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盲导演是如何拍出颜色艳丽的电影 ?

 

尼古拉斯 · 温丁 · 雷弗恩在今年戛纳电影节上

时光网戛纳讯广受好评的导演尼古拉斯 · 温丁 · 雷弗恩,在戛纳电影节中颇为重要的 " 大师班 " 上与大家见面,在这个单元中,引领现代电影潮流的重要人物会给大家带来一堂大师课,并且给大家讲述自己的职业生涯经历。雷弗恩今年 48 岁,他的最新作品是《老无所惧》,这是一部背景设定在未来洛杉矶的暴力犯罪惊悚剧。

他在人潮拥挤的布努埃尔剧院里与大家聊了很多话题,包括为什么会选择在电视的流媒体平台上播放这部新作。任何在法国院线上映六个月之内,就会出现在电视上的电影作品,都无法进入戛纳电影节,因此过去两年,Netflix 都没有推选任何电影来参加戛纳电影节。但是这次的电影节上,却放映了两集雷弗恩给亚马逊制作的剧集,这位丹麦导演说他希望这一举动标志着,现在争论不休的局面有所突破。

" 爆裂鼓手 " 迈尔斯 · 特勒

" 能在戛纳展映《老无所惧》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进展,但某种程度上,对戛纳电影节来说也是一个进步,因为流媒体才是未来——这是毫无疑问的。昨晚能够展映的这部剧集,其实本质上就是一部 13 个小时的电影,这就是迈向未来电影发展趋势的一步。不是说你不能做传统的东西,只是你应该拥抱未来。就像看自己孩子一样,你会适应他们在做的事,而不是把他们拖回旧世界里。"

他还提到了他电影里的性与暴力,以及他是如何发现自己有色盲症。并将其转为自己优势的。雷弗恩出生于丹麦哥本哈根,之后在美国长大。他的父亲是导演兼剪辑师安德斯 · 雷弗恩,母亲是摄影师 Vibeke Winding,他与女演员 Liv Corfixen 结婚了,有两个女儿。他的电影作品包括《末路狂奔》三部曲、《布朗森》《维京英灵殿》《亡命驾驶》《唯神能恕》《霓虹恶魔》等等。

《末路狂奔》

Mtime:你曾经有过一些非常成功的电影作品,为什么现在会决定去做一部电视剧呢?

雷弗恩:网络发展对我们电影行业有很大影响,我不是个电视剧迷,但我拍《霓虹恶魔》时,当时 Netflix 开始做原创内容了,很成功,行业里的人都说," 你得进电视圈了,那才是下一块宝地。"我并不是很想做剧,但我对流媒体很感兴趣,Netflix 在这方面是领跑者,他们把剧集一下子都给你放出来,你就可以尽情去看了。所以我决定在拍完《霓虹恶魔》之后,要拍一部流媒体电影。

这样我就终于能拍一部没有限制、没有时间规则的作品了,因为时间常常是电影创作的一个束缚。但现在因为数字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通过网络时时刻刻随便看。我的灵感时间是在早上,会看很多 Youtube 视频,到处点击,我很喜欢那种自由和掌控一切的感觉。于是我就想,‘我想拍一部真正的长片,流媒体可以实现,而传统院线不行。’这基本上就是《老无所惧》的创作背景了。

导演在《老无所惧》片场

Mtime:所以你有了更多的创作自由对吗?

雷弗恩:是的,因为在流媒体上,不会有任何行业强行规定的长度限制。投资人也很支持我,任由我去创作,他们以为这是一部十小时的电视剧,但我做的其实是一部 13 小时的电影。他们说 " 你得把这东西分开," 于是我把它剪辑成了几段,然后你就看到了两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或者一个半小时,甚至一分钟的剧集,这样的创作方式就很有意思了。

因为你就像是画了一幅巨大的油画,然后裁成好多片,分发给大众,让大家可以随意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拼起来。你想按线性的方式去看,可以,你也可以像昨天在戛纳看展映一样,直接看到故事的中段。创作的目的就在这——你要把观众带进一段艺术的旅途上,最好这段旅途中的情感可以穿透观众的心灵,并且伴随他们一生。

Mtime:你能说说这部剧的创作过程吗?

雷弗恩:我当时在洛杉矶,每个人都在说," 你得去做电视剧。" 然后我就有了一个关于宗教与死亡的想法,然后又想出了这个片名," 老无所惧 ",其实有点像个谜语。于是我给艾德 · 布鲁贝克(该剧的联合编剧)打电话,他是一位文笔优美,创意满分的绘画小说作家,就住在洛杉矶,我问他," 你愿不愿意帮我一起创作这个设定在洛杉矶的,关于宗教与死亡的剧?" 他同意了,我们就开始做这部剧了 .

《老无所惧》海报

我们写了一版试播集的剧本,还准备了各种能吸引到投资的东西。《霓虹恶魔》首映时,亚马逊负责那部电影在美国的发行,他们问了我之后打算做什么,我就把这部剧告诉了他们,他们就答应投资了,这整个项目的基础是我要做一部长电影。在这个过程中,我搬到洛杉矶去做项目筹备,正赶上 2016 年的选举,我深受美国当时正在发生的事情影响。

我去掉了很多原有的故事,更多地把我对于美国发展变革的感受放进了这部片子里。我们拍摄期间,总统赢得了选举,整个拍摄过程对我们来说也是很艰辛的。我每天晚上都在写剧本,白天还要拍摄,就这样拍了 10 个月。真的像在电影制片厂一样,最后我都有点疯癫了。但是以一种很有趣的方式疯的。

Mtime:一边拍一边写,很痛苦吧?

雷弗恩:对啊,我脑子就像被人搅和了一样。这种工作方式,六周还可以,坚持 10 个月是真有点吃不消。我的生活从许多方面来说,都被这个项目占据了。年轻的时候,我可能会换一种工作方式,对成功的理解也不一样。但随着年龄渐长,阅历变深,而且我还当了爸爸,我想通了。至少对我来说,创作在于过程。每天拍完之后,完成的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意义不大,那些就是存在着的一些素材而已。

不再是我的,也不再是我所感兴趣的。我感兴趣的是创作的过程,创作会激发你内心的一些东西——这才是活着。这个过程有痛苦,也有欢乐,但它让你感受到自己活着。而完成的结果本身,呃,这也不是我的孩子,所以你没办法在完成之后持续不断地继续爱它们

迈尔斯 · 特勒与导演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上

Mtime:你请到了著名的摄影师戴瑞斯 · 康吉,他以前拍过《七宗罪》《海滩》《战栗空间》,你是怎么请到他的?

尼古拉斯 · 温丁 · 雷弗恩:几年前,我跟戴瑞斯在戛纳的一次午餐中遇到了,那次午餐很成功,因为我们找到了其他话题,而不是尬聊 " 我喜欢你的作品…… "。几个月之后我到了洛杉矶,给他打电话说," 我要在美国拍一部剧,你愿意跟我合作吗?" 他说," 好的。" 他肯定特别抢手,但最后,10 个月的拍摄流程,他在这儿待了足足六七个月,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好。

我希望每个镜头看起来都像是静态摄影,视觉效果设计就是这样的,它看起来应该像一本洛杉矶影集。我还是很喜欢单张图像的,刚开始拍电影的时候,一心一意只想追求真实,所以相机会跟着演员动,从各种角度围绕着他们,记录全部拍摄过程。当然,我拍第一部电影(《末路狂奔》)的时候,很幼稚又很自大,我要求一切都得是完全真实的。所以那些可卡因都是真的,那些暴力后来也都是真的

因为可卡因是真的,所以就出了问题。但当我拍完 " 末路 " 三部曲之后,我就想," 我不要再拍现实了 ",因为我永远没法改变真正的现实,所以我开始对非现实和强现实感兴趣了。如果安徒生还在世,他应该还在写童话,我也对童话感兴趣了。

我跟戴瑞斯一起工作的时候总会拿出苹果手机,像两个青少年一样,四处走动,看看哪里适合安放相机,这种创作过程让这部戏有了很多特别的感觉。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我有严重的色盲,有很多东西我看不出来,而戴瑞斯很善良,愿意改变他的拍摄,好让我能看出来。

《七宗罪》也是摄影师戴瑞斯 · 康吉的作品

Mtime:但你的电影大多数都颜色鲜丽,红色,蓝色,你是如何应对自己的色盲的?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雷弗恩: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感觉,因为我不懂,我从来没看到过颜色,所以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我可以说,创作就是把你的障碍变成你的优势。没有完美的创作环境——不存在的。你的工作,你的情绪,是要把你的弱点变成强项。我这一生被诊断出好多可怕的毛病,我总说," 好吧,我要把这个变成我的长处," 做普通人有什么意思?至于你说的色彩问题,我是 24 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色盲的

当时我跟我第一任女朋友,也就是我后来的妻子 Liv 一起去逛鞋店。我 24 岁才第一次有女朋友,我以前有过性生活但没有女朋友(大笑)。顺便说一句,性生活不是靠花钱买的。话说回来,我跟 Liv 在鞋店,她在试一双鞋,然后又换了另一双,我觉得 " 你傻了吧,这两双鞋一模一样啊…… " 然后她就说," 哦,天呐,你看不出颜色,是么?" 我说," 不都是黑的吗?" 很显然,并不是。

那时候我才得知,我一生中所见到的东西都是没有颜色的。别人总觉得," 哦,天呀,太可怜了…… " 不是的,这是好事,因为我有自己的色谱。我只能看见很极致的色彩,看不到中间的颜色。所以跟戴瑞斯合作的时候,我会说," 我能看见这个,这个和这个 ",他就很尊重我,并且跟我一起投入到创作过程中,所以我们一起把缺陷变成了长处。

雷弗恩、妻子(左)与艾丽 · 范宁在《霓裳恶魔》的戛纳红毯上

Mtime:性与暴力经常出现在你的电影里,看起来似乎《老无所惧》里也有……

雷弗恩:任何与死亡相关的,都是一种暴力的形式,而宗教又很性感,所以这只是另一种诉说 " 性与暴力 " 的方式。我认为从创作的角度来说,性与暴力,这是每个人作品中的两个核心情感。这二者很容易定义,但却是生活的本质,而且对每个人来说都意味着不一样的东西。不过,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去避免谈及我的作品,因为我真的很不喜欢谈论我的作品。我喜欢创作它,但不喜欢谈论它。

Mtime:跟亚马逊合作感觉怎么样?

雷弗恩:挺好的,他们给了我很大空间。能在戛纳展映《老无所惧》本身就是一个伟大进展,但某种程度上,对戛纳电影节来说也是一个进步,因为流媒体才是未来。昨晚能够展映一部平台剧,其实本质上就是一部 13 个小时的电影,这就是迈向未来电影发展趋势的一步。不是说你不能做传统的东西,只是你应该拥抱未来。就像看自己孩子一样,你要去适应他们在做的事,而不是把他们拖回旧世界里。

以上内容由 "Mtime 电影资讯 " 上传发布

评论
大家都在看
上影节多家影视公司发片单 这些新作令人信心十足
央广网  42分钟前
石破天惊的一吻,这一版不是“鸡肋” | 任海杰
文汇  1小时前
《权力的游戏》前传爱尔兰默默开拍
Mtime电影资讯  2小时前
“男朋友难以启齿的100个秘密”
iDS大眼睛APP  1小时前
“毁童年”的神作,藏着细思极恐的人生真相
电影工厂  昨天
游戏改编魔幻大片《征途》定档11.22,能否打破题...
一起拍电影  13小时前
国产寓言式电影集中出现:现实主义创作的新拓展
央广网  42分钟前
最有演技的花瓶,最低调的人生赢家,都在男人爱、女人...
巴塞电影  2小时前
才5.8?雷神找回了他的腹肌,却失去贞操
巴塞电影  3小时前
《千与千寻》首映礼 井柏然为“白龙”献动画“初声”
中新网  2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