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360 07-13
疯狂“学区房”,还要埋葬多少买房人的焦虑?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caijing1.html

 

7 月 8 号的一则通知,炸开了山东菏泽天安国际广场小区的业主群。

导火索是菏泽第一实验小学的招生声明:

声明中指出,第一实验小学因办学规模达上线,学位严重不足,因此对入学条件做了重新说明。

购房合同不能作为按片区划校依据,房产证在 19 年 8 月 31 日后取得的,将按照新增居民对待,由教育局统筹安排至新增校舍。

该小区业主对这则通知争议的核心问题是:开发商在前期楼盘销售中,曾以学区房作为售房卖点,声明发出后,小区内业主家适龄入学儿童将被划入环境、师资、教学设施不定的 " 新增校舍 ",孩子恐怕无法享受到优质且成熟的教育资源。

这个事件反映了一个在全国各级市场需求里相当重要的一个问题:教育和房产的关系。

疯狂的学区房

在我国,教育资源是稀缺的,而长久以来,我们教育资源的分配则是以户籍作为参考标准的。

适龄儿童的入学是按照户籍所在片区划分,而户籍又和房产绑定,有房才能落户,所以这就催生了 " 学区房 " 的概念。为了让孩子享有稀缺的名校教育资源,学校周边的学区房就变得炙手可热。

在江苏南京鼓楼区,琅小、29 中双学位名校一套二手学区房,2018 年时曾以单价 13 万 / 平成交。

前不久,北京西城区一套面积仅 12.2 平方米的 " 老破小 " 学区房以总价 360 万出售,单价 30 万 / 平。

30 万是北京二手房均价的 5 倍,在一些二三线城市是一套房的首付,而现在却成为了家长为一平米学区房付出的价值。

中国家长对教育的追求,简直可以用狂热来形容。

焦虑引发的 " 学区房 " 狂热

记得几年前,有一篇特别火爆的文章是在探讨中国社会的阶级分层问题。而阶级的划分依据,是以掌握社会资源的多寡来决定的。

1、社会等级日益分化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经历了几十年的超高速发展。在社会财富不断的积累过程当中,资源分配不均,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问题越来越凸显,这也成为了群体焦虑产生的根源。

如何实现阶层跨越?教育被认为是成本最低、路径最直接的方法。

这也就造成了,家长在孩子教育上的倾尽全力和不择手段。

《2017 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中指出,中国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支出的 50% 以上。

而在美国,这一数据仅占 10% 左右。

为了不 " 输在起跑线上 ",中国的学生在日常的课程之余,还面临着各种课外辅导班、兴趣班,减负基本上是空头支票。

而 " 房子 " 不过是享受优质基础教育的一张通行证而已。

2、教育资源稀缺,优质的教育资源更稀缺

中国 14 亿人口,24 岁以下人口占比大概在 35% 左右。从 2006 年开始,高中以下学校(含高中)规模正在以每年平均减少 1.73 万所学校的速度缩减。而通过学校的合并,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师资也在不断的向极少数的学校集中。

优质教育资源的集中,又催化了家长们对名校和 " 学区房 " 的追捧。

学校为了维持正常的教学质量和水平,只能依靠提高门槛来控制学生数量。于是,名校的入学门槛也越来越高。

最后演变成 " 拼爹模式 ",谁掌握的社会资源多,能在学校设下的门槛上迈过,谁就享受了名校资源。

前不久,成都某小学入学面试,该小学筛选的标准是父母毕业于 211 院校。这件事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教育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获得的难度,决定了准入门槛,也同样决定了在名校就学的学生的眼界、人脉、见识、经验。

这是一个循环。

所以,对于追求 " 学区房 " 的人而言,学区房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纸入学通知书,还有背后或明或暗的资源;而房子未来到底价值几何,则是由背后资源优质程度决定的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融说房 "(ID:fangdai123),获取更多房产资讯。

相关标签

学区房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