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拳头出名的 8 岁女孩

 

" 小汤圆 " 这个名字具有足够的迷惑性。

安静的时候,她是一个留着锅盖头和齐刘海儿的八岁小女孩,笑起来带着几分腼腆,一颗自然脱落的上牙还未长出来。戴上拳套,可爱风格立马换成 " 拳击小魔女 " ——她出拳迅速,躲闪及时,眼神里透着一股狠劲儿,曾多次 KO 大自己两岁的哥哥 " 黑金刚 "。

这对兄妹成长在贵州毕节的一座偏远山村里,决定培养他们打拳后,31 岁的单身父亲郑为新取了这两个名字。他觉得 " 小汤圆 " 听起来很可爱," 黑金刚 " 则能让儿子显得更霸气一些。

一年前,郑为新偶然接触到拳击运动。他买来拳套,开始训练两个孩子练拳。没有拳击场,兄妹俩就在自家院子里对打。一旁的郑为新用手机拍下视频,再上传到短视频平台上,以此记录两人的成长。

今年 5 月初,两人的对战视频在网上热传,网友们吃惊于 " 小汤圆 " 的表现,称其为电影《摔跤吧!爸爸》的现实版。媒体报道后,来自社会各方的关心接踵而至,邹市明、徐灿等拳手也纷纷为 " 小汤圆 " 点赞。

郑为新激动的同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生怕选错了路影响孩子发展。5 月 21 日,这位依然处于兴奋中的父亲和剥洋葱聊了聊 " 小汤圆 " 走红背后的故事,以下是他的口述:

走出大山的另一条路

我家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上,方圆 200 米内没有别的人家,四周也都是山。村里的房子大都在山脚下,我爷爷当初把房子建到这儿了,所以我们家就一直住在这里。从我家到镇上有 15 里路,骑摩托车要 20 分钟左右;去毕节市的话有 200 多公里,需要去镇上坐中巴车,三个小时能到。

" 小汤圆 " 走红之后,很多人来找我,有媒体的,也有拳击俱乐部之类的机构。我最多一天接了几十个电话。今天(5 月 21 日),市体育局的人还特地把我和孩子接到体校去参观,想让我们感受一下这里的环境,希望孩子能来上学,并且承诺各项费用全免。两个孩子很开心,很多人拉着他们合影。

也有很多人寄装备过来,我基本上天天都能接到快递电话,家里的拳套现在已有十几双。有个福建的老板送来了一整套高端装备,我估计得值一万块钱左右。我们省体彩的人也过来了,以个人名义给了我们 500 块钱,还有其他一些人也来家里看过。

前段时间上新闻之后,邹市明还让人联系了我,我非常激动。他后来给两个孩子寄来拳击运动鞋、拳套、背包之类的装备,还有几张他的签名照。建议我们让孩子接受正规训练,希望以后能有出息。

邹市明给兄妹俩寄来的装备和签名照。受访者供图

现在,两个孩子在乡里的一所小学上学,一个上二年级,一个上三年级。走路到学校要一个小时,他俩平时六点半起床,赶在八点半前到学校上课。下午四点放学,他们回到家后花半个多小时把作业写完,就开始练拳。

我自己比较喜欢拳击,觉得上学不行的话,靠打拳击闯出一番天地也是可以的。哥哥的成绩还可以,班里总共 50 个学生,他排第十名;小汤圆的成绩稍微有点差,属于中游。她对学习不感兴趣,对打拳感兴趣。

当时教他们练拳,还有一个考虑就是他俩小时候体质比较弱,免疫力差,动不动就感冒了。我感觉练拳可以增强人的体质,又能让人更坚强。练拳之后效果还是很明显的,现在他们两个很少感冒。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抗拒练拳。当时我直接买了拳套,跟他们说要练练拳,小汤圆问我怎么练,我就开始慢慢教一些基础动作。刚开始练的时候,她感觉挺好玩的,后来即使受伤,也从没说过 " 不想练了 " 这种话,没叫过苦,也没叫过累。小汤圆这家伙坚强得很,摔倒了,自己 " 吭哧 " 一下就爬起来,眼睛被打肿都不哭的,他哥哥倒是有几次被她打哭过。

我家院子里铺的是水泥地面,打拳要是摔倒了有可能会擦伤,但训练中主要是击打造成的伤害。平常对战的时候,流鼻血什么的都很正常。他们兄妹俩都把对方打流鼻血过,一般是用卫生纸塞住,或者用水冲一冲,歇好了就继续打。谁流鼻血了,另一个就去帮忙拿纸。

比较严重的一次是小汤圆的下眉骨位置被她哥打肿了,我也很心疼,但没办法,训练就是会这样。好在受的伤都不严重,从来没有因为打拳受伤去过医院,平时都是我买药给他们擦,像黄道益活络油、云南白药这些我都备着。

郑为新在给练习中受伤的小汤圆擦药。受访者供图

有时候我会教他们一些动作,做一些训练,比如练闪躲、跳绳、打沙袋、踢腿之类的。有时候会让他们跑步去上学,通过这种方式锻炼体能。

对打的时候,我会给他们身上系一条一米多长的绳子,这是我自己想的一个方法,目的是让他们找找距离,这样拴起来,两个人就会全力以赴,也能加快训练节奏。

我发的视频下面有很多人评论说,哥哥可能是心疼妹妹,不太敢用全力去打, 这其实是不存在的,可能是因为她哥哥被 KO 过几次,有点心理阴影,所以打得有点不自信,但完全没有让,我也从来不鼓励他们去让。

从实力上看,我感觉两个人平分秋色。小汤圆的优势就是敢打敢拼,但发挥不稳定。

狼性教育与校园霸凌

我觉得自己的教育方式算是狼性教育。山里面的孩子很多都是爷爷奶奶带的,被惯坏了,感觉欺负别人就显得自己很厉害。我觉得在这种环境下,自己的孩子应该阳光一点,霸气一点。

两个孩子性格确实有点内向,但我女儿稍好一点,她还是比较活泼可爱,他们两个平常都很乖,没有什么脾气,在学校里也很乖,在家也很乖。

我儿子刚上一年级的时候,有个小孩子特别调皮,把一条蛇打死之后偷偷地放到他书包里面。他奶奶从书包里面拿水杯倒水,看见一条死蛇在里面,被吓了一大跳。我当时也很生气,立马带着我儿子到学校去找那个孩子,把他拉出来,让他在学校门口和我儿子单挑。我跟他讲,你把我儿子鼻子打破,我都不怪你,就让我儿子全力以赴地和他打。

" 小汤圆 " 和哥哥 " 黑金刚 "。受访者供图

儿子当时的表现我不怎么满意,后来我才慢慢教他。现在别说那个小孩了,他哥哥也打不赢。他哥哥读六年级,比我儿子高出半个脑袋,体重、身高、臂长都占优势。好几次来我家里挑战,打几次输几次。打之前,我会给他们都戴上拳套,上次那孩子被打得鼻血哗哗地流,我吓惨了,赶紧让别打了。他不服气,说待会还要打,我说别打了,再打你还得受伤。

小汤圆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她被人家打哭,站在操场没人管、没人问,回家也没告诉我,后来是她哥哥给我讲的。练了拳击之后,再没有人欺负她了。现在出名了,老师、校长都知道小汤圆,很多以前不和她一起玩的小孩也找她。

其实,我自己小时候也经常被人欺负。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和母亲被拐到江苏了,后来在那边过得不顺心,才回到贵州。小时候在江苏,其他小孩都知道我是外省来的,和本地人说话也不一样,他们就欺负我,扇耳光,用棍子朝我腿上打,棍子都被打断了,当时我不敢还手。

十岁左右,我自己就举着铁棍练肌肉,自己打沙包,但后来始终没有去争回这口气。明明能打得过人家,但是不敢打,因为人家那个家族很大,在村子里面非常霸道,如果他儿子被谁打了,他叔叔、伯伯,一家老小都会上人家里去打人,太欺负人了。

学拳可以防止被暴力,但同时我也教育两个孩子不能随便动手。他们从小就乖巧得很,从来不惹事。我经常跟他们讲,我们不惹事,但是也不能怕事。他们从来没有因为打别的小孩被叫过家长,在学校里没和人吵过架、动过手。

生活上,我很少会打孩子;训练上,怎么教都教不会的时候我就有点生气,会朝他们屁股上踢几脚,但主要是为了让他们长记性,他们也不会哭。

小汤圆站在沙袋旁。受访者供图

有人觉得孩子还太小,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会影响发育。我觉得只要是不做像举重那种重量训练,应该不会影响身高。

听说要教孩子练拳,我妈一开始有些反对,她觉得女孩子不应该练这个,我说你不要管。后来练好了,看到有这么多人关心,她也很支持。

" 孩子的未来,我很迷茫 "

2014 年,我和孩子妈妈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现在家里就只有一个 40 多平方米的砖房,我一个人睡一间,我母亲和两个孩子睡一间。我父亲在外打工,还有个奶奶,但不和我们住在一起。

家里主要收入就是靠我外出打工。在广州的时候,我是在建筑工地上做临时性的焊工,一天的工钱是 300 元,但不是每天都有活儿,有时候一歇就是半个月,很不稳定,平均一个月能挣 5000 多元吧,每个月给家里寄 1000 元。家里的摩托、彩电、冰箱都是我买的,但是彩电之前烧坏了,已经不能看了。之所以不愿意进厂,是因为感觉不自由,工资又低工作时间又长,各种要求也多。

虽然人在外面,家里的人情世故也都要我来拿钱,我们这儿亲戚结婚随礼都是 500 元打底,远一点的亲戚给 100 元,遇上这种事的话,我母亲就会在电话里对我说,我就给银行卡里多打点钱。今年春节回家后,我就没再出去打工了。

小汤圆在写作业。受访者供图

因为家里条件有限,我从来没有带兄妹俩参加拳击比赛,也没有去现场看过比赛。

平时,主要是用手机放一些比赛给他们看。但最近,江西抚州要举办一场 WBA 世界拳王争霸赛,我们受邀过去观看比赛,机票、酒店费用全包,这也将是我和孩子第一次坐飞机。

我自己是去年才开始喜欢上拳击,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在广州打工的时候,我偶然进了一个武术搏击群,他们每周都会有实战对抗,我有时间就去看一看。当然也参加过对打,但那时候啥都不懂,上去就是被人家打。别人也不会跟我讲该怎么打,我就靠自己想,自己琢磨。现在教孩子的那些技巧,就是既有参考别人的,也有自己琢磨的。

在拳坛里,我的偶像算是泰森,因为他暴力,出拳威猛。中国的偶像应该算是徐灿,这次他还专门发了个视频,跟我女儿打招呼。但说小汤圆是我的偶像也是真的,我感觉她挺能吃苦,悟性什么的都挺好。

打拳的时候,小汤圆看上去很阳刚,其实平时也是普通小女生的样子。她喜欢穿花裙子,那些衣服都是我到镇上给她买的,头顶两个小辫儿是她奶奶给扎的。最近学校为六一儿童节排练了舞蹈,小汤圆也学了,她一回到家就跳给我们看。

平时穿裙子的小汤圆看起来也是普通小女生的样子。受访者供图

现在,全国有几十家俱乐部、拳馆联系过我,很多人给我们指路,但我很迷茫,没有做出最终决定,希望能慎重地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总之,孩子将来肯定是要去接受专业训练的,至于在本地还是去外地还不确定。两个孩子还小,他们自己没什么想法,就知道吃、睡。

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刘军

以上内容由 " 新京报 " 上传发布

评论
大家都在看
台2020大选蔡英文将险胜?柯文哲:最大变数还没出...
中国台湾网  6小时前
男子招嫖时找朋友报警,被抓竟称:就是为了帮你们取证
现代快报全媒体  7小时前
男子下药迷奸多名女性拍下裸照视频 无一人报警
中华网  4小时前
欧洲多国顶住压力拥抱华为 美对华技术"封锁网"千疮...
海外网  8小时前
老爸为劝女儿别穿热裤“现身说法” 结果露出腿毛走红...
腾讯新闻视频  8小时前
男子私带人体唾液样本入境 海关一搜竟有183支
看看新闻  4小时前
ofo被追索2.5亿,用户陷“押金坑”!律师:可这...
ZAKER潇湘  7小时前
住房租金不得涨价!柏林计划“冻结房租”5年
环球网  10小时前
中国孕妇泰国坠崖其丈夫被捕 网友:电视剧都不敢这么...
看看新闻Knews  16小时前
“非常吃香”的四大热门专业!你的专业上墙了吗?!
在广州读大学  10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