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多年前,去故宫看展览就很潮

 

故宫突然成了中国最火的 IP。

" 我的名字叫紫禁城,快要 600 岁了,这上元的夜啊,总是让我沉醉,这么久了却从未停止。" 正月十五元宵节,故宫迎来了建院 94 年以来的首次 " 灯会 ",也是 94 年以来第一次在夜间对外开放,一票难求。许多人暗下决心,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次紫禁城,下雪的紫禁城,华灯里的紫禁城。

故宫博物院是一座特殊的博物馆,成立于 1925 年的故宫博物院,建立在明清两朝皇宫——紫禁城的基础上。历经五百年兴衰荣辱,帝王宫殿的大门终于向公众敞开。然而,你知道 90 多年前,民国时期的故宫博物院是怎样的吗?那时的博物院藏着哪些宝贝呢?抗战时期,有人控告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长沙人易培基在故宫盗了宝,你相信吗?

△从端门门洞看午门,上图摄于民国时期 , 远远看去,午门上还插着五色旗。

故宫开放首日卖出十万门票

故宫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文化地标之一,总是很有吸引力。它既是收藏明清皇室珍宝的巨大宝库,也是记载明清宫廷历史的鲜活档案。它有世界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紫禁城木结构宫殿建筑群,也有数百万绝无仅有的独特藏品。有的人为了去看一看皇城根儿,在红墙黄瓦里回望帝国曾经的辉煌。也有人为了去看看各种展览,从古董、字画里寻找文化的脉络。

其实,早在 90 多年前,去故宫看展览就已经是老北京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先来看看 1925 年 10 月《大公报》上的一篇报道:"(故宫)十日十一日两日系全部开放 , 故游人较往日为多,开放之第一日,计有游人二万余。开放第二日,游人较第一日为多,计有三万余。清宫地址本属辽阔,然因游人过多,触处均现非常拥挤之象 "。从这篇报道来看,当时故宫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在的黄金周了。

紫禁城对外开放的时间,要从 1914 年古物陈列所建立算起。

1912 年 2 月 12 日,清宣统皇帝溥仪宣布退位。但是根据清皇室与南京临时政府达成的《清室优待条件》,退位后的清废帝溥仪仍然暂时居住在故宫,尊号不变,清廷贵族机构和官员照常存在,国民政府仍旧以外国君主礼仪待之,每年给他 400 万银子的花销。

但面对这样优厚的条件溥仪和清皇室还不满足,始终觉得故宫是朕的 " 家 ",是自己所有,因此肆无忌惮地将故宫文物随意变卖抵押或做赏赐。

清皇室的胡作非为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强烈愤慨,以蔡元培为代表的一大批学者强烈要求将故宫文物全部收归国有,向民众展览。1913 年北京政府先接收了河北和辽宁行宫内的藏品,仅这两处文物就多达 20 余万件。

1914 年,古物陈列所在紫禁城外朝建立。展厅利用外朝建筑文华殿、武英殿等,展出文物主要包括从热河避暑山庄以及盛京皇宫运回的文物藏品等。由于溥仪还生活在紫禁城 " 内廷 ",为了便于稽查管理和约束逊清朝廷,古物陈列所对其所在的外朝区域进行了较大的门禁改造。例如,将保和殿后门用砖封堵,在清内务府和上驷院修建新右门与新左门等。随后因逢民国乱世,故宫开放的事情一拖就是 10 年。

1924 年 10 月 23 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11 月 5 日冯玉祥毫不客气地将溥仪赶出了故宫。在关于故宫文物如何保管上,冯玉祥是这样规定的:清室私产归清室完全享有,一切公产则归国民政府所有。但清室一直在活动,希望能多拿多占。

当时甚至还有一份报纸提出了将故宫文物交给日本人保管的言论,在这份名为《顺天时报》的报纸上是这样说的:" 此等宝物由中国国家或民族保管最为妥当,然现在之政局处混沌状态中,由最近之日本民族代为尽保管责任,盖亦数之自然也。"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故宫博物院的成立就成为了必然。

1925 年 4 月 12 日,是故宫博物院成立后的最早开放日。先是开放了部分场所,后来又增加开放了古物书画、图书、文献陈列室。文物陈列室设在乐寿堂,当时因为这里陈列有溥仪及其后宫的大量照片而成为了故宫观众最喜欢参观的地方。

1925 年 10 月 10 日是故宫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向全民开放,当天北京可以说是万人空巷,第一天开放售票大约十万张,因参观人数太多不得不派兵弹压。

当然这仅仅是故宫首日向公众开放时的情景,正常情况下的故宫可没这么多人参观,也绝对看不到现在到处都是人流的场景,毕竟对于当时北京以外的民众来说,没多少人有钱有时间专门跑北京去看一趟故宫。

由此,形成了一座紫禁城、两个博物馆(南部古物陈列所,北部故宫博物院)的局面。从此以后曾经对于普通百姓神秘无比的故宫就此向普通人打开了大门,人们也终于可以走进故宫去真实地了解和感受帝王的奢华。

紫禁城东南大角楼。图 / 喜仁龙

当年进故宫绝对禁止随地吐痰

在中国地图出版社 2014 年出版的《老北京地图的记忆》一书中,有一张特别的地图——民国二十五年 ( 1936 年 ) 10 月 10 日《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双十节特别开放路线图》。它是故宫博物院为纪念 " 双十节 ",特别开放故宫中路及内外东路供游客参观所印制的路线图。可以说,这是抗战前故宫博物院最后一次为纪念 " 双十节 " 所留下的一个重要记载和见证。

这张路线图纵 43 厘米,横 33 厘米,线描,石印,正反两面,图的正面为故宫中路东路及外东路参观路线图,背面为有关文字说明,包括参观指南、注意事项、参观人须知及附注说明等等。

△《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双十节特别开放路线图》。

从这张路线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故宫博物院的范围限于乾清门以北,神武门以南,参观者只能从神武门或保和殿后右门进入。

当时故宫的前朝部分做什么用呢?这需要从民国初年说起。

根据清室退位时获得的优待条件,清帝仍暂居紫禁城,日后移居颐和园。因此在中华民国成立以后,溥仪及他的后妃、太妃等还照旧住在紫禁城,那个时间段的地图中,把紫禁城标记为 " 禁城 "。但是实际上从 1912 年 3 月在太和殿举行隆裕太后丧仪起,故宫三大殿就归民国管理了。

当时沈阳故宫和热河离宫(避暑山庄)却归民国所有。为了保护这两处的大批珍贵文物,1913 年民国政府经过与清室协商,决定把这些文物迁到北京,成立专门的机构加以保护,这就是前面所说的古物陈列所。1914 年,古物陈列所正式成立,并于当年双十节开放,所长是禁城清室护军统领治格。这些建筑和文物,名义上都属于民国政府向清室借用。

1925 年,故宫博物院成立并开放,按照 1930 年《北平故宫博物院报告》记载," 经政府核准,自中华门以内(注:中华门早已拆除)均归故宫博物院管辖。从此整个故宫完全统一。"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成立于 1914 年的古物陈列所在 1948 年才完全与故宫博物院合并,这期间经过了 34 年之久。

故宫里还有唯一一栋现存的西洋小楼宝蕴楼,位于故宫西华门内、武英殿西。这是民国时期在原清朝咸安宫旧址之上建造,现存三座西洋式二层楼阁及一座咸安宫遗留的大门 ( 即咸安门 ) 。它建成于 1915 年,总建筑面积约 1650 平方米,长期作为文物库房使用。

北洋政府时期,为了存放沈阳故宫和河北承德避暑山庄两地的文物,1915 年在这处废墟上重新建起一座 " 文物库房 "。因是按西洋建筑的式样设计建造,它的造型、结构、用料,都与故宫内原有建筑不同。该库房存放多达 3150 箱、23 万余件文物。因文物多是金石玉宝和珍贵秘籍,故得名 " 宝蕴楼 "。

民国年间,去古物陈列所和故宫博物院参观,对老百姓而言是件比较奢侈的事。门票贵不说,衣着不整者一律不准入内,而且绝对禁止随地吐痰,这在当时是相当不容易做到的。

不同于其他博物馆的是,古物陈列所与故宫博物院的展陈空间本身就是明清两代的建筑文物。一切展览设施的安排,均不得破坏现有古建筑。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约束了陈列展览的手段,从历史照片中我们看到两座博物馆的环境,很大程度上保持着清宫的原貌。

轰动一时的长沙人易培基故宫 " 盗宝案 "

故宫博物院荟萃大量国宝文物,自然招致不少盗贼的惦记。90 年间盗宝案层出不穷,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毛贼作案,也有令人唏嘘不已的奇案冤案。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来自湖南长沙的易培基就因故宫盗宝案蒙遭冤屈,轰动一时。

易培基 ( 1880 — 1937 ) ,字寅村,湖南长沙人,毕业于湖北方言学堂 ( 武汉大学前身 ) ,历任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湖南省立图书馆馆长、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顾问、北洋政府内阁教育总长、国民政府农矿部长。他主持筹建故宫博物院,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

1933 年 1 月 31 日山海关失陷,面对日本人随时可能攻占北平的危险,易培基等有识之士未雨绸缪,提议将故宫文物南迁。易培基在给国民政府行政院急电中写道:" 榆关事出,影响北平故宫宝藏,关系全国文化,当经呈请指示在案。今事变日急,除随时设法防护外,究应如何办理之,请速定。" 后经故宫博物院理事会讨论决定,并报南京国民政府同意,选择院藏文物精品,南迁上海储存。

当故宫博物院所藏文物精品将南迁的消息见诸报端后,舆论哗然,赞成者有之,反对者声势更大,双方对故宫文物该不该迁移展开争辩,更有拍卖故宫文物的声音响起,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终于排除万难,文物启运。

1933 年 2 月 5 日晚,故宫博物院第一批文物自太和门搬出,经过午门,直向北平火车西站而去。故宫国宝从此暌别帝王居所,开始艰辛坎坷的旅程。

当晚,第一批南运文物 2118 箱装上火车。至 1933 年 5 月,故宫博物院数十万件珍贵文物先后分四批运出北平。就在第五批文物即将运出的时候,南京最高法院检察长郑烈委派检察官朱树森带人到故宫查封会计科。审查的原因是有人控告易培基侵占、盗卖文物。

举报人是国民党元老张继的夫人崔振华。她控告易培基和时任故宫博物院秘书长李宗侗 ( 易培基的女婿 ) " 主使伪造文书、浮报贪污 ",后又指易曾将一批藏宝私自赠予张学良。在她的运作下,1933 年 1 月,南京国民政府派监察院监察委员周利生、高鲁向国民政府高等文官惩戒委员会弹劾易培基处理金器非法,并指控其在处理残破金器时打折扣,从中舞弊。

易培基对控诉表示不服,反诉崔振华诬告,诉文刊载在 1933 年 10 月 18 日的《申报》上。然而,由于汪精卫为张继等人撑腰,他的诉文并未得到高层的重视。1933 年 12 月 30 日,最高法院下令通缉易培基,他被迫避居上海法租界。最高法院曾重金雇用画家审查宫中书画古物,凡认为不是真品或名实不符的,便指为易培基所盗换。1937 年,易培基郁郁而终,至死蒙冤。

时过境迁,如今这已经被公认为是一桩冤案。然而,在法院判决易培基 " 监守自盗罪 " 以后数年,由于找不到切实的盗宝证据,始终无法结案。1947 年张继去世以后,最高法院登出 " 易培基案不予受理 " 的公告了事,前后持续十多年的故宫盗宝案草草收场。

撰文 / 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

以上内容由 "ZAKER 潇湘 " 上传发布

相关标签

故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