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头条 05-16
被禁 100 年,国产片怎么还不来抄这神作?

 

教授与疯子

导演 : 法尔哈德 · 撒夫尼亚

编剧 : 约翰 · 保曼 / 托德 · 考马尔尼基 / 法尔哈德 · 撒夫尼亚 / 西蒙 · 温彻斯特 等

主演 : 梅尔 · 吉布森 / 西恩 · 潘 / 娜塔莉 · 多默尔 / 詹妮弗 · 艾莉 等

两大男神联手。

传承文明的血与泪。

真实事件改编。

有部电影,条姐已经盯了它好久了。

最吸引人的,当然是封面上这两位男主(虽然很难认出来)。

梅尔 · 吉布森,老牌硬汉,奥斯卡最佳导演。

西恩 · 潘,奥斯卡和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全满贯影帝,历史第二人。

但。

看完发现,不好聊。

太浩繁,太厚重。

本想扔到箱底里当作私货珍藏,却没想到,直接被留言区一位朋友 cue 了出来。

OK。

条姐虽然做不到有求必应,但这次,毕竟戳中了心里。

咱们就一起来试试。

《教授与疯子》

一个难题。

是由世世代代的人们提出来的——

演进千百年的西语文明,竟然没有一位能与之相称的 " 记录者 "。

召唤的铃声响了起来。

一本大全式的词典,正在所有人的眼光中期待着,有人能把它翻开。

它等来了第一位挑战者。

默里博士,甚至不算个 " 博士 "。

14 岁辍学维持生计,连大学文凭都没有。

但他精通的语言种类,一口气都说不完。

语言天才。

观念老旧的牛津 " 词语委员会 ",正需要这样反教条的天才。

在默里博士的学识征服了词委会后,他们把酒言欢。

似乎雄心壮志都已经实现:

" 让我们从字母 A 开始,不到 Z 中的 zymurgy 不罢休,那应该已经是最后一个单词了。"

只有默里还算清醒。

这项工作,会花上一个人一百辈子时间。

如果是一百个人来做,只需要一辈子。

但如果是所有说英语的人来一起做,只需要 5 年。

这群学者系紧鞋带,开始 " 长跑 "。

可没想到,刚跑了两步,就被绊了个大跟头。

绊住他们的,还仅仅是"Art"这个单词。

外患,又有内忧。

创造历史,意味着巨大的财富。

有人等不及了。

默里抵抗着——

也迷茫着。

上帝把第二个挑战者送到他的身边。

迈纳博士。

"Doctor" 这个词,在英语里有两个意思。

在他身上,更像 " 医生 "。

他是战场上救死扶伤的医生;

又是被梦魇折磨的精神病人。

在神志不清中,他犯了罪。

当街开枪,打死了一个无辜的小伙子。

还是在他的家人面前。

被关进精神病院,内疚、痛苦。

只有医院里那一面墙的书籍,可以给他带来安宁。

他说:

只有在阅读的时候,身后没有追兵。

联手。

既是默里的出路,也是迈纳的救赎。

两个人通过书信,既填补了文字的空隙,也建立起神交。

即便,他们还不知道彼此的真实身份。

终于,他们携手完成了"A "的部分。

激动的默里,拿起词典直接冲到迈纳所在的医院。

来看这一场堪称史诗级的大型笔友见面会

迈纳看到默里的第一眼,就已经知道他是谁。

语言根本无法表达心情,太想来一个拥抱。

于是,求助似的看看边上的狱卒。

狱卒摇了摇头。

没办法了。

只能伸出手来,摸一摸对方的胡子。

在这一刻。

两位须发鬓白的老人,像孩子一样。

没错。

就是孩子。

不然,他们怎么会坐到一起,玩上一整天幼稚的 " 对对子 " 的游戏。

教授,疯子。

谁又分得清哪个是哪个?

高晓松说,每部长篇,都是作者心里的一个洞。

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编写这本词典,对作者自身的反馈。

迈纳心里的那颗洞,开始焕发色彩。

他爱上了受害者的遗孀。

从愧疚和仇恨,到坚冰融化,再到渡上柔光。

很危险。

特别是陷入这样的关系。

特别是肩负这样的使命。

当他小心翼翼的拿出希望的时候——

又被一个耳光打入深渊。

难。

编写这样一部词典,不仅仅是对学识的考量。

更是对编写者人格的检验。

迈纳先崩溃,他的病情更加恶化。

在狂怒中,他赶走了默里,中断了两人的联系。

默里也疲惫了。

书中,错漏频出。

书外,销量惨淡。

迈纳的身份问题更是像一颗炸弹,引爆了词委会。

眼看,这项伟大工作的光芒就要熄灭。

这时,一个声音在默里耳边响起。

" 别着相了,谁也不可能征服语言的。"

这部大辞典的命运如何?

历史已经找到答案。

在真实的世界里,牛津在百余年后公布了曾经极力封禁的 " 丑闻事件 ",被一位美国作家改成小说。

这部小说,横扫了世界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位列《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的双冠王。

50 年,12 卷,5 万余词条,83 万条引语。两个永不言弃的 Loser,为世界确立了一种新秩序。

人们也找到答案。

碰触不到的爱人,在纸条上给迈纳写下一句:

" 如果爱了,怎么办?"

迈纳终于鼓起颤颤巍巍地手指,回应一句:

" 如果爱了,那就爱吧。"

而默里,成为了这部词典永远的灵魂。

其实这两年,所谓 " 辞典系 " 的电影不少。

《编舟记》,用 15 年的极致追求,编出《大渡海》。

《词典》,为了留存文明最后一颗火种,苦心孤诣。

独独少了一部。

也不怪我们催。

因为它早就有了自己的词条。

看着这条剧情简介,说实话,条姐实在开心不起来。

" 大开脑洞 "、" 抢注商标 "。

太像一轮追逐 IP 的热潮。

而少了一份庄严,和敬畏。

就像《教授与疯子》这样的敬畏。

还有一个从电影中走出来的故事。

当年在默里教授的工作室做助手的人里面,有一个小职员。

在从工作室毕业的若干年以后,他写了几部奇幻小说。

同样是席卷畅销榜,还被搬上大银幕,拿了奥斯卡最佳影片。

他的名字,叫做托尔金

那套小说的名字,叫做《魔戒》,也就是《指环王》。

而每次聊到这段编字典的时光,他都会说:

在那两年里所学到的东西,比我一生中其他同样长的时间里学到的东西都要多。

圣经里有一句话:

"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你看,多温暖啊。

而我们,守着这么大的一处宝藏。

却还没有耐心蹲下来,仔细研究研究钥匙的形状。

故事讲完。

当你翻看词典的时候,你可能会眼眶湿热。

那是无数人为之奋斗的一生。

那是文明在流淌。

责任编辑:废话队长

以上内容由 " 电影头条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