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潇湘 02-12
年终奖两万三 给长辈红包发出一万六

 

网络图

" 发了多少红包,压岁钱、年货礼品、花销多少钱 ……" 春节期间,发红包、过节花销等成为热点话题。今年大年初一晚,网上一条江浙沪人的红包起码 2000 元起步的消息被围观。那么,长沙市民过年发红包的情况怎么样?

一半年终奖孝敬了父母

80 后的王军是个标准的朝九晚五白领一族,在长沙一家互联网企业上班。现在已是两个小孩的父亲,父母都已 70 多岁,在老家永州生活。去年春节由于第二个小孩出生,没有回家陪父母过年。今年全家选择开车回家陪父母过年。

" 年终发了 2.3 万元年终奖,还不够春节的花销。" 王军介绍,新年账单主要都是围绕家庭。年货都是妻子提前在网上购买寄回老家,一共花费了近 2500 元。此外还给长辈们购买了酒和香烟一共花了 1600 元。

过年穿新衣服,旧貌换新颜,希望来年有个好兆头。" 过年主要是食材和衣服的采买。我和妻子可以将就一下,但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却不能马虎。过节就是让他们高兴。" 王军介绍,大年三十前一天他与妻子还去了一天商场,给双方的父母和小孩都购买了羽绒服,花费 2200 元。

正月走亲访友给长辈红包,小朋友压岁钱是一种人情往来的礼节。" 主要是给父母的钱比较多一些。" 王军介绍,岳母一直在长沙帮忙带小孩,给家庭减轻了负担,春节给了 1 万元红包。自己的父母也给了 4000 元红包,然后就是两个舅舅、两个姑姑、叔叔共 5 家各给了 400 元红包,其他兄弟姐妹家的小孩的压岁钱 2000 元,由于自己也有两个小孩,也有 2000 元压岁钱进账。

此外,妻子家的舅舅、姑姑等亲戚给了 1600 元红包,800 元压岁钱。

从抢红包转向陪伴老人

今年春节的抢红包活动更多元化,参与的平台呈现倍增,拿着手机抢支付宝红包、微信群红包、百度红包、抖音红包 …… 成了今年除夕夜的一道 " 加菜 "。

" 今年没有怎么抢红包,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和孩子。" 王军介绍,父母年纪比较大,缺的不是钱,更希望的是儿孙们的陪伴,我平常工作忙,只是偶尔与父母通通电话,也没有时间陪他们,过年了,就尽量把时间留给他们,与他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唠叨,也让他们逗逗小孩。

王军说,他今年只抢了 5 个红包,100 多元钱,同事群抢了一个 20 多的红包,还有朋友群里抢了 30 多元,一个老乡群里抢了 10 多元,家族群里抢了 10 多元,还有一个同学群里抢了 20 多元。今年只发了一个 50 多元的红包。另外通过支付宝集五福获得了 3.5 元的红包,百度 20.19 元红包。

" 去年开始就不怎么抢红包了。" 王军回忆,从 2015 年开始微信抢红包,当时同事群、朋友群、亲戚群从年前到上班,红包雨不停,并且红包都很大,在单位年会上除了公司老板会发几千元的大红包外,一些获得优秀员工的同事,特别是销售精英都会发 500 到 1000 元的大红包,有时能够抢到 200 多的红包,在家族群中 200 元的红包也很多,去年开始,很多朋友群中出现了很多 1 元的红包,大家对抢红包也渐渐失去了过去的好奇和激情。" 刚开始大年除夕我抢红包发红包都到了凌晨 3 点,今年 11 点多就睡觉了。"

王军一家春节花销账单

网上买年货 2500 元

给长辈买烟酒 1600 元

给家人买新衣 2200 元

给双方父母红包 14000 元

给亲戚发红包 2000 元

给兄弟姐妹家小孩压岁钱 2000 元

潇湘晨报记者陈张书

以上内容由 "ZAKER 潇湘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