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生徐易容的创美哲学
ZAKER热点工作室 2019-06-03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1.html

 

在远古和近代,社会流行的生活哲学都是从最顶级的文科生的思想中演变简化而来,进而影响着俗人消解俗世的方法论。

即便在伽利略和爱因斯坦或者霍金这样的科学巨人时代,最顶级理科生的哲学投射的是宇宙、星系和物质,解决的是整个地球的前途命运问题 —— 和普通人无关。

没有哪个时代像当下这样,理科生的哲学具有如此无孔不入的普适性,改变着地铁、路边摊、星巴克、写字楼里的语境。

理科生的哲学,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底层逻辑。

徐易容也是一个很会讲哲学的高级理科生。

1 顺势

如果不创业,徐易容如今也会是 BAT 高级花名册上显赫的名字。

他高中获得过山西省奥数冠军,随后取得北大计算机系学士、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硕士学位,硅谷阿莫顿研究院 3 年工作履历,2003 年回国进入 IBM 中国软件开发中心。

徐易容在 IBM 阿莫顿研究院工作

2004 年 11 月,时任百度 CTO 的刘建国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去做百度的实验室。刘是徐易容在北大时的老师,师生之谊没有打动他。身处 IBM,“会俯视这样的创业团队”,徐易容说。

那还是日后的巨头们开着火车吃火锅进军鹅城的年代,徐易容眼里的“势”还是大平台。

老师刘建国还是改变了徐易容的轨迹。九个月后,百度在美国上市了。刘建国连问了他三次:“易容,你后悔了吧?”

在优等生自尊心的驱使下,徐易容做出了创业的决定。第一个创业项目抓虾最终难以为继,送给了豆瓣的杨勃。

从 2008 年底到 2009 年 11 月美丽说创立,徐易容“盲流”了快一年。他到国内外很多地方去滑雪,在瑞士采尔马特雪场,他看着人群从雪道上一冲而下,醍醐灌顶,创业也如滑雪,必须找到大势。

徐易容在北海道二世谷

切割垂直市场在 2010 年前后已经成为理科生们创业的盛宴。

徐易容选中了时尚这块蛋糕,从美丽说到今天的 HIGO。在看似顺风顺水的创业下半场,徐易容认为最大的困难是等待,等待市场被教育的结果,等待新的消费风口。

徐易容拿乔布斯举例。

“ 1985 年,他离开苹果公司,到 1997 年再回到苹果公司。这十二年间,乔布斯在干什么?实际上这十二年的乔布斯是非常衰的,他没有做成什么事情。换句话讲,这十二年的乔布斯在等待一个真正的消费电子时代的到来,他在等那个趋势。 ”

在徐易容的趋势图上,美丽说重新定义时尚媒体的终点已经撞线,未来是在为一个“新型的时尚服装产业出现”打开空间。

“我只能等着,所以说从美丽说出来后,我并不能够预期 HIGO 马上获得成功。”

2 至简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都在解决痛点问题。几乎所有的商业镰刀都割向中产阶层。

徐易容对中产阶层消费的欲望路径把握简洁,至简在时尚上是一种风格,在商业战略上便因为目标清晰而成为护城河。

徐易容把 HIGO 的价值定义为:全球时尚新品、价格特别好、保证正品。他说这三个维度构成了一个针对中国新中产的有趣市场。

徐易容拜访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 Nicholas Rhodes 教授

徐易容定义的三个维度和他始终强调的“高级感”媾和在一起,就是对中国所谓新中产阶层至简的痛点洞察。

“这群人拥有社会过半的财富,普遍受过高等教育,渴望财富和尊重,但他们觉得很累,终其一生也无法进入 0.1% 的富人行列,绝大部分人还没有实现车厘子自由。”

有钱,却不是那么的有钱。

“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注重精神生活,视野很好,追求质地高级的商品,他们不会以用上了工厂货或淘宝货为荣。”

愿意花钱,更享受在花钱带来的辨识度。

“支付高价买到新品会显得他不够精明,我们的价格会比品牌店便宜百分之三十,而代购无法保证正品,朋友圈微商购买更像是捡便宜。”

HIGO 能满足新中产所有隐秘的消费心理矛盾。

徐易容把 HIGO 的全部商业逻辑归结为“美感”,“我认为这是未来的趋势和机会,中国人在意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我们有文化的传承,又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产对美感的感知会不断提升”。

徐易容描绘的中产美感提升过程大概就是他需要再继续等下去的时间。

3 协调

徐易容在自己充满现代建筑大师柯布西耶风格的办公室接受 ZAKER 采访时,穿着一件麦昆标志性的骷髅头白 T,外搭一件 Thom Browne 的米色衬衫。

型男一枚。

理工男踩进时尚圈,在外人看来有一种冲突感。徐易容并不这样认为,“当你作为工程师的时候,你去写代码也需要协调,好的代码跟一幢建筑是一样,它本身就是协调的。”

他一直挂在嘴边的美感在他看来就是一种高级的协调。

而作为一个创业者,真正让徐易容发生从 0 到 1 裂变的是学会了团队的协调。

从美丽说与蘑菇街合并成军的千人阵容到 HIGO 出走的百余人团队,失衡的不仅仅是徐易容一个人。

徐易容非常喜欢的 HIGO 办公室

人人都有“站在高岗上”的感觉,将多兵少。“明明是不过百来人的团队却硬是保存了大公司的那套层级制度,信息传达还需要经过四级”,徐易容回忆说。

他泡在 798 的星巴克里,认真重温《将心注入》、《重新定义公司》、《解密无印良品》,恶补“如何带领团队”的课。

随后,徐易容“激进”地劝走了 30 多个老同事,“我必须得为结果负责,否则大家都得死在路上。”

其实在第二次创业时,徐易容就认识到了团队的重要性,这一点,甚至他被看作是“为什么是蘑菇街并了美丽说而非相反”的答案:“他们的团队要更强一些。” 蘑菇街的创始人陈琪曾在淘宝工作了六年,是标准的阿里人。

徐易容在阅读《成事:冯唐品读曾国藩嘉言钞》

“阿里系的人都有一个优点,非常注重自己团队的文化。即便他们原都是小中层,不是阿里文化的缔造者,但他知道什么是文化。‘ 文化能把战略当早餐吃掉 ’ ( culture eats strategy for breakfast ) ,文化牛逼了,什么事都能干成。”在徐易容看来,文化好,意味着整个团队的思想更加一致,力能朝一处使, “八路跟国军不就是这个区别吗?”

现在的徐易容,有一半的精力都花在了团队建设上。他通过在苹果日历上为自己每日行程与安排标注颜色的方式监督自己:“我一天有很多事,凡是跟团队相关的事务,我会在日历上标记成绿色。我要求自己一个礼拜里,绿色必须占到一半,若是没达到,这周就是不合格的,下个星期就要改过来。”

ZAKER:创立美丽说是您跨界创业的一次尝试,您为什么会选择时尚行业?

:第一次创业做个性化阅读之后,我就不再想做泛泛的互联网的东西了,那时我对垂直行业产生了兴趣。我看过教育、医疗、旅游等行业,最后选定了时尚行业。这个行业基本上是把用户的需求解决得好,就会有充足的发展空间,我喜欢这种自由的东西。

ZAKER:抓虾、美丽说的两次创业经历给您的启发分别是什么?

:我用了三年时间做抓虾,发现做事情一定要顺势。做美丽说,我学习到的是:一个有明确的价值观和文化的团队是多么的重要。

ZAKER:您很爱滑雪,曾说过创业如滑雪,必须找到大势。在大势判断方面,有没有什么心得可以分享给创业者?

:很多创业者有两个问题,一是他们会沉迷在自己的视角里,没有真正去观察用户的需求,所以他们做的都是自己的东西,但不是用户所需要的东西。第二个是他们往前看的时间太短,一般只看一两年,我建议要往前看 5 到 10 年,同时要去看大的需求,大智若愚的去判断,其实并不难。

ZAKER:创业 15 年,您觉得在互联网这个赛道上的机会是多了还是少了?

:我觉得没有机会了,互联网今天是一个巨头垄断完的行业,纯互联网的业态包括两种,一种是媒体,另一种是交易。 今天用户不缺信息,也不缺交易。

ZAKER 热点工作室   文 / 李淑君 视频 / 李耀华 张如敏 摄影 / 王莉莉  
往期回顾

中国青年说专题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