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热点工作室 07-22
陆伟:给综艺注入时代愿景的人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让人们看到更多有趣的、高贵的、可爱的中国人。”

这竟然是一个综艺节目的愿景。

用内容去表达自己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这是陆伟的心里话,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有点空,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大概和陆伟的记者出身有关,每个有理想的记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记录时代。

从新闻行业到娱乐行业,凭借《这!就是街舞》,陆伟完成华丽转身,也把骨子里的理想放大落地。

记者情结

ZAKER 专访陆伟的时候,《这!就是街舞 2》刚播完第五集,豆瓣评分锁定 9.4 分,在 2019 年娱乐综艺节目几乎全都成绩口碑双扑的惨淡市道中,杀出一条血路。

按照 ZAKER《中国青年说》的设计,陆伟开场白要做一个自我简介,但他没有提到《街舞》。

“我是一个记者。这个记者指的是记录一个时代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记录这个时代的人。”

在陆伟不多的公开照片中,他的确很像一个人们印象中的记者:黑框眼镜,简单黑色 polo 衫,直筒牛仔裤,板鞋,感觉下一秒就要扛起摄像机出现场。

难得采访当日穿了一件鲜色 T 恤,他笑着说自己是被逼的:“他们(工作人员)要求的,我喜欢穿那种黑色的 T 恤,我们老板老田就特别看不惯我。他说你天天穿馄饨皮,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着装。”

成为记者的想法源于一篇小学生杂志的文章,陆伟已经不记得文章的题目和作者,心里留下的只有当时那一刻的感觉 —— 后来领着他跑了二十多年的那种感觉。

在复旦大学上学的时候,陆伟进入《文汇报》实习,他离心中那个神圣的名词一步之遥,并向着那个方向疾驰。但他没想到的是,在实习的时候会遇上灿星现在的 CEO 田明。

“认识老田之后,我的命运就跟他绑在一起了。”

田明也跟这个小实习生非常意气相投,去哪里都默认了陆伟会跟他一起,甚至跳槽都直接一起报上陆伟大名,陆伟跟着去签约,在下笔那一下才突然闪回“我在干什么?我要跳槽了吗?”

他只拒绝过田明一次。

田明曾想邀请他一起到艺人公司工作,他没答应:“只要你做内容,你让我干嘛就干嘛,让我去做艺人经纪,我真的不懂,而且我对这毫无兴趣。”

选择进化

在东方卫视,陆伟慢慢向电视人转型,操盘了《舞林大会》、《加油好男儿》等等非常有人气的节目。彼时真人秀在中国处于萌芽阶段,靠剧本和表演把情绪拉拢在一起,关上电视,所有的东西就像烟煴一样消散在柴米油盐当中。

“我始终觉得文字会比画面更有想象空间,就是你写出来一段话的话,不同人看它是有想象空间的”,一辈子都想以“记者”这个名字活着的陆伟,很长时间都被困在对文字的原始崇拜里。

直到从荷兰引进版权的《达人秀》来到了他手上。

已经习惯国内传统模式,而且节目也做得很顺,陆伟的团队在要不要接受老外这个昂贵的培训要求时非常纠结。

“那是我们东方卫视有史以来成本最高的节目。2010 年是我们第一次引进国外模式节目,也是我们第一次系统地接受世界最顶级真人秀节目的培训。”

在那个年代,一个节目 20 个机位已经是大制作了,荷兰人要求一百多个机位,这对于陆伟团队,俨然是一个对于常识和自尊的挑战。

接受挑战未必成功,但带来的进化是必然,陆伟选择进入下一个赛道。

“到剪辑的时候我们才第一次意识到,国际最顶级的真人秀节目是按纪录片的拍法来做综艺的。没有流程,没有脚本,也没有台词,没有剧本,就是记录。完全记录好之后,靠强大的后期,把它串成一个故事。”

从 2010 年开始的《达人秀》到 2013 年的《中国好声音》制作期间,陆伟参加了达人秀的飞行制作人培训班,参与每一场的讨论,定每一个赛制环节的细节。

“我从一个记者到成为一个真人秀导演,是这几年来完成的,包括到现在做《街舞》,也是被那几年的学习影响着。”

冷暖自知

从被田明“拐到”灿星之后,陆伟已经签了三次续约合同,三次都是一眼没看条款,直接就签了。

包括 SMG 整个团队被挖角到灿星,陆伟只问了一个问题:“谁会来?”

“不跟你开玩笑,那些条款我根本看不懂,还不如不看。我觉得跟一群自己信任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工作,更重要。”

“我们整个团队的文化是建立在导演组的共同审美之上,我们要做节目去表达那些让我们觉得特别珍贵的,特别高贵的中国人。”

灿星在 2017 年就外界透露了上市的意向。然而从这两年的财报来看,灿星收入非常依赖《中国好声音》等一些老牌的头部作品,《街舞》虽然口碑爆棚,但创收力明显羸弱,流传的上市时间也一直在推后。

对于上市的问题,陆伟很坦然。他表示不光灿星,去年开始每一家内容机构的营收都在下降。广告市场在萎缩,综艺节目的版权价格也在萎缩,整个文化市场经济都在萎缩。

整个行业遭遇寒冬,灿星也身陷其中。

“在这种情况下,你要么能稳住,就是你做得比别人好一点,要么你得开辟新战场,我们从去年开始做网综,还有布局一些线下的非节目端产业,比如说音乐类的、舞蹈类的教育培训,也包括跟房地产结合的一些文化地产、商业地产项目。”

无论市场如何,灿星做节目从来没拉过投资,都是自己掏钱做,然后招商投放平台。这些年的项目有大小爆之分,但所有节目从来没有亏损过,陆伟对于这一点非常自豪。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上市?因为上市的原因是想我们想更大声地说出自己的声音,就这么简单。”

“我们希望能够融入更多资金,向更多的领域去做内容。比如说我们去邀请国内最好的电视制作团队,或者我们去投资做电影,做电视剧,或者我们去海外做一些文化输出的东西。”

灿星希望通过上市走到更高更大的平台,用内容去表达自己对这个时代的看法,说到这里,陆伟有点不好意思,但又非常坚定。

少年有光

《街舞》第一季出生在国内各种类型选秀扎堆的时期,而陆伟团队从接到这个案子到第一集播出,只有五个月时间。

因为剪辑和宣传团队配合的问题,被几位明星队长粉丝大规模讨伐,甚至有艺人工作室发出“暂停合作”公告。

参加节目的明星都是陆伟亲自挑选,每个人都是他发自内心地欣赏尊重的,但他也坦言第一季出现的问题无可推脱。

“后来回头看,我们觉得第一季的海选确实好像剪得有点问题,但当时我们是很坚持的。可能我们习惯了去做素人选手,而不是做明星,所以说所有赛制设计和剪辑思路,完全把选手放在上位。”

素人一直是陆伟团队做节目的基盘,哪怕是《歌手》和《街舞》请来了明星导师队长,节目的核心也一直是这些普通的中国人。

“节目对我们这一批传媒人来讲,不单单是收视率。一方面为自己做了这样一档节目感到很骄傲,另外一方面又会觉得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太有魅力了,就是会有这种感觉。”

形而上的价值观是美好的,越是坚持越能从中感受到满足,但现实目标的达成路径却总是坚硬的。

“别人的模式是 50 年慢慢摸索研发出来的,你花 10 年时间去引进去学习,但是你无法去等下一个 50 年。目前中国最顶级的制作团队的能力已经不亚于国际一流水平,接下来你就得自己跑,你不能永远睡在别人的创意身上。”

陆伟爱诗,少年时倨傲的他和同学打赌没有自己不会背的唐诗宋词,然后被一句“潇潇暮雨洒江天”疯狂打脸。自此,这七个字成为了他第一个网名,第一个微信名,他用这个名字来告诫自己:“不要骄傲自恃,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去年灿星的年会,陆伟用了李白的诗做队名 —— 少年奋烈自有时,他说起这句诗时,眼里有光。他说这句诗的意思是:

我们还很年轻,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取得我们应该有的荣耀。

QA访ZAKER X

1. 以前的采访里你说过季播节目没有必要为了变而变化?为什么现在一直求变?

打脸了。之前那种自信来自于电视台节目,网综需求迭代太快。

2. 《街舞 2》为什么请吴建豪?

罗志祥的推荐,接触过后发现他个性很强又敢于表达,而且萌萌的贱贱的性格很好玩。

3. 微博名为什么是禽兽之变诈几何哉?

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面的,我微博上写的随感,只是为了让大家增加一点笑料而已,看过算数那种感觉。

4. 老了以后,退休以后最想干的三件事情?

首先是把我自己买的书还没有看完的能够尽快看完,第二就是想去成都生活一段时间,天天吃火锅,第三好像也没什么其他。

ZAKER 热点工作室     文 / 黄斐     视频 / 李耀华     摄影 / 李小燕 俞颖 关淑琴
往期回顾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