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晨报 ·ZAKER 厦门 07-22
你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海西晨报 · ZAKER 厦门 记者 许蔚菡

高至凡生前和徐聪在一起讨论音乐。

90 后厦门六中合唱团

指导老师高至凡

骤然离世

学生唱歌为他送别

本版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认为合唱这种艺术形式,

对唱的人来说,

自身的满足感

甚至是大于观众的。

合唱不单纯是

一人发出一个声音,

其实每个人都在其中绽放他们独有的色彩,

这是一种很棒的体验。

———高至凡

" 放假真是太爽了,做梦都会笑醒!" 这是 7 月 19 日 9:30,高至凡在朋友圈发送的信息。

笑醒的他,再次入睡,结果再也没有醒来。

根据厦门六中官网发布的消息称:高至凡老师因突犯重疾抢救无效,于 2019 年 7 月 19 日下午 6 时 30 分不幸离世。

" 天堂留音,水长盼得鹭鸣飞;人间遗憾,山高但见帆归去!" 昨日 16 时,高至凡的亲朋好友在厦门集美区福泽园安亲堂送别了这位年仅 28 岁、本应带领厦门六中合唱团继续奔向远方的年轻人。

学生送别

唱响《夜空中最亮的星》

熟悉情况的朋友 " 复盘 " 了高至凡的最后一天:高至凡发完朋友圈,起床了,买了早点,吃完早点后,又回屋睡觉。他的两位学生要找他,打电话没人接。傍晚,和高至凡合租的室友推开房门,发现不对劲,马上拨打 120,但是,急救医生赶到,已经无回天之力。

或许他真的是留恋梦中的故事,不愿醒来;又或许,他真的是太累了,要好好休息。1991 年出生的高至凡老师,短暂却热烈的一生,大半时光与音乐为伴。

据厦门六中副校长戴鹭坚介绍,高至凡老师 2014 年 8 月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音乐系毕业后即入职厦门六中担任音乐老师,在短短的 5 年里,带领厦门六中合唱团以无伴奏的阿卡贝拉唱响全国,从一个痴爱音乐,玩转音乐的 " 顽童 " 成长为美丽事业的推动者,这些都是他将大部分课余、周末以及寒暑假时间奉献给了学生的成果。

" 多年来,他不知道假期的轻松愉悦是什么感觉。" 戴鹭坚说," 越是老师们休息的时候,越是合唱团苦练、排练的时间。高老师家在福州,可为了合唱团,他常常牺牲小长假、寒暑假,留在厦门为孩子们排练。五年来,高老师的寒暑假,不是为了合唱团留厦排练,就是为了合唱团奔走他乡。"

昨日,灵堂上,矗立着一个曲谱台和高至凡所改编的曲谱《夜空中最亮的星》。高至凡的学生还有合唱团的团员们现场唱响这首歌,送别了挚爱的老师———高至凡。

高至凡老师任教厦门六中时的第一任合唱团团长、六中 2016 届毕业生刘晓奇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记得初见高老师时,他扎着小辫子和初出校园的青涩模样,能想起他排练时一丝不苟和相处时的嬉笑怒骂,想起他在演出时马不停蹄的台前幕后,想起他带着他们唱的第一首歌《我有一个恋爱》。

亲友追思

愿天堂也有音乐相伴

" 太突然了。" 高至凡的亲朋好友们有太多话还来不及对他说。

高至凡的老师洪川说,在他眼里,至凡是个大大咧咧、随性率真的大男孩,永远笑呵呵。洪川和在场的大多数人一样,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不真实。就在上周,他们还在一起排练,准备鹭岛少年音乐会。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 2014 年。高至凡对老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们的《大江东去》好棒啊,但是那两首爵士,我觉得唱得不好,不喜欢。"

率真的个性,让人印象非常深刻;敏锐的乐感,更是让人惊讶。" 别看他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所有的细节,他都会全部放在脑子里。即使后来六中合唱团火遍全国,他依然坚持自己的音乐追求。" 洪川叹息道。

而在高至凡的好搭档、挚友徐聪眼里,虽然两人之间的共同点非常少,但是他们都可以在对方面前直来直往。以前,徐聪不管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第一时间都会想到要打电话给高至凡,而约他一起吃饭,已经成为一个习惯。

" 这两天,我一次又一次地想掏出手机给至凡打电话,想约他一起共渡难关。" 徐聪说,他和至凡在音乐上一起做了很多奇妙的事情。这些事情,至今都还在进行中。这两天,他收到很多人询问:这些事情怎么办?徐聪说,他依然会一如既往地把这些事情做下去,把音乐做得更好," 这是至凡希望的 "。

徐聪说,前些天,他和高至凡一起去看了《狮子王》,片中辛巴说他爸爸走了以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我其实不相信,但是以后我再看天上的星星,我一定一定会想到至凡。"

这两天,许多合唱指挥、音乐人也都在悼念高至凡,替其惋惜。上海的金承志带着彩虹合唱团在前天晚上举行的音乐会上,专门为高至凡演唱了一首《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台上台下全场泪崩。这首歌曲,昨天被带到了高至凡的灵堂里播放。他们说:" 至凡,但愿在天堂,你也能有音乐相伴,愿你安息!"

以上内容由 " 海西晨报 · ZAKER 厦门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