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08-14
“逛东方明珠,会被开除沪籍的”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如果你是一个外地人,选择在周末去了一趟上海,回家后发了关于东方明珠的九图朋友圈。那么别人就会知道,你是个一辈子只去过一次上海并且不知道玩什么的土逼。

但如果你的身份是上海人,这条朋友圈发出后你的通讯录里很可能会丢失几个上海朋友,并且在一年内都会成为本地人聚餐上被嘲讽的对象。

从引以为豪到引以为耻,对东方明珠的移情别恋,是上海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是微博一个上海博主。他仿照那个口口声声 " 烂怂大雁塔 " 的西安大哥拍了一段抖音,把这个秘密摆到了台面上:

视频截图来源:@G 僧东

这条抖音的火爆引起了东方明珠公司的注意,他们决定请他来个登塔一日游。稍作犹豫后,这位上海的卫道士就变成了上海的背叛者——他的 vlog 成了东方明珠年度宣传片。

不过他依然在 vlog 标题里表达了作为本地人最后的倔强:

藏在上海人心里的秘密终于被总结成了一句文案:上东方明珠,你就会被开除沪籍。

你可能会以为上海人会像胡同串子爱聊老北京有几个城门一样,对东方明珠的细节如数家珍。但在网上稍作搜索,你就会知道有多少上海人这辈子从没上过东方明珠:

像上面这样的截图我还可以给你截 100 张。在各种拒绝东方明珠的理由里,我甚至学会了两个上海词:

" 香乌宁 ",上海话乡下人的意思

说你香乌宁是客气的,上海人还有一个更直接的词送给那些没事干去外滩和东方明珠凑热闹的人:戆笃(音 gang du,傻逼的意思)。

东方明珠在官方的宣传里总是一副光明磊落的形象,但在市井场合,它的作用是给上海人最粗鄙的发泄提供语境。

一个在东北生活多年的上海朋友特别擅长关于东方明珠的修辞

为了进一步求证这件事,我找了微信上一个两百年没联系过的上海网友问了一下,他甚至达成了 " 家人都去过,但我就是不去 " 的成就。

我怕这人岁数太年轻,代表不了整体,于是又选了一个 50 岁左右的大哥再问。大哥很忙,回答简洁且有力:

当然,最可悲的还是那些人缘特别好的上海人。只要他们在外地上过学或者上过班,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数年,都摆脱不了反复陪朋友上东方明珠的惩罚。

你可以把上海人对东方明珠的拒绝归结为他们历史悠久的 " 外地人歧视 ":

不管什么事,但凡外地人干了,上海人就不干。

这在某种程度上成立。但在如今的上海,找一件外地人不会干的事几乎不可能,真要照着这个原则,每个纯种上海人能干的事只有在自己上海的家里呆着。

东方明珠的性价比是另一个切入口。根据官网上的报价,单纯享受它提供的景致,你需要花 220 元。如果包含旋转餐厅和黄浦江游轮,你玩全了至少需要 468 元(这正是东方明珠的高度)。

图片看不清就别硬看了,我都看不清

一个外地人可能会花 468 元证明自己到过上海,而一个上海人,最不需要证明的就是这件事。

就算你根本不在乎花钱,东方明珠脚下排队的人流也会给你真正的打击。

新闻里从不会告诉你画面中的真实情况,只有那些去过东方明珠的人才会告诉你:这些人将会排队俩小时,坐电梯上去看十几分钟,再排队俩小时下来。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再多掏 200 块,让黄牛送你直上云霄。

其实这种事对于任何热门景点来说都不新鲜,但对上海人来说,他们逛街可以去新天地,约会可以去复兴公园,吃高档菜可以去外滩,登高可以去三件套 …… 甚至就算旋转餐厅,也有比东方明珠更好的选择。

上海的年轻人会乐于告诉你一些本地人的珍藏:午后的宋园,入夜的永康路、长乐路 624 的公路商店 …… 那些最硬核的,甚至会在周末戴上防毒面具去南港垃圾填埋场拍个 vlog。

但他们不会去东方明珠。

在 1995 年它建成的时候,事情并非如此。

当年兴建东方明珠代表了上海人的决心。在此之前,中国在 80 年代已经有数个城市建好了自己的地标电视塔,它们的共同选择,都是一条尖塔上面顶一个碟形的塔楼,看上去大同小异。

北京电视塔

作为改开新潮头,上海建电视塔最大的标准,就是要和这些土鳖拉开差距。设计师参考了阿布扎比电视塔和比利时世博原子球的灵感,最终确定了 " 大珠小珠落玉盘 " 的方案。

当年被毙掉的四个方案

开建后的东方明珠,一度成为黄浦江对岸极具科幻色彩的景象,让上海人目眩神迷。

" 比起建好的东方明珠,我更喜欢没建好的。" 只有老上海才会说出这种话。

30 岁以上的上海人都会对东方明珠落成的那天有印象。当年安装塔顶的发射天线时,电视台曾全程直播,其对上海人的意义堪比阿波罗登月。

苏教版而非人教版的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一打开你就能看到这篇课文:

建好的东方明珠一度成了上海人的朝圣之所,每个上海的 80、90 后几乎都有小学时候组织春游去东方明珠的记忆。对他们中的 80% 来说,那是人生中的唯一一次。

上面采访的那个 50 岁大哥,第一次和女孩拉手,也正是在东方明珠的腰部。

但这座塔永远想不到,自己的骄傲维持时间会这么短。两年后,仅比它低一点的金茂大厦落成,再过十年,环球金融中心落成,然后是上海中心。

在三栋高楼的映衬下,属于 90 年代的东方明珠愈发显得矮小干瘪,只有在夜里开了灯,才会找回一点当年的科幻感。

仅仅过了十几年,上海人对这座塔的讨论,就从 " 你上没上去过 ",变成了 " 它到底有多丑 "。尤其是广州小蛮腰建好后,更让那些有审美洁癖的上海人如坐针毡。

当然了,它仍然是外地人心中的上海图腾。

当每个单车走长途的硬汉从远方来到上海,顺着北京东路骑到外滩时,东方明珠都会从高楼后面突然出现,那种景象足以让他们趴在车把上痛哭。

作为外地人,9 年前我第一次登上东方明珠的时候,还会为自己能辨认出不远处 13 万 / 平的汤臣一品而骄傲。站在 263 米的高空,我君临天下,内心充满了 " 我现在买不起,将来总买得起 " 的自信。

从东方明珠往下看,黄圈里是当年的中国楼王汤臣一品

但也许对于上海本地人来说,脚下浦东的繁华并不能带来太多兴奋。这片随便吃顿饭就要人均 150 以上的地区,无时无刻不在证明本地人与繁华的隔离。

也许只有在东方明珠上远眺到江对岸自己家小区的瞬间,才能让上海人找到一点亲切感——前提是你的房子够高。

北京国贸三期的顶层餐厅,除了贵,带不给北京人第二重意义。天津电视塔曾经是天津人的骄傲,现在也只剩下了每年元旦登高节的健身功能。" 登高望远 " 这件事本身,已经成了一种新型的土。

第一次登高,你会觉得下面的人全都是蝼蚁。第二次,你会知道到底谁才是蝼蚁。

这座代表着 90 年代冲动的电视塔,早就不能代表现在年轻人的冲动,它永远停在了 90 年代。

图片来源:知乎 @克莱因有点蓝

有趣的是,对于这种 " 现代地标 " 的排斥,几乎成了大城市本地人的共识:宽窄巷子变成旅游景点后,成都人就不去了;北京人绝不会在周末相约南锣鼓巷,去吃什么网红小店;南京人也不可能承认紫峰大厦就是南京。

而对于天津人来说,现在的狗不理包子,谁吃谁是孙子。

实际上东方明珠并不差,它拥有三个观景平台、悬空玻璃走廊、VR 过山车等等娱乐项目,塔底下还有个卡丁车赛场。纪念品商店里,你买一瓶塔身形状的水,只需要 8 块钱。

图片来源:微博 @G 僧东

但在我的调查中,最可怕的不是上海人拒绝东方明珠,而是上海人根本就不想聊东方明珠。每当我兴冲冲地提起这个话题,他们的第一反应永远是:没有感觉,没啥想法。

相同的命运,已经开始在陆家嘴 " 三件套 " 身上显现。

《搏击俱乐部》里,那些被禁止谈论的东西往往会在你的生命里越刻越深。而那些你根本懒得谈论的东西,最终会消失在你的生命里。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