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 接电话时,别人给啥我都会接过来?

 

作者:Tanny(优秀心理学科普作者)

日本的综艺节目《星期三的市中心》,做了一个这样的实验。在实验者接电话时,给 TA 一个意想不到的东西。他们尝试了话筒、冰淇淋、大型奖杯,甚至内衣、大型犬、流星锤……没想到接电话的人全都接了过去,并且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

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的画面……不过仔细想想,我们接电话的时候,的确是不太注意周遭事物的,很容易进入一种 " 忘我 " 的状态,周遭的噪音也自动被屏蔽。

为什么接电话的时候给啥接啥?

为什么接电话时给什么都会拿着呢?其实是因为打电话时,注意力的认知资源被占据,导致很难同时进行其他动作。

卡尼曼认为,注意是一种有限的认知资源,对刺激的加工需要占用认知资源,刺激越复杂或加工越复杂,占用的认知资源越多。

人就像一块内存有限的驱动,当认知资源完全被占用时,新的刺激将得不到加工(未被注意)。当我们主动地将认知资源调动在了 " 打电话 " 这一件事上时,对其他信息的处理自然就弱化了。

打电话不像面对面交谈,它所提供的只有单一的信息来源——声音。为了准确接受到对方的信息并给出即时回应,我们需要高度的集中性,不像面对面交谈时,对方的表情与动作可以帮助理解信息。

所以当打电话的人在费力理解对面传递的信息并快速处理给出回应时,你给 TA 多奇怪的东西都不会被注意的。

一心二用对我们来说是不是真的 so easy?

人对认知资源的分配是灵活的,人能根据情境将有限的认知资源调动的重要的信息上。听起来好容易啊,那我们可以轻易地做到一心二用吗?如果我可以边工作边看剧,那可是对时间的超效率应用啊。

其实一心二用是可以做到的,关键是我们的注意力放在 " 简单任务 " 还是 " 复杂任务 " 上。

简单任务,指不需要占据太多认知资源的,通常是无意识的、直觉的,可以是本身需要的资源就比较少,也可以是经过练习之后能够变成下意识的行为。

听纯音乐就是一种天然的简单任务,我们能够边做工作边听歌,也不用分出认知资源来识别歌词。

而自行车就是一种需要练习的任务,越熟练越简单,占据任职资源也就越少,这就是为什么别人可以边骑自行车边看手机,而我只能双手握把,把注意力都放在不撞到人上了。

而复杂任务通常是有意识的、理性的,占据更多的认知资源。

对于一般人来说(而不是每日接电话的客服),接电话是一件理性系统负责的复杂任务,它占据了我们大多数的注意力,而此时面对别人递过来的东西,我们很难分出认知资源来判断这是什么东西,我应不应该接,而是只用直觉系统引导动作,自然地接过来了。

大脑是如何聪明地分配注意力的?

除了一心二用,我们的大脑更会巧妙地让我们专心致志,它决定我们被什么样的外界信息影响。

对于注意力的选择,心理学上有两个著名理论。一是注意的过滤器模型,由 D · E · Broadbent 提出。

Broadbent 认为,当一个人在关注多个刺激信息的时候,就会受到注意容量的限制,而这一限制是来自一个内在的过滤器,使注意只接受一些刺激信息,拒绝另外的一些刺激信息。

比如按照 Broadbent 的理论,大脑在接下手里的 bra,流星锤的时候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接过了什么。

Terisman 在此基础上挑战了过滤器模型,提出衰减理论,认为过滤器并不是按照 " 全或无 " 的方式工作,它既允许信息从注意的通道中通过,也允许从没有注意到的通道经过,只是后者受到衰减,对认知的刺激减弱了,并没有完全消失。

也就是说,根据 Terisman 的理论,我们可能注意到了手里接到的是什么,只是并没有留意,如果电视节目换个人来试验,接下的时候可能会犹豫,或者拒绝。

另一个心理学家,Colin Cherry,提出了著名的鸡尾酒会效应。鸡尾酒会效应是指人能在嘈杂的环境中集中在某个声音上而忽略其他噪音,是一种奇特的听觉选择能力。

同时,Cherry 做过一个著名的双耳实验,让实验者只关注一边耳朵的信息,最终发现另一边的信息几乎完全被忽略掉了。

鸡尾酒效应和双耳实验证明当我们讲电话足够专注的时候,我们会过滤掉其他的干扰信息,也就是说电视节目中的小哥可能接到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于是手里接到什么东西也就被忽视了。

打电话时什么都接,其实是我们的一大天赋。不论是打电话还是其他需要认知资源的行为,我们的大脑都能巧妙地根据任务难易度 " 分配 " 资源。有了这项技能,我们才可以时而专心致志,时而一心二用啊。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Broadbent, D. E. ( 1958 ) . Perception and Communication London: Pergamon.

Kahneman, D. ( 1973 ) . Attention and effort.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Treisman, A. ( 1969 ) . Strategies and models of selective attention. Psychological Review 76, 282 – 99.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 reading@chunyu.me

以上内容由 " 春雨医生 " 上传发布

评论
大家都在看
《科学》杂志发文:西兰花等十字花科植物中,含有抗癌...
腾讯健康  5小时前
医患情深 这位医生收到人生中的第一面锦旗
腾讯健康  37分钟前
鼻屎、耳屎,眼屎究竟是啥味?今天一次性告诉你!
春雨医生  6小时前
月经迟迟不来不一定是有了 还可能是它们
99健康网  37分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