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进博会门口绕了三圈,采访了那些进不去的人
吴晓波频道11-09

 

明天,是进博会最后一天。

随着进博会的进程渐渐落下帷幕,上海市民也开始恢复了日常的工作," 四叶草 " 的场馆外少了些许人烟。

但是,如果进博会开幕式那天,你恰好在现场,或许会发现:

从地铁口走到那个" 凭证进入 "标识的管制入口处,大约是 100 米。

那些被提醒 " 不要前往 " 的上海市民,那些从各个城市连夜赶来的他乡异客,那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自觉或是不自觉地,会聚成人流,从诸光路蔓延至崧泽大道。每次绿灯亮起时,都会有乌泱泱的一群人从路的这头走到那头。

更有甚者,围着上海国家会展中心打圈,一圈就是三四公里

那天,小巴跟着人流,走了三圈。

宁愿在场馆外待着的他们

地铁 17 号线诸光路站出口处,扩音喇叭循环播放着略微机械化的声音:" 有证人员请沿 1 号口进入,无证人员请离开。"

边上站着的保安,看到脖子上没挂证件的人,也都会再强调一遍:前方路不通,没证进不去。他们试图用严肃的语调掩盖口音,觉得这样能显得国际化些。

但源源不断从地铁口涌出来的人,并没有因此自动分为两拨,而是自顾自地往前走,或者说,被人群带着往前走。确认真的进不去后,他们或靠栏杆站着,或就地在草坪坐下。也有跟着人群来来回回走的,然后在某个时刻默默离开。

吴小姐就是小巴跟着人群来回走时,碰上的。

" 各个国家的人都走来走去,多有意思啊!" 吴小姐说。这之前,她在草坪上坐了半个多小时,刷刷微博,时不时抬头看看。她说,自己会过来大概也是个无意识的决定。

像是吴小姐这样的,还有很多。小巴问及" 为什么愿意在进博会外边待着 "时,他们给出的回答大体相似:

" 坐着等等看,万一进去了呢?"

" 知道进不去,刚好休假,来看看也不错。"

" 就待待,到了午饭点,就走。"

其中,林夏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黑白波点裙搭配皮外套,踩着双高跟鞋,看着足够酷。

" 我也没进去,没关系,在外面感受一下也挺好。" 这是她与小巴说的第一句话,稍后又补充," 进去也没用,人家谈的那些事,我们参与不了。"

酷酷的林夏给自己贴的标签是热心市民。来之前,她把关于进博会的所有信息都刷过一遍。

" 证件由商务部发,特制的 "" 展商的联系方式网上都会公布,展品也能上网看到 "" 今天还在走流程,明天才是热闹的时候 "……

关于会议的各种细节,她都说得上来。闲聊的间隙,看到脸上略带迷茫的人,她还会主动上前,而" 往前面走,然后右拐 "是她重复最多的话。

每一个重大场合,都会有这样一群人存在。对他们来说,这或许只是打发百无聊赖日子的一种方式。也有人模模糊糊看得见方向,但是更多的,是盲目出现,然后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进不去也得待着,多少能捞点机会

" 听说要有证,啥证啊?"

" 咋整捏,这会儿?"

遇上 " 哈尔滨两兄弟 " 时,他们正苦于没证进不去,脱口而出的东北腔自带感染力。

具体了解后,小巴发现,这两兄弟几年前合办了家私企,做刀具加工生产。进博会正式开幕的前一晚,他们买了机票飞上海,在展馆附近找了家酒店。

" 都在等,都不死心。而且到哪都一样,还不如在这混着。"时隔两天再次联系他们时,小巴得到了这样的反馈。

进博会期间,像 " 哈尔滨两兄弟 " 这样的私企老板,不在少数。他们大都从外地过来,顺着人群走一段路接受现实后,就随意在路边站着,四五人凑一堆就能聊上半天。聊得尽兴了,还能在附近的馆子里约顿饭,继续唠嗑吐槽:

" 都是以省为单位,统一报名。昨天晚上领了四张证,剩下十几个都进不去。"

" 有几千万进口额,就能拿着公司流水去政府报名,我是报晚了。"

" 里边很多都是政府项目,个人项目少。有背景的公司先对接,剩下不那么好的,我们还能捞点。"

做自动化的老高、做医疗器械的老赵、做食品的老雷,就是小巴在试图融入这群人时,认识的。

" 倒不是要听各种讲话,而是在看中一款商品时,能有个直接沟通的机会。" 说话的同时,老高深深地吸了口烟,缓缓吐出后又补充," 国内市场已经很饱和,人力成本也很高,没足够的本钱咋做?进口商品就不一样了,很多都是空白市场。"

当出口导向转向进口时,聪明人会试图从中找到致富机会,老高是其中之一,老赵也是。" 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生产商、批发商都来了,这要是平时,上哪找去?"

而专门做骆驼奶的老雷,过来的理由更直接:对糖尿病人好,是可以一试的市场。大半年来一直在和阿联酋的大使馆对接这件事情,今天就是 " 逮 " 人来了。

机会主义,小巴想过用这个词来标注这个群体,但又觉得不妥。

相比为了以结果衡量一切,不重视过程;赌徒心理,押注就是一切的机会主义者,这帮人多了些规矩、理性、人味。类似场合,他们并不直接参与,但也绝不会缺席。

不是进不去,只是未到时间

还有种身份的人,理应出现在会场里,而不是开幕式当天的街头。

所以,当小巴在人群中不止一次看到挂着交易团证件,穿得西装笔挺的 " 成功人士 ",也同样来回晃悠时,不免有些惊讶。

与从各地赶来的私企老板不同,他们并不扎堆站着,也不互相攀谈。

为什么进不去?小巴带着这样的疑问,找到广东交易团队的 Ken 时,他给出的答案是:"早上参展商,下午交易团,要有标签才可以。我们下午 2 点才能进去,没办法。"

来上海的前一天,Ken 还在广交会上与国外的渠道商接洽。据他介绍,广东今年进出口交易额增长得厉害," 今年,我们(广东清远市)进口增长近 40%,出口增长近 20%,还是比较夸张的。"

这次来进博会,他主要看日用消费品类项目。来自陕西的韩城交易团,看的主要是医疗器械," 很多先进的医疗器材,在我们那边是没有的。"

开幕会当天,已有不少交易团签下单子。但真正的交易高峰,发生在 11 月 6 日至 8 日举办的商客商供需对接会上:

中国各地方和有关部门组织 39 个交易团,近 600 个交易分团,10 万多家骨干企业,超过 15 万采购商到会洽谈。Ken 说,场面一度很火爆,很多采购企业" 眼睛都绿了 "

互联网巨头公司,也相继在 6 日公布了自己的预期数据:

阿里巴巴 CEO 张勇宣布阿里未来 5 年的进口大计划:实现全球 2000 亿美元的进口额;京东宣布预计采购额近千亿元;苏宁宣布预期签约额 150 亿欧元;网易考拉称已与 110 余家全球品牌签了近 200 亿的订单 ……

在不过百米之隔的会场里,是政治家、企业家、谋略家,勾画蓝图,纵横捭阖。他们在改变历史。

而在会场外,是这些 " 漫无目的 " 游逛的人,将要被历史改变的人。此刻,他们在这里交会。

他们的出现,也许是感知到了这里正在发生一件大事,也许是单纯想凑个热闹。但在未来某一天,当人们聊起第一届国际进口博览会时,他们会想起这个跟着人流步履不停的下午。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呵呵
11-09
1
蹬金顶观云海
11-10
等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