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今天早上吃什么?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我现在写引言写的越来越不走心了,改为走胃。在后台编辑今天的文章时,半途停下来花了起码 20 分钟在手机软件上划拉了半天,下了订单,喊了豆浆油条的外卖,尽管这并不是吃早餐的时间。已经想不起有多久没有好好思考早饭吃什么这个问题了,每天清晨拉开冰箱门里面只有鸡蛋和速冻汤圆,日复一日的汤圆荷包蛋早餐,我怎么变得这么将就了。

——深夜君

正文

早餐是一天的能量来源,但是现在的早餐合口的不健康,健康的不想张嘴,我每天要么在办公室楼下拎着油条豆腐脑上来,要么就从家里热俩窝头吃。有时候特别喜欢出差外地酒店的早餐,种类多,吃起来也不用着急迟到。到了外地也能体验一下当地人民的风土人情,换个花样吃早餐。

我的出生地在咸阳,在那里生活的时候,在外吃过最多的早餐就是油条豆腐脑,油条各个城市大同小异,但是豆腐脑却很不同,除了豆腐软嫩顺滑外,口感却是以酸、辣为主。端上桌一层红油上面洒满青翠的香菜,大口一 die,咦,美滴很。辛辣顺着嗓子滑入胃里,那种灼烧感仿佛是在告诉你," 美好的一天开始喽 "。现在我不但怀念这套经典的早餐组合,也很怀念小时候留着鼻涕,在早餐摊前等着爸爸妈妈买菜回来的年纪,那是无忧无虑,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年纪。

在北京我喜欢煎饼果子作为早餐,清华大学照澜院超市门口的那家尤为喜欢。别说早餐了,有时候下班再买一个当作晚餐也是常有的事情。个人感觉煎饼的灵魂是刷在上面的那一层酱,他的酱可不普通,勾住我的胃长达两年多的时间。看着师傅将面糊摊在鏊子上,竹蜻蜓一划,就是一个标准的圆,磕开鸡蛋继续画圆,最后刷上灵魂之酱料,撒上葱花、香菜、芝麻,包裹上果子就齐活了。我还讨教过师傅酱料的秘密,师傅只是说,里面有甜面酱、番茄酱、黄酱、烧烤酱等,但是配比不知道,就说自己一边兑一边尝出来的。我觉得这才叫大厨,对于食物的调味全凭舌头记忆。他们家的煎饼有时候我会放上几片生菜,再放入切成大块的烤香肠,搭配起来很健康。但是由于太厚了,咬起来有点费劲,就当练习咬合肌了。

去新加坡游玩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吃半生鸡蛋当早餐,他们那边就这么吃的。早餐的搭配是俩煮到蛋清刚刚不透明的鸡蛋,和一块抹满花生酱的烤土司。点餐的时候,服务生问我,鸡蛋要不要煮熟些,我的回复是:" 当地人怎么吃,我就怎么吃 "。磕开两个流动的半生鸡蛋放入盘中,滴入几滴酱油,再撒入几粒胡椒粉,不要搅动,一饮而尽。我的天啊,说不出的感觉,就差舔盘子了。

去扬州时候,跟着大爷大妈们一起过早,拳头大的三丁包来两,一笼烧麦,一盘大烫干丝,这个分量,一天不用进食了。在上海的时候,看着一大早穿着睡衣走在弄堂里面的居民,打包上海早餐的 " 四大金刚 " 带回家吃。在重庆,吃一碗正宗的小面当早餐,大块的牛肉,绵软的豌豆,辣的我通透汗湿了整件衣服。在广州,吃着最爱的豉汁凤爪和肠粉当早饭,嘴里嘬着凤爪,耳边传来听不懂得粤语。我现在特别想吃武汉和长沙的早餐,想尝试一下热干面和米粉当早餐的感觉。坐在街头,捧着碗,听当地人讲故事。所以还是那句很俗的话: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不是梦想,而是今天早上吃什么。

文 /   大白熊

图 /   雅雅

BGM / 豆浆油条 - 林俊杰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投稿邮箱:tougao@tonightfood.com

q 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 · 网易号 " 各有态度 " 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 WeMedia 自媒体联盟成员

以上内容由 " 深夜谈吃 " 上传发布

大家都在看
评论
没有更多数据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