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欧网 05-27
薪太软:从信任经济切入“人力资源产业互联网”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1996 年,台湾歌手任贤齐发行了一首歌曲《心太软》,红遍大江南北。副歌的高潮部分有句歌词," 你总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一首爱情小歌曲,道出了情感中的酸甜苦辣。

20 年后,也就是 2016 年,一家名叫 " 薪太软 " 的人力资源服务商成立。董事长杨鹏博在接受亿欧专访时提及,薪太软从薪酬代付系统为入口,成为薪酬结算的变压器,在人力金融供应链中,调节市场经济的淡旺季与发工资的 " 计划经济 ",从心到薪,变成了到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的聚焦,用金融的手段扛下了原本用工方、蓝领和服务商肩上的种种问题。

创业公司总是什么都想做,但往往都死在 " 什么都做 "

杨鹏博自称是个乐观的创业者。回顾薪太软的发展,他表示:" 找对了入口,顽石可破。"

据悉,薪太软已于去年 9 月完成 A 轮 4000 万元股权融资,目前新一轮 A+ 轮融资的筹备也已接近尾声。前几天,杨鹏博刚刚带领团队在嘉兴南湖举办了三周年庆,称要向全球最强创业团队中共一大致敬," 肩负薪使命,迈向薪征程。"

杨鹏博向亿欧表示,往往很多创业公司什么都想做,但都死在了 " 什么都做。"

其实一开始,薪太软试图直接服务中小微企业,通过代发数据同步为客户提供薪酬垫付服务。后来考虑到薪酬结算频率和风控的复杂性,将客户群体主动变窄,进行单点突破。经过观察,最终切入了高频次发薪且需要资金垫付服务的人力外包行业,试图让薪太软成为该行业薪酬结算服务的基础设施和首选人力金融服务商。

具体来说,薪太软的整个发展逻辑是从农民工薪酬保障层面的普惠金融、到建筑、物流、人力服务行业等蓝领员工为主的普惠金融,再到未来全行业的薪酬领域普惠金融。

意识到上述薪水背后牵动的问题,源自合伙人的一次喝咖啡。据杨鹏博讲述,有两位合伙人是大学校友,叙旧时谈到母校,提起一个被开除的新生时格外感慨。这位新生 9 月 1 号正式入学,9 月 2 号被带到派出所,9 月 3 号学校去派出所领人,随后将之开除。" 但其实学校没有弄清楚最根本的原因。"

事实情况是,他在开学当天去工地看望自己的父亲,从父亲的工友处得知父亲为了给其凑学费去讨要被拖欠的工资,甚至给包工头下跪,但还是没有拿到工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于是与包工头起了冲突,打断了对方的鼻梁骨。

" 其实包工头也不是故意的,因为建筑行业的工程款都有账期,一笔结完,要等到下一笔,但是工人的工资却渴望能按时结。" 杨鹏博说,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淡旺季,企业资金流总有波峰波谷,而员工的工资却要按时结,这是 " 计划经济 "。

所以," 农民工苦,给农民工发工资的企业苦,代替企业给农民工发工资的人力资源公司也苦。怎么大家都这么苦 "?因此,几位有金融、支付、人力管理、供应链金融背景的合伙人打算做这样一件事:能不能用互联网去中间化,为支付的安全做保障?能不能用货物供应链金融的思想在人的领域做一次复制,从而给农民工做一些普惠金融的服务?

这就是薪太软找对的入口,先从人力资源行业开始,用支付数据构建的信用体系,给农民工支付工资,基于应收账款保理,专款专用为企业垫付工资。最终目标,是为各个行业做薪酬结算以及延伸的金融服务。据悉,薪太软已从服务人力外包机构拓展至建筑工程行业,为政府、开发商、建筑总包方等提供农民工薪酬结算保障平台,试图达到金融 " 普惠 " 的境界。

代替财务三张表,数据确权有新价值

薪太软作为薪酬结算的服务提供商,在为人力资源行业提供金融服务的同时,也垂直渗透到了各个行业,成为了一个跨行业的交易平台。" 我们并不是一个企业内部使用 eHR 管理软件,而是通过工资结算,连接多个法人主体,将用工单位、供人单位、务工者等都纳入交易平台并提供撮合交易、以及供应链金融等服务,薪太软是一个交易型产业互联网平台。"

对于人力资源企业来说,本身属于轻资产行业,由于与甲方用工单位存在账期,如果没有资金备份,凭借传统的借贷,很难借到钱。其次,人力资源企业拥有不同的客户,因此也会有不同的发薪日期。

如果有这样一套发薪软件,对企业来说,产生的数据可以为他记录信用,帮助顺利贷款渡过资金延迟期压力,对员工来说,可以按时领到薪水,对软件提供商本身来说,每天的交互频率非常高,同时积累了人力资源公司的收入逻辑和数据,甚至是借助人力资源公司服务客户的数据来帮助人力公司征信。

这些数据中含有非常多的信息,比如发薪量越大,说明服务的客户越多,发薪的客单价越高,说明企业服务的客户质量越好。他双十一发 10 万人,双十一过后发 7 万人,等于告诉了我们该公司的淡旺季,告诉了我他有稳定的 7 万人群,也有 3~4 万的波动人群。"

也就是说,根据这些数据,可以推演出很多概况。

大家都知道,判断一个公司的情况一般会用财务三张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其中,资产负债表是骨骼,利润表是肌肉,现金流量表是血液。

但是杨鹏博却表示判断一个公司还能从薪资数据入手,如果一个企业每年的工资总额都在逐年递增;老员工很多,每隔一两年都能加薪;并且公司从来不欠员工一分钱,也从来没有拖一两天的情况,工资水平在同行业中等偏上;" 其实这些数据能够变相向我们证明,这个公司是一个不错的公司。"

每年的工资总额都在逐年递增,代表了工资在增长、员工总数在增长;老员工很多即代表了公司稳定,凝聚力强,每一两年都有可能加薪,表示员工干出了不错的业绩,公司也在欣欣向荣。最后,一个公司从来不欠公司一分钱,也从来没有拖一两天的情况,工资水平在同行业中中等偏上,最起码说明现金流充足。

" 工资一旦涨上去,就很难降下来了,没有一个老板为了骗外面的人,给自己员工加工资的,所以这个数据很真实。"

但目前的情况是,薪水支付作为刚性需求,产生的数据没有人记录和沉淀,也没有把数据信用化、量化。因此,薪太软为代替公司支付工资的人力资源企业提供发工资软件,通过数据来记录信用,将企业发展和增长的逻辑量化出来,然后打通诸多银行和金融机构给他们平台上的企业垫付工资、给员工预支工资,实现更灵活的普惠金融服务。

除了经济问题,这里面还有一层逻辑是,企业给员工发薪水还肩担了社会责任,例如上述说的农民工养家糊口让儿子上大学。杨鹏博说,有些企业在经济困难期,就算是借高利贷也要把员工工资发了。那么通过薪太软的信用数据记录,得知某个企业一个月能挣 100 万,现在要借 20 万,我们能借吗?当然能。"

从这个维度讲,这是在帮助中国企业家的信用受到金融机构的尊重,搭建了数据确权的价值。" 现在中国真的不缺资金,现在 M2 全球第一,但是你会发现现在的金融机构渴望寻找到合适且优质的资产,钱很希望放出去,但是金融都是有风险控制的。所以今天永远都是钱找项目、项目找钱。"

因此,杨鹏博认为,今天最大的问题是资产与资金中间缺少量化的桥梁,缺少降低中间信任成本的手段。" 今天所谓的产业互联网中的大数据、区块链就是在解决这样的问题。而在不同场景下,如何进行运用组合这是关键。"

一般来说,金融借贷会涉及追索权保理(非买断型)和无追索权保理(买断型)、明保理和暗保理、折扣保理和到期保理,其中涉及的成本和流程都很复杂,这种风险和控制增加了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采用对企业数据量化的信用体系,就可以监测到业务的真实性,以及对汇款规划、专款专用等进行动态管理,这就是数据确权的价值。

薪太软通过其薪酬结算大数据,帮助金融机构在用工单位没有明保确权的情况下,识别人力企业的业务真实性,并通过一系列创新的账户管理体系保障了资金的进出,对供应链金融在轻资产的人力服务行业如何风控,提供了重要抓手。

移动支付改变了 C 端的商业模式,接下来将是 B 端

2018 年年底,薪太软发布了战略 2.0 产品规划,要为产业链核心企业打造其 " 人力供应链服务平台 ",并与中国民营建筑行业企业南通三建、以及国内人力资源企业红海集团、优蓝网、肯耐克萨、劳达所在的不同领域签署战略合作合约。

此次规划,是将用工方、供人方、以及围绕人力资源管理的专业咨询机构、软件公司都通过线上化的场景融入一个平台,为企业与其人力服务供应链提供线上签约、线上对账、线上结算、线上融资、线上管理的互联网化改造,成为用工单位与人力机构之间的 " 支付宝 " 和一个相对更轻的 " 怡亚通 "。

简单来说,是打算将移动支付应用到 B 端,产生更多的商业场景和赋能。

支付宝最早解决的是买家与卖家的信任问题,我发了货你没给钱,我给了钱你没给货,怎么办?电商做不下去了,后来阿里巴巴发明了支付宝。

从支付宝的演变逻辑来看薪太软,无非就是一个 TO C , 一个 TO B 的差别。

支付宝从电商的信任经济延伸,针对交易平台上的卖家又推出了阿里小贷,针对买家推出了借呗、花呗。

薪太软也是如此,平台上聚集了用工单位、供人单位、金融机构等资源,能够为用工单位垫付资金,也能为供人单位垫付资金,薪太软本身既不是直接放款方,也不是担保方,而是一个提供场景、资产、风控等技术手段,提供闭环化的支付体系,提供解决方案和平台的公司。

杨鹏博向亿欧介绍,薪太软主要为人力资源企业提供两种服务,即技术和金融。

" 主要做的是赋能,一个是科技的翅膀,一个是金融的翅膀。" 人力资源公司号称是人效比更高,也就是说,企业花 5 个人,人力资源花 3 个人就能搞定,这就要求人力资源公司的信息化程度要求更高。例如计算工资、发工资、账户发行都需要更高效、准确的流程和工具,所以薪太软就在这方面赋能,提供免费的系统,让他们做得更快更好。

第二,规模更大了之后,垫付工资是个问题。薪太软觉得,没有产融结合,没有金融,就做不大,因此为之提供金融服务。

对于人力资源公司来说,它们是为企业承担灵活用工风险和用工压力,成为人才的调度蓄水池。对员工来讲,也保证了企业经营支付的风险,成为工作分配的蓄水池。" 放贷前,我帮你做资料收集,数据收集分析,以及初级风控,合适靠谱的才推荐给你,让金融机构去做审慎风控。" 杨鹏博说,在金融业务这个角度来看,作为一个集成服务平台,薪太软更多是扮演了助贷的角色。

" 薪太软完成的一部分任务就是人力机构在贷前、贷中、贷后进行动态的风控管理,甲方钱回来没有,现在是什么情况,发薪率有没有变化,但最终审慎风控还是由他来完成。"

再者,目前的招聘生态是,白领泛滥而蓝领稀缺。且蓝领招聘还存在返费,返费破坏市场竞争,也会在过程中被挪用,并且即使发到工人手里,有些工人也会为了返费,干满 60 天就走了,流动性会更大,形成了恶性循环。薪太软帮助人力公司用金融赋能,给员工提供周薪、日薪,即灵活领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U 盘式用工方式兴起,人力资源的边界模糊化的趋势都推动了这一刚性需求的产生。

现在支付宝上的生态已经远远不是刚上线时的信任担保了,也不光是金融贷,更多地还与智慧政务、生活服务等产生了联系。杨鹏博认为,薪太软的平台场景延伸也有很多可能性。

据杨鹏博透露,从农民工的薪酬结算中心、到国民薪酬结算中心、再到国际薪酬结算中心,薪太软也在布局出海业务,最近的融资也会有相关战略合作的动作。目前,薪太软已成功建立为企业提供智能工资代发、工资信用支付、众包服务应用及人力供应链协同管理的四大产品系统和服务体系,形成闭环的产融结合生态圈。

在普惠金融的理念下,薪太软正为多个地方政府打造农民工治欠保支的薪酬结算系统,通过其在人力金融领域的专业性,引进社会资本帮助地方政府解决农民工欠薪的难题。同时将供应链金融服务获得的部分收益,以公益形式捐赠,专款专用于因公死亡或伤残的农民工贫困家庭的精准扶贫,外出务工农民工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的关心关爱等。努力尝试用其商业模式和公益金融的创新,最大化解决社会问题,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共赢,推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并实现可持续发展。

让天下没有难领的薪水,正是这最开始的初心,推动薪太软努力追求科技向善和公益金融,并不知不觉的为千千万万的企业家,将之承担的就业责任,量化为信用,为企业发展和个人收入保驾护航。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