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申奥贿赂丑闻!盘点 2020 年奥运会出的那些幺蛾子

 

槽点多得让人无语的 2020 年东京奥运会风波不断,新国立竞技场高预算遭反对、志愿者服装像韩服、会标设计抄袭,哪一个都可以拿出来大书特书 …… 然而 11 日却传出,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涉嫌为了让东京成功取得 2020 奥运主办权支付 200 万美元贿款,法国警方就此展开调查,日本共同社 11 日报道,竹田恒和已遭到法国起诉。

日本共同社引述法国《世界报》网络版 11 日报道称,关于 2020 年东京奥运会申办相关的行贿受贿嫌疑,法国警方决定对日本奥委会 ( JOC ) 主席竹田恒和展开调查。

法新社 11 日则披露,法国司法消息人士称,竹田恒和去年 12 月 10 日在巴黎已遭起诉。对此,竹田恒和 11 日发表声明,否认遭法国起诉,强调称只是配合调查,并已向调查人员表明,申奥工作中未有涉及任何不当行为。

国际奥委员表示,正与法国司法部门保持联系,密切关注竹田恒和事态发展,日本奥委会未回应。

台媒称,2013 年,东京最终击败马德里及伊斯坦布尔,获得 2020 年奥运主办权。然而 2016 年法国司法部揭发东京申奥小组涉嫌向一家新加坡顾问公司 Black Tidings 支付逾 200 万美元,而该公司与国际田联 ( IAAF ) 前主席狄亚克 ( Lamine Diack ) 的儿子马萨 ( Massa Diack ) 有关连。

71 岁的竹田恒和坚称,该笔钱是用于支付合法的 " 咨询服务 "。日本传媒称,去年日本司法部门在法国的要求下,曾对竹田恒和进行查问。

法新社称,去年 11 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 Thomas Bach ) 曾致函塞内加尔总统萨尔 ( Macky Sall ) ,正式要求塞内加尔与法国司法部门合作,调查马萨 ( Massa Diack ) 受贿案件。马萨涉嫌收取数百万欧元贿款或赞助合约,协助巴西里约热内卢及东京成功申办 2016 及 2020 年奥运。马萨自 2015 年 12 月起被国际刑警通缉,但塞内加尔一直拒绝将他引渡到法国。

东京奥运成功取得主办权以来风波不断,首先主场馆因建造经费过高遭撤换延误工期,之后又有是 LOGO 爆抄袭被撤换,最近更换图案后,又遭批黑白颜色颜色过于单调,这起贿赂丑闻再让东京奥运蒙上不光彩的阴影。

第一波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场馆掀起一场

史上最遗憾的建筑师之争。

东京奥运场馆的建设与里约奥运场馆相比,更是一波三折,高潮迭起,精彩程度直逼甄嬛传啊。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小编为你们来捋下这剧情:

2012 年 12 月,扎哈 · 哈迪德事务所的东京奥运会主场馆设计案击败了众多对手,包括四位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伊东丰雄、SANAA 团队的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

扎哈事务所设计方案效果图

此后,扎哈事务所为此方案工作了 2 年多。

在这个场馆的设计中,扎哈延续了她一贯具有未来感的风格,场馆的外形如同一艘外星飞船,整体呈流线型,主体结构两端由棱状外壳组成。

扎哈事务所设计方案室内效果图

然而,扎哈的方案很快遭到本土建筑师的集体反对。

83 岁日本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矶崎新,指责奥运新场馆:" 它就像一只大乌龟,随时等待日本沉入太平洋,这样它就可以游走了。"

86 岁的日本建筑界泰斗槙文彦,专门组织了一场研讨会以反对这项设计,并获得伊东丰雄、隈研吾、藤本壮介和山本理显等许多日本著名建筑师的支持。

日本民间甚至集合了 30000 多名民众的签名来向官方提出抗议。(也是蛮拼的)

日本网友纷纷创作佳作来讽刺新国立竞技场。

迫于压力,2015 年 7 月,日本首相宣布,由于 Zaha Hadid 所做设计的 "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馆 " 建筑费用过高,因此决定将计划作废归零,重新开始公开竞标。

于是,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之争最终落在隈研吾和伊东丰雄之间。

隈研吾案(A 方案)

" 木与绿 " 设计采用日本传统的木质结构,整个建筑的外表都装饰成绿色。

日本民众吐槽设计 A 方案看起来好像是留有剩菜的沙拉盘,而且还有生菜掉出来了。

伊东丰雄案(B 方案)

碗状的场馆上面顶着一个白色的起伏状钢制屋顶,整个场馆被一个全高度的玻璃外层覆盖,这样可以满足透明和反射的要求,也让场馆 " 融于公园 "。

日本民众吐槽设计 B 中间部分的屋顶像凝胶状的蛋清,屋顶的航拍效果看起来像一个流黄的荷包蛋。(小编表示民众的脑洞也是蛮大的)

最终的最终,隈研吾的 A 案以微弱优势打败了伊东的团队,囊获奥运主场馆的设计与建设大权。

2015 年 12 月,扎哈 · 哈迪德控告日本政府和设计师串通谋取 2020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馆项目,并称隈研吾的替代设计与她的作品有着惊人的相似。

2016 年 1 月,隈研吾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否认了扎哈 · 哈迪德对他的方案抄袭的指控。

2016 年 1 月,日本政府要求扎哈签 " 禁言令 ",否则别想拿尾款。建一个场馆闹成这样,小编表示也是没谁了。然而 2016 年 3 月,更大的消息曝光!

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规定,奥运会的圣火台原则上应该建在作为主赛场的体育场内,并且是能够让全体观众看到的醒目位置。

然而,在去年由日本政府重新审查确定的现行建设方案中,却没有预留放置奥运圣火台的空间!有人说那现在加上圣火台不就完了吗?小编表示图样题森破。

隈研吾的设计方案最终入选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便宜。

整体造价仅为 1500 亿日元,是扎哈方案的一半左右。

它的很多材料都是木头 …… 木头 …… 木头 ……

日本人这时才发现:开奥运总要点圣火,可主会场都是木头 ……

于是提了三个解决方案:1、在场内安放圣火台;2、在顶棚安放圣火台;3、在场外安放圣火台,但统统遭到了否决。

场内无法安放圣火台的原因,是因为违反日本国内的《消防法》,显然,为了奥运修改法律已经来不及。而在顶棚安放圣火台,也不可行,因为顶棚是木质结构。在场外就几乎更不可能了,因为外面设计时就规定要种树。

怎么办?

小编好奇,这么大的设计纰漏,如此严谨的日本人一开始没有发觉?这不科学!

很多人开始质疑,隈研吾的设计是不是真的抄了扎哈啊?

新闻报道:原方案能在顶部放圣火台是因为都是钢结构,新设计则在原基础上更改为木质结构,压根就没考虑过,一旦这些植被或者木质构造物点着了该怎么办。

随着扎哈的突然逝世,2020 年东京奥运场馆的乌龙风波终于渐趋平静。

第二波

东京奥运会会标抄袭事件。

2015 年 9 月 1 日,因佐野研二郎设计的会徽涉嫌抄袭,东京奥组委宣布放弃采用。随后东京奥组委重新选定由日本 46 岁艺术家野老朝雄设计的 " 市松模样 "。

左为佐野研二郎设计的会徽,右为比利时某剧场的标志

最新设计的会标,有没点眼熟?

第三波

日本东京都知事舛添要 6 月 15 日辞职,

原因是腐败丑闻。

第四波

会徽改了之后又爆出为申奥而贿赂丑闻。

法国检方发表声明,称前国际田联主席拉米 · 迪亚克之子的公司收到 " 东京申奥 "280 万新加坡元 ( 合 1331 万元人民币 ) 的汇款。东京方面承认汇出款项,但否认是行贿。

距离 2020 年东京奥运会还有 4 年左右时间,日本已经弄出这一波比一波还狗血的幺蛾子,小编也是森森为 4 年后的奥运担忧 ~~~

来源:环球网、设易学院

编辑:赵霜雪

值班主任:高震

以上内容由 "ZAKER 吉林 " 上传发布

相关标签

日本 东京 申奥 东京奥运会
评论
大家都在看
遇难男子给妻子的最后一条微信:今天我生日
上观新闻  昨天
25日至31日,长春以下小区进行燃气安检
ZAKER吉林  03-22
国务院“3·21”事故调查组:事故企业连续被查,相...
新华社  昨天
赴日旅游小心!日本麻疹疫情蔓延,高达222人确诊
ZAKER吉林  02-27
“外婆家”后,是西贝莜面村!
新华社  前天
兴悦读第九期·陈志强:演绎冰心的散文《笑》,体会悦...
ZAKER吉林  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