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伤害案之后,看看日本曾为那些受伤的孩子做了什么

 

  看点      最近北京发生了一例暴力伤害儿童的事件,令人痛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此类事件了,就在刚刚过去的 18 年就发生了多起类似案件。面对这些,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为那些受伤的孩子,以及所有可能暴露在犯罪风险下的孩子们,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十几年前,日本也曾发生过针对儿童的无差别暴力杀人事件。他们是如何来保护自己的孩子?下文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个参考。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 发现日本 "(ID:lairiben)

文丨发现日本     编辑丨李臻

近期发生在北京宣一师附小的暴力伤害儿童事件牵动着万千国人的心。孩子何其无辜!可为何此类针对儿童的无差别恶性暴力事件近年来层出不穷,在公共记忆中留下鲜明印记的,仅 18 年就发生了多起!

11 月 22 日中午,辽宁葫芦岛建昌县二小门前,一辆奥迪车逆行撞进正过马路的数十名学前班儿童群中,造成 5 死 19 伤。

10 月 26 日,重庆新世纪幼儿园的孩子们,做完操回园内时,一名 39 岁的妇女,突然冲出来持菜刀疯狂砍伤 14 名儿童。

2018 年 6 月 28 日,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门口,一名男子持菜刀疯狂砍杀儿童,造成 2 名无辜的孩子死亡。

2018 年 4 月 27 日,陕西米脂县第三中学砍人事件震惊全国,造成 19 名学生受伤,9 人死亡。

辽宁、重庆、上海、葫芦岛……现在又到了北京……

面对此类案件,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为那些受伤的孩子,以及所有可能暴露在犯罪风险下的孩子们,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或许我们可以看看邻国日本,十几年前,他们也曾发生过针对儿童的无差别暴力杀人事件。曾经血的教训,换来了全民总动员,更换来了日本儿童安全的里程碑。

2001 年 6 月 8 日,日本一名叫宅间守的无业男子,带着一把菜刀,偷偷潜入池田小学教学楼。当时二年级的学生恰巧大部分在上体育课,教室中只有几位临休见习的学生。宅间守逐个闯入教室,挥舞起屠刀,砍向这些无辜的孩子。

顷刻间,整层楼便化身为地狱一般的光景。

恰好在现场附近的两名女教师,勇敢地将其他孩子们拦在身后,却被宅间守一刀捅在胸口。女老师死死拽住扑向孩子们的宅间守,竭尽全力喊道:" 快跑!跑到操场去!"

之后闻讯赶来的校长和男老师们一拥而上,才将宅间守制服。

短短五分钟里,宅间守造成了 8 名儿童死亡,并造成 15 人受伤。总计死伤人数达到了 23 名。

当时刊登该事件的报刊,左侧是在此次事件中死去的孩子头像。

精神疾病是否总能成为

违法犯罪的 " 免死金牌 "?

这起疯狂砍杀事件,引起日本社会极大震惊。由于宅间守的手段极其冷血和凶残,很容易与「精神异常」划上等号。因此这起案件从侦查到审判过程中,对被告宅间守进行了多次精神鉴定,以调查他是否具有责任能力。

鉴定结果显示,宅间守确实患有被害妄想与强迫症等精神疾病,而且经过核磁共振扫描他的脑部,也发现被告的中脑左侧有病变情况。

事实上,在押期间,宅间守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在法庭上,他还对着遇难儿童的家属嘲讽道:" 每天因为交通事故还会死好几十人呢,我这个事儿跟交通事故没两样。我一条命换你们孩子八条命,值了!"

其实,从冲进学校砍杀儿童开始,他就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他说自己如此残忍的真正原因是:" 我本来打算自杀的,但自己下不了手,自杀听起来怪疼的。所以杀了那些孩子,想判个死刑,让警察给我个痛快的死法罢了。"

那么,精神疾病这次又将成为违法犯罪的 " 免死金牌 " 么 ?  

宅间守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认为,宅间守的这些精神障碍,并不会影响他的是非辨识及行为控制的能力;加上法院认为宅间守有以诈病来规避死刑的嫌疑,因此最终认定不符合日本刑法第 39 条,即心神丧失不罚或精神耗弱得减的情形,判处宅间守死刑。

然而这一案件在司法方面引起的震动,并未因宅间守被判决死刑而落幕。

媒体从宅间守的背景资料发现,他不仅有精神病史,且曾多次出入精神病院,更曾因涉及强制性交与投毒案件,被诊断有精神分裂症。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池田事件前三个月,宅间守曾因犯伤害罪,虽然因心神丧失而不予起诉,却依照《精神保健福祉法》而强制入院治疗。然而他却在出院后不久,犯下如此严重的罪行。

日本各界因此广泛质疑日本的司法机构在面对精神障碍者犯罪时束手无策,并因此迫使日本国会于 2003 年通过《精神医疗观察法》,旨在防止精神病患早期出现过犯罪行为后,回归社会后继续危害公共安全,以杜绝惨剧的再次发生。

精神疾患的人权保障与社会防卫之间应当如何平衡,在日本是难题,在其他国家也不例外。

负责此案的日本检察官早川幸延,他曾哭着向受害孩子的父母保证:" 就算拼上这条命,我也一定要判他死刑。"

从校园到放学路上,

来自每个普通人的守护

除了司法机关,日本社会各界也都在努力着。

由这起案件开始,日本的中小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等设施,都列入了警察日常巡逻的范围之内。同时,所有的教育设施都开始明令禁止除学生和教职员工以外的任何人等进入校园。

为了防止儿童在上下学路上遭遇危险,大部分地区都开始自发地组织起来,在上学和放学时间段,由志愿者组成巡逻队伍护送儿童上下学。

为了防止针对儿童的犯罪行为,警察还在街道上到处张贴有 " 儿童 110 之家 " 的标识。这是日本警方与地方团体联合推出的一项保护儿童的措施。而贴有这样标识的民宅或商家都是自愿参加活动的自愿者。

当孩子们遇到紧急情况时,除了拨打 110,还可以到这样的地方寻求帮助。这已经成为日本范围最广的志愿者活动。

据说 " 儿童 110 之家 " 的利用率并不高,但它唤起的是全社会民众对儿童权益的关心,它搭建起的是一个 " 保护儿童人人有责 " 的社会。

甚至还有一些小到细节处的东西。

日本的小学生书包上都有挂这种类似钥匙链之类的小蜂鸣器装置的地方,如遇可疑分子,立即按按钮,便会发出响亮的音声,一是向周围人报警,二是吓退犯罪者。

此外,学校还专门设立了安全课,教育孩子逃生、防范技术等等,让他们很小就懂得什么是危险,并且碰到危险时,可以条件反射做出反应。

而对事件负有管理责任的日本文部科学省(相当于我国的教育部),也对 8 名遇难儿童的家属,发放了总额 4 亿日元(约 2400 万人民币)的赔偿金。

池田小学的做法就更是令人敬佩了,他们没有将此视为学校的污点,进行掩埋、遮盖、遗忘,而是选择了永远铭记。

每年的 6 月 8 日,池田小学都会举行悼念仪式,一是怀念不幸的孩子,二是为了警醒整个社会。

2006 年,在池田小学的惨案发生 5 年之后,池田小学在六年级学生的毕业典礼上,为在此事件中不幸遇难的学生们,授予了《小学毕业证书》,作为对他们的怀念。

那些在事件中受伤的孩子们

后来怎样了

在 2016 年,记者们再次联系了池田小学事件中几名被宅间守砍伤后、侥幸逃过一劫的孩子们。

在她们的口中,我们可以再次理解到,从那一天起,孩子们所经历的恐怖和痛苦,究竟给她们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的冲击。

当年受害者岩藤爱

岩藤爱,当天被凶手用菜刀砍伤了肋部。等凶手离开教室后,她与另外一名女孩躲进了教坛下面,两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子缩成一团,听着隔壁教室里凶手的声音,觉得时间第一次过得是如此之慢。

" 在事件之后,我经常一个人发呆。哭也哭不出来,笑也笑不出来,整个人变得对感情非常麻木。已经过去了 15 年,但我还是时常想起在教坛下,那个瑟瑟发抖的自己。

无论何时提到那一天的事情,我还是会很难受,无法向别人说清我自己真实的感受。只有在和其他幸存者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能放开心情。"

为了治疗自己的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岩藤爱在大学学习了心理学专业。

受害者渡边怜奈

渡边怜奈,腹部被凶手用菜刀扎穿,身负重伤。在事件中不幸丧生的森胁绫乃,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 我和绫乃从幼儿园起,就一起上下学,休息的时间也一直在一起玩。在那天,我看到了倒在身边的绫乃,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想要去抓住她,可是却连伸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能够一起上下学的朋友了。15 年了,我一天也没有忘记过她。"

" 对我来说,在那之后的日子,就好像绫乃一直在我身边一样。如果我难过的话,她也会难过。所以我要更加乐观,把她那份人生也活出来。"

在 2006 年的小学毕业典礼上,渡边怜奈替森胁绫乃领回了毕业证书。

在惨案发生的那年秋天,大阪的职业足球俱乐部 " 大阪 Gamba",为了让池田小学的小朋友们能够忘记痛苦的回忆,特意组织了足球教室,并且每一场比赛都会免费邀请孩子们去观看。

就这样,渡边怜奈开始重新恢复了精神,并对足球产生了强烈的兴趣。现在的怜奈,在大阪 Gamba 足球俱乐部担任球迷俱乐部的联络人。

" 在最悲伤的时候,我在大家的感染下,找回了自己的笑容。所以我现在,也想成为带给别人笑容的人。"

受害者村田洋子

村田洋子,后背从左肩到右边肋下,有一道几乎危及生命的刀伤。

" 被砍中的那一刻,我本来想着赶快逃跑,但是却立刻没了力气。倒在地上,已经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有脉搏在一跳一跳地鼓动着。因为担架不够,我被用门板抬到了医院。到了医院,看到了妈妈,我问她:妈妈,我今天会死吗?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敢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升入大学后,村田洋子选择了儿童福利专业,目前在一家幼儿教育的机构中工作。

村田洋子的母亲,在这一天留下的日记中写到:

" 洋子在那天早晨,突然对我说:妈妈,我今天不想上学了,可以让我休息一天吗。但是我还是逼着她去了学校。出事之后,我跑到医院,看到了小小的洋子躺在门板上,小声地问我:妈妈,我会死吗?我觉得无论怎样做,也无法表达我对她的歉意。

我所能做到的只有一件事: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也要保护我的孩子。"

受害者小岛千晶

小岛千晶,在事件中被凶手用刀捅在胃部,倒在了血泊中。

" 那时候对我来说,最害怕的就是放学的路。每到下课后,别的孩子都兴高采烈地跑回家,而我却总是不敢回家,生怕打开门,看到的是父母和弟弟被人杀死的尸体。最难过的是,这件事只能自己深深埋在心里,对谁也不能说,因为没有人会理解我。"

" 伤好之后我回到学校。到现在都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负责分发午饭的阿姨,每次都会特意递给我一块糖,或是一个橘子。这样一点一滴小小的关怀,让我开始敢于面对他人,在别人面前露出笑容。"

而池田小学每年 6 月 8 日都会举行悼念仪式,更在时刻提醒着这个社会,不要轻易地将这起惨剧忘记。而这个活动,也已经逐渐扩展到日本全国,成为了关注儿童安全,防止犯罪和意外事故的一个里程碑。

希望我们的市民、我们的社会,能够在愤慨之余,切实地为在事件中受到伤害、受到刺激的孩子们做些什么,还有千千万万随时可能暴露在犯罪风险下的孩子们,在期盼着我们的行动。

   当极端事件离得那么近,我该遮住孩子的眼睛吗?

    如何帮助孩子消除负面情绪?这位哈佛妈妈讲了 5 点

▶     日本连更 7 年,豆瓣 9.4 分,最顶尖的设计师为孩子们做了这样一档教育节目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   3000+篇优质文章

数学大咖罗博深教授亲自研发

《小学生数学思维体验课》

面向 3-6 年级,提升数学思维能力

原价 99 元 / 节,现在仅需 1 元!

点击下方小程序

1 元体验 99 元的课程!

外滩好课 小学生数学思维体验课 1 元领取 小程序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