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 08-14
4 年来经历 114 次庭审后,“海归”才被不起诉,有必要吗?

 

4 年来经历 114 次庭审,这起过于冗长繁琐的庭审案件,不仅牵扯当事人精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浪费司法资源。

▲资料视频截图

又是一场诉讼 " 马拉松 "。

历经 4 年多审理,2019 年 8 月 12 日,清华海归博士孙夕庆终于拿到了潍坊市高新区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此案经一审判决,之后发回重审。庭审笔录显示,此案 4 年来经历 114 次庭审。多名律师都表示,这在其执业生涯中 " 史无前例 "。

对于孙夕庆而言,这份不起诉决定有若千钧。尽管这还是一份存疑不起诉决定,但从法律效力上却丝毫不逊色,不仅还给这位海归创业博士一个清白无罪的身份,也让他能据此申请一定的国家赔偿。

在司法实践中,无论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一个案子经历这么多庭审回合的,确实是少之又少。事实上,孙夕庆所涉及的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和职务侵占罪,也不是多么 " 难啃 " 的案件种类。

之前,最高法出台《关于严格规范民商事案件延长审限和延期开庭问题的规定》,就明确 " 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民商事案件,延期开庭审理次数不超过两次 "," 适用简易程序以及小额速裁程序审理民商事案件,延期开庭审理次数不超过一次 "。

至于刑事案件,虽然没有明确的庭审次数规定,但《刑事诉讼法》也就审理期限作出了颇为严格的限定," 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 "" 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

法律之所以如此 " 苛刻 " 规定,就是为了防止案件三番五次开庭,却不能 " 一锤定音 ",陷入不当延期状态,牵扯当事人精力,浪费司法资源。

就这起 " 清华海归博士 " 案来说,当事人孙夕庆身陷诉讼马拉松," 从 2015 年 2 月被羁押,到现在已经 4 年半,身心俱疲,原有的事业也都毁了 ",对诉讼程序规定的突破,在事实证据上 " 先天不足 ",很难说体现了 " 疑罪从无 " 的法治精神。

这种一案出现上百次庭审的情况," 史无前例 ",似乎说明了个案的复杂性。问题是,当一起案件因为过于 " 难办 ",以致办案明显超过审理期限时,是应当坚持 " 办成铁案 ",大打持久战,还是坚持 " 疑罪从无 ",以 "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及早撤销案件,或作出存疑不起诉决定等,及早还给当事人一个清白,作为具有专业技能的办案机关,从法治精神与以人为本理念的角度出发,应当有一个更理性、更果断的选择。

平心而论,庭审的次数,或许说明不了司法的公正,却反映司法的效率,也影响司法的权威。对于这起过于冗长繁琐的庭审案件,有必要对办案过程逐一 " 梳理 " 和 " 回放 ",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包括查清是否有如孙夕庆所言的 " 遭到公司董事的构陷 " 等情况。这也关系案件的公平正义,关系企业家精神的保护。

" 罪案有疑,利归被告 "。秉持 " 疑罪从无 " 精神,涉案 4 年半的孙夕庆终获不起诉决定,而 114 次庭审也应经得起法治双眼的检视。

以上内容由 " 新京报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