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京去二线城市买豪宅的年轻人,现在后悔吗?

 

2019 元旦假期前一天,成都还是初冬的气温。上午九点,张巍从位于神仙树大院的家中,来到金融城上班。他穿一件加厚的连帽衫,里面只有一件单 T 恤," 这几天北京大寒,成都温度还在 10 度以上,舒服啊,你看路上树还是绿的。"

张巍在北京呆了快十年," 在北工大读了四年书,又工作了五年。" 人生的三分之一在北京度过,来到成都后,这个内蒙小伙儿还老惦记着北京的情况。

2017 年底,他从北京搬到成都。现在,他在成都金融城一家广告公司当文案,写广告软文。

软文模式都是差不多的。先以小黄文式的噱头吸引读者,看到最后突然亮出广告的底牌。比如最近完成的一篇,关于一个新婚男子因为遭遇了不举而惶恐万分,一通床上描写后,露出广告——妻子给他买了某珠宝品牌的新年祈福开运礼包,可以提运势、保平安,男子就此有了战胜不举的信心 …

张巍戏谑他的工作是 " 纯文学创作 "," 百分百的纯瞎编,绝不掺假的乡土味儿!"

这是他来到成都后,干的第三份工作。

在这家广告公司当文案之前,他在一家红木杂志做编辑。工作内容是百度各种红木知识,抄袭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研究》,攒出一篇篇 " 装高雅的家具科普文 ",以及采访在川渝地区做家具生意的各路老板," 给小老板捧臭脚,收版面钱。" 干了两月,发现答应好的工资不一定能全额拿到,得上够了版面才行,于是毅然走人。

再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中小学语文培训公司做宣传册,因为忍受不了每天打鸡血、呼唤狼性的公司氛围,坚持了三个月后辞职," 老板以为自己是李阳,爱开会鼓励底下人疯狂加班,以公司为家,跟搞传销似的。"

来成都一年,张巍换了三份工作。

这些工作的收入都在一万五左右。和他在北京时拿得差不多,这有些令他意外," 就我个人感觉,成都工资好像和北京差距不大,特别在文化和互联网行业。"

差距主要是在软环境上," 这边公司的社保公积金要么按最低的标准交,要么压根儿就没有。"" 做的内容差一级,打交道的人也次一点儿。"

张巍原来在北京一家新闻资讯类 APP 做编辑。公司的老板当过大学老师,总编则是大刊记者出身,他记得一次开会,老板询问总编对于管理的认识和体会,总编直接回答 " 人是不可以被管理的 ",老板竟也有涵养颔首微笑," 那里多多少少有些人文的情怀和理想主义的氛围。"

可是人文情怀抵挡不了凶猛上涨的房租,张巍和女朋友住在北京西坝河的小一居里,2017 年秋,房租从四千五跳涨到了六千。这让他开始思考人生的去向。

" 在北京上了好几年班,挣的钱看不到买房的希望,光替房东打工了。" 张巍 29 岁了,得成家立业。这时候,二线城市的 " 人才争夺战 " 正如火如荼,西安、成都、南京陆续放开了大学生落户限制。

张巍的首选是南京和成都。这两个城市都可凭本科学历直接落户买房,而南京房价还是太高,承担不起,于是房价较低的成都成了唯一的选择。

半个月看房,半个月走按揭、过户手续,张巍在成都青旅住了一个月。同住的舍友中,不乏和他一样结束北漂、来成都寻找新机会的年轻人。

他和女朋友家境都不好,在成都买房靠的是自己的积蓄。买在高新区的神仙树大院,60 平的二手房,总价 120 万,首付 40 万,月供五千,比在北京交的房租还少一千块。

拿到钥匙后,一天都没耽搁,张巍便搬进了成都的新家。小区一水齐的高层板楼,有假山、泳池、花园,旁边还有两个大公园,和西坝河中里的八十年代老破小区比起来," 简直是住进了豪宅区!"

他没钱重新装修,各处拾掇拾掇,贴一层新墙纸,就住进去。最大的添置是买了个 55 寸平板大电视,他爱看篮球,以前租房子,都是拿房东的破电视凑合看,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 可以在高清大屏幕上享受登哥和詹皇的表演了!"

在北京,广告公司想不加班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在成都,大家绝对准点下班," 非常自觉。" 下班骑个共享单车,二十分钟到家,到家和女朋友围着电视吃饭,把白天直播的 NBA 比赛回看一遍,然后上公园遛弯儿,看路边老太太跳舞练剑,在露天篮球场打会儿野球,或是上茶馆喝茶,听评书掏耳朵。女朋友在成都一家医疗器械企业做公号运营,月入 13K,加上张巍的收入 15K,生活压力不大。

两人没事就下馆子,叶婆婆钵钵鸡、牛王庙家常面、曾聚缘荞麦面、王小蚝海鲜粥、老码头火锅,还有七八公社的青梅酒、成都吃客的啤酒蛙、家门口的简阳羊肉汤 …" 成都的馆子可以盲选,走路上看哪家人比较多,直接进去吃就可以了,大馆子不贵,苍蝇馆子绝对便宜。"

成都一年,张巍和他女朋友都胖了。

只有一点可惜,这里没有上等的羊肉,张巍想念北京的铜锅涮羊肉," 聚宝源的鲜切羊上脑、羊腱子,不用涮全熟,带着点红晕吃,那滋味,啧啧!"

还有就是成都的文艺活动和北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张巍怀念去人艺看戏的日子,花几十块钱,就能享受国家级的话剧表演,冯远征吴刚的《哗变》、何冰濮存昕的《窝头会馆》、龚丽君岳秀清的《小井胡同》… 看戏的时候,能听见旁边观众低声聊天—— " 我小时候住胡同里,街坊们就是戏里那个样,热情着呢,出来买个菜能被人拉住侃半小时!"

加上国博的陶瓷、观复的家具、798 的先锋艺术、天桥的音乐剧、首钢的篮球、每年十月的中网 … 北京是流动的盛宴,全年无休,比起来,成都这边就像北京冬天的树," 光秃秃的,只有满街的麻将声。"

除了丰富的文化活动,使张巍心生羡慕的还有北京老同事们的职场攀登," 有的去了凤凰网做频道主编,有的在爱奇艺审影视 IP,有的进了百度市场部。"

老同事们薪酬动辄是他的两倍,干的事儿也不一样," 爱奇艺那位整天看剧本和小说,为了成为中国的奈飞而寻找 IP,工作氛围就跟文化人的读书会一样。"

" 他们拿得多,操心还多呢!" 张巍这么想,凡事有得有失,成都给了他一个家,和一份闲适的生活," 总不能好事儿都让你一个人占全喽。"

再有一条,在北京拿高薪的老同事们 " 都是 985 硕士出身,我这个本科生比不了。" 所以,张巍并不后悔选择成都," 北京当然好啊,可是有时候感觉跟我没啥关系。"

而且,生活在成都还有个 " 隐形好处 "," 我身高 178,在北京人堆儿里不算什么,但是在成都,基本上去到任何人多的场合,都是视野开阔,一览众山小!" 张巍说。

中传硕士毕业后,戴勤在望京科技园区一家互联网公司干了三年。从视频算法工程师做到产品经理,90 年生人的他习惯了工作占满生活的状态," 连续一个月加班到 11 点后,都是家常便饭。"

他熟悉晚 11 点后公司办公室的气味——程序员们的胖大身躯,鸡鸭笼子似的工位,密闭空间中的头油味儿、汗酸味儿、袜子味儿、薯片味儿、外卖的毛血旺味儿、女同事的香水味儿,混在一起," 闻起来像是某种过期熟食的气味。"

他加班的时候,窗外的阿里美团大楼也同样在挑灯夜战,和他所在的大厦互相呼应," 这就是北京啊,这就是北京的互联网,一个加班无底线、拿命换钱的地方。"" 面上看着精神抖擞,其实个个亚健康。"

戴勤比读书时胖了一圈,皮肤黑了两个色号,原来是娃娃脸大学生,现在是个黑胖的产品经理," 怎么胖的能明白——久坐不动,零食吃多了。皮肤黑不知道为什么,应该就是长期加班搞的,脸色太差。"

长期加班,但是没有加班费,因为加班都由员工自发提出,至于为什么员工会自发加班,因为领导说 "bug 必须本周解决、迭代必须月底完成,你们看着办 "" 公司是不鼓励加班的,但你自己得加班,这是工作态度!" ——不自愿加班,奖金、升职可能就与你无关,末位淘汰就与你有关。

" 同事说他每天加完班回到家对着老婆说不出来话,得缓个十分钟才行。我怼他是在炫耀自己有老婆,像我这样的单身狗只能回到出租房对着窗户放空十分钟。" 戴勤说。

戴勤住在丰台区房租三千元的客厅隔间里,从住处到公司通勤时间一个半小时,再除去加班时间,每天留在住处的时间只能保证基本的睡眠。

转机发生在 2017 年底。因为项目不顺利,戴勤所在的视频产品团队解散,拿到赔偿金后,他去了杭州," 因为同学朋友们陆陆续续离开北京,他们大部分都去了杭州发展。" 他是福州人,在杭州工作,离父母也近。

一个家装网站请他做产品经理,月入 22K,和北京差不多。

戴勤在余杭塘路租了个 55 平的独一居,三千二,上班步行五分钟,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以前在手机上玩会儿吃鸡就算休闲了,现在可以重拾读书时的爱好,画画、摄影,还有悬疑小说," 东野圭吾的新小说、龙文身女孩三部曲、奈斯博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

不像北京公司实行单休,这里是正常双休。戴勤周末可以上灵隐寺拍照片,可以去上海看大型美展,也可以坐两小时高铁,跑到瘦西湖边上吃蟹黄包、狮子头和烫干丝。

三餐规律,不熬夜。脸上不长痘痘了,嘴唇也不掉皮了。

一直到 2018 年中,戴勤的组里突然走了两个人,他一个人得干三个人的活儿。高压力、重焦虑顿时又回来了,每天加班到 10 点以后,还得应付部门之间的扯皮,一遍遍换着姿势的解释,跟所有人装孙子扮演有耐心," 简直了,志玲姐姐什么态度我什么态度。"

一个月后,他发现右脸控制不住的抖动、右边眼皮和嘴角跳个不停,抖了两天后,右脸彻底僵硬,笑起来左脸动右脸不动," 特别邪魅。"

医院的诊断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轻度面瘫,给他开的药都是治神经病和老年痴呆的,戴勤担心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身体扛不住了," 以前在北京一年到头加班,也能挺过来,现在只熬了一个月,就累出毛病了。"

在人手补充到位前,他还带着面瘫继续加班了两周," 不要误会杭州互联网公司就可以养老,互联网圈子都这样。"

但是在北京让人看不到买房的希望,这里却有可能买房成家," 那种两百万以下的、城区四五十平的老房子,首付八十万,月供七八千,还是有盼头的。"" 要是找到对象,两个人可以合力买个小三居。"

他马上就交满社保一年,可以在杭州落户买房。

有点担心的是,不像北京巨头林立,杭州互联网公司只有阿里和网易两个山头,此外都是中小体量的 " 虾米 ",容易踩到雷——不过,风云变幻、起起落落是 IT 界的常态," 本来也没指望在一家公司干一辈子。"

据统计局数字,截止 2017 年底,北京市常住人口比上年减少了 2.2 万人,上海则减少了 1.37 万人。而同期杭州、成都、重庆、西安等二线城市人口增量都在十万以上。

同时间,租房市场也呈现此消彼长的趋势。据贝壳租房网数字,2018 年,北京、上海、深圳租房市场成交总量分别较去年同期下跌了 23.65%、22.83%、16.98%;成都、杭州、南京、武汉、重庆的租房市场成交总量则较上年分别增长了 5.59%、5.15%、5.16%、13.39%、51.20%。

这意味着青壮人口由一线城市向二线城市迁移是真实发生的现象,戴勤和张巍并不是个例。

离开北京一年,戴勤没有觉得遗憾,对他来说,杭州压力更小,更接近其所向往的 " 柔软的生活 "。最新发的朋友圈里,他写道:" 我想开个店,养只柯基,慢慢感受生活,不再疲于奔波,生活就像柯基的肚子一样柔软。"

张巍倒是有点失落,他想过将来有一天重回北京发展,因为成都的工作 " 没啥钱途 ",很难拿到高薪。

不过,脱离北京职场太久的话,是否能那么容易地 " 杀回去 ",他没有把握," 这就是离开北京的一个代价吧。"

不管怎样,他在成都有家,有退路," 不行我就踏踏实实做个成都人,没什么不好。"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豪宅 真实故事 二线城市 百度 面瘫
评论
一碗陈醋
01-11
年轻人在一线城市交社保公积金,如果未来落不了户,回二三四线拿的是几线城市的养老社保?这笔帐有人算过吗?
深、刻
01-11
还有很多人回了家乡的省会。
白莲太子
01-11
必须回到二三四线呀,从负资产转到正资产,生活品质明显提高。
whyyouhey
01-11
后悔,没去四线
prince
01-11
这就是给成都杭州做广告啊
大家都在看
共享单车消亡史:七个亲历者的真实故事
腾讯科技  26天前
性交易越狱,这剧竟然是真实故事···
美剧学长  1天前
山海环绕的顶奢豪宅
腾讯家居  3天前
星球 · jun | 巴塞罗那最奢美的豪宅
艺术星球artplanet  2天前
​这个富二代,做出了亚洲最好吃的蛋挞
玩物志  16小时前
刘雯的白色羽绒服配手拎包,完美
时尚COSMO  2小时前
路人镜头下仍风情万种,不亏是宇宙第一博主
ZAKER时尚  13小时前
相信我,这个古着老爷爷你绝对见过
1626潮流精选  2小时前
普华永道全员在家办公?假的,揭秘职场真相
商务范  前天
全世界爱打扮的男人聚会,这回画风突变……
商务范  前天
致敬经典 丰富选择 SIHH 2019朗格新品汇总
腕表之家  昨天
军绿单品买那么多,然后呢?
1626潮流精选  2小时前
爱马仕主管开的民宿, 极简主义簇拥的高级感
太格有物  16小时前
有这么好看的眼镜,你为什么还带美瞳
1626潮流精选  2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