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KTV 哭诉:交了费仍“被下架”!
南方都市报11-09

 

这两天

音协要求 KTV 下架 6000 多首歌曲的事情

饱受争议

11 月 1 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简称 " 音集协 "/" 中国音像协会 ")发出公告,要求 KTV 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 OK 经营者在今年 10 月 31 日前删除并不再向消费者提供 6000 多部音乐电视作品,其中包括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Twins、毛宁等多位知名歌手的热门 KTV 曲目。

看着自己经常点唱的歌要下架了

有麦霸表示

这好比去餐厅吃饭没菜可点,痛苦 ……

然而,事情又有新进展了!

专家呼吁 KTV 要联合起来起诉音集协!

歌曲下架的原因也被专业人士爆出

KTV 运营方哭诉已交 " 版权费 "

针对 " 音集协 " 公告,一家 KTV 运营公司总经理高星(化名)告诉 CBD 君,他们之前其实已经通过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委托机构,与音集协签署了著作权许可协议。

高星向 CBD 君出示了一份《著作权许可协议》。这是一份三方协议,甲方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乙方为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甲方的委托机构,与丙方(高星所在的卡拉 OK 公司)办理音像著作权许可手续,督促卡拉 OK 经营者按时交费。

据高星透露,其所在公司多年来始终按照" 一个歌房约 10 块钱 / 天" 的收费标准与音集协签署协议。协议每年一签,目前尚未到期。

" 按照合同,如果使用音像作品遇到的著作权纠纷,应该由音集协负责解决。" 上述《著作权许可协议》中也指明,在支付著作权使用费用后,"因使用音像作品遇到的著作权纠纷,应由甲方(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负责解决。"

众所周知,KTV 场所使用海量音乐电视及音乐作品向消费者提供点唱服务负有向著作权人支付版权费的义务,为解决在实践中 KTV 经营者难以一一获得海量权利人授权的实际问题,依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规定,经国家版权局批准,音集协于 2008 年依法成立。

作为我国唯一管理音像权利人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音集协同时也接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 " 音著协 ")委托,代表音乐电视及音乐作品权利人向 KTV 行业收取著作权使用费。依据《著作权集体条例》的相关规定,音集协只能代表两会的会员所授权的作品发放许可,所以非音集协或音著协管理的作品均不在许可范围内

11 月 5 日,音集协再次回应要求 KTV 下架 6000 多首歌的公告称," 本次公布的 6000 多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均非音集协会员,因此,音集协依照法律规定,通知 KTV 场所及 KTV 曲库上线渠道(VOD 商)予以全部删除是严格依法办事、行使著作权集体管理职责的行为。"

音集协的曲库到底有多少歌?

暂未明确公布

但高星对于音集协 "6000 多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均非音集协会员 " 的说法感到疑惑。他表示,与音集协签署的协议中并未公布过具体的曲库,"音集协从来没有明确公布过自己有多少首歌曲,我们都是签约授权之后随便使用,使用中如果被权利人诉讼,需要音集协承担责任。"

根据音集协官方资料显示,目前音集协和音著协管理的曲库共有十五万以上,曲库的数量还随着会员数量上升、作品的增多不断的扩展。

目前,已经加入音集协的版权方包括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海外主要唱片公司滚石、福茂、华研、相信、杰威尔等,内地本土主要唱片公司中唱、太合、摩登天空、华谊、鸟人、正大等三百余家中外音乐公司。

对此,有唱片公司内部人士称," 虽然音集协的会员已经涵盖了多数国内外知名唱片公司,但并不代表这些唱片公司的歌曲版权都归音集协管理。

目前,音集协并没有公开曲库内容,哪些歌经过授权可以被 KTV 使用,而哪些歌曲没有获得收取,超出使用范围,并不明确。

对此,高星强烈呼吁,希望音集协将曲库透明化。" 著作权集体管理的模式我是认同的,音集协作为集体管理者,应该明确公布自己到底可以管理多少歌曲,以及歌曲的版本、授权期限、收费标准的由来,包括版权费收取后的流向等都应该向公众,至少应该向歌曲的使用者和权利人公布 ".

高星称,"KTV 使用歌曲要交版权费已经是行业共识,但是交了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版权,而且不知道还有多少歌不能用, KTV 的权益何在?"

行业人士:音集协与天合集团反目或是导火索

CBD 君注意到,在高星所在公司签署的协议中,除了甲方音集协、音著协外,乙方天合文化集团这家颇为神秘的公司也浮出水面。

有音乐行业人士向 CBD 君表示,音集协之所以失去上述 6000 多首歌曲版权、不得不要求 KTV 删除歌曲的原因,背后的导火索其实就是音集协与天合集团之间的诉讼纠纷。

根据天合文化官网显示,该集团成立于 2007 年 8 月,是受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共同委托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代收卡拉 OK 版权使用费机构,并开展卡拉 OK 版权使用费收取和交付提供服务。天合文化集团旗下有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遍布全国的数十家子公司。

CBD 君调查发现,就在音集协要求 KTV 下架 6000 多首歌曲之后的第四天,11 月 5 日,音集协同时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布解除与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持续十年之久的合作关系,并终止天合集团及其子公司的代收费资格。

11 月 6 日,天合集团在官网发布公告回怼。按照天合集团的说法," 音集协已于 2018 年 7 月 24 日起诉天合文化集团及部分子公司,要求解除双方包括《服务协议》在内的多份合作协议,我司依据合同法规定已于 10 月 22 日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决相关协议继续履行。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音集协即单方公然宣布终止合作的行为是不妥当的,也是无效的。我司与音集协合作关系尚在存续期间签署的《著作权许可合同》均为有效。"

▲天合文化集团的声明

对此,有音乐行业人士向 CBD 君指出,音集协与天合集团的官司是 KTV 下架歌曲的导火索," 音集协与天合终止合作,天合与一部分音乐著作权人关系非同小可,于是这一部分著作权人就退出音集协,音集协无法管理这些歌,只能通知 KTV 删歌。"

但截至发稿前,CBD 君拨打音集协理事长周亚平和天合集团官方电话,均无法接通,暂无法证实业内的说法。

KTV 到底应不应该成为牺牲者?

有法律人士指出,音集协单方宣布与卡拉 OK 经营者之间著作权许可合同作废的方式不符合契约精神,卡拉 OK 经营者不应该成为本次纠纷的牺牲者。

专家说法

广东省互联网经济研究会执行会长、律师蒋文彪:

" 上述著作权许可协议中约束的主体主要为甲方和丙方,乙方只是受音集协的委托尽一些管理和协助办手续的义务,如果有乙方或者丙方违约,音集协是可以提出解除合同,至于音集协的通知是否有法律效力,如果乙方或者丙方不接受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目前无法判断音集协和天合之间的纠纷责任在谁,但 " 三方合同中如果有一方违约,甲方是有权提出解除合同的。如果乙方有越权代理或者越权委托丙方使用,甲方可以通知解除或者终止,至于造成的损失,丙方(卡拉 OK 经营者)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代理行为是否有效,也可以向甲方(音集协)或乙方索赔。"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Nothing On You
11-11
音集协跟TMD出租车公司属于一路货色
李小白
11-09
音协的管理思维还停留在“我是主管部门我说了算”的层面,跟他们有着同样思维最出名的机构就是中国足协。大家可以看看中国足球现在的成绩,就知道这种协会能不能干好事了!
团饭
11-09
都是一些魑魅魍魉,现在跳到台前来了,版权是要支持,可是现在要听一首歌手机得装一堆APP,每个会员都得开一个,这样的版权你们自己玩去吧
Vertex
11-09
如果你们搜一下音著协就知道这个音集协是什么鬼了,一路的货色
快乐的ruyi
11-09
黑社会组织收保护费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