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 07-22
部分中层干部返厂排除安全隐患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居民家中玻璃被震碎

受爆炸影响居民家墙皮脱落 昨日,在河南三门峡市义马气化厂爆炸发生两天后,多名员工回到厂区检修设备,附近的不少居民也忙着清理爆炸中掉落的碎玻璃和损坏的家具。与义马气化厂相邻的张马岭村,村干部在村长带领下,开始挨家挨户查看并统计房屋受损情况。

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消息,截至 7 月 20 日 17 时,河南省三门峡市义马气化厂的爆炸有 15 人丧生。目前,事故原因调查工作已全面启动,善后处置工作正有序进行。

临近村落

村干部统计受损情况

张马岭村位于义马气化厂正对面,仅隔一条马路。马岭家具城临着马路,挨着张马岭村村口,距离义马气化厂大门 50 米左右。这个家具城也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其中一户。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马岭家具城的门窗无一幸免,玻璃连着窗框全部脱落,顶层的栏杆弯曲变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0 日下午,有工作人员到家具城拍照统计损失情况。家具城的老板娘和女儿受伤,目前在住院治疗。

7 月 21 日,张马岭村的村长带着村里的干部挨家挨户查看并统计房屋受损情况。村民小云(化名)家的窗户玻璃全部破裂,防盗窗变形,铁门凹陷。爆炸发生时,小云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突然一声巨响,不到 4 岁的孩子吓得瘫倒在地上,小云称,当时她也被吓得 " 腿发软 ",用很大力气抱起孩子往村后面的大路上跑。

昨天,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张马岭村很多户人家都推着推车,将受爆炸冲击破碎的玻璃和掉落的砖块放置在村口进行集中清理。

工厂区域

部分员工返厂检修设备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20 日,一些中层干部接到通知返回气化厂,检修设备,排除安全隐患。

此外,气化厂的一些员工也接到通知,厂里让没有受伤、有能力的员工返回厂内打扫卫生,清理厂区。王华(化名)接到通知就回去了," 能快一点清理出来,应该就能早一点上班吧。" 她说。

义马气化厂的爆炸危险解除后,陆续有员工返回气化厂生活区的家中收拾 " 残局 ":戴着手套把阳台上碎掉的玻璃运送到楼下的垃圾点,站在椅子上检查天花板脱落的吊灯,将晃动的门框固定,恢复家具原来的位置。

楼上楼下的邻居遇见时,会互相询问这两天的生活以及家人伤情。胡青(化名)和爱人都在化工厂上班,她收拾碎玻璃时,会突然坐下来,想了一会儿又会去看阳台上的花,念叨着要先把几十盆花的花盆换掉,不然它们随时可能会死掉。这两天胡青没有在家住,她觉得家里太乱了,没有下脚的地方。

生活保障

燃气检查后恢复送气

在义马气化厂职工专门的生活区,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气化厂生活区每栋楼的各层玻璃都受到损坏,小区内碎玻璃一地,有的防盗窗连着玻璃一起脱落,楼下的轿车被玻璃划伤。

爆炸发生后,生活区内暂时关闭燃气。20 日上午,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到生活区拍照,挨家挨户统计受损情况,检查燃气管道,并提醒居民暂时无法使用燃气做饭,等燃气管道检查完毕以后,21 日下午开始送气。

在气化厂,北青报记者遇到了刘亚(化名),她是厂里的职工。刘亚说厂里有上千人,三班倒,每天下午 4 点交接班,白班员工下班,中班的员工上班,很多车间通常在 3 点 50 分左右点名。当天她轮夜班,在家里休息。事故发生后,她挨个儿给正在上班的同事打电话,有的人受轻伤被送到医院,而有的同事不幸遇难。

" 都是在一起上班的同事,见面开玩笑打招呼,生龙活虎的,谁能想到…… " 刘亚声音低沉。她说自己这两天在气化厂门口和小区里往返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摄影 / 本报记者 张香梅

讲述

爆炸发生后妈妈不停打来电话

义马气化厂发生爆炸时,王玉(化名)正在值中班,她从 19 日下午 4 点开始接班,点完名后大家像往常一样回到工作岗位。

当天 17 点 45 分左右,王玉和同事坐在电脑前整理文件。旁边的小青(化名)忽然听到一声闷响,随后她看到窗外有红色的光出现," 我们都以为是空分车间在停车,没在意。小青举起手机准备拍照,身子还没有完全扭过去,又是一声巨响,窗户玻璃直接拍到她的头上,吓得小青直接钻到桌子底下。" 王玉从电脑前猛地站起来想要去抓旁边的同事丽丽(化名),她看见丽丽面前的电脑屏幕烂掉,脸上有一片玻璃碴,血顺着丽丽的脸很快流了出来。

办公室在四楼,大家几乎同时呼喊着:" 快跑,往外跑。" 浓烟很快弥漫在楼道里,看不太清路。王玉来不及害怕," 幸亏都是在厂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对逃生道路很熟悉,我们摸索着拼了命地往外跑。" 等她跑到气化厂门口的大路上,周围已经有不少同事。

王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哽咽,大声问她:" 打你电话多少遍了,是你们厂爆炸了,你没事儿吧?" 此后连续近一个小时,王玉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亲戚朋友不停打来电话问她的情况。

跟王玉一起跑出来的另外三个人都受了伤,脸部或头部被划伤,到医院接受缝合等治疗。文 / 本报记者 张香梅 郭琳琳

统筹 / 池海波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