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一直是生活在这里的呀。”

 

猛犸的故事们

物种日历专属的治愈 / 致郁系短故事,来自暖男叶猛犸老师。在每个周末的午夜 12 点,给你的小心脏温柔一击。

别忘了另一系列连载《蓝星调查手记》,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系列名直达。

《猛犸的故事》前情回顾

" 有了象征,好不好吃就不重要了。"

" 开

玩笑的啦。" 那个瘦削的身影咧开嘴笑了起来," 这不是我的果子。我只是偶尔过来看看它而已。"

狐狸松了一口气,但是依然小心警惕着。小熊猫刚才窜上了树,这时候才在枝叶中露出一只眼睛来。

" 我是郊狼。" 那个身影说,从墙角走了出来," 住在这附近。你们好呀。"

狐狸退后一步,仔细看着那个自称郊狼的动物。看起来……倒是比以前见过的狼瘦小得多。

" 啊啊,看来留下了不好的第一印象呢。" 郊狼眨了眨眼,又笑了笑," 我是太激动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嘿嘿。"

狐狸想了想,又退了一步。

" 你住在这里?" 树上的小熊猫问。

" 嗯。" 郊狼诚恳地点头," 这一片遗迹,我挺熟的。要不带你们走走看看?"

狐狸看着这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狼,张了张嘴。他一身灰黑色的毛,大尾巴毛茸茸地垂在地上。" 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这可是……遗迹啊。"

" 一直住在这里呀。" 郊狼有点困惑地眨眨眼," 好几代都住在这里。听说,从这里还不是遗迹的时候,我们家就住在这里了。"

狸眨了眨眼,觉得有点拿不定主意。树上的小熊猫又说话了:" 这么说来,你们家和‘那个’在一起生活过?"

" ‘那个’?" 郊狼想了想," 你说的‘那个’,是‘人’吗?"

小熊猫发出一声小小的尖叫,又往高处窜了过去,把树枝都压弯了。" 不要这么说!不要说那个字!"

" 没关系的啦。" 郊狼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人早都不见了。我也从来没见过他们。只是听说过而已。"

" 可是……可是…… " 小熊猫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抖," 要是他们听见了怎么办…… "

" 不会的啦。" 郊狼坐在地上," 我都已经五岁了,一直在这里跑来跑去。从来没见过人呢。"

" 是吗…… " 小熊猫的声音还有点发抖。

" 其实也不能说是没有…… " 郊狼抬起后脚来挠了挠耳朵," 不过没见过活的……只偶尔能看见一些画啊什么的……也很少有完整的…… "

" 画是什么?" 狐狸问。

" 就是…… " 郊狼想了想," 挺大的……呃……我也说不好。那边就有一个,你们要是想看的话,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狐狸抬头,看了看树上的小熊猫。小熊猫也在看着他。

" 嗯,好啊。" 狐狸说。

片遗迹大得惊人。狐狸在山上的时候就觉得它不小,可是真正置身其中的时候,才意识到它的规模。有些石头的建筑比狐狸见过的最高的树都要高,上面有一个个方方正正的洞。还有些什么在反射着阳光,照得狐狸的眼睛有点不舒服。

更奇怪的,是地面。遗迹里的地面是硬的,和狐狸走过的路都不一样。有些看起来像是灰色的石头,还有些是黑色的,狐狸能看见里面嵌着的小石头。

这些地面都很平整,和狐狸走过的地方都不一样。现在有一些地面已经破裂了,各种各样的植物从里面长出来,有些地方已经变得郁郁葱葱,倒是有了几分草地和森林的样子。地面上还有着形状奇怪的东西,上面也嵌着亮亮的东西,还有黑色的四只脚。那些脚都是圆圆的,压在路上的部分已经塌下来了,看起来有点软。还有些长得差不多的东西,有着更多的脚,但是没有一个在动。

" 那些…… " 狐狸指着一个那种奇怪的东西," 那些也是动物吗?"

" 那些叫汽车。" 瘦小的郊狼说," 听说以前是能在地上跑来跑去的,跑得比我们还快。我家的一位祖先,就是被那种东西撞死的。不过现在它们都不会动了。人都走了嘛。"

狐狸眨了眨眼,没想明白这种叫 " 汽车 " 的东西和 " 人都走了 " 有什么关系。

" 那些呢,是房子。" 郊狼指着那些高耸的石头建筑," 听说以前这里住了很多很多人呢。都住在那些房子里面。"

狐狸点了点头,没法想象住在房子里该怎么生活。要怎么捕猎,怎么找到东西来吃呢?那些都是石头啊,里面没有东西吃吧。

" 我

最喜欢这里。" 郊狼停了下来,前脚指着一栋低矮的建筑," 以前里面有很多好吃的。不过现在不大能找到了。"

那栋低矮的建筑上面,有一小块地方,有着不同的颜色和形状。狐狸盯着看了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 有好吃的吗?" 小熊猫快跑了几步过来," 比金橘好吃吗?"

" 以前有的。" 郊狼点头," 不过现在不大好找了。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还有剩下的。"

狐狸看着前面建筑投下的阴影,本能地觉得有些危险。他看了看小熊猫,发现小熊猫一脸兴奋,便也摇摇头,压低身体跟着走了过去。

那栋建筑前面有一个巨大的洞,郊狼带着他们走了进去。里面很暗,狐狸的感觉有点奇怪:觉得那里面乱乱的,但是又有些整齐的感觉。两种感觉混在一起,让狐狸觉得有点混乱。

郊狼熟门熟路地带着狐狸和小熊猫绕过一些架子,走到另一片区域去。那里的架子上空空荡荡,地上堆满了各种东西,气味也不大好闻。狐狸皱起了鼻子。

" 在这里,鼻子就不大好用了。" 郊狼说,在地上翻找。"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

小熊猫在旁边逛来逛去,仰着头看那些架子。" 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不像是树木啊…… "

狐狸点了点头," 和这个房……房子也不一样。"

" 啊

哈,找到了一个!" 郊狼快速地在地上刨了几下,刨出来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 来看!"

狐狸也快跑过去,看见那是一个圆鼓鼓的袋子,上面有点褪色了,但是还能看出一些残留的图案。

" 啊。" 小熊猫也跑了过来," 这就是‘那个’吗?"

" 是啊。" 郊狼点头," 这就是人造的东西。上面画的,就是人。"

狐狸凑近看了看。虽然有点暗,但是狐狸还是看清楚了。叫做‘人’的动物在那个鼓鼓的袋子上,正盯着他。他们只在头顶有毛,脸上光溜溜的,眼睛不大,鼻子不突出,牙齿看来也不尖锐。看起来也不算可怕嘛,狐狸想。

" 这…… " 狐狸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这就是人吗?"

郊狼点点头。" 是啊。小心—— "

郊狼跳起来,前脚用力往那个鼓鼓囊囊的袋子上踩下去。狐狸刚来得及跳开,就听到一声巨响,吓得他背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再看郊狼,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好啦。" 郊狼笑起来," 是不是吓了一跳?这个是可以吃的。"

狐狸看着郊狼从袋子里咬出一片薄薄的东西,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嚼。一些碎末从他嘴里掉了出来。" 还不错。"

小熊猫跑了过去,捏起一片来吃。小熊猫的脸皱成一团:" 好咸…… "

" 这种东西越来越少啦。" 郊狼说着,又找出来一片," 你不尝尝吗?"

狐狸走近,先低头闻了闻。许多气味一起冲进狐狸的鼻子,让狐狸觉得有点想打喷嚏。他想了想,也吃了一片。

的确好咸。除了咸以外,还有些其他味道也涌了上来,让狐狸觉得舌头上有些疼。他觉得嘴里的唾液涌了出来。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 运气不好,这是辣的。" 郊狼不在意地说,舔了舔嘴角," 不过能找到就不错啦。"

" 那些…… " 狐狸舔了舔鼻尖,觉得鼻尖也痛了起来," 那些人就吃这样的东西吗?"

" 他们能吃的东西很多呢。" 郊狼说," 本来这里有好多好多。可是现在也没剩多少了。都被吃光了。本来有时候还能找到肉呢,一块一块的,就是外面的壳不容易打开。不过很好吃。"

狐狸眨眨眼睛,觉得自己搞不懂。

" 那

个不能吃…… " 郊狼看着小熊猫正在咬那个袋子,笑了起来," 那不是吃的。"

小熊猫放开袋子,也笑了:" 怪不得咬不动…… "

" 有些动物吃了那样的东西,后来就死了。" 郊狼说," 然后我们才知道那东西不能吃。人造的东西,有些挺危险呢。"

" 那…… " 狐狸咽了口口水,觉得嘴里不那么疼了," 危险的话,为什么你还生活在这里呢?"

" 这个嘛。" 郊狼坐在地上,想了想," 我们家一直是生活在这里的呀。听说,以前人还在的时候,那时候好吃的更多,所以我们就留下来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嘛。"

" 可是现在吃的不多了。" 小熊猫在旁边说,还在地上翻找。

" 是啊。" 郊狼说," 不过现在也有树有果子,还过得下去啦。再说这里有地方能遮风挡雨,其实也还不错啦。"

狐狸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说。

" 慢慢的,这里也会变成树林和草地吧。" 郊狼接着说," 不过还是有这些房子什么的……所以我也就不想走了。"

狐狸看了看周围。地上丢着的,大都是那些和袋子差不多的东西。一股风吹进来,那些东西就轻轻地动了起来。

知道为什么,一种有点奇怪的情绪浮了上来。以前在找喵星的时候,狐狸有时也有那样的情绪,但是最近很少再有。但是这一刻,它又浮了起来。

像是站在山顶上,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林,但是没有动物的踪迹。没有鸟叫,没有虫鸣,什么声音都没有。像是站在河边,河里没有雨也没有水草,只有河里的鹅卵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现在站在这个巨大的房子里,狐狸又感觉到了那种情绪。周围是轻轻薄薄的袋子和其他东西,墙角有一簇小小的旋风。几个袋子飞了起来,又轻飘飘地落下。

狐狸蹲坐在各种各样的东西当中,其中有一些的上面,还有着那种叫做 " 人 " 的动物。狐狸能看到他们的表情,也能分辨出来,那是笑容。

那种叫做人的动物,他们建造了这样巨大的遗迹,造出了许多不一样的材料,盖起了房子,制造了汽车。曾经有许许多多人生活在这里,捕猎、吃饭,休息。

可是他们都不见了。他们制造的东西还留了下来,但是叫做人的那种动物,却全都不见了。他们留下了许多东西,但是却没有再回来。

没有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也许他们会有自己的星星?也许他们都去了那颗星星吧?狐狸这样想着。

在这个有些湿冷的下午,在这个低矮而巨大的,曾经被叫做 " 超市 " 的建筑中,狐狸坐在食品区的货架中间,低头想着这件事。郊狼和小熊猫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寻找着还能吃的食物,偶尔嬉笑打闹。

那一丝他曾经感觉到的情绪,从这一刻开始,才慢慢在心里落下种子,逐渐发芽。

在这个下午,已经经过了四个冬天的狐狸,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心里的变化。

那种他曾经想要逃避,却一再反复袭来的情绪。

和时间无关、和地点无关,和身边的伙伴们也无关的情绪。

那种情绪,叫做孤独。

To be   continued

喜欢猛犸老师的故事,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关键词可以看更多:

回复 "猛犸的故事" 看本系列。

回复 "蓝星调查手记" 还有新系列。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 · 网易号 " 各有态度 " 签约账号

本文来自果壳,欢迎转发,如需转载

请联系 GuokrPac@guokr.com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
天堂鸟这么美,竟是为了勾引小鸟
果壳网  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