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B 级到 A 级,通缉杀人疑犯覃志钢
重案组37号2018-12-06

 

覃志钢又逃了。

2018 年 10 月 23 日晚上七点左右,他在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一家五金厂的宿舍内,涉嫌杀害了厂里的员工付建(化名)夫妇,然后逃离现场。监控视频拍下最后的画面显示,他从宿舍小门里闪出来,往大山的方向跑了,迅速消失在镜头中。

这是他第二次逃跑。第一次逃跑是在三年前,他涉嫌用柴刀将广西河池市环江县的一家五口砍伤,造成三死两重伤。事发当天下午,环江县公安局发布通告,悬赏 2 万元缉凶。一周后,公安部刑侦局的新浪微博也发布了悬赏令,覃志钢的名字被列入公安部 B 级通缉令在逃人员的名单中。

" 逃亡的三年间,覃志钢为了逃避警方抓捕,隐瞒身份,将广西籍伪称为贵州等省籍,还用过莫小明、莫小华、蒙小明等化名。" 陆丰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称。在广东陆丰犯案时,他使用的是名字是 " 莫小明 "。

11 月 23 日,公安部发布 A 级通缉令,全国缉捕在广西环江、广东陆丰两地杀害五人的犯罪嫌疑人覃志钢。广东、广西两地警方也形成联合办案组。

但至今,覃志钢仍未落网。

全文 5402 字,阅读约需 11 分钟

▲犯罪嫌疑人覃志钢 2018 年照片。

陆丰双命案

10 月 23 日,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一家五金厂里发生了一起命案。当晚九点五十分左右,该厂的员工付建夫妇被发现死在宿舍里。

所谓的宿舍,不过是厂旁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院子,院子里用蓝色彩钢瓦搭起了五间小房子,住了三户人家。他们都是厂里的工人。

付建夫妇住在右手边第一间。付建三十多岁," 是个身材矮小瘦弱的湖南人," 五金厂老板吴凡(化名)回忆。付建在厂里干了五、六年,懂技术,负责维修生产螺丝的 " 打头机 ",是厂里的 " 师傅 ",每个月能挣一万多。

中间的房间住着陈庆(化名)夫妇,最后一间的住户名叫 " 莫小明 "。

当晚,陈庆是第一个发现命案现场的人。那天晚上,工人们如同往常一样聚在一起聊天,但等到九点半,也没见付建出来。" 付师傅怎么没来?" 陈庆问。" 他屋里电视开着,声音挺大。" 一个工友说。

九点五十分左右,陈庆推开付建房间的窗户,探头一看,两夫妻已经倒在地上,满身是血。

▲案发的五金厂宿舍。10 月 23 日晚上,覃志钢在这里杀害了付建(化名)夫妇。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 付建躺下啦!" 陈庆跑去找老板吴凡。吴凡的儿子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命案现场并不凌乱,看上去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地上一大片血迹,付建趴在麻将桌底下,腿上似乎有伤,再往里看,付建的老婆也躺在地上,脖子和脸上都是血,身上有类似刀割的伤口。

救护车来时,夫妇俩早已断了气。

这起案件被陆丰市公安局命名为 "10 · 23" 双命案。经过侦查,警方将目标锁定在同厂工人 " 莫小明 " 身上。事发后," 莫小明 " 消失了。

路口的监控视频拍到了 " 莫小明 " 最后的身影。晚上 7 时 12 分,天色已经暗下来,他从宿舍的小铁门里闪出来,往右边跑去,那是山的方向。几秒钟后,黑影消失在镜头中。

经过 DNA 比对,警方发现," 莫小明 " 是个化名,嫌疑人的真名叫覃志钢,是公安部刑侦局悬赏一万元缉拿的 B 级通缉犯,曾在广西河池犯故意伤害案致三人死亡。

" 可以确定,‘ 10 · 23 ’案件的嫌疑人就是覃志钢。" 11 月 28 日,广东省陆丰市刑侦大队长余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

案发两天后,由陆丰市公安局发布的通缉令贴满大街小巷。从警方公布的信息和视频截图上看,覃志钢今年 39 岁,身高约 170 厘米,体型健壮,长脸、浓眉、眼皮下垂,厚嘴唇,笑起来很憨厚。唯一有辨识性的特征,是眉宇正中间一处竖向的疤痕。警方悬赏 20 万寻找他的踪迹。

" 在陆丰犯案后,对覃志钢的通缉令从 B 级升为 A 级。" 甲子镇党委协助政法工作的人员解释," 这是在全国范围内发布的级别最高的通缉令。"

▲在陆丰市,每隔几百米就能看见通缉覃志钢的悬赏令。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A 级通缉令是公安部认为应该重点统计的在逃人员而发布的命令,适用于案情重大或突发恶性案件;B 级是公安部应各省级公安机关的请求而发布的缉捕在逃人员的命令。

事发当晚,五金厂宿舍的小铁门上多了一把红色的 U 型锁。事发突然,小院里一直保持着案发当天的样子,门边的水桶里泡着没洗的衣服。白色的封条在蓝色的彩钢板上打了个大大的叉。

工人 " 莫小明 "

工人们最后一次见到 " 莫小明 ",是事发当天傍晚六点半。他下了工,站在车间门口和同车间的工人李汉标交接当天机器的用料。这几乎是他们每天唯一的一次交流,虽然同属一个车间,但莫小明是个沉默的人。一问一答之后,莫小明出了车间,往宿舍方向走了。

这是一家私人经营的小工厂,主营螺丝生产,只有十余个工人。

莫小明是厂里的杂工,负责照看机器、收螺丝、填料等。螺丝生产主要靠机器生产,但还有些工序需要人工完成。厂房的墙上乌黑一片,灯光昏暗,弥漫着机油的味道。机器开起来,都是金属的撞击声,即使面对面说话,也要用喊。工人们身上蹭着油泥,手上黑乎乎的。这是一个脏累的活,莫小明自从 2017 年 3、4 月份进厂后,每个月工资 3800 元。

老板吴凡对莫小明很满意,这个健壮的男人不爱说话,但工作勤快。年底破例给了他 3000 块钱奖金,今年还把工资涨到了 4000 元。

案发一个多月后,工友们提起这个人,只记得他很勤奋,做工很卖力。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

▲覃志钢工作的五金厂。逃亡期间他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半,是厂里的杂工。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在他们眼中,莫小明很 " 普通 "。" 长相不丑也不好看、身高不高也不矮、身材不胖也不瘦。" 工友回忆。他们无法准确描述出他的样子,思索半天,只能说出 " 和通缉令上一个样。"

" 不知道为什么要杀人。" 工人们说。在他们印象中,莫小明没和付建起过冲突。唯一的一次,是付建批评过他几句。" 也没有真的骂他,根本不算个事。" 有工人说。

今年八、九月份,付建送孩子回湖南老家,离开了三四天。莫小明试着修机器。" 你不要乱动,付师傅回来要怪的。" 李汉标提醒他。莫小明一歪头:" 我会修 "。

付建回来后果然不乐意了。他发现莫小明动了机器,责怪他乱搞,莫小明很生气,下午就罢工了。

工人禹永均记得,那天下午,他带着莫小明四处闲逛散心,把附近的五金厂都参观了一遍。但第二天,莫小明依然没上班,老板吴凡亲自去劝,直到第三天,他才恢复工作。" 那是他进厂以来唯一一次请假。" 禹永均说。

在五金厂里,莫小明几乎没有朋友。禹永均算得上是和他比较亲近的人。

" 刚进厂时,他什么都不会,我教他骑摩托,带他去买了电视机。" 禹永均说,莫小明在陆丰的一年半,电视机几乎成了他唯一的消遣方式。" 他一下班就回宿舍煮饭、看电视,从没见他出去玩过。"

今年春节过后,莫小明在禹永均的怂恿下,花 480 元买了一部翻盖手机。因为没有身份证,禹永均还用自己的身份证帮他办了电话卡。

" 身份证丢了,回贵州老家一趟要一个月。" 上工三、四天时,覃志钢曾经用这个理由应付了老板吴凡。

莫小明告诉禹永均,他从没用过手机。禹永均给他下载了微信,教他如何添加附近的好友。之后的一段时间,莫小明经常捧着手机,取了个微信名叫 " 挺有 "。

" 他不会用手机打字,认字也不多,对方发来消息,一句话中他总有几个字不认识,跑来问我。我就教他发语音。" 禹永均说。莫小明通过附近搜索加了好几个女孩子,一加上就发语音:" 交个朋友啊,我请你吃饭。" 工人们笑话他不会聊天。

买了手机一个月后,他告诉禹永均,不聊了,一个人都没约到,都是骗人的。

女友出逃

闲聊时,莫小明曾向禹永均透露,自己的老家在贵州的大山里,很穷,家里还有父亲和弟弟。事发后,禹永均才从通缉令上得知,莫小明真名叫覃志钢,是广西人,家住河池市环江县明伦镇干城村曲洞屯。

那是一个偏远的小村庄,距离镇上 15 公里,全村只有 24 户人家,90 多人。覃是这里的大姓。

▲覃志钢的老家在广西河池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距离镇子 15 公里,全村只有 24 户。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覃志钢是家中的二子,不爱说话,在屯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即使面对面走过去,他也不打招呼,屯里的人说。

" 他从小不爱读书,喜欢干活,因此读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在家务农。" 覃父回忆,覃志钢十八岁左右就跟着村里人到外地打工,之后一两年回来一次。直到 2015 年在屯里犯案逃走,覃父再也没见过他。

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覃志钢 2017 年前曾在广东多地打工,到过汕尾可塘、梅陇、湛江赤坑等地。2007 年,28 岁的覃志钢在广东省海丰县可塘镇遇到了林萍(化名)。家里人认为,这个女孩是他第一次杀人的导火索。

当时,覃志钢在可塘一家宝石厂打工,负责磨石头。15 岁的林萍是广东省陆丰县人,在隔壁厂上班。

" 他平时见人笑眯眯的,嘴巴很甜,好像很老实,但内心狠毒。" 林萍这样描述他。

据林萍单方面称,当年覃志钢想和她交往,但两人年龄相差十几岁,林萍不愿意,一天傍晚,覃志钢把她绑到山上,强行给她喂药,并发生了关系。但她当时并没有报警。

林萍说,她被迫和覃志钢交往。覃志钢去她家要户口本结婚。林萍妈妈不同意,覃志钢很生气,把她家的电视、凳子都打烂了。

" 他说他喜欢打人,没人敢欺负他。还说‘杀你全家,之后你们都找不到我的。’ " 这句话让林萍感到一阵寒意。" 覃志钢经常打我,我不敢反抗,也不敢告诉其他人。因为他说,如果讲出去就要杀我全家。"

2008 年 12 月底,林萍跟着覃志钢回到他的老家曲洞屯。覃父第一次见到林萍时挺满意,因为林萍年纪太小,不能领结婚证,覃家在小范围内办了结婚酒。

但矛盾很快出现了。不会说普通话的覃母和她没法交流,林萍也觉得在覃家过得不好。" 有一次因为我忘了煮菜,覃志钢就冲着我的头拍了几巴掌。" 最严重的一次是孩子满月当天,林萍想跟着覃志钢去亲戚家喝喜酒,覃志钢不让她去,一巴掌把她打晕过去。" 醒来时,我躺在鸡栏里面。"

但覃父否认了儿子打人的事。" 从来没打过林萍。" 曲洞屯的组长覃水豪也觉得,夫妻俩关系看起来不错,没听说过林萍被打的事情。

覃父记得,2009 年 12 月份,林萍给覃志钢生了个儿子。孩子出生两个多月后,覃志钢出门打工了。林萍说,她想跟着一起去,但覃志钢不带她,半夜就一个人溜走了。两个月后,林萍留下儿子离开了曲洞屯,她在那里生活了 16 个月。

林萍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当年离开屯子是因为生活过不下去,出去打工了。" 本来就是被逼着和覃志钢在一起的,又不是真的喜欢他。"

离开村子的那一年,林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她说,两人在一个工厂上班,她有不懂的问题总去问他,很快就熟悉了。2013 年,两人领了结婚证。

林萍的老公也姓覃,老家在东兴镇,距离曲洞屯只有几十公里。最巧合的是,他的妹妹覃荣(化名)十几年前嫁到曲洞屯,和覃志钢家相距不足百米。

林萍再次见到覃志钢,大约是在 2014 年底。他们在广西环江县东兴镇碰见,覃志钢忽然跳出来拍她的肩膀,把她吓着了。" 我一直在广东找你,没想到你还在广西。" 覃志钢问," 结婚了没有?"

林萍谎称还是一个人,覃志钢笑了:" 那就好,那就好商量了。" 林萍和老公当晚就离开了东兴镇。

小村庄里的命案

那是林萍最后一次见到覃志钢,不到一年,她听说覃志钢砍人的消息,被砍的是她老公的妹妹覃荣一家。

" 他知道林萍结婚了,认为是我从中牵线,把他老婆介绍给我哥哥。对我有怨气。" 覃荣说。

覃志钢第一次表露出对覃荣的敌意是在 2015 年的农历八月十五。

覃荣记得,那天覃志钢曾拎着柴刀过来,质问她为什么要把他老婆介绍给别人。她说没有,覃志钢骂了几句,走了。傍晚,他又握着刀在村口要砍覃荣的老公。

出事前几天,覃志钢提出要和覃荣的妈妈 " 当面谈谈 "。" 我妈妈和一个干部一起来了,他又不说了。" 覃荣告诉新京报记者。几天后,覃志钢就举刀挥向了她。

2015 年 9 月 30 日早上六点多,天刚蒙蒙亮,村里的人还在睡觉。覃荣领着大女儿在村口等车。小姑娘刚上幼儿园一个多月,学校在镇上,每天早上,校车来村里接她。

覃荣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9 岁的儿子是她第一个孩子,大女儿四岁,小的刚一岁半。

覃志钢从小路走过来,手里提着一把柴刀。" 你为什么把我老婆介绍给你哥哥?" 他问。" 我没有…… " 覃荣记得,她的话还没说完,柴刀已经落在头上。

覃荣的老公在家里听见村子里吵吵闹闹的声音,爬上屋顶看热闹。看了三、四分钟也没见到人,再下楼时,命案已经发生。

" 杀人啦!" 那天早上,曲洞屯的村民是在他的叫声中醒来的。之后,屯里人再也没见过覃志钢。

覃荣醒来时,已经是十多天之后。她躺在环江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家人告诉她,两个女儿当场死亡,73 岁的婆婆也因伤重,在医院不治身亡。

9 岁的儿子虽然活过来了,但背上留下了一条十多厘米长的伤痕,从颈部延伸到背上,像一条蜈蚣趴在身上。

▲ 2015 年 9 月 30 日,覃荣(化名)的儿子被覃志钢用柴刀砍伤,背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事发当天下午,环江县公安局发布通告,悬赏 2 万元缉凶。2015 年 10 月 9 日中午,公安部刑侦局的新浪微博发布 B 级通缉令,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给予人民币 1 万元奖励。

" 命案发生后,工作组第一时间调配了警力,在附近区域搜索、设卡,带着老百姓搜山,搜索了一个月。"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工作人员说," 但山形复杂,没能发现覃志钢的踪迹。"

覃荣在医院住了几个月才出院。她的右眼瞎了睁不开,额头上有几道奇怪的凸起,像被压坏的道路,坑洼不平。" 被砍了好几刀,从这里一直砍到眼睛边上。" 这个 34 岁的女人个子矮小,右眼紧闭,她低着头扒开头发,想向人展示头上的伤疤。

回到屯里,她不敢住在家,一直借住在亲戚家。两个女儿和婆婆的照片,悬挂在老屋正对着大门的墙上。

二十多天前,覃荣从派出所民警那里得到消息——覃志钢又涉嫌杀人了,害怕得睡不着觉。" 害怕他再回来。"

11 月 17 日,广东省市县三级公安部门联合,在覃志钢曾居住过的海丰县城、可塘、梅陇、淘河、赤坑等镇张贴通缉令告示。广东陆丰、广西环江两地的警方也形成了联合办案组。但覃志钢至今未落网。

覃志钢逃跑后,留下 6 岁的儿子给爷爷奶奶抚养。奶奶带着孩子躲到外面,至今没敢回屯里。为了补贴家用,60 岁的覃父不得不外出打零工。覃家的二层小楼,多数时间空无一人。

" 有什么话想和覃志钢说?" 新京报记者问。覃父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喊他回来投案自首吧,孩子不能没爹没妈呀。"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编辑 陈晓舒 张太凌     校对 王心

往期重案回顾:

交通事故协调未果,男子在交警队刀伤一家三口致死

卧室装监控偷拍县委书记,陕北 4 人被判刑

致命煤矸石:人倒下比枪打的还快

浙江省调查高考英语 " 加权赋分 ",省长任调查组长

艾滋阴影下的手术困境

本文为重案组 37 号 ( 微信 ID:zhonganzu37 ) 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 以下为推广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
普吉岛酒店床上现粪便 中国游客被威胁不得声张
看看新闻  3小时前
《锋味》收官 谢霆锋与监制幕后心酸首曝光
环球网  21分钟前
海地示威者高喊“普京万岁” 要求摆脱“美国的占领...
环球网  1小时前
《疯狂的外星人》路演宁浩刘慈欣归乡获力挺
环球网  20分钟前
日本拍到我军052D舰率两艘054A舰北上对马海峡
环球网  1小时前
美军发布首个AI战略报告 欲扩大AI在战争中作用
环球网  1小时前
这个新闻,每句话都是槽点
观察者网、1818黄金眼  18分钟前
西方品牌在华广告为何老出糗
环球网  1小时前
西
开国将军又少一位
新京报  13分钟前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我在斯里兰卡寺庙教中文
环球网  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