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列克河之战:帖木儿帝国与金帐汗国的终极大决战

 

1395 年,已经在中亚崭露头角的帖木儿,将主要目标对准了高加索山脉以北的金帐汗国。在经过了相对艰苦的长距离行军和追击后,逼迫金帐大汗脱脱迷失向其主动发起进攻。最终在捷列克河边的总决战中,来自中亚的强军还是笑到了最后。

恩怨情仇

蒙古列国时代 金帐汗国就与中亚的伊尔过不去

虽然金帐汗国的核心区域,一直位于高加索山脉以北,但其具有极大的辐射范围。这也让其自立国以来,一直和位于中亚的强权发生地缘性冲突。早在蒙古系四大汗国并立的时候,金帐就和控制波斯等地的伊尔汗国为敌。14 世纪后期的帖木儿汗国,不过是接过伊尔汗国的衣钵,继续着古老的斗争模式。

从地缘格局来看,金帐汗国与中亚强权的天然矛盾,还有很深的经济和战略安全因素。无论对手的核心区域是在波斯还是河中,都时刻需要提防金帐人的东部领地。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有大批牧民从南西部利亚杀来,肆虐中亚的草场、良田和果园。中亚的政治结构,大都是以绿洲城市和贸易路线支撑起来的。面对这种威胁时,会显得比较被动。因此,只要金帐汗国的实力强盛,任何中亚帝国都会觉得 " 压力山大 "。

金帐汗国随时从北方威胁中亚

其次,金帐汗国也与任何中亚强权都存在贸易竞争关系。这就在原本的安全形势基础上,为两边互相攻击对手,制造了更多原始动机。

金帐汗国控制的是最典型的北部草原路线。商队从河套 - 鄂尔多斯地区出发,就可以沿着七河流域进入南西伯利亚。再通过高加索以北的各条支线,抵达热那亚共和国控制的克里米亚港口 -- 卡法,或是亚述海边的亚述城。如果转向北方,就可以从走俄罗斯城市抵达立陶宛人控制下的波罗的海东岸。当然也可以从乌克兰大平原西进,抵达波兰控制下的利沃夫城。至于金帐汗国的都城萨莱,就是这个贸易网络的中心。

金帐与帖木儿分布控制着两条交通大动脉

立国河中的帖木儿汗国,控制的是典型的中部贸易路线。商队无论从七河流域出发,还是选择走更狭窄的费尔干纳,都要以河中地区作为十字路口。在通过撒马尔罕这样的绿洲大城后,可以选择向南去往印度河流域,或者向西进入花剌子模与呼罗珊。随着帖木儿势力从河中向外扩张,成功收取了阿富汗与花剌子模两地,对于金帐汗国的警惕便日益加深。

最后,金帐汗国在 14 世纪后期也曾经有过严重的内战。契丹军户出生的僭主马迈,一度逼的更正统的脱脱迷失出逃。后者的流亡庇护所,就是帖木儿控制下的撒马尔罕。虽然脱脱迷失在夺位过程中,依靠了帖木儿的资金与军事支持,但也将恩公视为汗国的潜在强敌。一旦自己重新控制金帐局势,弹压住莫斯科这类不听话的俄罗斯藩属,就开始将目光转向东方。

伏尔加河边的萨莱 是金帐的都城与贸易中心

蒙古式军队的两个变体

已经成为中亚主要势力的帖木儿

1390 年,帖木儿就因为金帐汗国的不友好挑衅,开展了先发制人的攻势。数万军队从河中出发,在很少会发生战事的冬季北上。虽然帖木儿以波斯 - 突厥文化的保护人自居,但他的战略选择模式,却透露着浓郁的蒙古遗风。至于他所要面对的金帐汗国军队,更是 13 世纪的蒙古西征军后裔。只是因为时间发展和地区差异,两者都已不再固执的坚守旧的蒙古帝国战术。

以最早发生变化的金帐军队为例,他们在原有的蒙古 - 突厥军户之外,还吸纳了高加索、东欧甚至是西欧地区的部队加入。就是同西征军士兵最为接近的保加尔突厥,也早已通过与俄罗斯人都长期接触,变得更像是一支欧洲军队。因此,金帐军队经常在两翼分别部署蒙古和突厥骑兵,而将大量的仆从步兵置于中路。不仅有来自俄罗斯各城市的王公亲卫队和炮灰军,还可以从南方的意大利港口招募到西欧雇佣军。还有大量生活在高加索沿线的突厥部落,提供负责侦查、袭扰与维持通讯的轻骑兵分队。金帐军队甚至还早早的用上了火器,在投石机等传统攻城武器之外,装备着源自意大利的射石炮。

金帐汗国就吸纳了大批仆从军为自己作战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帖木儿的河中军队身上。他的军队同样以当年蒙古西征军后裔为主力,使用着蒙古人赖以综合天下的骑兵战术。但为了防御城池,制服对手控制下的绿洲坚城,帖木儿汗国也不可能不使用步兵力量。尽管中亚各城市的民兵传统,已经因为蒙古浩劫而大受损失。但还是在蒙古人的敦促下,以最快速度进行了恢复。帖木儿这代人也受传统波斯军事思维影响,不让步兵拘泥于呆板的围攻作战。在进行野外会战时,经常将组织成规模的步兵分队,帮助自己固守阵地。这样就是在蒙古式的机动灵活之外,强化了全军的战线维持能力。对于攻强守弱的骑兵来说,有步兵保护下的侧翼显得更为安全可靠。

在 1391 年的孔杜尔恰河之战中,两支变种蒙古军就发生了激烈较量。脱脱迷失派遣大量的骑兵,从两翼进攻帖木儿的部队。但他们遭遇了对方步兵的顽强阻击,并在帖木儿骑兵的反击中被击溃。因此,尽管中路人马尚能坚持,还是收获了一场惨败。大量军士被击毙或俘虏,成批的辎重成为让帖木儿全军发大财的战利品。脱脱迷失也对帖木儿的部署表示称赞,并在双方的下一次会战中如法炮制。

帖木儿大大提高了河中等地的城市民兵地位

强迫决战

帖木儿自己也一直视金帐为重大威胁

1391 年后,帖木儿发现自己并没有解决金帐汗国问题。后者很快恢复了生气,并继续从西伯利亚南下,甚至威胁到了河中的布哈拉。帖木儿的军队却忙于攻略西面的花剌子模,不可能一直呆在原地驻防。因此,等到有时间和精力来重新审视脱脱迷失所带来的危害,已经是 1395 年的事情。

这年春季,约 70000 人的帖木儿军队从河中出发。首先向西进入伊朗地区,在控制了位于波斯和两河流域的外围地盘后,开始向北翻越高加索山脉。相比 1391 年,从西伯利亚进军的路线,对于金帐汗国的核心区域更威胁。

帖木儿军队的北上之路

脱脱迷失还一度想与来访的帖木儿特使讲和,却架不住麾下各路军头的要挟。因为相比萨莱城里的可汗,他们对于局势变化的敏感度更高。一旦帖木儿再次获得优势,他们领地内的贸易收入就会降低。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强迫大汗以强硬口吻回复: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但脱脱迷失也很清楚,自己在正面对抗中没有什么优势。虽然他征召了汗国历史上的最大规模军队,却不相信他们可以在人数相当的较量中获胜。因此,他不断移动自己的大军,让并不熟悉高加索情况的对方斥候,也无法摸清自己的所在位置。大量突厥附庸的轻骑兵被派去进行袭扰。在混淆视听的同时,削弱远距离征伐的敌军。但以上措施都没有获得最终成功,河中大军依然不停歇的向北推进,抵达了捷列克河南岸。金帐军队被被迫在河的北岸列阵,全力堵住河上的主要渡口。

流经高加索山麓之间的 捷列克河

不过,这已经不是帖木儿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早年在中亚的混战中,他就有过欺骗对手后偷渡河流的记录。现在,他又把同样的计谋又对着脱脱迷失上演了一遍。先是数次拔营移动军队,带着金帐人在河对岸跟着移动。在三天的简单尝试后,下令留在营地里的随军妇女和后勤人员都换上士兵服饰,继续迷惑疲惫不堪的对手。接着,率领主力军在夜里偷偷移动到下一个渡口,顺利度过了捷列克河。

发现自己上当的脱脱迷失,也随即移动军队,并派出更多轻骑兵阻碍帖木儿的前进线路。但帖木儿并没有给对手以任何机会,下令全军在新阵地上构筑设防营地。用两道壕沟和大量的木板,完成了让轻骑兵难以逾越的工事障碍。任何企图靠近偷袭的金帐轻骑,都会在壕沟前遭到守军的弓弩齐射。除了损兵折将,不能发挥任何效果。但当脱脱迷失决定再次撤退时,帖木儿立即派出 2 个军团的兵力出击,迫使金帐人调头,同自己进行决定性的会战。

帖木儿军中不乏善于构筑阵地的步兵

决战捷列克河

帖木儿的 7 个军团布阵

1395 年 4 月 22 日,脱脱迷失终于决定同帖木儿决一死战。他的部队靠着捷列克河的河岸展开,形成了一道长达 5 公里的阵线。帖木儿对此是求之不得,也立刻将麾下的 7 个军团按照常规操作布阵。

在中路的最前线位置,帖木儿部署了由苏莱曼指挥的第一军团,主要由来自河中地区的骑兵组成。身后是同样来自河中本地的第二军团,包括了大量由绿洲城市提供的常备步兵。在他们右翼的第三军团,是由帖木儿之子米兰沙指挥的蒙古 - 突厥骑兵,主要来自河中外围与费尔干纳等地。外侧是由赛法丁指挥的第四军团,全部是来自两河流域的阿拉伯步兵。左翼主力是帖木儿另一个儿子奥马尔指挥的第五军团,成员主要是花剌子模地区的骑兵部队。在他们的外侧,还有呼罗珊步兵构成的第六军团掩护。帖木儿本人位于全军的最后方,指挥着一支有 27 个百人队组成的总预备队。其成员除了贵族子弟,还有从各地搜罗、招募来的精锐武士。

脱脱迷失的金帐汗国军队布阵

脱脱迷失的金帐军队,在保持了原有部署不变的原则下,也模仿帖木儿做了部分改良。首先是由大量仆从军组成的中央阵线,包括众多罗斯公国提供的征召步兵和贵族骑兵。金帐的蒙古人通过长期接触发现,他们在正面交战中还是很有实力。但最精锐的分队,还是来自卡法和亚速两地的意大利雇佣军。除了驰名欧陆的精锐弩手,还有许多是招募自本地希腊人的重步兵。他们的军官则普遍穿着西欧骑士的全套板锁甲。金帐军左翼是来自哈萨克地区的蒙古系骑兵,右翼是由保加尔、可萨等附属突厥势力拼凑的骑兵大军。前者依然尊崇着蒙古先辈们的战术风格,后者则有更多类似俄罗斯人的重装骑兵。脱脱迷失则与自己的可汗亲卫队一起,担任全军的总预备队。

战斗开始后,金帐人依然从两翼向着帖木儿军队发起进攻。但和 1391 年时候的直接猛攻不同,他们想办法将对手的骑兵从步兵保护下调出来。帖木儿右翼的第三军团,就和地域接近的哈萨克人打的难解难分。弓骑兵骚扰的过场之后,就是具装骑兵的反复对冲。担任指挥的米兰沙王子,也在激战中坠马,摔坏了保护手臂的铁手环。但费尔干纳等地的骑兵,也会及时后撤重组,让追兵迅速陷入弓骑兵与阿拉伯步兵的复合弓交叉火力。同时,奥马尔指挥的第五军团却遇到了更大麻烦。他们在正面被金帐军中的突厥人牵制,侧翼又被对手大量迂回。由于保加尔等突厥骑兵的冲击力很强,所以对这一侧的帖木儿军造成很大压力。

金账军队的核心除了蒙古人 还有大量突厥系部队

看到自己的左翼被敌军包抄,帖木儿下令出动精锐预备队进行堵截。他们的急速冲锋,瞬间逼退了正在围攻呼罗珊步兵阵地的金帐突厥。但一些人却忘记了战术条例,不顾一切的追着对手。很快,他们就在金帐人的阵线附近,遇到了脱脱迷失派遣来的可汗卫队。

发现情况不妙的帖木儿勇士,调头逃向本方阵地。金帐骑兵则追着他们,再次对帖木儿军左翼形成了大范围侧击。帖木儿本人也被迫陷入近身肉搏,最后靠着从中路赶来的 50 名骑兵才化险为夷。但整个左翼已经完全被金帐人的右路军所压制。不少骑兵选择下马,进入呼罗珊步兵的车营 + 壕沟阵地,步射周围的敌军骑兵。

金帐右翼的突厥人 很好的压制了帖木儿左翼

同样的情况也在帖木儿军队的右翼发生。哈萨克人不断从侧翼突破,绕着阿拉伯步兵的阵地进行环攻。但阿拉伯人在前排重步兵的保护下,努力维持阵线完整。复合弓手则不断射击,尝试将蒙古人的火力压制下去。当哈萨克骑兵的人马都显出疲态,米兰沙麾下的重骑兵再次策动反扑,终于逼着对手开始撤退。

更为血腥的战斗在中路上演。为脱脱迷失作战的步兵,成功挡住了河中骑兵的几轮攻击,并出动俄罗斯贵族亲卫队进行反攻。但这些人又接着被河中步兵的壕沟阵地所阻挡,遭遇到从两翼合围的帖木儿骑兵夹击。罗斯人的骑兵败退后,河中骑兵再次扑向对手的步兵盾墙,依然在严防死守面前无功而返。相反,意大利雇佣兵和俄罗斯步兵一起,慢慢将战线推向了帖木儿军阵地。使用重型战斧和戟的披甲武士,开始破坏木板工事,为身后的同伴杀出一条血路。河中步兵一面用长矛和佩刀地域,一面依靠迂回的骑兵让对方暂时停下。

除了俄罗斯人 金帐军中还有来自南方的意大利雇佣兵

在惨烈的各条战线上,金帐军队的右翼却突然掉了链子。两位突厥指挥官因为久攻不克而发生激烈争吵,使得部分人愤然退出。接着,帖木儿的第三军团已经获得了无可争议的优势。他们迅速调转枪头,向着缺少预备队掩护的金帐中路军猛攻。脱脱迷失已经没有多余部队可供调遣,自己也遭到越来越多的追兵攻击。眼看自己胜利无望,带着少数随从逃离战场。随后,顶不住四面夹击的主力步兵也开始溃退,瞬间解放了帖木儿麾下的大部分兵力。

战役的最后时刻,帖木儿调兵增援被压制的左翼,从而完成了对脱脱迷失部队的最后一击。后者已经彻底崩溃,各分队之间不再有相互协调和联系,只能以在分队军官的带领下奔逃。拯救他们最终命运的是自己给帖木儿军队造成的巨大伤亡,以及留在后方营地内的大量金银财物。河中等地的部队,因为血战而暂时无力追击,开始大量夺取营地内的战利品。

帖木儿右翼的精锐骑兵与阿拉伯步兵

金帐汗国的彻底衰微

正在厮杀的帖木儿与金帐骑兵

帖木儿在确认自己完全获胜后,迅速整顿了全军秩序。在留下受伤的米兰沙防御后,抽调精锐骑兵开始追击。希望能够抓住脱脱迷失,彻底瓦解金帐汗国的中央权威。但后者却跑的比谁都快,一头钻入附近的战地,向着伏尔加河流域逃去。

最终,疲惫的帖木儿追兵也找不到金帐大汗的踪迹。但靠着捷列克河之战的胜利,他们已经瓦解了金帐人的主要武装力量。全军继续北上,击破了金帐都城萨莱的防御。出于打击金帐权威和重创北方贸易路线的考虑,帖木儿下令屠城,并将整座城市都几乎完全摧毁。中亚之王的恐怖名声,也在伏尔加河流域开始蔓延。连远在北方的莫斯科都紧闭城门,准备迎接帖木儿的军队到来。

战后 帖木儿占领并摧毁了萨莱城

但帖木儿显然没有直接控制当地的意思。他迅速扶持了一位蒙古贵族,将部分释放的战俘交给他组织军队,作为自己遥控金帐汗国的傀儡。随后,大家浩浩荡荡的南下,踏上了返回河中老家的归程。这位傀儡也在不久后突然死亡。

虽然帖木儿没有完成对金帐地区的控制,却已经让这个汗国再无翻身机会。战乱与中间城市的毁灭,让国际商团开始转向南方的中亚商道。金帐本身也因为这次惨痛失利,在所有邻国和藩属面前展现出疲态。在不到 100 年的时间里,他们将失去大部分领地,并在内部出现严重的分裂和对立。南方的意大利人、西方的立陶宛人和东方的保加尔突厥都因此受益,但最大的赢家却是当时还只能关门祈祷帖木儿不要降临的莫斯科人。

以上内容由 " 冷炮历史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