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提及的创伤性分娩

 

利维坦按:女人生孩子到底有多疼?如果按照 " 疼痛质量评定量表 "(PQAS)来划分,有人认为是 10 级(最高疼痛值),也有人认为没有达到 10 级。不论怎么说,整体而言,初次分娩的产妇其疼痛感明显高于再产妇女。这也是导致很多女性对于生育产生极深恐惧的原因之一。

不仅如此,那些经历过生育的女性,还有可能经历漫长而无助的心理创伤。

文 /Sarah Griffiths

译 /Charlene

校对 /Rachel

原文 /www.bbc.com/future/story/20190424-the-hidden-trauma-of-childbirt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 Charlene 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凌晨 3:00,冷汗浸透了我的枕头,每晚从同一个梦魇惊醒后,我的身体都紧绷,止不住地颤抖。我知道我在床上很安全——这是事实。我已经远离了险境,但一合上眼我脑子里就忍不住地一遍遍回放那可怕一幕,所以我始终保持着警惕,留神听黑暗中所有的细微动静。

这是我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症之后常发生的事。(译者注: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也称作创伤后精神紧张症,指个体目睹或遭遇到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译者注:下文简称 PTSD)是种焦虑症:当个体目睹或遭遇非常紧张、可怕或痛苦的事件后,就会产生这种焦虑症,通过瞬时回忆和噩梦在患者脑海中不断重现。这种病症在以前被称为 "弹震症"(译者注:shellshock,一种精神疾病,是由士兵参加战争引起的)——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从前线归国后,因为在残酷战场目睹了难以想象的恐怖场景,便普遍开始产生这种病理症状,从那时起这一疾病才开始广为人知。在一战的枪炮声沉寂 100 多年后,PTSD 的主要诱因依旧是战争,且男性发病率普遍较高。

但是,全世界数百万女性之所以会患上 PTSD,原因之一可能是在国外战场作战,还有一点是因为分娩困难——就像我一样。尽管妈妈们在分娩过程经历的创伤大相径庭,她们产后的 PTSD 症状都基本相似。

创伤性分娩可能是导致女性在分娩后患上 PTSD 的原因之一。图源:Getty

" 在产房中受过伤害的女性会感到害怕、无助或是恐惧,脑海中会反反复复忆起、闪现、想到或梦到可怕至极的分娩过程;碰到能让她们想起分娩过程的事情时,就会痛苦不堪、焦虑万分或是惊慌失措,她们也会避免触及与分娩之痛相关的一切事,甚至连提都不行," 伦敦大学学院医院孕产妇心理健康专家、英国皇家妇产科学院代言人、妇科医生帕特里克 · 奥布莱恩(Patrick O 'brien)说。

尽管分娩过程对产妇造成种种潜在的精神影响,产后 PTSD 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才被正式承认。当时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merican Psychiatry Association)更改了 " 创伤性事件 " 的定义。协会最初认为 PTSD 是 " 非常人经验范围内的事物 ",但后来改变了这一定义,在其含义中增加了 " 当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涉及自身或他人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身体严重受伤后,所产生的害怕、无助或恐惧等精神症状。"

这实际上意味着,尽管分娩会给女性带来不可逆转的重大伤害,有时甚至是死亡,但在定义更改前,大众眼中的 " 分娩 " 实则是很普通平常的事,普遍到都算不上是严重创伤的范畴。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每天有 803 名妇女死于怀孕或分娩引起的并发症。

(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maternal-mortality)

" 不论确切数字是多少,对于那些经历过的女性而言,她们的生活可能会受到长期影响。"

有多少女性患有 PTSD 呢?对此官方数据匮乏。而且由于长期以来人们对产妇遭遇的这种状况缺乏认识,就很难判断这到底有多普遍。有研究尝试对这一问题进行量化,称约有 4% 的生育分娩会导致母体产生 PTSD。2003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经历过 " 创伤性分娩 "(其中包括并发症、使用助产工具或濒临死亡)的妈妈中,约有 1/3 的人会患上 PTSD。

(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65032716306814)

(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1354850031000087537)

图源:Tumblr

全世界每年有 1.3 亿婴儿出生,这意味着可能有数量惊人的女性正试着应对这种几乎或根本没有得到承认的疾病。

而产后创伤应激障碍可能不仅仅是妈妈们会遇到的问题。一些研究发现,有证据表明爸爸们在亲眼目睹妻子经历创伤性分娩后也会遭受同样的痛苦。

不论确切数字是多少,对于那些经历过的人而言,他们的生活可能会受到长期影响。而症状也会通过方方面面不同形式表现出来。

莱昂尼 · 唐斯(Leonnie Downes)来自英国兰开夏郡(Lancashire),她在生孩子时出现败血症,害怕自己命不久矣,不久后便患上了 PTSD,她说道:" 我脑中不断浮现出生孩子时的场景,我总感觉受到威胁,像是我的神经变敏感了一样。"

另一位妈妈是露西 · 韦伯(Lucy Webber),2016 年她生下儿子后患上 PTSD,她说自己产生了强迫行为,变得极度焦虑。" 我受不了孩子离开我的视线,也不准任何人碰他," 她说。" 我常会胡思乱想,感觉所有我爱的人都会遭遇不幸。"

产后 PTSD 的常见症状之一:不停做噩梦,反复感受分娩过程中的恐惧、疼痛和无助感。图源:Getty

并不是所有分娩困难的女性都会患上产后 PTSD。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伊丽莎白 · 福特(Elizabeth Ford)和苏塞克斯大学的苏珊 · 艾尔斯(London and Susan)认为,这与女性对分娩的看法有很大关系。

(openaccess.city.ac.uk/5036/5/Chapter_final_version_ ( 1 ) .pdf)

研究人员写道:" 在分娩过程中感到失控或缺乏关心照料的女性患 PTSD 的风险更大。"

从那些产后患上 PTSD 女性的故事中,我们似乎可以印证这一点。

" 在分娩过程中感到失控或缺乏关心照料的女性患 PTSD 的风险更大。"

斯蒂芬妮(化名 Stephanie,非真实姓名)说,她在分娩期间没得到什么照料,助产士表现得很冷漠无情。在一次生儿子时,她出现了难产,当时整个身体被接生人员牢牢按在床上。" 他出生时全身青一块紫一块,马上被带走进行抢救,但过后好几个小时都没人告诉我他怎么样了。"

艾玛 · 思文凯(Emma Svanberg)是一名特许临床心理学家,她参与了 " 让生育更美好 " 运动,她说这是从和她聊过的那些女性们那里听到的普遍话题。

她说:" 我们不止一次听到这样一点——助产员工毫无善意、缺乏同情心。"

英国爱丁堡龙比亚大学(Napier University)研究员詹妮弗 · 帕特森(Jennifer Patterson)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尽管助产士知道生孩子会给女性带来创伤,但她们总是太忙了,难以顾上去照料可能会患 PTSD 的妈妈。

(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02646838.2018.1504285)

让忙碌的护士和助产士有更多时间来照顾经历了创伤性分娩的妈妈,有助于预防创伤后应激障碍。图源:Getty

甚至是在分娩前,某类女性患上产后 PTSD 的可能性也更高。

" 对于有过创伤史的女性——可能是童年性虐待的受害者,也可能是曾经患有 PTSD,或得过抑郁症或焦虑症的女性——这类女性群体患上 PTSD 的风险要高得多,甚至要高出 5 倍之多," 在东伦敦 NHS 工作(译者注:NHS 即‘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国民医疗服务体系,这里指国民医疗服务体系所辖的医院)的围产期精神病学家丽贝卡 · 摩尔(Rebecca Moore)说。

图源:WiffleGif

PTSD产后机制

PTSD 的关键之处在于大脑。人的记忆通常存储在大脑的海马体中。但如果某个经历具有创伤性,大脑就会进入 " 战斗或逃跑 " 模式,那么主导恐惧的部分——杏仁核——就会被激活。这就导致这段记忆被卡在大脑的这个原始部分,而非被安全存储到海马体中。

这也就是说,当某件事让一位妈妈想起了自己的分娩经历——比如在电视上看到别人生孩子的画面或是身处医院——创伤记忆就感觉不像是一个回忆,更像是她眼下仍处于迫在眉睫的危险境地,如此就触发了类似恐慌或记忆闪回的生理反应。

摩尔解释说,这种支离的记忆存储系统意味着 " 你脑海中的记忆会不断循环 "。

PTSD 还可能会改变大脑结构。加州大学的研究员用脑部扫描仪扫描了 89 名患有 PTSD 的现役或退役军人的大脑,测量了他们大脑内不同部位的体积。研究表明,患有 PTSD 的受过军事训练的人大脑中的右侧杏仁核比其他人大 6%。而人在经历不愉快刺激后对恐惧和厌恶情绪的控制力,很大程度上与大脑杏仁核的右半部分相关。

" 我们想知道是否可以根据杏仁核的大小,来筛查经历过轻度创伤性脑损伤后哪些人最容易出现 PTSD 症状,"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乔尔 · 皮珀(Joel Pieper)说,他是这项研究的带头人之一。

每年可能有无数女性患上产后 PTSD,但这种疾病给人不光彩的印象,使得许多人试图隐藏自己的感受。图源:New York Magazine

现在尚不清楚患有产后 PTSD 的女性,其大脑是否会发生类似变化,但这可以作为一种诊断方法。在分娩后患 PTSD 的女性,因为其经历的症状复杂且多样,往往会导致诊治延迟甚至误诊。

另一个妨碍诊断的问题是,这种疾病给人带来不光彩的印象。公开谈论这件事,有些女性会感到不自在,因为她们害怕会被视为一个失败的母亲,或者害怕被认为对孩子的到来毫无感激之情。

思文凯认为分娩创伤是一个女权主义问题。她表示:" 有大量研究表明,人们不相信女性——尤其是那些被边缘化的女性——在分娩过程中会遭受巨大痛苦,而且女性的声音往往被压制。"许多专家认为,根本没有人去倾听女性,或者给她们提供所需的信息来为自己和家庭做出最佳决定。

" 在女性怀孕期间,让她们了解不同的分娩方式并不可怕,这会使她们更有力量," 摩尔补充道。" 女性有能力按意愿决定如何做事,但涉及生育分娩她们很少能全面了解其风险和相关治疗方法。"

她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社会问题。" 女性在怀孕期间常常被当作公主来对待,但一旦孩子出生,孩子就成了全家人的中心," 她说。" 不少新妈妈在遭受精神疾病折磨时都听到过别人说‘你的宝宝这么健康,还有什么好抱怨呢?’这种时候女性就更难鼓起勇气去寻求帮助。"

据称,有一半患有围产期精神健康问题的妇女会得不到治疗。

摩尔说:" 寻求帮助仍然是一种耻辱,饱受折磨的女性常常担心自己会受批判。"

产后 PTSD 会导致患者在最需要伴侣的时候把对方推开。图源:Getty

就因为试图以这种方式隐瞒病情,斯蒂芬妮与丈夫和大女儿的关系开始变差。她的 ( PTSD ) 症状表现为过度警惕,让她处于无时不刻不处于一种精疲力竭的警觉状态,并总朝着最坏的结果想。

" 我知道自己出了毛病,但还是隐瞒了好几个月," 斯蒂芬妮说。" 我不吃也不睡,拒绝让任何人照顾我的儿子。因为我太过关注刚生下的儿子,我其他几个孩子都靠他们爸爸来照看。

" 我和女儿的关系受到了影响,当时她只有两岁。以前我性子平稳,随遇而安,但那时我对自己能否为人父母失去了信心,不相信能当好一位母亲。我把丈夫和家人从我的身边推开。"

" 几乎所有参与研究的女性都称最初对孩子有排斥感。"

苏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发起的一项研究证实,患有 PTSD 的女性,其与伴侣的关系会受到负面影响,包括出现性功能障碍、意见分歧或与分娩相关的指责。母子关系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13548500600708409)

几乎所有参与研究的女性都称最初对孩子有排斥感,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发生了变化,但研究结论得出:分娩引起的 PTSD 会对女性本身及其人际关系造成 " 严重而持久 " 的影响。

对另一些人来说,是其职业生涯受到影响。

"PTSD 改变了我的一生," 曾在西北救护车服务中心工作的莱昂尼 · 唐斯(Leonnie Downes)说。他说:" 我曾经有份好工作,但是我不得不辞职自己去做事,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在家工作。我的妻子也不得不辞掉工作,成为我的注册私人看护。我现在登记为残疾人,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必须依靠残疾人福利生活下去。"

一些患有产后 PTSD 的妈妈发现,她们会自己竭力保持高度警惕,无法忍受让自己的孩子无人照看。图源:Getty

摩尔说,她经常遇到一些创伤太严重而无法重返工作岗位的女性,包括医护人员和助产士。

露西 · 韦伯(Lucy Webber)就是这样一位助产士。" 我辞职是因为我无法面对自己无力将产妇照顾到位,"她解释说。

但对于那些正在与 PTSD 作斗争的女性来说,只要她们能有取得帮助的途径,就可以获得帮助。治疗方法通常采取两种形式:一是药物治疗;二是认知行为疗法(CBT)——一种旨在改变人们思维和行为方式的谈话疗法。也可以使用 " 眼动脱敏与再建 "(EMDR,译者注:eye movement desensitisation and reprocessing,一种心理疗法),包括通过敲击或播放音乐等方法,来帮助患者的大脑记住他们是在当下,而不是被困在记忆的闪回瞬间。研究还表明,超验冥想(译者注:又译作 " 超在禅定法 ")对患有 PTSD 的退伍军人大有裨益。

(academic.oup.com/milmed/article/183/1-2/e144/4781643)

" 分娩创伤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难治疗,但却在于女性或夫妻很难获得所需的帮助。"

——艾玛 · 思文凯

" 分娩创伤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难治疗,但却在于女性或夫妻很难获得所需的帮助," 思文凯说。他警告说许多女性被误诊为产后抑郁症(PND)——这是另一种由分娩引起的精神疾病,但其症状表现和 PTSD 有所不同。在英国,在 NHS 所覆盖的某些地方患者很难得到治疗,而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一些国家,其治疗费用可能高得令人望而却步。

但许多人认为缓解压力是解决之道,对助产士和产科医生进行更好的培训可以从一开始就预防女性患上 PTSD。

对产后 PTSD 更广泛的接受,可能有助于确保未来几代妈妈能把新生儿视为一种祝福。图源:Getty

" 方方面面的因素都会引发创伤," 摩尔说。" 产房工作人员通常会照顾产妇,但她们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多少同情心,因为她们早已因为工作而疲倦不堪。"" 让生育更美好 " 运动致力于尝试解决这一问题,为医疗专业人士提供培训。一些不需要花费任何代价的小改变,比如使用友善的语言和少用医学行话,就能在阻止女性因生育而产生身体和心理疾病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大多数女性都会认同生孩子是一个决定性、变革性的事情。只要得到了恰当所需的帮助,甚至最痛苦的分娩也会变的美好。

露西 · 韦伯(Lucy Webber)说她的经历使她对自己的孩子更加温柔,而斯蒂芬妮甚至决定去当一名助产士。

近两年过去了,我自己的生活也逐渐变得轻松起来,但在女儿的生日来临之际,我心情既兴奋又害怕,因为这无疑会诱发当时的分娩记忆,引起身体反应。她是我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她的生日也将是一次庆祝,庆祝从她到来的那天起我们所经历过的这么多的风风雨雨。

除了将小小的吉他玩具送给她,也许我能送的最好的礼物,就是发挥一己之力,颠覆人们对分娩、对为人母的惯常认知,从而让分娩创伤和 PTSD 正大光明地为人们所正视。

往期文章:

" 利维坦 "(微信号liweitan2014

微博:利维坦行星

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以上内容由 " 利维坦 " 上传发布

相关标签

分娩
评论
大家都在看
母亲节大学生体验分娩疼痛 十分之一力度让男生疼得叫妈
黔讯网  10天前
产前不做这个检查,分娩难度增加数倍!
十月呵护  4天前
分娩吧,爸爸!南雄爸爸们母亲节用这种方式致敬母爱
南方+  9天前
深晚报道|宝安妇幼举办大型义诊向市民推广自然分娩和母乳喂养知识
深圳晚报  12天前
选择无痛分娩,是我生娃过程中最棒的决定
果壳网  05-12
母亲节,我们聊聊“中国无痛分娩率不足10%”这件事...
新华每日电讯  05-12
准爸爸体验十级分娩痛 无痛分娩有这些优势
99健康网  05-01
五大方法可以帮助孕妇消除分娩恐惧
99健康网  04-29
玩了这么多年手机,你知道手机是怎么拍照的吗?
果壳网  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