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新掌舵银华基金 13 年行业“老兵”掉队退回 10 年前

 

 

Photo by Jens Johnsson on Pexels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时风 / 研究员 苏果 洪力 / 编审

说起公募基金行业,虽然 " 老十家 " 公司依然如故,但行业的元老级人物却已经没有几个还坚守在公募了,而银华基金总经理王立新却是个例外。早在 1998 年,王立新就参与了公募基金公司的筹备工作,2001 年银华基金成立,其又调任银华基金并筹划发行了公司的第一只基金,2006 年其正式就任银华基金总经理,至今已有 13 年。

回看这 13 年,银华基金随着行业的发展由最初管理资产仅有 25 亿元,到如今的 2,874.53 亿元,但银华目前的资产规模在行业内仅排在第 16 位,与众多同龄或晚辈公司相比,银华的资产管理规模并不起眼。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从数据变化中发现,在 2013 年以前,银华基金的权益份额占公司整个公募份额比例一直在 50% 以上,2014 年下降到 49%,2015 年开始占比跌破 30%。与此同时,从 2007 年公司公开年度净利润之后看,直到 2018 年,其净利润始终处于 " 横盘震荡 " 状态,与 2007 年创造的 5.78 亿元相比,其 2018 年的净利润为 3.97 亿元,增收不增利现象明显。

行业 " 老兵 " 掉队净利润不及 2007 年

银华基金成立于 2001 年 5 月 28 日,注册资本 2.222 亿元人民币,作为一家券商系公募基金公司,银华基金的前三位大股东分别为西南证券(出资比例 44.10%)、第一创业证券(出资比例 26.10%)、东北证券(出资比例 18.90%)。虽然从成立时间看,仅次于 " 老十家 " 公募基金公司,但银华基金的发展却并不起眼。

作为公募行业 " 老兵 " 的王立新,从 1998 年 " 老十家 " 公募基金公司筹备就投身其中,2002 年转任银华基金,筹划发行公司第一只基金,2006 年开始出任银华基金总经理一职。从银华的资产规模发展来看,伴随着我国公募行业的整体发展,银华也从最早仅管理 25 亿元的小公司发展到如今管理资产规模达 2874.53 亿元的公募基金公司,但这样的规模水平在公募行业并不突出,相比多家同龄和晚辈公司来说,银华仅在规模上就已经掉队了。

规模发展不佳的另一个直观感受就是公司的财务数据逊色。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的统计,银华基金公司最高公布的年度净利润是在 2007 年,当年其净利润达到了 5.78 亿元,可谁也想不到,这一水平竟是公司的最佳表现,此后,银华基金长期徘徊在 2 亿到 3 亿元左右,仅在 2015 年时再次回到过 5.36 亿元的净利润水平,而 2018 年年报显示,其净利润为 3.97 亿元,依然没能超过 2007 年,完全是 " 增收不增利 " 的状态。

去年是公募基金行业发展 20 年,王立新也回忆了这 20 年公募的发展历程,其介绍,在 2012 年以前,公募基金的整体规模都还很小,主要受制于我国资产市场起步较晚。而从 2012 年开始,随着大金融行业将目光转向基金领域,公募基金迎来了固收发展的起始阶段,而银华基金的规模发展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

在 2013 年底之前,银华基金旗下的权益资产份额占公司总份额的比例均超过 50%,2014 年,这一占比降至 49%,2015 年下降到 29%,此后更是继续大幅下降,但这种下降符合了当时的国内资管发展。不过从 2017 年之后,在金融去杠杆和银行表外转表内的趋势下,委外资金大幅收缩,而此时,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影响下,权益产品正逐渐被公募基金重视。

王立新也在此前公开表示,在资管新规出台后,未来的大资管时代,公募基金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将是主动管理能力,可事实上,从规模数据看,银华基金旗下的权益份额在 2018 年仅占到 20.56%,如今更是下降到 17.55% 的历史新低,股票、混合型、QDII 三大最能代表主动管理水平的产品份额合计仅有 504.58 亿份。

别看权益产品规模小,但亏损起来一点不含糊。2018 年年报显示,银华旗下基金的股票差价收入为 -31.30 亿元、更让人意外的是,债券差价收入也亏损了 0.24 亿元,全年盈利主要依靠债券利息收入和存款利息收入。

2018 年,银华旗下所有基金的利润合计亏损额达 56.39 亿元,主要原因就是去年 A 股市场的大跌。不过另一方面,在总份额增加的情况下,2018 年银华基金的管理费收入为 11.73 亿元,相比 2017 年的 9.77 亿元,增长幅度在 20.06%,但客户维护费的增幅却是 75.83%,客户维护费在管理费中的比例也达到了 17.99% 的新高,这似乎说明银华基金和机构的议价能力正在降低,进而造成成本上涨吞噬了净利润。

银华大数据遭投诉基金经理孙蓓琳跳槽镀金投资者买单

一方面是成本上升明显,另一方面却是权益规模下降并伴随着业绩欠佳。在银华基金旗下累计跌幅的基金中,除两只分级 B 垫底之外,银华抗通胀主题竟然位居倒数第三。

从资料看,银华抗通胀主题成立时间非常早,远在 2010 年底。8 年多的时间,这只以抵抗通胀为主题的基金竟然颗粒无收,还倒赔了 52%,不仅历史上无一次分红,如今的累计单位净值仅剩下 0.48 元,而从投资者结构看,几乎全部都是个人投资者。相比成立之初近 7 亿份规模,如今截止今年一季度,仅剩下了 1.16 亿份,资产更降到了 0.54 亿元,占比超过八成的投资者割肉出局。

成立如此长的时间,银华抗通胀主题早已经历了多轮基金经理的变更,如今是马君和李宜璇共同管理,李宜璇作为累计经验仅有 1 年多的基金经理尚且不谈,但马君可是一位有着 6 年经验的 " 老将 ",从 2016 年 1 月就参与了该基金的管理。

2016 年,银华抗通胀主题业绩上涨 10.42%,这也是其历史上最好的时刻。作为一只在全球范围内精选跟踪综合商品指数的 ETF,银华抗通胀主题在这年的成功要归功于原油价格的大涨,而从当年占比在前十的持仓基金中,有 9 只都是商品型基金,仅 1 只为股票型基金。

但此后银华抗通胀主题又回归到了亏损的状态,2017 年在股市大涨的情况下,净值亏损 1.05%,2018 年亏损 8.69%。

从马君目前管理的基金数量看,这位老将也是深受银华基金器重,一人管理着 14 只基金,但大多数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的任职回报业绩都为亏损。这其中有在去年 5 月份成立的银华中小市值量化优选,也有在 2017 年里成立的银华智能汽车量化,但同样都是跌多涨少,多数累计都是亏损。

近日,该公司旗下的银华大数据灵活配置被投资者吐槽,自从 2016 年成立以来从没赚过钱,累计亏损了 28%。让投资者忍无可忍的是,在今年一季度 A 股大幅反弹的行情下,该基金竟然没有配置股票资产,仅有占比 8.9% 债券资产。

基金经理在 2019 年一季报中表示,一季度总体市场表现较好,行情更多来自于市场整体性的机会,呈现出 " 普涨 " 的局面。但却对自己没买股票的原因只字未提,只是对未来的操作上表示 " 随着市场情绪的回暖,未来我们将积极寻找市场的机会,精选个股。"

而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观察,银华大数据灵活配置在去年四季度的股票仓位占比是 73.52%,看来今年一季度基金经理对股票资产的清仓很大原因是对股市继续下跌的预期,但和事实正好相反。

该基金此前由张凯管理,去年 8 月份孙蓓琳加入其中,资料显示,二人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都超过了 6 年,张凯此前的管理类型主要集中在指数基金方面,而孙蓓琳则完全是权益基金。其 2004 年 7 月至 2007 年 7 月任职于银华基金,之后跳槽大成基金,历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研究部总监助理、研究部副总监。

不过从 2015 年以后,孙蓓琳又跳回银华基金,只不过其现在是银华基金的股票投资部混合组投资总监,这一圈完美的 " 镀金 " 可谓是相当成功。然而从 2017 年 11 月份再次出任银华基金的基金经理至今,孙蓓琳管理的 5 只基金均为亏损。尽管从时间上看,这次回归正好是牛市的末尾阶段,不过从今年的反弹行情看,孙蓓琳管理的几只基金表现仅仅为一般,并没有像诸多优秀基金那样覆盖去年的跌幅。比如银华大数据灵活配置是其从 2018 年 8 月份管理的,但今年内仅上涨 2.43%。

由其管理的银华万物互联灵活配置混合、银华聚利灵活配置混合 C 更是在今年一季度遭遇大幅赎回。银华万物互联去年底的份额为 0.17 亿份,到今年一季度变成了 0.09 亿份,降幅 47%,银华聚利灵活配置混合 C 的份额由去年底的 0.09 亿份,降到今年一季度的 0.01 亿份。

多位核心投研人员业绩不佳近三成基金业绩累计亏损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观察,在银华基金旗下的所有产品中,截止 5 月 22 日,累计净值出现亏损的产品数量占比达到了近三成,这当中也包括由公司研究部 TMT 组长王浩管理的银华互联网主题。这只混合型基金的成立时间是 2015 年年底,刚经过牛市狂潮的 A 股随即出现回调,而该基金也在重仓成长股下亏损了 22.21%,真是出师不利。至今,这只基金累计亏损幅度依然有 18%。

2016 年年报显示,但是银华互联网主题的股票资产占比仅 61.24%,这也足见其持股跌幅不小。重仓股兴民智通当年股价下跌超 30%,网宿科技、中文传媒等个股跌幅也都在 10% 以上。2017 年尽管持有大华股份、大族激光、五粮液、泸州老窖、歌尔股份等行业龙头,但整体上基金业绩仅上涨 17%,而全年的亮点则是其超高的换手率,2017 年上半年与下半年的换手率分别为 345.56%、720.11%,2018 年也同样如此。

总体看,王浩的持股风格是成长与大盘股并重,而且伴随高换手率,所以近几年也是跌多涨少,而银华互联网主题也是王浩管理过的唯一一只基金。

另一位投研的核心力量是前文提到的张凯,其和孙蓓琳从去年 8 月份共同管理过银华大数据。张凯 2009 年 7 月加盟银华基金,从事量化策略研发和投资组合管理等工作,现任量化投资部总监助理。

张凯目前管理的主动权益基金并不多,仅有银华大数据,而在 2016 年 4 月到 2018 年 9 月,其还管理了一只银华量化智慧动力混合,但任职期内的回报却是 15.23%,远远跑输 3.39% 的同类平均水平。由于该基金资产管理规模长期低于 5000 万元,目前已经清盘。从目前张凯管理的所有基金看,除了分级基金中的固收份额以外,其余皆大幅亏损或跑输均值水平。

其实,银华基金目前的 44 位基金经理中,任职经验低于 3 年的就有 20 人,接近一半,而低于 5 年的有 33 人,占比 75%,在 5 年以上老将中,管理主动权益基金的更是少之又少。即便如此,去年底时,银华基金还流失了一位权益老将,此人就是周可彦。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周可彦早年历任过中国银河证券研究员、申万巴黎基金高级分析师、工银瑞信基金高级分析师、嘉实基金高级分析师,还在天弘基金、华夏基金担任过投资经理,从业经历可谓是非常丰富。在任职基金经理的时间超过 7 年,而从 2013 年 8 月加盟银华基金后,共管理过 5 只基金。

公告显示,周可彦从 2018 年 12 月 27 日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转任公司其他职务。其管理的基金从 2016 年获得过多个奖项,但就是这样的核心人才,银华基金却没能留住。

目前,能够撑起银华基金投研大旗的似乎仅有薄官辉,资料显示,其早年在长江证券、中信证券任职,2009 年 6 月加入银华基金,历任消费组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大宗商品组研究主管、研究部总监助理、研究部副总监。

目前其管理的基金中有 2 只是主动权益基金。但银华高端制造业在其独自管理 2 年多后却亏了 5.14%,落后 4.05% 的均值水平,另一只银华中国梦 30 管理了 4 年,净值上涨 6%,但年化还不足 2%,并不理想,而且从业绩变动看,随大盘波动非常明显,2016 和 2018 年均亏损,分别为 15.76%、29.96%。

青岛海尔曾经是其非常看好的一家公司,这也是在 2017 年价值股牛市下,整个公募基金行业都看好的家电行业中的一员,但经过 2017 年的大涨后,薄官辉并没有即使兑现收益,反而几乎在 2018 年全年都依然重仓持有,但走势显示,青岛海尔在去年一季度创出新高后就震荡回调,下半年更是深幅下跌,全年股价跌幅 25%。

银华中国梦 30 的前十大重仓股也显示,其在今年一季度清仓了青岛海尔,但该股在经过去年大跌后又在今年一季度上涨了 23%,薄官辉非常看好的一只股票还是踏空了。不过在重仓白酒的情况下,该基金年内还是大幅上涨了 32%,只是不知道这次能否全身而退。

以上内容由 " 砍柴网 " 上传发布

相关标签

基金
大家都在看
评论
没有更多数据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