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朝润:扎扎实实地记录这个时代
05-19

 

现代快报讯 在今年 4 月 23 日举行的第 15 届江苏读书节开幕式上,配乐诗朗诵《书香礼赞》作为启动仪式举行前的压轴节目惊艳亮相。该篇诗作出自著名诗人、词作家李朝润之手。就在同一天,他激情创作的《渡江战歌》,也在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 70 周年活动中,经由青少年诵读,发出了掷地有声的时代强音。

多年来,在省和国家重大主题活动中,李朝润常常这般身居幕后,运筹帷幄。虽然已离开领导岗位,但他笔耕不辍,少年时种下的那颗文学种子,一直深埋于心灵的土壤。他不说大话,不设目标,只是想扎扎实实地写好每个作品,记录这个时代。

△李朝润

1

为江苏读书节创作诗歌,对李朝润来说不是第一次。早在 2008 年第 6 届江苏读书节上,他就创作了长诗《书与人生》。从文字的起源谈起,横贯东西,纵论古今。

“写关于读书的文章和诗歌,实际上本身也是一个读书的过程 。”李朝润说,他很荣幸再次应邀为读书节创作诗歌。“读书是衡量一个民族文明素质非常重要的标志,无论书的形态如何变化,它的本质不会变,都是通过字里行间来传播文明,让人们认知这个世界,将文明史向着未来延伸。”

这一次,李朝润匠心独具,选择了孩子的视角来讲述书的故事。“任何一本书籍给人带来的必须是正能量,因为你要创造未来,需要一种生命的力量。我们为什么要提倡读好书、走正路就是这个道理。我要把这个理念传达给孩子们。”他写的《书香礼赞》由南京小红花艺术团和江苏电视台诵读,大获称赞。

多年来,李朝润一直在为孩子创作。曾为南京小红花创作过《笃笃红河边》《高原新节拍》等许多作品,《枫叶红了》《星星和渔船》《西部春色》等入选中小学音乐教材。自己孩子还小的时候,他曾在摇篮边为孩子写下广为流传的歌诗专集《亲子律动》和获得全国广播新歌金奖的《我爱》。对他来说,为孩子写作最大的收获是能让自己保持童心,始终以一个孩子的目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很多著名的艺术家,像毕加索,到了晚年他的绘画创作还会从儿童画中去汲取营养和灵感,因为孩子看待世界的目光和成人是不一样的,是用清澈的瞳仁、圣洁的童心去发现独特的美,这也是我搞创作的来源。”李朝润说,他很珍惜在创作中心灵被童化的过程。

2

从 1973 年从事创作算起,李朝润至今已有千余件作品发表,除了生活题材和爱情题材外,还有不少都是重大题材。

驾驭主旋律作品颇见创作者的功力,如何能写出直抵人心的好作品?

李朝润谈到创作体会时说:“写重大题材有两句话,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有几个东西是回避不了的,第一是事实准确;第二是思想到位;第三是构思新颖:第四是要写出感人的细节;第五是要有精练的语言。主旋律创作对人的要求更高,更加需要把握主基调,同时还要调动丰富的想象力,让作品富有诗意,富有艺术的色彩。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和提升的过程。”

李朝润坦言,有人对主旋律创作不屑一顾,认为写自我情感的作品才不会被某些原因局限,才能易于流传。这个观点他认为有失偏颇。“像曹雪芹的《红楼梦》、托尔斯泰写《战争与和平》,背景都很宏阔,但关键是选取的角度不一样,大题材小切口,这样才能写深写透。”

在接到每一个创作任务时,李朝润都会进行采风。20 年前,在“总统府”门前,由中央电视台和江苏电视台联合录制了大型晚会《钟山放歌》,李朝润作为总撰稿和总导演,认真硏读史料、深入实地采访,通过一个个原创节目、历史人物与新闻事件,再现了渡江战役的壮阔场景。

这一次,接到为渡江战役胜利 70 周年创作诗歌的任务时,他在对渡江战役非常熟悉的情况下,特意又去了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和安徽渡江战役纪念馆,再次拜访专家、查阅资料。在重温历史的过程中,深深激发内心的感动,从而写岀大气而深情的诗篇。

今年 5 月 3 日和 5 日,首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璀璨运河》灯光秀在扬州精彩呈现,李朝润担任总创意和总导演,用灯光来演绎一段有关运河的故事。为了这场灯光秀,他 30 多次下扬州,不断完善方案,“灯光虽然具有科技性,但不能一味地炫技,怎么能让一盏盏灯光都变成一个个文字,写出关于运河的文章,这是我脑海中一直考虑的问题。” 最终,立体化的灯光,交织着诗意,在水天之间展开《花开迎宾来》《春江花月夜》《扬帆新时代》三个篇章,营造出一个美妙绚丽的世界。李朝润创作的《运河遥想》也在花巡游中唱响。

在李朝润的许多重量级作品中,不能不提的还有献给守岛英雄王继才的《永远的承诺》《永远在蓝色国土上屹立》两首诗作。这两篇作品倾情而作,一气呵成,感动了众多的读者。

3

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是好作品?作为创作者,李朝润身体力行地进行着自己的探索,他深知,这也是文学应该去承担的社会责任。

他不断论证着思想性对于一个作品的重要,“好的作品要告诉人们什么是美好的,什么是光明的,什么是充满希望的,是给文明世界的构建和发展提供正能量。古今中外凡是成为经典的作品,都少不了思想性。”

同样重要的,还有人民性和时代性。在落笔前,首先要明白作品是为谁而写。要反映现实,反映人们的心声和生活、理想和追求。而时代性对于文学作品来说,不仅是映射、植入,还有传承。“如果说,古人的很多经典作品,是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原创作品,那么,今人创造的反映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也应该成为传至后世的不朽作品。否则,文明的路标怎么能一个个鲜明树立,文明的山峰怎么能一座座接续筑就呢?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特质的东西,时代的印记也是应当在作品中体现的。”

“思想性、人民性、时代性,是不可或缺的基础、关键和主题,最终还要靠有很强的文字功力去展现,这就是文学性。”

李朝润反复强调着“美”的价值。“文学艺术是需要个性的,没有个性就构不成文学艺术,但是构建的前提一定是美的。它壮美也好,凄美也好,悲美也好,没有美就构不成艺术。所以讲真、善、美,美是第一要素。‘ 真 ’ 就是真实的生活、真挚的情感,‘ 善 ’ 就是向善的品德、从善的言行,‘ 美 ’ 就是美学的意蕴、美好的梦寻。这是普世的,也是永恒的。” 李朝润说道,“传至到百年、千年之后的作品,一定是大家都认为最美的作品。” 李朝润对于“美”的评判是,第一要有韵致,第二要有形象,第三要有爱意。

高尔基说过,文学即人学。“文学缺不了美,也少不了爱;文学体现了美,也充满了爱。文艺作品如果不能传递爱和温情,就一定显得很冰冷很苍白,既无力也无趣。”在李朝润看来,这种爱是情感的共通性。“要把个人的体验融入大众的心灵之中,才会真正引起共鸣。你所描写的人物命运和生活印记一定和家国情怀相关联,与人类情感相契合,才会产生广泛而持久的连锁效应。为什么很多作品无论在这里读还是在那里读,无论是在东方听还是在西方听,都一样感人?是因为打动了所有人的心扉,拨响了所有人的心弦。”

李朝润说,对自己而言,这种爱,既包含着领导、同事、家人和朋友给予他的鼓励和支持,同时也寄托着自己对祖国、对人民、对故乡、对生活的祝福和礼敬。

对话

作品的好坏取决于

被时间容纳的长度

现代快报:您平时有怎样的阅读习惯?

李朝润:可能是工作的习惯或者是生活的习惯,我一直是很喜欢读书的。跟现在的年轻人通过电脑、通过手机阅读不一样,我觉得手上不拿本书就没有读书的感觉。我会在书上做一些眉批,写一些感想,通过笔尖或指尖在书页上滑动,实实在在地感到在读一本书。我觉得读纸质书,思考的空间会更大一点,联想的密度更高一点。这是个人的感受,不一定准确,但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读书的习惯。

现代快报:您认为阅读和文学创作之间有怎样的关联?

李朝润:读书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能不能把你读的书转化为创造力,这又是一个方面,知与识的转化是很重要的。你读书的多少,和你的见识,不完全是一个层面的东西,识比知要更高一级。我们现在首先要提倡多读书,在多读书的过程中要进行能量的转化、创造力的转化,这就是我们读书的目的所在。如果光是一味地读书,那就是我们讲的死读书了。书应当越读越薄,生活积累应当越来越厚,实际上就是总结、归纳、汲取、升华。

现代快报:您写诗也写词,这两者之间有何不同?

李朝润:诗词原本同源,唐诗宋词原先就是歌词,但是现在我们常常把诗和词分得很开,诗就是诗,词就是词。可能很多人觉得诗的自由度更大,而歌词由于要为音乐留下发展的空间,故篇辐不宜长,文字不宜艰涩,意象不宜复杂,要具有节奏感和可唱性。毋庸置疑,一首好词有时也是一首好诗。现在很多现代诗歌不押韵了,要么完全散文化,似乎把散文分行了,要么完全口语化,毫无文学韵味可言。我认为这个不叫诗,至少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诗。目前,中国诗歌发展的瓶颈在于诗歌如何走向百姓、贴近大众。任何一个文学作品,一旦失去了读者,你自然就会被边缘化,或者被冷落。你不要去埋怨别人,只能埋怨自己,这是我搞创作基本的体会。出现以上情况的主要原因,我认为有三个:一是思想的提炼不够;二是文学的功底不够;三生活的体验不够。

现代快报:您会给未来的创作设立什么样的目标?

李朝润:这是一个高度旋转的时代 ,更新发展频繁,审美渠道多元,许多时尚的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过去讲各领风骚数百年,现在是各领风骚有几年就不错了。面对一些浮躁的心态,这时提倡实干非常必要,集中精力干好一件事情非常重要。我一直觉得,衡量一个作品的好坏,不仅要看读者的多少,还要看作品被时间容纳的长度。当然,好的作品本身就要具有宽度、厚度和高度。我的作品远远达不到这一点。活到老学到老,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不敢说任何的大话,只能说写好每一个作品,走好每一步创作的行程。

李朝润

著名诗人、词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协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江苏省作协理事。已发表作品千余件。分别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金钟奖”“群星奖”“星光奖”等多项奖励。先后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八届中学生运动会、第三届残运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运动会、首届水上运动会、第三届体育大会、第九届亚洲艺术节及《胜利之歌》《信仰之光》《花开盛世》《家在江苏》《潮涌新时代》《幸福舞起来》《童心里的诗篇》《童声里的中国》《童真里的色彩》《童话里的世界》《首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灯光秀》等省内外众多大型活动的总撰稿或艺术总监、总导演。

书香礼赞

李朝润

你也读书,我也读书,

书是明灯为我们引路;

你爱读书,我爱读书,

书是阶梯给我们高度。

打开书本,就是打开知识的宝库;

打开书本,就是打开真理的窗户。

有人说,书是一块丰厚的沃土;

有人说,书是一方璀璨的天幕;

有人说,书是一片浩瀚的海洋;

也有人说,书是一个神秘的山谷 ……

比喻很多,形容很多,

对书的诠释不计其数。

其实,书就是一种情感的抒发,

书就是一种思想的记录;

书,还是一种生活的描写,

书,也是一种时光的叙述。

通过书的字里行间,

我们沿着不同的认知途径,

去与昨天对话,

去把现实感悟,

甚至在同一时空的背景下,

产生个性化的解读。

常说开卷有益,

许多尘封的往事、热门的话题,

包括时代的印迹、历史的证物,

都会在这里靜泊守望、呼之欲出。

书,深沉含蓄,

却不想悄然独处,

让丰富的内心与读者分享,

才是它最大的愿望与满足。

读书快乐,快乐读书,

读书让我们拥有力量、拥有幸福。

带着书香,我们拓展精神的境界;

漫步书林,我们激活创造的元素。

书,浩如烟海,

书,汗牛塞屋,

从古至今,

名篇佳作犹如采之不尽的珍珠。

然而,最博大精深的,

莫过于东方神州这部恢宏的巨著;

最辉煌壮丽的,

当属人民共和国这本传奇的大书。

回首峥嵘岁月,

我们凝神阅读;

迈进崭新时代,

我们放声朗读。

阅读中追逐复兴的梦想,

朗读中浇灌智慧的苗圃。

在书的浸润熏陶下,

一种格调,

一种品味,

一种气质和风骨,

让充满温度的生命,

不断增加宽度和厚度。

我们读书,

年年岁岁;

我们读书,

朝朝暮暮。

读万卷诗书,

行万里长路;

读一世好书,

走一生正路。

面向世界,

每个文字都播洒文明的音符;

面向未来,

每个足迹都刻写胸中的抱负。

书与少年,

相伴长成中华民族希望的花树;

书与人生,

共同构成人文中国最美的画图。

永远在蓝色国土上屹立

—— 献给守岛英雄王继才

李朝润

这里的每一块礁石都记得你,

刻下你每天巡逻的足迹;

这里的每一阵海风都熟悉你,

应和你伴着涛声的深沉呼吸。

40 多本海防日志,

记录你值勤的朝朝夕夕;

1 部手摇步话机,

山海无阻,定时传递哨所平安的消息;

20 台听坏的半导体,

让恍若隔世的你,

不再枯燥、冷寂;

10 几盏用坏的煤油灯,

点亮你一个个警醒的长夜,

暗耗你曾经旺盛的精力。

32 年,多少回风风雨雨,

你只干了一件事 —— 守岛,

在一个只有 0.013 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

11600 多天,一次次潮起潮落,

你却完成了一个传奇 —— 为国守岛,植根于荒无人烟的海防要地。

无怨无悔,

挑战着一种生命的极限;

不离不弃,

砥砺着一种顽强的毅力。

初心,在石缝中长成大树;

承诺,在苍凉中生发绿意。

这期间,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活艰辛;

这期间,有旁人难以体会的苦中乐趣;

这期间,还有忠孝难以两全的遗憾与无奈,

更有妻子的爱,像阳光,

透过阴郁的云层,

一直温暖到心底。

勇气,往往产生于最苦最累最无助的绝望之时;

力量,常常爆发于最真最诚最朴实的血肉之躯。

从开始 48 天“炼狱”般的煎熬,

到 243 个 48 天的矢志坚持,

当年,这座被称作“水牢”的小岛,

如今,已变成温馨的家园,

以往无水无电、断粮断火的日子,

也已成为“金刚”修身的难忘经历。

岁月虽然清贫,

但灵魂从未空虚;

环境虽然恶劣,

但哨位绝不偏移。

苦,作为一种特殊的“营养剂”,

点点滴滴,

在赤子滚烫的血脉里,

充盈着无穷的活力。

尽管,常有台风侵袭,

尽管,时有恶浪冲击,

理想的火炬,却始终燃烧,

信念的灯塔,却更加傲立。

筑牢防线,固守人生阵地,

引导航船,救援漁民兄弟,

苍茫之间,小小的岛屿,

气势磅礴的大海交响曲,

为一个民兵,

为一个有着军人梦想和情结的铮铮汉子,

激越澎湃地响起。

谁无妻儿老小?

谁无七情六欲?

32 年花谢花开、月圆月缺,

只有 5 个春节离岛与家人团聚。

父母辞世,未能见上一面;

女儿出嫁,没能参加婚礼。

男儿也有抛泪时,

且问天海有谁知?

只因国为重、己为轻,

只因言有信、行有义,

只因使命在岛上、家国在心里。

当初选择留下,

就是选择坚守,

就是选择奉献,

就是选择一种不平凡的价值和意义。

200 多面你亲手升起过的国旗啊,

见证了你的忠贞,

感受到你的坚毅,

辉映着你踏着奋斗的阶梯,

迈上心灵的高地。

在一个红月亮出现的夜晚,

你因病倒下了,

倒得那样突然,

倒得那样令人惋惜。

你真的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你实在太辛苦了,

上苍给你放了一个长长的假期。

你种下的一棵棵油松,

含泪滴翠,目送你远去;

你培土的苦楝树,

带着你的苦恋,遥盼你的归期。

啊,英雄不死,壮歌不已,

你的精神,

已融进民族的魂魄,

铸就时代鲜明的标记。

你,还有你的妻子,

两个人组成的黄海前哨,

永远在蓝色国土上巍然屹立。

渡江战歌

—— 为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 70 周年而作

李朝润

草长莺飞,日丽风和,

大江边,我们在五星红旗下集合。

阳光,再一次倾诉虎踞龙盘今胜昔的豪情,

涛声,又一次回荡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壮歌。

70 年前,一道雷霆万钧的命令,

排山倒海,气势磅礴。

沿着西起湖口、东至江阴的千里战线,

百万大军横渡长江,

摧枯拉朽,挥师解放全中国。

一面面征帆,穿越枪林弹雨;

一支支船桨,击破湍流漩涡;

热血,涌动抢滩的呐喊;

丹心,温暖江南的山河。

被攻占的“总统府”门楼上,

青天白日旗黯然坠落,

昂然升起的红旗,鲜艳如火。

潮水般的欢呼中,

新纪元的曙光,正待喷薄。

南京的解放,

宣告蒋家王朝的灭亡,

象征着历经 22 年的寒冬后,

中华民族独立自主的春天,将在神州大地欣然蓬勃。

从此,

1949 年 4 月 23 号,

这非同寻常的日子,

便被历史庄严而神圣地珍藏与定格。

今天,当我们仰望千帆竞渡的浮雕,

多少渡江的勇士,

在眼前浮现、走过:

侦察英雄齐进虎,

登岸先锋高如意,

战地记者李鼎香,

渡江烈士邓若波 ……

一个个已知或未知的名字,

都化作共和国苍穹上灿烂的星座。

一只只水乡百姓的木船,

如同一辆辆老区人民的小车。

小车,推动淮海战役的胜利,

木船,摇送渡江战役的凯歌。

大辫子姑娘颜红英,

最小的船工马毛姐,

特等功臣秦长贵,

特等渡江英模车胜科 ……

伴随指战员一同前进的,

不仅有像他们一样的 320 万支前民工,

还有一艘“京电号”小火轮,

运送大军,来往穿梭,

在“渡江第一船”的行列里,

闪现着別样的神采和光泽。

沐浴金色的朝晖,

十八岁的我们,

抚今追昔,感悟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不老的钟山下,

同把肩头的使命思索;

崭新的起点上,

成长的力量,充盈年轻的脉搏。

祖国啊,

您对我们说:

莫忘昨天,

别负重托,

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

多少人为之拼搏。

接班如同是续航,

立志定向掌好舵,

纵有风高浪又急,

一往无前,道路才宽阔。

祖国啊,

我们对您说:

今天的新一辈,

未来的建设者,

血是一样的烫,

情是一样的热。

我们跟着亲爱的党,

投身民族复兴的浩荡洪波,

在新时代的 ‘’ 渡江战役 ‘’ 中,

奉献!创造!开拓!

听,进军的号角激越吹响,

渡江精神,凝铸魂魄,

让我们以后备队的名义向着明天宣誓:

青春的我,

扬帆追梦的信念更加执着;

奋斗的我,

革命到底的初心永远铭刻!

运河遥想

李朝润

运河长,千里飘荷香;

运河远,一路向海洋;

始春秋,成隋炀,

出邗沟,连京杭,

流过唐宋元明清,

融通南北举帆樯。

运河美,碧水映绿杨;

运河靓,微澜含月亮;

奏瑶琴,吟诗章,

恋蜀冈,忆曲江,

万种风情织锦绣,

两岸繁华立画廊。

古老的大运河,

人文漾波浪;

年轻的大运河,

潮头涌春光;

勤劳的大运河,

船娘摇清曲;

慈祥的大运河,

乳汁醉心房。

大运河啊大运河,

恩泽家乡情怀美;

大运河啊大运河,

福载神州好运长。

 
运河遥想
喻越越 汤非
00:00
05:39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王凡 实习生 曹嘉欣 / 文 牛华新 / 摄

(编辑 王鹏)

以上内容由 " 现代快报全媒体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