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心理 02-10
为什么我们拥有的多了,快乐却变少了?

 

文:艾菲的理想

来源:艾菲的理想(ID:xiaoyaolsh)

因为,我们将自己的人生过成了 " 有限游戏的人生 "。

什么是 " 有限游戏 "?

根据哲学家、宗教研究学者詹姆斯卡斯的定义,有限游戏是那种以取胜为目的,不断在边界内玩的游戏。比如:社会就是一个有限游戏,社会发展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头衔、攫取权力。战争也是一个有限游戏,战争的目的是掠夺更多资源,获得更多权力。

那什么是 " 有限游戏的人生?"

" 有限游戏的人生 " 是指以取胜或比周围人更好为目标的,一直都活在社会主流价值观边界之内的人生。

这样一种人生,恰是我们中绝大多数人正在过的人生。

在我们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被父母和老师放入了一个名为 " 好好学习,努力考第一 " 的 " 有限游戏 " 里,每一次游戏都有排名,都有赢家。

后来,游戏日益严肃,从小升初,初升高,到高考,每一次游戏都让我们和父母如临大敌。于是,在这样一轮轮日益严肃的 " 有限游戏 " 里,我们终于忘记了自己对这个广袤世界的好奇与探索之心,最后彻底迷失在了对游戏输赢的追逐之中。

上大学后,我们忽然有时间读书玩耍谈恋爱了。然而,在大三时却再次发现,大学之外还有一个更加严肃的名叫 " 看谁能找到好工作 " 的 " 有限游戏 " 正在等着我们。于是幡然醒悟,立刻投身于考研、考 GRE、为笔试面试做准备的浪潮之中。

最后,我们总算是找到了一份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工作。可是,还没等我们喘口气,就开始了又一轮的 " 有限游戏 ",这个游戏的名字就叫:" 看谁升职早,看谁赚得多,看谁房子住的大,看谁老婆更漂亮,看谁孩子更聪明 "。于是,我们就再也没从 " 有限游戏 " 中退出。

在我们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时间还很充裕。

那时,我们拥有梦想、拥有对未来的期待,以及生命的无限可能性。然而,随着时光流逝,或是被主流价值观裹挟着,或是主动的,我们投入到一次又一次的 " 有限游戏 " 之中,将自己曾经拥有的无限可能性变成了唯一的路。

选择变得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艰难,我们常有一步不慎,满盘皆输的危机感。

年轻时,我们能轻易便做出谈恋爱、换工作、以及出国读书的决定。然而随着年龄日增,做出每个决定的机会成本都在与日俱增,我们认定绝不能继续任性,而应该去过 " 应该 ......" 的生活。于是,在离生命终点依然很远的时候,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就已决定了自己的最终结局。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人生过成了一模一样,我们也慢慢活成了同样一种人:那就是以取胜或以比周围人更好为目标的,永远处在社会主流价值观边界之内的人。

于是,我们就在非常难赢但绝不能输的一个个 " 有限游戏 " 里不断轮回。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但得到的快乐却越来越少。

我们早已将自己的人生限定在了一个狭小的方框里,在这个方框里,就算我们常常挣扎、时而突围,但终究无法一跃而出,获得自由。

可是,这又是谁的选择呢?

还不是我们自己?

如果想从人生限定的 " 方框 " 中一跃而出,我们又该怎样过一生?

答案是:用 " 无限游戏 " 的方式过一生。

" 有限游戏的人生 " 与 " 无限游戏的人生 " 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 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 有限与无限的本质是有无边界。有限游戏的参与者为了取胜,在有限的时间里自愿给自己设定了很多个边界,主动放弃了自己的一部分自由。而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则将时间拉长到一生,他们不以输赢为目的,而是主动延续着各种无限游戏,以达成根本自由的状态。

· 有限游戏的关键在于:参与者对这些规则的认同,使得这些规则最终生效。规则是什么?就是主流价值观。

· 游戏是严肃的,无限游戏是玩乐的。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在所有故事中都不是严肃的演员,而是愉悦的诗人。

如果想用无限游戏的方式过一生,就得做到以下三点:消除时空边界、消除角色边界,以及修改规则。

如果能以整个一生作为玩游戏的时间限制,而不是将其限制在 " 一月 "、" 一年 " 之中,或是限制在必须要在 30 岁,35 岁达成,又或是限制在 " 我只是大专毕业,所以只能怎样怎样 "、" 我是一个女生,所以应该怎样怎样 "、" 我必须要证明我自己 "、" 我必须要赢 " 的信念之中,你会发现,人生能做的事以及能够成就的东西非常多。

如果我们真能做到扩展边界、探索边界,人生会变得非常不同。正如《有限的与无限的游戏》的作者詹姆斯卡斯所说:有限游戏是有剧本的,而无限游戏是传奇性的。

因为,人出生本就是一种创新,具有传奇的性质。而如果我们想要续写这种传奇,就该活出自己,挖掘自己的宝藏,成为自己的天才。这时,我们的心态是开放的,不再执着于输赢,也不再局限于各种边界,而是期待被惊讶或者说惊奇所改变,最终实践一种宏大的人生观。

如果能够拥有并实践宏大的人生观,那人生还有什么难解之题呢?

这就是 " 无限游戏的人生 ",唯有它才能让我们收获到终极的自由。

我们该如何开始?

首先,我们要明白,有限游戏的所有限制都是自我限制,是我们为了玩某种有限游戏,在某种程度上屏蔽了自己的自由。所以,开始的源头就是破除自我设限。

其次,为了摆脱早已习惯的有限游戏,我们不但要将有限游戏转化成无限游戏,也要为自己主动设计一些无限游戏。

最后,我们要将这些无限游戏真正付诸实践,收获一份宏大的人生观。

下面就是我设计的 5 个人生的无限游戏,欢迎大家继续补充。

无限游戏 1:对知识的探索

罗素曾说:" 三种激情,单纯而极其强烈,支配着我的人生,那就是对于爱情的渴望,对于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

总的来说,知识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来自于书本,一类来自于实践。前者依赖于 " 读万卷书 ",而后者则依赖于 " 行千里路 " 以及 " 阅人无数 "。二者密不可分,都很重要。

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学得越多,就越会发现知识没有边界,无论多么努力,用一生时间去追求知识也依旧不够。但这个过程却是无比享受,令人难以舍弃。在对知识的探索中,我们会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谦逊,因为我们知道 " 一山还有一山高 ",我们也会变得越来越广博,因为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就能拥有完全不同的视角。

于是,我们变得不再想做 " 有限游戏 ",争夺第一,终日比较,我们只想比过去的自己更加渊博、更加丰盈。

无限游戏 2:对智慧的追求

智慧与知识并不相同。

古希腊谚语说,从你所经历的一切中获得理解。这种理解就是所谓的智慧。

那么,智慧到底是种什么样的理解呢?

它是将智力、知识、经验和判断等综合起来,并以某种方式形成融会贯通的理解。换句话说,一个人把所经历的一切融会贯通,并形成自己的体验和见解,就是智慧。

相比知识,智慧才是更难修的。因为没了阅历、思考与实践,我们得到的永远都不过是些零散的知识与方法论。当面临重大问题与抉择时,你会发现它们不堪一击。

很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名为《成为快乐的猪还是痛苦的苏格拉底?》,文中论述了为什么明知痛苦却依然想要获得智慧的原因。其实从那时起,我就清楚的知道,在通往智慧的路上,迷茫与痛苦不可避免,然而,与无知的快乐相比,我宁选前者。

这张图是知识的不同层级图,从最底层的 " 数据 " 层到最上层的 " 智慧层 ",需要阅历、思考与实践的融会贯通才能通达。这无疑就是一种无限游戏。

无限游戏 3:对美的向往

为什么对美的向往也是一种无限游戏呢?

因为,美无处不在,而对美的追求则永无止境。

艺术之美,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是自由自在的生命表达,是永不停歇的解放和突破。而自然之美,则是艺术之美生生不息的源泉,是生动鲜活的生命与力量。

每当我站在国外博物馆和美术馆里,看着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波提切利的画,或者是不远千里去看一场中国书画的特展,看赵孟頫的字,黄公望的画,都会无比真实的感受到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颤栗。现在每一年我都会花不少时间去各地看展,在这些展览中,我与那些大师进行一次次的灵魂交流,感受他们对美的执着,对生命的热爱,或者是对名利的淡泊、对生命的观照。

这样的交流与体会深深地影响了我的生命,让她发生了质的改变,让我对美更加敏感,更加热爱,对生命也有了更加深入、更加生动的体悟。

所以,我会在春天到来之时,以 " 春至 " 为题,为自己插一束独属于春天的花。夏季,我会以 " 荷风 " 为题,给自己做一份有着人文气息与宁静意境的甜品。

而这样一种向往与追求是真正永无止境的。

无限游戏 4:对自我的觉知与探索

克里希那穆提在《一生的学习》这本书里写道:" 无知的人并不是没有学问的人,而是不明了自己的人。了解是由自我认识而来,而自我认识,乃是一个人明白他的整个心理。因此,教育(或者说学习)的真正意义是自我了解。所以人的终极目标是寻求对自我的了解。"

除自我觉知外,还要自我探索,因为 " 我 " 不是固定不变的," 我 " 的潜力与能量远远比我们现在所见的要更广更深远。

在多年探索以及持续学习之后,我发现了 " 认识自己 " 的两种方法。

一是向内的自我觉知,二是向外的不断尝试与探索。意思是说:要通过一件件真实经历的事、一次次向外的尝试与探索,一次次的情绪反应,从不同的维度去进行自我觉知,逐步画出 " 我 " 的模样,了解到真实且多面的自己。

" 向内的自我觉知 " 与 " 向外的不断尝试和探索 " 这两种方法绝非孤立存在,相反,它们必须合二为一。如果没有前者,后者的尝试与探索就只能成为一种经历,而无法沉淀为思考以及对自己的认识。如果缺了后者,前者就会变成 " 无米之炊 " 和 " 无水之源 "。

我们认识的自我既是一个,却又不是一个。因为这里一共有两个自我,一个是 " 现在的自我 ",一个是 " 可能的自我 "。" 现在的自我 " 说的是 " 我是谁?",而 " 可能的自我 " 说的则是 " 未来的我可能成为何种模样?"

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值得我们用一生去探索。

无限游戏 5:对他人的帮助

《泛若不系之舟》的作者傅真曾去印度的 " 垂死之家 " 做义工,她在书中写了一些真实故事:

" 一位在美国读书的香港女生先后来过七次加尔各答做义工,连大学都特地辅修了印地语。大学毕业后她终于再次回到此地长住,为一家 NGO(非盈利组织)工作,在当地小学教书,她周一到周六都要上班,却连唯一的休息日也不闲着,每个星期天都来垂死之家服务。她说:‘来这儿工作比在家休息更令我开心 ...... ’ "

她说的很对,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我们能感受到流动在我们与他人之间的能量。这种能量是如此的温暖而美好,既能消除他们的疼痛,也能化解我们的不安。

平时,我也给来访者提供一对一的教练辅导,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会感到被赋能,当我感觉到来访者状态逐步变好的时候,我也会被赋能,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需要帮助了,包括精神的和物质的、身体的和心灵的。确切一点说,应该是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不需要帮助。所以,帮助别人绝对是一件可以用一生去做的事。

在人生的漫漫长途中

最令人畏惧的道路是通往自己内心的道路

但它也是最值得走一回的道路

最艰难的游戏是无限游戏

但它也是最值得一过的人生

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望你欢喜。

作者简介:艾菲的理想,深度思考者,优势教练 & 人生教练,前 500 强外企大中华区市场部负责人。想要与你一起,探索蓬勃丰盈的人生,成为真实且闪闪发光的自己。

责任编辑:Spencer 周芝羽

以上内容由 " 壹心理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