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岁男孩家门外被拐走 ...6 年后,他跟一个瞎眼乞丐出现在姐姐面前 ...

 

1994 年,尼日利亚女孩 Firdausi 刚刚 21 岁,正在无忧无虑地念大学。

她和家人住在尼日利亚第二大城市卡诺。父亲是一位建筑师,还经营着自己的酒店,经济上非常宽裕。他前后一共娶了 4 个妻子,膝下共有 17 个儿女。

在众多手足当中,Firdausi 最喜欢的就是 7 岁的弟弟 Samuel Abdulraheem。身在大学的她不能天天回家,但每隔一两天就会给家里打电话。活泼可爱的弟弟 Samuel 总会第一个冲到电话机跟前,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跟姐姐说个不停。

(Samuel 和妈妈)

可那天她打电话回家时,接电话的却不是 Samuel。Firdausi 当时并未在意,以为弟弟出去玩了。

但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每次打电话 Samuel 都没有接。家里人支支吾吾,要么说他出去玩了,要么说他正在上厕所,要么说他已经睡下。

或许是姐弟俩之间的心灵感应,Firdausi 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觉得弟弟出事了。

所以,这天上完课之后,Firdausi 索性没通知家里人就从学校里跑了回来。一段时间不见,家里所有人都消瘦了许多,但 Samuel 却不见踪影。

眼看已经瞒不住她,家里人这才把残酷的真相告诉她——

一个月之前,Samuel 和保姆在家门外骑自行车。结果眨个眼的功夫,他就不见了,保姆也说不清楚是谁带走了他 ……

家里人立刻报警,警方最初以为是保姆将孩子拐卖,于是将她逮捕并进行调查。可后来发现,保姆最多只是粗心,的确与 Samuel 被拐的事无关。

才 7 岁的 Samuel 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

警察四处寻找他下落的同时,Samuel 的家人也没有闲着。他们在各大报纸上都刊登了寻人启事,允诺只要有人能提供相关线索,就会以重金酬谢。

同时,Samuel 的父亲还组织了一支队伍,把城里的大街小巷如同用篦子篦过一般细细搜寻了一遍,但依旧没有 Samuel 的下落。

他们忍不住做了最坏的打算,以为 Samuel 可能是自己跑出去,然后不幸遭遇了车祸,被人抛尸灭迹。所以,Samuel 的父亲又带着人把城里城外大大小小的水渠、水沟都找了一遍 ……

全家人尽了种种努力,Samuel 却始终踪迹全无。病急乱投医的家人最后甚至跑去找了据说能通灵的宗教人士,希望他们能指点一二 ……

这场规模浩大的搜索行动持续了一年多,所有人都被耗得憔悴不堪,最后只能无奈地放弃。但跟 Samuel 关系最好的姐姐 Firdausi 却始终怀有希望,觉得终有一日能找回弟弟。

在大学毕业论文的题献里,她写道,"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弟弟 Samuel……"

(Firdausi)

毕业之后,一心寻找弟弟的她去了拉各斯。这是尼日利亚乃至整个非洲最大的城市,Firdausi 盼望能在这座繁华的城市找到一份工作,也希望这座资讯发达、人来人往的城市能提供给她和弟弟相关的线索。

但毫不意外地,弟弟仍然没有丝毫音讯 ……

或许是因为深受打击需要精神支撑,在拉各斯的这段时间,Firdausi 皈依了基督教。每周,她都要去当地一所名叫胜利者的教堂(Winners Chapel)做礼拜,寻求内心的平静。

每年的 12 月,胜利者教堂都会举行一场为期五天的聚会,当地人称之为 Shiloh。在此期间,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的信众都会聚集在此,参加活动。

而教会的成员也可以免费在这里摆摊,出售各种商品。

因为当时正处于失业状态,所以 Firdausi 也申请了一个免费摊位,准备出售妈妈做的扎染布料和相关工艺品。

(胜利者教堂)

这天,木匠正在帮她搭建摊位,Firdausi 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昏昏欲睡。朦胧之间,她听见有乞讨者走了过来," 请给我一点钱吧 ……"

Firdausi 抬起头,原来是一个瞎眼的乞讨者。他右手拄着一根棍子,左手放在一个领路男孩的肩膀上。

那个男孩瘦瘦小小,身上的衣服灰不溜秋,裤子明显小了一号,紧紧地贴在腿上 ……Firdausi 一边在心里发出唏嘘声,一边把目光投到男孩脸上。

看见男孩脸庞的第一眼,Firdausi 忍不住发出了喜悦和痛苦的尖叫,她站起身朝男孩冲了过去,却又不敢将他抱紧,害怕这只是一场伸手就会打破的幻觉 ……

最后,她激动地瘫倒在地上,痛哭失声——那个为乞讨者领路的可怜男孩,就是自己失踪了 6 年的弟弟 Samuel 呀!

当时周围人来人往,都是参加教会活动的人。听见 Firdausi 的哭喊,他们迅速围了过来,将他从乞讨的盲人手里救下。

然后,热心的人们送 Samuel 去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当天的教会活动上,Firdausi 拿着话筒当着 5 万人的面讲述了自己和弟弟重逢的故事。

不仅她自己多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在场的人也纷纷忍不住落泪 ……

因为离家很远来不及赶回去,当天晚上,Firdausi 和弟弟就睡在教堂外自己的汽车里。她几乎一夜无眠,不停地起身看弟弟是否还在,害怕他又像当年那样忽然失踪。

之后,在 Samuel 的讲述下,家里人终于拼凑起他这几年的经历 ……

因为当时年纪小,事情又过去了好几年,Samuel 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如何被拐卖的了,只知道他坐了很久很久的火车。

之后,人贩子将他带到拉各斯,卖给一个独臂女人。

这个女人住在拉各斯的乞讨者聚集地,这方阴暗的天地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乞讨者,有缺胳膊少腿的,有得了怪病的,还有不少盲人。

独臂女人以每天 500 奈拉(按照现在的物价水平来计算,差不多是 5 美元,人民币大概 40 元)的价格将 Samuel 租给乞讨的盲人,让他做他们的 " 领路人 "。

在尼日尼亚,很多以乞讨为生的盲人身边都有一个领路的男童或女童。他们领着乞讨者穿过人海和车流,精准地来到 " 目标客户 " 身边。

车流比较缓慢的地带,领路人还会带着乞讨者走进车流,挨个敲着车窗要钱。

失踪的这 6 年里,Samuel 就一直被独臂女人出租,给盲人乞讨者担任领路人的角色。租期从几天到一个月不等,盲人会看 Samuel 的表现决定是否续期。

他们去的地方也五花八门。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在拉各斯的不同地区乞讨,有时也会去其他城市,偶尔还会跨过国界,前往尼日利亚的邻国贝宁。

吃饭方面,他们主要靠人施舍食物。若没人施舍,他们就会去餐厅里碰运气,要些别人吃剩的饭菜。有时候,还会直接从垃圾箱里翻东西吃。

睡觉就更随意了,走到哪儿就找个无人的角落睡下。

吃得差睡得也不好,白天,盲人还会督促 Samuel 在偌大的城市里不停地走啊走。有时,Samuel 觉得很累也不想跟人交流,所以明明对面有人,他也不会带领盲人过去要钱。

但盲人的听觉非常灵敏,听得出来对面有没有人。这个时候,他们就会使劲掐住 Samuel 的肩膀,厉声质问他。

回想那段如同奴隶一般不堪回首的遭遇,Samuel 觉得,独臂女人和盲人乞丐肯定对自己用了某些不为人知的手段。

因为那时的他已经 7 岁,虽然年龄不大,但起码的常识都有了。被从父母身边拐到陌生的地方,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起过父母。

" 我那时好像没有任何情感,就像一个行尸走肉,每天就是起床,带着盲人出门乞讨,要钱,吃饭,然后睡觉。日复一日,都是如此。"

在被解救之前,院子里另一个女人刚买了一个男孩," 他不停地哭,也不吃任何东西 …… 但没多久,他忽然变得安静了,我觉得他们肯定对他做了什么。"

这些盲人虽然眼瞎,但消息却很灵通。拉各斯哪里有大型活动,他们都一清二楚。所以,2000 年 12 月胜利者教堂的大型集会快开始的时候,租了 Samuel 的那个乞丐就让他领着自己去了教堂。

但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在那里遇到了 Samuel 的姐姐 Firdausi……

和 Firdausi 痛哭失声的反应相比,Samuel 当时显得非常 " 冷漠 ",他根本没认出眼前这个满脸是泪的女孩," 我只知道,我肯定认识她,她和我有关联 ……"

和家人团聚之后,Samuel 并不愿意跟父母同住,他更信赖这个将自己从奴隶生涯中解救出来的姐姐。

于是,Firdausi 就带着 Samuel 一起生活。然而,6 年乞丐生涯在他身上打下的烙印,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去除的。

Samuel 当时满身的疥疮和疹子,散发出恶臭。姐姐给他洗澡,带他看病、擦药,终于让他一身溃烂的皮肤有了好转。

因为盲人长期将手放在他的右肩上,所以 Samuel 的右肩肉眼可见地比左肩矮了许多。Firdausi 带他去医院做 X 光检查,之后又是漫长的物理治疗。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让他的肩膀恢复正常。

最让 Firdausi 头疼的是 Samuel 读书的问题。虽然被拐之前,Samuel 已经开始读书写字,但在外乞讨了 6 年,当时已经 13 岁的他跟文盲无异。

Firdausi 找了许多学校,但没有人愿意接收这样一个超龄儿童。幸运的是,Samuel 被解救时,她曾在教堂里当着几万人的面讲述姐弟俩的故事。

听众当中恰好有一位学校校长,她表示,愿意让 Samuel 到自己的学校读书。与此同时,Firdausi 也加紧了对弟弟的课外辅导,希望他尽快将丢下的书本捡起来。

不得不说,Samuel 也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他只用了 3 个月,就从小学一年级跳到三年级。

不到 1 年,他就完成了小学全部课程,并顺利通过考试进入中学。

之后,他花了 3 年之间完成中学阶段的全部课程,并考上尼日尼亚北部的艾哈迈杜 · 贝洛大学(Ahmadu Bello University),攻读化学工程专业。遗憾的是,大四的时候,Samuel 在一次考试中帮同学作弊,被学校开除。

(成年后的 Samuel)

如今的 Samuel 已经 30 岁出头,在建筑工地担任主管。回想童年被拐的经历,他说自己没有丝毫怨怼,但对饥饿的恐惧却如影随形。

" 在街上看见乞丐和他们的领路人,我从来不会给他们钱,只会给他们买吃的。因为当时的我最渴望的就是食物,给钱只会进了乞丐的口袋。"

Samuel 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唤起公众对乞丐以及乞丐领路人的关注。

" 大家看到乞丐和领路人的时候,请多个心眼,那个领路的孩子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

Samuel 被拐的经历,听起来像是人生中的小小插曲。尽管他的生命旅途曾因此走上岔路,但在亲人们的帮助下,他虽历经风雨,但终归是回到了正途。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像他一样的无辜孩子,命运在被拐的那一刻就驶入了绝境,终其一生也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

而这,才是 Samuel 的故事背后最让人心惊的部分 ……

Ref: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48219377

--------------------------------------

GAME 少女暴躁撇子

:他真的太幸运了

天蝎座的 Elina:感觉好魔幻 人贩子是不是用了什么药物让那些孩子如行尸走肉

快扶本座去青楼

:好惨 …… 不过万幸居然遇到亲人了

沢山砂糖

:。。帮同学作弊被开除

卧草里打野:没被弄残废已经很幸运了

以上内容由 " 英国那些事儿 " 上传发布

大家都在看
评论
没有更多数据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