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步入下流社会,中国人还在买买买
大家2018-11-09

 

尽管都使用 " 新穷人 " 的概念,但中日两国的新穷人并不相同,日本的 " 新穷人 " 反叛中产阶级的消费观,创造新的生活方式,购买低价且灵敏度高的商品,去掉高级商品中多余的功能,成为第四消费时代的主力军(三浦展)。

中国同样可以划分出类似的消费发展阶段,只不过每个阶段的持续时间更加短暂。并且不同阶段的跨越不是完整的,而是局部性的,即呈现一种混合形态。中国当下既存在连基本消费都无法满足的贫困情形,也有以拼多多为代表的农村城镇消费崛起,兼有部分北上广年轻人提倡的简约消费时代。但更普遍是处在第三消费社会,追求名牌、个性的买买买。

三浦展的著作《第四消费时代》把日本消费社会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 20 世纪初期,即 1912 年到 1941 年,伴随着人口不断向城市集中,在东京、大阪等大型城市率先诞生了中产阶级,西方化的享乐生活方式开始形成,娱乐文化迅猛发展,媒体向大众普及," 消费差距 " 的矛盾开始凸显,中产阶级家庭和时尚男女成为消费主力军。

第二阶段是从 1945 年日本战败到石油危机导致经济高速增长结束,也就是 1945 年到 1974 年间,人口继续向城市集中。批量生产的家用电器在全国普及,是第二消费社会的最大特征,由此被称为 " 电化元年 "。模仿美国生活方式的日本中产生活终于得以实现,人们喜欢买大尺寸、标准化生产的东西,也开始拥有自己的轿车。此时,夫妻和两个孩子所组成的小家庭是消费主体。

经历了石油危机,日本经济受到了打击,一段时间内呈现负增长态势。1975 年进入第三消费时代,消费主体由家庭转向个人,消费的商品从家庭共用变成个人独享,于是一批——轻、薄、短、小化的商品开始出现,更注重时尚外观的设计。人们改变了过去 " 越大越好 " 的消费观,开始注重产品的质量、品牌,以及服务。

经历了雷曼危机、两次大地震、长期经济不稳定、单身社会、老龄社会导致人口规模减少的日本于 21 世纪初进入第四消费时代。此时的社会发展,单一化个体问题凸显,社会孤立化的危险不断增大。由此,消费社会开始寻求新的契机,如何为日本人搭建人际关系上的联系?第四消费时代的主体,开始对环境保护产生认知,他们追求一种整体感,不想因为个人的奢靡消费而破坏整个环境,批判经济的过度发展,同时也打出 " 重新发现日本 " 的口号,在发现日本的过程中重新认识自己。他们认为购物同样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通过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断深入地了解自己,把自己变成想成为的样子。

从第三消费社会向第四消费社会的转变,三浦展总结出五个特征:

一、从个人意识到社会意识,从利己主义到利他主义

二、从私有主义到共享意识

三、从追求名牌到追求简单、休闲

四、从崇尚欧美、向往都市、追求自我到日本意识、地方意识

五、" 由物质到服务 " 的真正实现,或对人更为重视

在第三、四消费社会转型的时期,三浦展和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共同表现出了一种焦虑——日本正在走向一种低欲望的下流社会。所谓 " 下流 " 不仅是收入的低下,还有人际沟通能力、生活能力、工作热情、学习意愿、消费欲望等也较一般人更为低下,导致收入很难提高,单身的比例也较高,缺乏从 " 下流 " 向 " 中流 " 提升自己的志向。笔者通过分析日本经济发展,认为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愿背负危机,国民拥有大量的金融资产,企业也有高额的准备金却未能有效运用,无论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还是公共投资,都无法提升消费者的信心。全民缺乏奋斗的欲望,松松垮垮的生活态度,使得日本经济面临着难题。

日本的第三消费时代所以终结,走向低欲望的阶段,是因为人们在消费的过程中,逐渐感觉到一种厌倦感。

人们开始怀疑强大的生产力提高了生活水平,但是否真正充实了人们的生活,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

相反,购物带来的巨大的空虚感,和对未来的迷茫感共同充斥着日本人内心。

山崎正和曾在《灵活的个人主义的诞生》里写道:" 对于人类来说,最大的不幸是,连物质上的欲望都无法得到满足,但是仅次于它的,并不是人欲望的无止境,而是欲望过于轻易地就得到满足。对于耽于美食的人来说,最大的悲哀就是胃的容量是有限的,因此无论食物有多美味,一旦超过一定量,也会难以下咽。不仅如此,随着欲望得到满足,人感到的快乐也会递减,到最后反而会成为一种痛苦 "。

我们面临的选择越来越多,并且在选择中花费更长的时间斟酌,消费成为人们的生活意义——我买,故我在。但同时,我们也陷入了一种 " 这有什么意思呢?" 的怀疑中,因为一旦欲望得到满足后,满足感立刻消失,人就感到一阵的空虚。

三浦展发现,理性的消费者不再追求 " 快感 " 而是体味 " 愉悦感 "。快感来源于消费欲望和审美判断获得满足的一瞬间,在刷卡的瞬间到达峰值。而愉悦感则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段来达成,即商品的使用过程,也是和商品建立一种情感联系的过程,更是充实自我内心的过程。但实际上人们仓促地购买,却无法有耐心地使用。

日本消费社会的变化,也和消费主体的世代变化有关,第二消费社会的主体是婴儿潮一代,他们大多早婚早育,重视家庭生活,缺乏个性,喜欢标准化的商品。这是一群基数大,年龄相仿,行为模式相同的人,亦是商家眼中高效消费者。

第三消费社会的主体是 60 年代出生的新人类群体,他们出生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有强烈的消费欲望,不再关心政治。当他们成年以后,选择单身的人数逐渐增多,打破了过去以家庭为主体的消费结构,转向个人消费。这也使得在商品的选择上,从过去符合更多数人的审美变为更具个性化审美。消费的个人化也催生了一些产业的变化,比如便利店的兴起解决了单独就餐的问题,比如网购,产品目录的流行方便人们更快速进行选择,比如 DIY 手工店的兴起,有助于激发人们对亲手创造生活的热情。

随着时代发展,新人类消费者不再是被商家操纵的存在,而是更有创造性的进行选择,思考每一样东西的存在价值,把所有商品都变成美好生活的素材。从购买符合个性的商品,到自己成为消费的主角,寻找可以自我启蒙和充实内心的商品——" 适合自我 " 和 " 感性 " 成为第三消费社会后期的中心概念(三浦展)——消费者不再只聚焦在物品上,而是聚焦在物品背后所承载的情境、历史上,以及消费场所提供的更多元的服务上。

第四消费社会的主体不再集中在某个年龄层,而是全民消费观念的一种转变。他们崇尚共享意识,希望通过对物品的使用搭建彼此间的沟通交流,希望物质从私有变成共有,最终形成社区化生活。他们提倡与自然友好相处,构建生态型社会,从崇尚舒适享乐的美式生活,回归到追求简约的日式生活。

日本消费社会的发展,也提供给了审视中国消费主义的一面镜子。

中国同样可以划分出类似的消费发展阶段,只不过每个阶段的持续时间更加短暂。并且不同阶段的跨越不是完整的,而是局部性的,即呈现一种混合形态。中国当下既存在连基本消费都无法满足的贫困情形,也有以拼多多为代表的农村城镇消费崛起,兼有部分北上广年轻人提倡的简约消费时代。但更普遍是处在第三消费社会,追求名牌、个性的买买买。

在消费时代的变化过程中,中国经历着与日本类似的心理反复。

从消费心理的角度,从最开始的需要到想要,从必需品到必欲品。长辈过去生活在物质贫乏的年代,他们的诉求是得到一件物美价廉实用的东西。广告业的发展,和商家不断演变的促销策略,不停制造着 " 想要 " 和 " 欲望 ",让人时刻处于亢奋状态。他们的策略一是" 强制大众化 ",让商品变成特定阶层拥有的象征,二是凸显差异化,不停制造要与别人不同的欲望。" 大众化 "、" 差异化 " 看似相悖的两者,实际融合在一起,人们处在相同和不同的夹缝之中,一方面希望自己与众不同,同时又知道差别是有限的,还是希望自己与别人相同。消费者内心分裂出了不同的自我,与大家相同的自我和差异化的自我。(三浦展)

在这种消费心理的影响下,年轻人不再通过学习、工作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实现自我,而是通过快速的消费来定义自我,首先是定位自己所处的阶级,第二是如何在这个阶级中脱颖而出。三浦展认为:" 如果把他们的私人物品全部剥夺走,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存在是那么渺小时,一定会感到畏缩,甚至陷入深深的不安。如果没有了这些东西,能够证明他们自我的根据将不复存在。因为他们是先选择东西,再由这些东西形成自我,而不是首先拥有自我的独特性,再由自我选择想要的东西。以前在地域社会里生活时,支撑每个人自我的是他们的任务和作用,而这个时代变成了东西。"

在中日两国的消费社会中,阶级分化都是一个巨大的推动力,在前两个消费社会,中产阶级推动了消费的发展,但真正中产阶级的人数却在减少,取而代之的是" 虽不贫穷,也不宽裕 " 的 " 新穷人 "

尽管都使用 " 新穷人 " 的概念,但中日两国的新穷人并不相同,日本的 " 新穷人 " 反叛中产阶级的消费观,创造新的生活方式,购买低价且灵敏度高的商品,去掉高级商品中多余的功能,成为第四消费时代的主力军(三浦展)。而中国的 " 新穷人 " 仍深陷在消费主义的牢笼里,幻想着构建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贫穷 " 是一个难以接受的字眼。他们用一种精神上的 " 虚假富足 " 来掩饰实际生活的贫困。

汪晖曾在文章中对中国的 " 新穷人 " 群体有过论述:" 他们同样是全球化条件下的新的工业化、城市化和信息化过程的产物,但与一般农民工群体不同,他们是一个内需不足的消费社会的受害者。他们通常接受过高等教育,就职于不同行业,聚居于都市边缘,其经济能力与蓝领工人相差无几,其收入不能满足其被消费社会激发起来的消费需求。他们是消费社会的新穷人,却又是贫穷的消费主义者 …… 他们在消费不足中幻灭,却不断地生产着与消费社会相互匹配的行动逻辑。‘新穷人’的出现是和消费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的,是消费社会和消费文化的伴生物,同样是资本主义经济从工业经济向金融资本、从实物经济向虚拟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产物。"

日本消费者显然已经意识到个人化、孤立化的消费模式所带来的问题,从而更需要一个能够建立人与人自然联系的消费社会。

中国也在经历从个人化消费到社交分享化消费的转变。一个人在消费的过程中,自然会获得很多信息,例如商场折扣的信息,限量版发售的信息,这些信息独占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在分享、交换中,才能获得乐趣,并且这种乐趣会因为受益者的不断增多不停延续,这就是各类分享网站建立的缘由。拼购的产生,也是充分利用了人际网络,已成为典型的社区交往场景。

除了分享信息,还可以分享同一件商品,共享经济发展,二手市场蓬勃,物质不再独属于个人,而是在连续传递中获得新的生命,还能重新焕发价值。在分享网站、闲置交易平台里,通过个人主页的设计,可以让你看到别人的生活,找出你们共同的喜好,大家更喜欢将东西传递给一个对物品有着充分知识和热爱的人,建立一种联系。

但也要警惕,在社交化分享时炫耀性消费的蔓延,不以使用为目的,而是塑造一种 " 虚假 " 人设,再以 " 人设 " 变现经济价值。这种炫耀情绪会点燃一些 " 新穷人 " 的欲望,让他们做出不符合自己生活实际的消费行为。并且,这种基于消费分享的新型关系的建立的稳定性有待考量,一旦某人不具有相匹配的消费能力,就会被群体里的人所放弃。引发的诸多问题,会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进行讨论。

以上内容由 " 大家 " 上传发布

评论
大家都在看
我不是斗战胜佛,我是一只承载着生育希望的猕猴……
环球网  10小时前
英王室60年来首访古巴,美议员向英国政府写信抗议
环球网  11小时前
“美女幼师”诈骗剧本曝光 32天让百余人掏钱近百万
中国青年报  13小时前
从“车厘子自由”到“香椿自由”,焦虑从菜市场开始
中新经纬  13小时前
男子ATM机取走他人1.2万元 9年后如数归还获谅...
中国新闻网  16小时前
“替身”开道,韩剧都不敢这么编…
观察者网  5小时前
新“头悬梁锥刺股”?学生直播自习,求网友监督......
央视财经   11小时前
韩警方立案调查三星千金滥用麻醉药丑闻
观察者网  10小时前
新“头悬梁锥刺股”?学生直播自习,求网友监督
央视财经   12小时前
台军接连出事故 士兵从甲板跌落码头恐半身不遂
环球网  6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