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贫富分化”是 1+1=2 一样的自然规律
36氪11-0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人神共奋 "(ID:tongyipaocha),作者 人神共奋。36 氪经授权转载。

01. 为什么会有贫富差距

美国西北大学的一次主题会议上,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系 Uri Wilensky 博士分享了他的一个有趣的思考:

假设一个房间里有 100 人在做游戏,一开始每人有 100 美元,要求他们每分钟随机选择一个人,给他一美元。请问一段时间之后,这 1 万美元的总财富在这 100 个人中的分配情况将会怎样?

你的直觉一定会告诉你,既然是随机的,那最后应该大家都差不多。在场的其他五位计算机博士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最终 Uri Wilensky 博士通过计算机模拟的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上面的图是交换了非常多次之后,每个人的财富变化,下面的图是排名。

可以发现,随着交换的进行,这些人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这还只是随机的分配,真实社会恐怕更残酷。

我们以往都认为,贫富差距是万恶的社会制度造成的,但这个实验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贫富分化就像 "1+1=2" 一样,是无法改变的自然规律。

错觉源于 " 随机 " 这个概念,我们总是把它理解成更平均,事实刚好相反。

当年苹果推出 Ipod 之后,有人向乔布斯抱怨," 随机播放 " 模式是假的,有几首歌经常放,乔布斯不得不做了一个以 " 平均 " 为效果的 " 假随机播放 ",消费欢呼雀跃:果然是 " 随机 " 了。

随机会造成分布的不平均,这就是物理学上 " 熵增 " 的过程。

好了,回到这个实验本身,我不禁想到,人类为了改变贫富分化做出的努力,能否改变这个趋势呢?

02. 福利政策到底有没有用?

首先,我们沿着实验的思路想下去,有一些倒霉的人在游戏中输光了所有的钱之后,怎么办呢?

规则一:输光即出局,剩下的人继续玩。

这个规则不需要模拟,用我们的大脑就能想出来,玩家的数量会越来越少,理论上最后财富会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Game Over。

这个规则对应了什么现实呢?过去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的 " 万恶的旧社会 "。

每一个封建王朝一开始总是田多人少,社会安定。可随着社会交换的进行,就出现了有人开始破产,有人开始暴富,土地兼并也随之而来。到了王朝最后,大量活不下去的流民开始暴动,农民起义本质就是财富的一轮重新分配,这叫 " 输家洗牌 "。

你看,不是统治者无能,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的制度,根本逃不了一轮轮从 " 贫富分化 " 到 " 洗牌重来 " 的历史轮回。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社会保障,可问题是,它们能改变这个趋势吗?

规则二:输光的可以免赔再玩。

这个话题被引入到知乎,我发现一个叫 " 城市数据团 "(在此鸣谢)的 ID,引入了一个类似 " 失业保障制度 " 的规则——如果玩家财富值为零,输了就不必给钱,羸了可以得到钱。

模拟结果如下:

粗一看,好像没什么变化,穷人不出局,并没有改变整体的贫富差距。

仔细一看,其实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只是 …… 这个改变更糟糕。

在 " 归零出局 " 的 " 万恶的旧社会 " 里,最终结果,高于 100 元初始奖金的人数和低于 100 元的人数是相同的,这不难理解,两端是对称分布的。

可一旦穷人有了 " 最低生活保障 " 后,我靠,最终高于 100 元初始奖金的 " 富人 " 人数就会小于 50%,如果这个实验继续做下去,富人会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最有钱的人,会越来越有钱。

也就是说,保障低收入阶层的政策,反而让穷人的数量变多了。

仔细想想,你就能理解了,不让最穷的人 " 出局 ",结果把那些稍微富一点的 " 次穷者 " 也拉下了水,对有钱人的人却影响很小。

所有社会福利的作用是让懒汉饿不死,大部分人活不好,穷人不造反,大部分人凑合着过。

有人就说了,出了问题不能找市长,要找市场。如果引入一些市场化的调节方法,可以改变这个现象吗?

规则三:输光的人可以借钱再玩

财富值归零后,可以负债再玩,结果直接看图吧

财富值最高者从 350 升到 400,最低者从 0 降到了负债 200,财富差距拉大了一倍。

想想也是,市场讲的是资源效率配套,而非公平,怎么可能改变贫富分化的结果呢?

03. 如何避免成为一个 loser

无论怎么模拟,贫富分化的趋势都不可能改变,那么我们恐怕要放弃改造社会的宏伟理想,而回到一个更 " 自私 " 的问题上:

如何避免成为一个 loser。

我们可以把这个实验看成职场上的模拟,每一天的工作相当于 " 必须付出,但未必有收获 " 的 " 随机交换 ",而且在一段时间之内,资源是有限的,一个进步快的人取得的资源差不多等于其他人失去的。

先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

如果仔细观察第一张图,你会发现,财富分化似乎是一开始很剧烈,而后来的变化就小很多。

事实真是如此,实验者用 " 标准差 " 的方法来计算贫富分化程度(类似基尼系数)的变化过程,结果发现,大部分差距都是在一开始拉开的。

也就是说职场上的竞争,在很早就分出了胜负。在大部分人还没有摆脱学生气,树立职场人的意识时,少数就已经拉开了难以弥补的差距——特别是那些出身名校毕业赢在起跑线上的、从名企开始职业生涯的、自带父母的社会资源的、或者在校期间已经积累了工作资源的人。

大家恐怕要说我了,你怎么也开始贩卖焦虑了?好吧,接下来是个好消息。

前面所有的实验都是在模拟 " 整体分布 ",但个人命运是否一定是 " 随大流 " 呢?毕竟这是个 " 随机实验 "。

没错,大家可以看看下面的模拟," 红色柱线 " 代表运行一段时间后的所有最 loser 的负债者,我们来看看他们之后的 " 人生轨迹 "。

15 个人有一半的人摆脱了负债状态,其中还有两个人跑到了中上阶层—— " 屌丝逆袭 " 确实是有的。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结论,贫富分化仅仅是整体分布而言,不是 " 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 的阶层固化,阶层的流动性一定程度还是存在的。

当然,这个结论的前提是——随机分配。但现实中又是如何的呢?

04. 从 " 贫富分化 " 到 " 阶层固化 "

显然人类社会的分配并不是随机的。

有缓和 " 贫富分化 " 的因素:普通人也可以通过更高效的努力改变命运。

也有加剧 " 贫富分化 " 的因素:现实社会中,有钱人可以利用资源优势获取更多的利益,造成 1% 的人控制 80% 财富的更大的贫富分化。

还有些因素同时往两个方向发力:教育可以让普通人的努力更有效率,但高昂的教育成本也让穷人失去教育机会。

显然,现实因素中,前者是加剧 " 阶层固化 " 的力量,后者是打破 " 阶层固化 " 的力量。

我们过去总是把贫富分化和阶 级固化混为一谈,但这个实验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贫富分化是一种 " 熵增 " 的自然现象,内部仍然保持了一定的阶层流动性,并不会导致 " 阶层固化 "。

强行用社会福利的方法改变 " 贫富分化 ",反而会造成发展停滞,低收入阶层的扩大。

政府应该把关注的焦点从无法改变的 " 贫富分化 " 转向 " 阶层固化 ",打破资源垄断,并把教育的目标更偏向于 " 中低收入阶层 "。

同样,对于没有任何先发优势的普通人而言,过于关注 " 社会不公 " 改变不了你的命运,政府的社会福利只会让你不死不活,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始终存在的向上流动的通道。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 36 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本文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正版图库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sakura
11-09
[扎心]
深圳-老曾
11-09
👍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