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湘江水的告白丨湖南“一号重点工程”实施纪实

 

(图片来源 VCG)

我是一滴水,来自永州蓝山紫良瑶族乡的野狗岭。这个空气清新、流水潺潺的地方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身份——湘江源头。我和身边的小伙伴清澈明净,肩负重任。我们一路北去,目的地是几百公里以外的洞庭。

沿途的人们,都把我们叫做母亲河。在给沿途 8 市居民带来滋养的同时,我们也承载了全省 60% 以上的污染。

6 年来,省委书记杜家毫始终心系湘江,一次次会议、一次次调研都代表着他对我们的关心。

省长许达哲先后 6 次专程深入湘江、洞庭湖巡河巡湖,也让我们切身感受到被呵护、被关注。

" 一号重点工程 " 为我 " 疗伤 "

从野狗岭出发,我和小伙伴要穿越 8 市 67 县。全长 856 公里,流域面积 92300 平方公里,我们边走边唱,在田野中蜿蜒,在山川间穿梭。

在湘江边长大的宋伟是我的老朋友。他小时候经常来江边玩,天热的时候还和小伙伴比赛游泳,我很高兴能给他们带去凉爽。" 江水缓缓流过,清澈如玉,还有一米多长的河豚跃出水面。" 他经常这么回忆。

不过,一座座化工厂、养殖场相继在湘江边落户,工业废水、畜禽污水和生活污水将我包围,一度使我失去澄澈,身上也开始出现异味。人们不再亲近我,掩鼻而过,宋伟看着我,也不住地叹息。

庆幸的是,很快我听到了 " 保护 " 两个字。2013 年 9 月 23 日,湖南将湘江保护与治理作为省 " 一号重点工程 ",以 " 抓源头、畅河道、建制度 " 为重点。以 " 堵源头 "" 堵源头调结构并举 "" 巩固提升 " 为阶段目标,滚动实施 3 个 " 三年行动计划 ",拉开了保护母亲河、还湘江一江碧水的序幕。

大力整治中,我开始和异味道别

为治理母亲河,省政府专门成立了 " 湘江保护协调委员会 " 和 " 湘江重金属污染治理委员会 ",用以协调湘江流域 8 市的数十个县、数十个省直部门,形成全流域治污一盘棋。

根据湘江污染实际,湖南确定了湘潭竹埠港、株洲清水塘、娄底冷水江、衡阳水口山、郴州三十六湾等五大 " 主战场 ",将治理任务分解至各市县。

2013 年开始,家乡来的朋友们告诉我,永州蓝山野狗岭出现了往返巡逻 " 护水 " 的人们,他们来自环保、林业、水利、森林公安多个部门,将地上的垃圾及时清除,对乱扔垃圾行为劝导。

从湘潭竹埠港、株洲清水塘、衡阳水口山、娄底锡矿山、郴州三十六湾回来的小伙伴说,那里高耸的烟囱倒下了,成片的厂房拆掉了,轰鸣的机器声也消失了 ……

在各个城镇穿梭的兄弟们更带来一个消息:县以上城镇建立生活污水和垃圾无害化收集处理设施,目前处理率分别达到 95% 和 99.2%。

变化还在我身边发生。我看见江边的一个个养殖场都关掉了,每天除了老朋友,还多了一些人来 " 打卡 ",他们有个好听的名字—— " 绿色卫士 "。他们不分白天夜晚,为我拂去一切尘埃:白天拿着测纸、背着相机,对着我们拍照,打捞垃圾,晚上守在排污口附近,发现有排放就打电话举报。

大力度的整治中,我开始和垃圾、污水道别,身上的异味也渐渐消失。数据是最好的佐证,2015 年底,湘江干流的氨氮、化学需氧量的平均浓度,相比 2012 年分别下降 25%、5.7%;镉、铅、六价铬、汞和砷的平均浓度全部下降,有的降幅超过 50%。大美湘江,在大力度的整治中逐渐回归本色。

鱼儿回来了,垂钓的人多了起来

2016 年开始,保护与治理的主战场从湘江向一湖四水推进。

至 2018 年 10 月底,全省累计取缔不符合要求的入河排污口 938 个,纳入《长江入河排污口专项检查行动整改提升工作湖南省整改方案》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入河排污口全部整改销号。对湖南省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重点湖泊固废存量进行全面排查,清理固废存量点位 64 处,持续推进垃圾分类体系建设。全省 140 个省级及以上工业园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完成整改 139 个。

行动在岸上,变化在我们身上。2018 年,湘江流域水质总体为优,干、支流 157 个考核断面中,Ⅰ~Ⅲ类水质断面 155 个,占 98.7%。

这几年,江边绿地多了,鱼儿回来了,垂钓的人多了起来," 绿色卫士 " 的队伍也越来越大了。我明白,他们爱我很深,爱这座城市也很深。

我是一滴水,守我以清澈,报君以青山绿水的温柔。

文 / 潇湘晨报记者陈丽安

以上内容由 "ZAKER 潇湘 " 上传发布

相关标签

湖南 污染 白天 衡阳 株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