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吉林 07-22
伪满垮台之际,溥仪率皇族逃到吉林省这个地方…

 

李淑贤(溥仪最后一任妻子)

今天的王庆祥,已经是著作等身的溥仪研究专家。让他开启溥仪研究的,却是多年前的一次组稿经历。那是 1979 年 8 月,他作为《社会科学战线》杂志的编辑,出差返程途中,在北京经人介绍,认识了溥仪的最后一任妻子李淑贤。这一结识,给他提供了进入 " 皇家 ",接触大量溥仪生前史料的机会,也让他将半生精力付诸于此。

见到 " 皇帝妻子 " 接触与溥仪相关的一手资料

1979 年,王庆祥见李淑贤的初衷是要邀她撰写其 " 皇帝丈夫 " 的生活。那时的李淑贤 55 岁,独居在北京东城北小街草原胡同 23 号院内一间不起眼的东厢房里。当时,溥仪已经去世 12 年,李淑贤保存了一批溥仪的遗稿和遗物。王庆祥说明来意后,李淑贤说自己因为身体不好,写文章比较困难,但答应提供回忆口述记录资料。

在李淑贤家中,王庆祥看到了溥仪的亲笔日记、笔记、会议记录、学习体会、思想总结、发言草稿、书信、接待外宾或会见各国记者的谈话记录、溥仪本人的回忆等亲笔手稿,以及各种出席证、请柬、家庭影集和音像资料等一大摞家传遗存。其中,甚至还有溥仪打电话的记录,上世纪 60 年代政府就很照顾溥仪,给他家安了电话。王庆祥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最可靠的第一手家传史料,非常珍贵,他感到机遇突然得天独厚地降临在自己身边。

看到这么多与溥仪相关的一手资料,王庆祥对李淑贤说:" 这些原始文稿、物品,能够反映中国末代皇帝特赦以后的崭新风貌,具有重要价值,应立即着手整理。" 李淑贤听后,非常惋惜地告诉他,以前不知道这些 " 旧纸片子 " 还有用,相当一部分已经毁在 " 文革 " 初年由溥仪亲自点燃的火堆里了,以后历次搬家又让她丢弃一些,保存至今的几十万字遗稿,仅仅是当作纪念品从火堆中抢救出来的、从 " 废品 " 中捡拾回来的。在王庆祥的建议下,李淑贤表示愿意与《社会科学战线》合作,整理并出版这批珍贵资料。就这样,王庆祥以普通社会科学工作者的身份,最早接触了这批原始状态的珍贵资料。

多方寻访查阅 将半生精力献给溥仪研究

此后,王庆祥和李淑贤建立了长达 18 年的合作关系,李淑贤将溥仪手稿交给他,并回忆了与溥仪共同生活的岁月。据她讲,溥仪的私人资料经历了两次劫难:第一次是在伪满垮台之际,溥仪率皇族逃到通化大栗子沟,为了毁灭罪证把天津和伪满两个时期的一皮箱日记烧个精光,幸运的是,仍有少量溥仪特赦以前的日记留存下来;第二次劫难是在 " 文革 " 中。溥仪看见红卫兵《通令》,立即从镜框中取下他在 1962 年初受到毛泽东接见时两人并肩站立的合影上缴全国政协,接着又烧书,烧书法作品,烧他的笔记本、日记本、诗文册一类东西。在王庆祥看来,两次劫难之余的这批资料是中国末代皇帝的最后遗产,也是中国两千年封建制度的专制代表最后被历史埋葬的实证,可以说是极其珍贵的。正如他所想,后来这批资料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此后,王庆祥通过李淑贤,走访了大量溥仪的亲友,并大量察看文献史料,即国家或社会有关部门保存的研究对象以及相关人、相关事件已公开发表文字资料、未刊手稿资料和图片资料,其中最重要的是档案。据介绍,他从北京、南京、天津和东北三省档案馆、图书馆,陆续搜集档案文献资料 2000 万字,包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 5000 卷溥仪档案、中央档案馆所藏溥仪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期间所写全部交代材料近万卷,还有中华民国时期和伪满时期报刊,包括极不易见的京、津小报。王庆祥称,让他惊奇的是,他发现这些档案馆中的许多原件,竟然尘封半个多世纪从没有人动过,他查阅的时候,好多都是第一次开启了当年的封套。这些资料中,包括溥仪在天津、在北京,随便与婉容、文绣传递的纸条都保留下来了,再现了生动的历史细节。此外,王庆祥还搜集到与溥仪一生相关的图片资料 2000 余帧,当年电影纪录片素材多种。过去十几年中李淑贤等人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留下的音像资料。这些都为王庆祥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史料基础。

接触众多溥仪的 " 身边人"

上世纪 80 年代初,溥仪研究还未完全展开,当时的《社会科学战线》已经开始刊发相关文章,王庆祥的第一篇溥仪研究文章发表,即《溥仪日记》在全世界的最早披露,是在《社会科学战线》1981 年第 1 期上,发表后,影响深远。他称这篇文章的开创之功,不可泯灭。

刚开始,王庆祥只打算以《溥仪手稿选编》为书名,对溥仪遗稿加以整理,但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感到,应该向公众展示溥仪从特赦到病逝期间许多具有重要意义的生动场面。为此,他就必须访问一切能够找到的与溥仪经历有关的知情人。他马上行动起来,从而在溥仪手稿之外又获得一大批与研究对象关系密切人士的家传史料,如李淑贤的日记、书信等遗稿,其中有许多关于溥仪、关于她本人,以及有来往 " 皇族人士 " 的记载。还有溥仪胞弟溥杰提供的文稿、诗稿和家庭影集,溥仪的 " 福贵人 " 李玉琴提供的手稿,跟随溥仪多年的随侍李国雄、王庆元等提供的手稿和往来通信等。此外,他还接触到溥仪的四弟溥任、二妹韫和及妹夫郑广元、三妹韫颖及妹夫郭布罗 · 润麒、五妹韫馨、七妹韫欢,溥仪的族侄毓嵒、毓嵣、毓嶦,还有与溥仪经历有关的知情人,除随侍李国雄外,还有王庆元,溥仪和李淑贤的婚姻介绍人沙曾熙、刘素芸,还有溥仪特赦后在全国政协的同事杜聿明、董益三、李以劻、杨伯涛、罗历戎、方靖等,以及原伪满勤劳奉仕部大臣于镜涛,原伪满国务总理大臣秘书官高丕琨等,这些人大多数当时还很健康,能讲出生动的情节和故事。

就这样,从 40 年前叩开李淑贤小院之门开始,40 年来,王庆祥没有辜负自己的幸运,他孜孜以求,采访了大量与末代皇帝溥仪有过直接、间接关系的人,查阅了浩如烟海的档案资料,先后出版各种版本著作 88 部,受到国内外传媒的广泛关注。目前,他已成为国内溥仪生平研究首屈一指的专家学者。

来源:长春晚报

编辑:齐立

以上内容由 "ZAKER 吉林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