后莫名其妙地问五哥:

这年头,东北满大街都是拍视频的,

五哥不懂,也不想搭理,

埋头继续玩他的斗地主。

不料,一小伙凑近身来,

说是中央电视台的,

给拍一个烧烤的纪录片。

五哥这才放下手机,寻思着:

谁知,大半年过去了,

五哥也没见自己在央视哪上镜了。

更莫名其妙的是,

今年夏天,五哥的烧烤店突然就火了。

食客从各地蜂拥而来,

北京、天津、沈阳、内蒙 ……

说是看了 B 站上的美食纪录片,

推荐的就是五哥这店,错不了。

五哥至今也没搞明白 B 站是个什么东西,

只知道自己去年被一群人 " 骗 " 了,

不过," 老五烧烤 " 的招牌火了,

外地食客骤增,这倒也成了事实。

锦州,出了辽宁基本没有名气,

零零散散开了 2000 多家烧烤店。

在市区的街道上,

走几步就能撞上一摊。

夜幕降临,

各家烧烤店齐刷刷亮出工具,

人们吃着烧烤喝着酒,

一条条串街灯火通明。

" 大金链子小手表,

一天三顿小烧烤。"

这搁 30 年前,压根儿不敢想。

1980 年代末,下岗潮席卷全国,

作为中国地图大公鸡的鸡头,

东北三省首当其冲。

而锦州,位于大公鸡的咽喉要冲,

也被经济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锦州市面积 1.03 万平方公里,比广州市还要大!

老百姓们丢了饭碗,

只好想尽办法折腾,

整点小生意过日子。

1986 年,央视春晚小品里,

陈佩斯朱时茂扮演新疆人卖羊肉串,

爆款走红,

勾起了全国人民吃烧烤的口腹之欲。

带着小白帽留着胡子的新疆人,

在各地大街小巷支起烤架叫卖烤串。

锦州人头脑灵活,

效仿着新疆人,卖起烤串来,

可谓 " 满城尽带烧烤串 "。

最开始,

锦州人也只烤卖单一的羊肉串。

但锦州人擅长钻研,

临山靠海,旁征博引,

眨眼一两年的功夫,

从永远等不到破茧的蚕蛹、

刚下战场的蟋蟀,到归巢途中的倦鸟,

" 老五烧烤,凤爪一绝 ",

这是五哥烧烤店几十年来的招牌。

烤凤爪,是锦州烧烤的一大亮点,

并不算五哥的独门绝技,

五哥真正的绝活,

是烤螃蟹,隔壁的盘锦河蟹。

五哥是出了名的脾气急、火气大,

但料理起烧烤来,

有条不紊,叫人不得不服。

蘸、刷、撒、烤、翻,

具体到每一步多少秒,

五哥心中有数,自有一套,

不同于平日里的重油、重辣,

五哥的烧烤讲究一口调料。

一锅不合逻辑的老汤,

被五哥调出了与河蟹极为和谐的味道。

螃蟹们溜达进了五哥的锅里,

撑开了肚子,拼命喝汤。

调料就这样独辟蹊径,

进到了河蟹的肚子里。

急性子的五哥并不着急烤它们,

非要等蟹晾凉了,

再上东北常见的烤炉。

中火、翻转 6 到 7 次,

河蟹体内的调料被再次激发、扩散,

一种别致的美味就此诞生。

食客们接过五哥的螃蟹,

纷纷放下酒杯,抛掉烦恼,

埋头专心吮吸取食。

自带语言天赋的东北人,

在镜头面前无师自通,

哪怕只是在三寸烧烤架前面,

台词解说和撒料刷酱一样富有节奏。

古塔路石英街,

烧烤师傅大金链子花背心,

在围炉边搭起三脚架,

架上手机玩起直播,

" 小串一排排啊,

咱就铐起来,想吃你就来啊。"

五哥不吃这一套,

也吃不来这一套,

他拿起智能手机,

唯一会的就是斗地主。

只是没想到,到头来,

烧烤店还是靠着网络节目走红。

五哥嘴里老说着:

客人多了,我事儿也就多了,烦得很。

身体却很诚实,

以前,来店里只点三五串的客人,

五哥是不屑于接待的,

但现在,哪怕只点一串凤爪,

五哥也二话不说亲自上火烤制。

五哥家的烤炉,积满深褐色的陈年油污。

东北经济一片唱衰,

没有人知道未来的路在哪。

短视频走红能赚钱,

大家就一窝蜂地赶前头,

能赚多少是多少。

五哥也要面子,

" 老五烧烤 " 这块招牌就是他的面子。

但撸串的时候,

大家从来不提经济的事儿。

有钱人开着豪车来,

上千元的烤串铺满桌,

没钱的随便点几串,

但吃完饭,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将剩菜打包。

留守东北的年轻人,

早就不在乎东北人讲究的大场面,

麦照喊,串照撸,酒照喝,

该说的脏话和该流的眼泪,

全都伴着孜然粉和啤酒沫喷发,

再吃进肚子里。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拆那斯屁抛
11-08
说实话去了很多地儿,锦州独一好吃,包括齐齐哈尔,蒙族,四川,新疆,陕北
游骑兵A
11-10
BobbyYu
11-06
齐齐哈尔烧烤了解下
廊坊35356
11-06
作者没有去过云贵川吧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