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电影 07-22
这还是邓超的翻身仗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今天这一篇,Sir 当然不会回避。

对。

就是《银河补习班》。

得承认,Sir 没说准。

一个星期前 Sir 说过,这会是一部暑期爆款。

爆了吗?

只能说,《银河补习班》有爆款相。上映前各个平台对它有过较高的票房预期,最高的猫眼是 18 亿。

和票房预测相反的是,口碑两极

豆瓣评分6.2

批评主要集中于这 " 三宗罪 ":

一,故事假大空;二,教育毒鸡汤;三,强行煽情如同灾难。

在后台,也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不少人都在回踩、追问 Sir ——

说打脸的,有;

说满意的,有。

说真不香的,有。

说不服评分的,有。

出乎意料,《银河补习班》竟然是今年分歧最大的一部电影。

Sir 相信,喜欢或不喜欢都有各自充分的理由。

在口碑和预测票房都趋于稳定的现在,更需要来复盘——

一部都以为要成为爆款的电影,评论却两极分化。

或者说,一部真正的爆款,和以为的爆款,分别究竟在哪里。

就像是一艘船。

出发前,你看到的只有船体;等到下水后,你才知道它会触到哪些暗礁。

所有这些磕碰,都值得标记下来。

首先要说,抛开票房和口碑,Sir 保持原判——

(导演)邓超的翻身之作。

而且目前已经可以肯定,《银河补习班》对于邓超是一种口碑的挽回,而非名声的透支。

淘票票和猫眼上,评分都是上映新片中的第二(仅次于正在点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

这就代表,有不少走出电影院的观众,是的确觉得好看的。

就 Sir 这种铁汉直男而言,虽然不是处处都被煽到,却仍然有被打动的瞬间。

片中很多情节其实都出自俞白眉和邓超的个人经历——

马飞被学校开除,马皓文冲进教导主任办公室坚决反对的戏其实是邓超和妈妈的故事;

爸爸选择带着孩子去旅行看航天展则是俞白眉和爸爸的故事。

当然,全都被用戏剧化的方式,重新编排过了。

电影对时代的还原。

有的唐突——

连续植入金曲,还有什么大事件都被父子俩赶上了:亚运火炬、97 回归、98 大水 ……

但真切的细节,也不是没有。

马飞偷偷读金庸一类的课外书就会被通报批评。

因为在 94 年,完整的《金庸作品集》才终于在国内出版,直到 2004 年,《天龙八部》的部分章节才入选高中的《语文读本》。

97 年马皓文出狱时。

馨予(任素汐 饰)和老孟(梁超 饰)为了赚钱而南下做生意找机会。

西郊废旧厂房改造工程的外包公司老板刘八两。

都契合当时的国企改制和下岗潮。

还记得那些面目狰狞的邻居么。

不少人都认为,这是电影刻意塑造出来,衬托主角的 " 坏人 "。

然而,联系当时的社会环境,和他们的绝望而无奈的遭遇,你或许就能够理解他们的戾气从哪来。

以及,那个通常只出现在中学作文里的航天梦

电影第一幕出现的 " 曙光十六号 ",其实是中国史上第一个载人航天计划的名字。

1965 年由钱学森牵头开展却在 92 年被搁置,在现实里没完成的梦,在电影里实现了(来源知乎 @科技小捕快)。

△ 多次出现的 " 曙光十六号 "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都代表了时代。

《银河补习班》并没有一开始就打算 " 悬浮 "。

然而有些别扭的是——

一方面它想复刻时代,击打情怀;

一方面又想超脱时代,抒发梦想。

这两者,并不容易兼容。

电影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

手电筒

电影既把它当做现实的符号,又当做浪漫的手法。

马皓文入狱后,小马飞在阳台倔强地对天空挥动手电筒。

因为马皓文告诉他,爸爸会坐火箭回去。

小马飞觉得爸爸之所以不回来,是因为手电筒不够亮,爸爸坐的火箭太快,找不到家。

天真吗?

天真。

不明真相,却仍旧相信的天真。

但电影的最后,马飞在太空失去联络。

睡不着的马皓文站在同一个地方,挥起了手电筒,试图以同样的方式让马飞找到回家的路。

傻吗?

很傻。

在我们的集体回忆中,手电筒是用来照路的。

电影却用它来指天,当做通讯工具。

想必很多人并不买单。

就好像电影中的那句话——

你是地球上最聪明的孩子

可是观众依然没看到,马飞究竟聪明在哪里。

《银河补习班》的问题就在这——

导演自己相信了,但忽略了和观众达成默契。

一个父亲,天然相信自己孩子是最好的。

但别人来看,或许就呵呵。

这就是为什么,把手机里的孩子录像拿给别人欣赏,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

因为这是一种家人之间的确信

爸爸确信儿子不是笨蛋蠢货废物,儿子也确信爸爸并不是自私的大坏蛋。

这股从一而终的确信,是整部电影的底色,也是角色行为的动机。

但如何也让观众接受这种动机呢?

《银河补习班》的铺垫和解释并不充分。

这也就导致——

观众如果一开始没有入戏,此后电影的每一句话,就都听不进去,只会产生逆反心理。

除非,你本来就对那些话感同身受。

比如从小到大,被来自家长或学校的话打击过:

煤球再怎么洗,永远变不成钻石

被拿来和别人家的孩子比较:

" 你看看别人多好 "" 为什么别人就不会这样 "。

当你一再期许信任,换回来的只有 " 不能,不许,不要 "。

《银河补习班》里的这份确信,就显得太理想化了。

但正如另一种声音所说。

因为我们从小稀缺这种信任和鼓励,所以更要给我们下一代,一种新的教育方式。

《银河补习班》技术上的缺点是无需否认。

用金曲 + 旁白的形式,显得刻意。

剧情发展,很多情节比如马皓文和高老师的感情线、父子间太多悲惨经历其实可以更加简练。

还有另一个问题——

《银河补习班》可信吗?

是毒鸡汤吗?

你要一直想,一直想

电影中有一句话。

任素汐问邓超:" 你是洗脑组织吗?"

本是自嘲和破梗。

却被观众用来当做《银河补习班》的总结。

然而 Sir 想问,梦想和洗脑,励志和毒鸡汤,区别在哪?

后者的本质在于——

自己内心不相信,却故意把别人往沟里带

可以带着这点,来检验《银河补习班》。

98 年洪水那场戏,很多评论都觉得崩。

Sir 看的时候,也并没有被燃到。

但邓超为什么让父子俩遇上了这场洪灾呢?

采访中他这样解释:

我们戏里设置了 1998 年的洪水,是一个比喻,如果我们的孩子掉到洪水里,他能出来吗?人的一生当中会碰到越来越多的问题,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会变得更好。家长有责任和义务,把自己了解的世界一点点告诉孩子,让他慢慢理解,并且具备学习的能力。

凤凰网娱乐

这段戏提出的问题能扩展为,如果是遇到其他突发状况,孩子能自救吗?

学习,是从书本到试卷

还是真正能学以致用

现实新闻给出过印证——

去年汕头牡丹园的一住宅发生火灾。

13 岁的哥哥和 11 岁的弟弟被困。

然而两人及时关掉电闸,同时用湿毛巾捂住口鼻等待救援,等到消防员手电筒照过去的时候,两人立马站起来呼救。

最终,毫无损发地获救。

两次自救都有一个共同点,是父母和老师在日常教育中不断地强调自救的重要性。

马飞之所以能在洪灾和太空中脱险,很大程度上,也是重复强调 " 一直想 " 的结果。

一次没听懂,但日积月累过后,强调会变成习惯,而习惯恰恰是能救命的关键因素。

同样地,马皓文反复提及的教育观。

是要找到真正的目标,并为目标持之以恒地努力。

不断强调,难道就是否认现阶段教育制度的存在价值吗?

并不。

在小高老师要求马飞得不断地预习和复习时,马皓文第一句说的话不是否定要求本身。

" 学校的要求我完全理解,必要的复习和预习,我也赞成。"

而被批评为 " 逃课 " 的一场戏,那只是在上课前,马皓文带马飞去感受世界。

同样教给他书本上,考试里会出现的 " 草色遥看近却无 "。

但他更想教给儿子——

知识和人生有更真切的联系

并不只是考试而已。

电影容易让人误会的一点是——

不学习就能考得好。

但《银河补习班》在学习上没有疑义,强调知识用一种更有收获的方式去学。

同一道考题,同一个答案,用不同的解法能不能解出来?

另一条路,小孩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面对这样的疑问,马皓文的回答也不是信誓旦旦,而是 " 我无法回答,就交给时间吧 "。

不得不说《银河补习班》中的两处反转。

一个是,马皓文申诉无门,怨气一下子就朝儿子倾泻而出:

考试能不能考好

一个是,在长大的马飞让父亲放弃洗冤,他失望地说:

" 我的教育失败了。"

这两个地方,普遍被认为是 " 人设崩塌 " ——

不是反对应试教育吗,怎么又让孩子必须考好?

不是强调素质教育吗,怎么德育还是失败了?

老实说,如果没有这两个 " 阴暗面 ",电影才更显得单薄和说教——

它不会强调,片中的教育理念就代表完美。

因为教育,没有什么标准答案。

在批评应试教育的同时。

同样对另一种教育方式也保留质疑,保留讨论的空间。

和不负责任的毒鸡汤不同,导演说的话,经过他内心的确认。

邓超小时候就被叫 " 皮大王 "。

初中的时候,经常会辍学去舞厅,学校喊家长,说 " 邓超是一个社会上的人 ",并要开除他。

后来,邓超妈妈还不解地问过一个问题:" 邓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意思是,从小都被说没救的邓超,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邓超。

某种程度上,《银河补习班》是在回答这个问题。

或许它不能在每个人身上适用。

但邓超真实地相信这样一种可能——

一个到处被否定的 " 坏孩子 ",也能找到他梦想的一片天。

他的潜能,只是在某种评价体系中没有得到体现。

最后再来说——

《银河补习班》差点什么?

在 Sir 看来是,导演没有给出让观众去确信的具体过程。

《银河补习班》最大的问题,在于理想化的父亲形象,以及成长和学习过程描写的薄弱。

豆瓣网友 @神树 的评论 Sir 挺赞同的。

马皓文是个天生的父亲。

他七年不见儿子,就能一下子了解儿子的理想。

他懂得与学校周旋,也懂得照顾孩子的心情。

然而真正能展现这个角色弧光的瞬间,只有一处。

马皓文申诉遭遇踢皮球后。

当他一路哀求,低声下气,却始终无法了却 20 年的冤屈。

但事实上,再完美的家长,再理想的家长,再开明的家长,在残酷的现实下,都会扭曲甚至爆发。

而且,理应不止一次。

对于说着自己是第一次当爸爸的马皓文,这样的试错,篇幅显然不够。

学习和成长的过程同样。

很多评论在说,马飞旅游回来,学习成绩居然突飞猛进。

其实,《银河补习班》本来有很多将质疑变为合理的机会——

比如作为资深工程师,马皓文是怎样给儿子上理科课的?在外旅游,如何活学活用知识?儿子又是怎样,觉得学习一点点变得有趣起来?

如果这些都有充分的描写,观众才能更接受结果。

同样是教育题材,豆瓣 9.2 分的《三傻大闹宝莱坞》是怎么做的?

从开头用勺子和电线让逼迫学弟脱裤子的学长被电,到兰彻(阿米尔汗 饰)改造同学的无人机,用自造词 " 教 " 校长教工程学,改演讲词捉弄死记硬背的同学,再到最后成功给孕妇接生。

每一次,都是戏剧化的事件。

《三傻》更让人认同的原因就在于,它是通过接连不断的 6 个事件,循序渐进地反映出知识在生活的运用远比死读书来得重要。

《银河补习班》,更像一篇命题作文,提出论点了,却没有更充分,更令人信服的论据。

实在太过可惜。

正因为这种失衡,加上长期渴望改变教育现状的观众的期待所造成的落差,令主创抛出了问题却被视而不见。

但,我们是否需要这样的电影?

Sir 觉得,是需要的。

无论在类型的多样性还是议题的提出方面,Sir 觉得都需要有这样的作品出现。

《银河补习班》最想表达的,其实是一种诉求。

作为家长,是否真的去了解过,孩子的潜力,孩子的喜好?

作为学生,是否真的思考过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并为之全力以赴?

作为老师,是否对学生带有偏见,且做出过偏颇的行动?

但诉求,不等于就活该成为因对现状不满而被攻击的众矢之的。

看到一个理想化的父亲就觉得这是不切实际,表达出疑问却觉得全是鸡汤 ……

理想化是否就一定是虚伪呢?

Sir 觉得未必。

因为冷冰冰的答案,也有——

摆脱应试教育最靠谱的方法是什么?趁早送出去留学呗。君不见,有能力出去读书的人,早就不苦哈哈地和你挤同一座独木桥了。

但,一个真正关心教育的人,就只给出这种答案?

电影应该表达现实。

但表达现实,不等于市侩。

提出实操、可执行的方案,不该要求一部电影来完成。(否则,那么多的教育专家该有多失败)

更重要的是,带我们去重新确认教育的初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无论你还是我,往往都会忘记自己在最纯粹的年纪相信和坚持过的东西。

在社会和制度的腐蚀下,有些东西早已变得幼稚可笑,变得没有存在的必要。

但这失去的东西恰恰是电影一再呐喊的理想

也正因如此,《银河补习班》还在把越来越多观众呼唤进电影院。

现在看来,票房走势趋于稳健。

单日过亿,周日单日票房环比逆跌,上座率也持续四天走高,最终的顶点还有待揭晓。

尽管电影的技法不够成熟,细节不够丰富,缺陷也十分明显。

我们既需要这样的理想化,也需要这样的提问。

因为你还是能感受到,这是用心思考过,以作为孩子,作为家长,作为老师的身份感受过后,才得出的作品。

对于教育问题这张问卷,《银河补习班》不是没瑕疵的标准答卷,而是能引起关注的非典型答卷。

最后,Sir 还是想用电影里的台词结束。

" 看了那么多好作文,为什么还是写不好作文?"

Sir 更想说的是,其实电影和影评人都无法为一个症结开出药到病除的药方。

无论是《银河补习班》,还是国产电影,又或者是教育制度。

那座桥,仍然在修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库布里没有克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