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最高警备监狱被关 6 年,至今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他。

2013 年,多伦多警方因为诈骗罪逮捕了他,一查发现他不是加拿大人,于是准备遣返他。

然而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搞清楚这人的真实身份。

他叫什么?来自何方?

6 年多了,加拿大人还没有找到准确答案 …

过去六年,他一直被关押在加拿大最高警备监狱中。

每隔一段时间,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委员会 ( IRB ) 的审裁委员就会对他进行扣押审讯。

每次问到他身份时,场面都会一度失控 …

" 女士,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这么对我了!" 在视频连线的审讯中,他用法语向审裁委员说道。

审裁委员:" 我会听你把话说话。但我想先问一下,我现在是在跟你的真实身份对话吗?"

"I don ’ t care"(我不在乎)

审裁委员刚准备开始正式的审讯,三个单词刚说完,他爆发了:

" 我不在乎你们做什么,你们可以下地狱了。这就是我的回答,下地狱吧。"

他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 审讯还没有结束。" 视频中的审裁委员想拦住他。

" 我不在乎,下地狱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冲出了监狱的视频会议室。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所以在法庭上,人们称他为 " 未知人 "。

他让加拿大的移民局官员很纠结。

想把他遣送回国,不知道他到底叫啥,是哪国的公民。

而在成功把他驱逐出境之前,他们也不敢放人。

所以,就只能一直把他和杀人犯们关在一起,这一关就是 6 年 …

6 年来,加拿大政府为了成功赶走他,没少下功夫。

横跨 3 大洲,11 个国家,多国配合调查,也还是没有完全解开他的身份之谜。

他自称叫 Herman Emmanuel Fankem,是法国公民。

那么多年的调查后,加拿大政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身份,是假的 …

根据媒体梳理的时间线,

" 未知男 " 于 2012 年 10 月 28 日乘坐古巴到蒙特利尔的航班来到加拿大。

在海关时,他拿出一本法国护照。

他说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加拿大,六个月之前他就来过,前几周刚刚离开,这次再来是因为他朋友的姐姐去世了。

当时,他在蒙特利尔的戴斯酒店有入住预约,银行里有 3000 刀,回程的机票也买好了。

最后,他拿到 10 天的访客签证,进入了加拿大。

但他并没有待 10 天就离开。

6 个月后,因为诈骗罪,他被多伦多警方逮捕。

他和另外 4 个同伙的骗术也是有点奇葩。

他们联系了一个售房广告中的房主。

他们告诉房主,他们有一大笔从南非过来的现金。

为了能让现金顺利出境,它们表层被覆盖上了黑色的涂层,需要用特殊的化学制品才能去除。

他们亲自在房主面前演示了一遍。

黑黑的物体,在化学制品冲洗后,果然变成了现金。

不过他们说这种化学制品很贵。

他们说服房主出钱买更多的化学制品,作为回报,他可以拿到这波现金中的一部分。

这么离奇的剧情,房主居然也信了,

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这些黑钱都是假的时,他已经被骗了 45 万刀。

2013 年 4 月 9 日,警方逮捕 " 未知男 " 时,他正住在一家酒店,用的是另一个名字。

起先,他以 " 诈骗罪 " 和 " 冒充他人身份罪 " 被起诉。

但当警察得知他并不是加拿大公民时,他们联系了加拿大边境管理局。

为了能尽快把他驱逐出境,警方撤销了对他的指控。

按照流程,他被转移到移民拘留中心,等待被遣返回法国,毕竟他当时拿法国护照入境。

然而到了这一步,事情突然复杂了起来。

他的真实身份成了一个难解的谜团 …

刚开始审讯时,他还蛮有礼貌,说自己是法国人,但是在英国工作。

他要求留在加拿大接受诈骗罪的庭审。

"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是无辜的。"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抱怨自己被关了太久。态度也越来越差 …

他会在审讯中对移民局的人说:下地狱吧!

他拒绝和边境服务局的工作人员见面。拒绝拍照,拒绝被录指纹。

并且开始拒绝参加视频审讯。

有时候移民局要对他进行远程审讯,视频连线中只能看到一张空椅子。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把视频开一段时间,期待他改变想法后能加入进来。

4 年半中,他缺席了 51 次视频审讯。

有至少 40 次,边境服务局的官员想跟他面谈都被拒绝。

他曾经要求见法国外交官,但给他安排好后,他又两次拒绝 …

在 " 未知男 " 身上套不出什么话,加拿大警方只能向其他国家寻求帮助。

他不配合,难道就真的没人知道他是谁吗?!

2013 年 10 月,他们从法国的外交渠道得到线索:这名男子是利用一份从巴黎郊区 Ivry-sur-Seine 出具的出生证明拿到护照等各种身份和旅行文件的。

然而一番调查后,他们发现这出生证明根本就是伪造的。当地就没这么一个人。

2015 年,边境服务局指派了一个此类案子的专家调查此事。

2016 年,喀麦隆的警方告诉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他们认为这人之前应该是喀麦隆的服装小贩,后来搬去英国了。

警方拿着他的照片去当地询问,问到了一个可能的名字。

与此同时,英国警方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他们表示他的指纹和一个叫 Bouon Emmanuel Febile 的喀麦隆人吻合。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

问题又来了。

英国警方随后又表示,他的指纹不仅和 Bouon Emmanuel Febile 吻合,和另一个喀麦隆公民,一个海地公民,一个未知国籍的公民也吻合 …

根据英国那边的记录,他们边境局的工作人员曾经在 2007 年跟一个疑似是他的人面谈过,他当时说自己来自喀麦隆,并且表示他已经不想待在英国了,已经买好去加拿大的机票。

他曾经在伦敦因为伪造文件被关了 8 个月。

2009 年,又因为诈骗罪被关了 12 个月。

然而这些信息都还是无法直接证明他的真实身份,因为上述被查出来的身份,也是假的 ....

后来,连美国国安局的面部识别系统都用上了。他的身份还是无法确定。

加拿大法官曾经用一句话形容对他的印象:

" ‘未知人’把自己当一出大戏的导演,我们加拿大这些政府官员对他来说只是受他支配的演员。"

最近,未知人又出了新招。他找了个律师为自己辩护。

按照计划,他本该在这个月的 15 日参加加拿大移民局的一场公开审讯。

一些媒体原本已经被获准参加审讯的旁听。

但在最后时刻,审讯突然从公开变成了闭门,原本获准参加的媒体也被拒绝。

根据加拿大的法律,此类审讯除非是有非常特殊的情况,一般都是要公开透明的。

在最后时刻的这个变化,让这个原本诡异的案子更显神秘 …

到目前为止,未知人的真实身份,真实国籍,未来将何去何从,官方都还没有透露 …

很多加拿大的网友看完后,已经开始脑补万字小说。

有的还去 Reddit 讨论了下他可能的动机。

" 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在最高戒备的监狱待上六年,而且可能一直这么待下去,无法跟家人联系,也看不到未来,到底是为什么?"

网友们纷纷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 我的第一反应是他在逃避比最高戒备监狱生活更糟的事情。而这,他大概不会说。"

" 让人好奇,如果他身份被确认,被遣返后,究竟会遭遇什么 … 让他宁愿选择待在最高戒备的监狱 … "

" 这人要么是在哪里犯了要被执行死刑的罪,要么是在为哪个秘密人士工作。"

" 但如果他被遣返后将面临死刑,加拿大不会遣返他的。"

" 如果他在其他国家也用假名,而且六年都不愿意说实话。我感觉他可能是在从事间谍活动吧。可能是跟国家安全有关的敏感问题,所以审讯不能公开 "

" 我感觉事情没那么复杂,他可能一直从事犯罪活动。最开始在喀麦隆做毒品生意,然后发现自己骗人功力一流,就骗了当地一些非常危险的人。

于是他逃到法国,继续行骗。

如果他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被遣返回喀麦隆,估计他很快会被以前的仇家发现,最后被追杀。

是自尊和恐惧让他保守着这个秘密,不过最后他可能会妥协 "

也有网友认为,他保护自己的真实身份,或者是某个还未被发现的假名,可能是他名下有巨额财富,他希望自己刑满后,可以继续出去享受这些钱财,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会拼命守住它。

" 像他这样,出去也只能找个体力活。以前拥有过 40 万刀可支配收入,享受过那种生活的人,不会轻易放弃的 ..."

那么你觉得呢?

ref

https://nationalpost.com/news/the-unknown-person-for-six-years-a-man-who-refuses-to-identify-himself-has-been-held-in-a-canadian-maximum-security-prison

http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mystery-of-jailed-unknown-person-deepens-as-cloak-of-secrecy-descends-on-his-case

https://www.reddit.com/r/UnresolvedMysteries/comments/bpwys3/a_man_has_been_held_in_a_canadian_maximum/

--------------------------------------

停机的西西弗 _daiwz:猫鼠游戏!

专磕美人儿:我们院有个邻居也是这样一到美国就撕了护照现在已经在那边呆了六年了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不知道图啥

uAnc1y:怎么那么像勒布朗詹姆斯

平淡无奇的栗太太:这是现实版《会读心术的那小子》,查不出身份,没有登陆在案,警方失职吗?

斤斤欠心:极有可能是间谍,所属的可能是文中其他协助调查的国家,法国或者英国都有可能

以上内容由 " 英国那些事儿 " 上传发布

大家都在看
评论
没有更多数据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