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心理 05-16
权力的游戏︴为什么琼恩.雪诺的 " 软弱 " 让观众坐不住了

 

现实中,软弱是多数人具有的性格特征。

某个角度来说,软弱这个形容词是有原罪的,因为在一段不短的时间,软弱被当成一种负面的价值观。

谈软弱,要从人的另外一项天性「好奇心」谈起。

人天生都有好奇心,好奇心被视为哲学的起源。

好奇心使得孩子想要接触新鲜事物,所以保持孩子的好奇心,有效引导他们带着好奇心学习,可以帮助孩子培养学习的习惯,体会学习的乐趣,使孩子不把学习当成一件可畏的事情。

但好奇心是有限度的,好奇心促使一个人愿意冒险,从存在心理治疗的角度,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是来冒险。

但我们尽管对世界充满好奇,具有想要探索的欲望,但面对那些可能带来伤害的事物,我们也会感到恐惧,从恐惧发展出焦虑。

这也是为什么从柏拉图开始,一直到罗洛.梅,西方哲学家和存在主义心理学家,他们把「勇敢」视为一种美德,或者一种人需要培养的能力。

勇敢是冒险中不可或缺的要素。一个害怕尝试新事物的人,他缺法打破框架的勇敢,那么他很可能困在老问题中走不出来。

勇敢的具体体现,罗洛.梅称为「交会」(encounter)。

在这个世界生活,我们需要和外在世界交会,要和社会上的其他人交会。这个交会从浅层的意义,就是进行接触。

就像一个孩子去触摸街上躺着的一只猫咪,或是水沟盖边的一株小草。这种交会是主动的,但也是单向的。孩子自己在接触之后,留下对这像事物的看法。

追星,其实也是一种主动且单向的交会。追星的人无法直接跟明星产生真实的互动,他们只能单向的认识明星,参与明星举办的活动,通过自己获得对对方的认识。

如果哪天不追星了,这个主动且单向的关系就宣告结束。

深层的交会,往往是双向的,交会的双方通过一连串的互动,对彼此的关系产生一个逐渐深化的认识。

这种认识的内在动力很强,动力强就可能改变关系的内涵与走向。比如从点头之交,变成亲密爱人;或者反过来,从天注定的母子关系,反目为老死不相往来的仇人。

相反地,那些浅薄的交会所产生的关系,通常很多年也不会有大改变,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动力在双方之间流转。

但是要深入一段关系,意谓着要展开一场冒险,你得敞开自己,包括呈现自己的弱点。你得放下武装,冒着被攻击的风险。同时你不知道一段深化的关系,当动力在两人之间流动,会推动两人走向何方。

从这里我们回头来看,我们的生活因为这几种内在的驱动力,产生各种不同的选择和后果。

出于好奇,我们冒险打破固有的观念和保护,接触新事物,实践新的想法。过程中,我们和他人和世界产生交会,同时面对内心的恐惧和焦虑。

实践的行动带来一连串的后果有时后果产生莫大的创伤,使我们后悔不已。有时后果另我们惊喜,感到幸福。

从这里看来,软弱实际上是好奇心到冒险的路上,我们都可能出现的反应。

在《权力的游戏》中,男主角琼恩.雪诺,不少观众都嘲笑他软弱,不像个男人,没有当王的特质。

比如当龙母要他隐瞒自己的身世,只要他能做到,就能避免龙母担心自己地位不保,让她放心,两人的关系大有改善。同时也不会给其他家族谋反,推琼恩上位的借口。

但琼恩还是选择告诉家人,从头到尾,面对大事,选择对家人有利的选择,始终是他的中心思想,但也成为观众讨厌他的原因。

从何时开始,一个为家牺牲的人被视为软弱呢?特别这种对软弱的看法,还是一种负面的看法。

在职场经常能见到类似的情况,有些员工对老板卑躬屈膝,面对长官或客户羞辱的时候,即使内心难受,还是忍气吞声。

这看起来似乎很软弱,但任何保护自己的行动,不必然要以一种暴力的形式实现。

更何况一般员工只是「公司的万一,家里的唯一」,在公司可以被其他人取代,即使想走,想到家里需要自己这份薪水缴水电煤气费、孩子的学费、给父母的安家费。

这些员工表面上放弃反抗,好像很软弱,实际上是为了守护更重要的东西,以一种内隐而非外显的方式实现真正的坚强。

琼恩并不想成为英雄,也不想拥有皇室的血统,他原本有机会在北方塞外当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但为了打倒夜王和异鬼,他不得不带着一群跟随他的英雄好汉,和各方势力集结,继续扮演一位领袖的角色。

跟随琼恩的人,和跟随龙母或其他诸侯的人不同。

其他诸侯都想称霸,就像春秋战国时期,各国领袖养食客是为了争霸,食客也谨慎的挑选有潜力称霸的王侯,帮助跟随的主子称霸。双方一拍即合。

琼恩不想称霸,但其他人跟随琼恩,却要逼他称霸,那么琼恩就成为这些人实现自身理想的工具。这不是一拍即合的关系,而是强迫与委屈的关系。

如果琼恩没有遇到龙母,爱上她,并发誓要尊她为女皇。琼恩大可在杀死夜王和异鬼后,留在北方,不参与诸侯们的互斗。

即便内心对权力没兴趣,也不喜欢杀戮,琼恩还是为了对龙母的承诺和情感,和她一起战斗。

从这个角度来说,琼恩其实一直在勉强自己,当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这需要很大的意志力才能做到。既然如此,他真的软弱吗?

有时我们看见身边一些人被生活虐的不成人形,他们投降了,或这干脆跳进复杂的大染缸。

比如你看见父母为了讨好老师,送礼贿赂。你批评父母不道德,说大不了不上学。

比如你在饭局上看见同事为了谈案子,被顾客口头吃豆腐。你批评同事一点女权意识都没有,应该 metoo 一下,应该痛斥客户。

比如你在朋友圈看见某个朋友,成天都贴一下歌颂某团的文章,好像活在 9021 年。你觉得他一点现代民主思想都没有,简直是被洗脑。

你觉得这个人恶心,那个人恶心。

从根本上讲,「与其说他们恶心,不如说现实恶心。」

鼓励别人冒险很容易,动动嘴巴就行。但假使我们不清楚对方一旦冒险,冒险背后要负担的风险有多大,那么我们的鼓励可能是推他们入坑,而不是帮他们出坑。

就像有次我在一间咖啡店的露天座位喝咖啡,看见一条狗趴在咖啡店门口的阶梯上,阻碍客人行走。

咖啡店老板打电话叫捕狗队的人来,当补狗队的车开到门口,咖啡店对面餐厅的老板走出来,要阻止补狗队的人依法把狗抓走。

餐厅老板指责咖啡店老板残忍,咖啡店老板淡淡的说:「这条狗没事就在门口拉屎,经常有客人踩到。你那么爱护动物,你把狗接回去养啊!」

餐厅老板听了,表情依旧不高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某处软弱,如果是为了实现自己认定的价值观,好保护另一处更重要的宝贝

这种软弱,我想反而是真正坚强的表现。

不可否认,琼恩缺乏领袖的智慧和大局观。

但别忘了琼恩的出身,他从小以为自己是艾德.史塔克的私生子,艾德的妻子向来不待见琼恩,完全是看在对先生的敬意,以及家庭的和谐,以守礼到冷漠的态度面对琼恩。

琼恩从小缺乏母爱,一直是家庭的边缘角色。

往往当我们缺少什么,我们就会试着弥补什么。

琼恩缺乏母爱,从精神分析的说法,这是一种「早年创伤性经验」,所以他非常努力的表现自己对家庭的爱,像是通过自己证明自己身处的家庭是有爱的。

这在现代家庭中同样常见,某些渴望得到父母关爱的孩子,他们会加倍努力表现出父母想要的听话和乖巧,他们内心有个声音:「如果我听话,让父母满意,他们就会爱我!」

所以琼恩一直是史塔克姊弟里最重视家庭关系、手足血缘的。

这也让琼恩到后期,每当珊莎等人喊出「我们是一家人」,琼恩往往选择相信他们,接纳他们的意见,对他们开诚布公,结果反而被他们算计。

琼恩的软弱,同时也是他的人性之光,他一直尽力在保护自己的家庭。他会在家庭和其他事务冲突的时候烦恼、纠结,这反而让我感觉他有人性。

一个真正的人,不可能不犯错,也不可能像个理性的机器永远面面俱到。

这可能是观众对琼恩不满的原因,我们在他身上看见不得不软弱的自己,看见不够残忍的自己,看见因为人性而犯错的自己。

琼恩兼具成功者的三大要素:过人的天赋、坚毅的性格和千载难逢的机遇。就像一个智商 150,又愿意努力,身边又有贵人相助,总能逢凶化吉的一个人。

大家都觉得这个人理所应当考进北大、清华,或者进入世界名校,出来再进个世界百强公司,一路往上干,跟着出来创业,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福布斯富翁排行榜上。父母期待见到他光宗耀祖,朋友、伙伴希望在他的带领下驰骋商场。

结果这个人对这一切都没兴趣,他只想在家当个家庭煮夫。

于是身边的人都愤怒了,他们内心的软肋被刺伤,不满的怒吼着:「如果给我这样的天赋、性格和好运,我肯定能干一番大事!」

然而,就像佛洛伊德说的「移情」(transference)。

其实我们不满的是自己,希望自己像历史上的大英雄,理性、有智慧,同时在必要的时候放下情感。但我们做不到,于是我们希望有人代替我们做到。

想想不也挺奇怪,当许多人歌颂龙母、珊莎等《权力的游戏》里面的女性角色,她们走出传统女性的窠臼,追求自己的成功与价值,甚至成为凌驾男性的统治者。

为什么不能反过来为琼恩选择终于家庭,拥有小小幸福就满足而为他开心呢?

说穿了,难道不是还是抱着对男性的某种男权刻板印象,觉得男性就应该像个英雄或王者吗?

琼恩不是我们,我们也不是琼恩。

我们得承认我们可能真的缺少一点天赋,我们不像某些交了好运,出身含着金汤匙。我们仅存的可能是努力,但或许努力没有带来预期的回报。

我们是我们自己,一个时而软弱,时而坚强的人。

但谁不是呢?

作者:高浩容,哲学、教育双博士生,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烦恼心理学》、《别害怕当个流泪的大人》等书,现居上海 , 专职咨询与写作。公众号:高浩容的小酒馆。

排版:Survival

以上内容由 " 壹心理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