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 08-15
村民房屋开裂两次鉴定与砂石厂爆破有关,砂石厂却把鉴定机构告了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 砂石厂起诉,从法律角度来讲,时间确实会很漫长,老百姓等不起," 李聪称,在对砂石厂进行多次工作后,还是没能协调下来。

文 5564 字,阅读约需 11 分钟

▲大冲村一村民家中天花板被震裂,每到雨天都得放盆接水。

在砂石厂震耳欲聋的炮响之中,房屋的裂缝越来越大,村民们担心不定哪天房子就塌了。

将近 4 年了,开裂的房屋仍没得到赔偿或修缮,百余户村民或借住亲友家,或离家打工,无处可去的,只好住在墙面、地基裂了缝的危房里," 胆战心惊地过日子 "。

这是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和路尾社区,受损房屋除了村民自建房,还包括 6 栋当地政府建设的安置房。村民指称,房屋开裂是因附近砂石厂爆破采石,没有控制炸药量。

▲贵州纳雍县居仁街道路尾社区,六栋安置房和数十间村民自建房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村民指称为附近砂石厂爆破采掘所致,两次鉴定也认定房屋受损受爆破影响。

作为受委托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南京地质工程勘察院和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先后两次鉴定,都认定这一区域内房屋开裂受损,为砂石厂采掘爆破所致。

但这个鉴定结果并不为砂石厂所认可,其还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告上了法院,拖了三年的村民受损房屋赔偿维权,再度陷入僵局。

━━━━━

村庄百户房屋 " 被震开裂 "

涉事的砂石厂处于几个村民小组的包围正中,周边是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冲底组、林家寨组和路尾社区。

离县城 10 余公里的大冲村、路尾社区住着百余户村民,当地村民主要种地、打散工。

两个村子地处高处,村角就是砂石厂。砂石厂名为贵州安居实业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于 2013 年 3 月 22 日,采用炸药对山体的石头进行爆破后,将石料打碎成砂石或将石料进行销售。2019 年 1 月 22 日,贵州安居实业有限公司(砂石厂)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纳雍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至此砂石厂完全停工。

砂石厂停工,但爆破所造成的影响,却一直未消除。

当地村民回忆,砂石厂 2014 年开工,前期采石也有采用爆破方式,但动静并不是很大,大家也没觉得受到影响。但 2016 年开始,砂石厂频繁放炮炸山、采石,声响也比以前大很多,周边的居民能明显听到窗户抖动的声音,此后,村里的房子逐渐出现墙体开裂的情况。

" 这都是砂石厂放炮炸的。" 村民李龙祥告诉新京报记者,从 2016 年初开始,砂石厂爆破作业频繁,直至 8 月份,他看到自家的房子开始出现裂纹," 后来随着砂石厂的爆破工作,裂缝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 "。

砂石厂西北边的路尾社区,沿着由北往南的村道集中居住着数十户村民,房屋的墙体、地板、天花板等房体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开裂。

村民姜旭还记得 2016 年的一次放炮,当时他正睡午觉," 只听‘嘭’地一声,把我吓得以为地震了,从床上跳起来,跑到楼顶上去。"

" 当时真以为是地震。" 村民姜远俊回忆,此后的数次爆破后,姜远俊家的天花板逐渐开裂,直至漏水。

李龙祥的隔壁邻居家的房屋出现大面积开裂是在 2016 年 8 月以后,因为房屋开裂受损严重,无法居住,邻居已出门务工。

8 月 3 日,李龙祥带着新京报记者来到其邻居的房屋查看,在外墙与硬化地面相接的地方有一条长约 5 米,宽约 4 厘米的裂口,裂口深度可见基石,裂口外拱。而内墙与地面相接处也有宽约 3 厘米的裂口,墙体石灰严重脱落,墙体开裂,因为渗水,墙面发黄。

▲路尾社区,一村民家墙壁因为爆破导致墙体开裂渗水。

如同姜远俊、李龙祥家房屋受损的,还有路尾社区村民任艳、杨博等数十户,有的房屋周身开裂,严重影响居住。

" 砂石厂越是放炮,裂纹越明显,到最后,房屋天花板出现大面积开裂,楼顶上的水都漏在房间里," 姜远俊告诉新京报记者,发现房子出现裂纹后,他们找到砂石厂," 砂石厂就叫我们去找政府,但是找了政府后,一直没有一个结果。"

6 栋安置房都有裂纹

8 月,是当地的雨季。这也是大冲村和路尾社区村民最为恐慌的时节。

" 只要一下雨,免不了会漏水,不敢在屋里住,墙体变形的房屋更是危险,就怕塌了砸到人。" 村民姜远贵告诉记者,一些村民的房屋受损后,遇到雨季,只能到房屋安全的亲戚家住或者是在外寻找安全的住所。

受损的不仅是村民的自建房,距离砂石厂约 500 米的 6 栋安置房,也有大小不一的裂纹。

受损的安置房是纳雍县 2014 年扶贫生态移民搬迁项目居仁街道大冲安置点,位于路尾社区,距离李龙祥家不足三十米,安置房共有 6 栋,每栋 6 层,共 18 个单元。

安置房住户姜旭告诉记者,他从 2016 年之前就搬了进来,一开始,安置房的墙体并未出现裂缝,随着砂石厂的爆破作业,墙体开始出现裂纹。

记者从姜旭提供的一份协议中看到,姜旭于 2014 年 8 月 21 日与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签订协议,不久就住进安置房," 那时砂石厂就在生产,从 2014 年到 2017 年,砂石厂的爆破动静越来越大,后来发现,安置房也裂了。"

8 月 4 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查看安置房发现,几乎每根柱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不同大小的裂纹。离砂石厂最近的三栋安置房,墙体与地面的相接处出现多处裂纹,有的甚至裂纹宽度达到 5 厘米。

林华勇因为老房子出现大面积开裂搬到安置房内居住,但让他没想到,还是继续被笼罩在房屋开裂的恐惧之中。

▲村民林华勇家墙壁开裂严重,因责任认定和赔偿未到位,他只好搬进了安置房,没想到安置房也出现裂缝。

对于一人独居的林登举来说,他曾想通过当地政府,申请入住安置房,但是因为安置房墙体也存在开裂,且不通水的情况,只好选择继续住在不通电、又被损坏的旧房里。

居仁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陈林则介绍,安置房是通过验收完成、并且合格后才有人入住,但是对于房屋开裂一事,具体原因并不知情。

两次鉴定都与爆破有关

村民们发现房屋集体出现裂纹是在 2016 年之后,直至 2018 年底砂石厂停止爆破。

李龙祥回忆称,三年多的时间里,村民们就此事进行过 20 余次的维权行动,甚至冲动到去堵住砂石厂的大门。

为了厘清房屋开裂受损的原因及责任,当地政府、村民及砂石厂,曾两次邀请第三方检测鉴定机构,到现场进行勘察鉴定。

第一次鉴定于 2016 年 10 月 14 日开始进行,由南京地质工程勘察院、纳雍县国土资源局、村民代表及砂石厂贵州安居实业有限公司代表组成调查组,对 63 户共 71 栋房屋进行了现场调查,鉴定结果认定部分房屋受损开裂与砂石厂爆破采石有关。

虽然结果认定房屋受损与爆破有关,但因认为报告中没有李龙祥、林华勇等近百户受损房屋的鉴定结果,多数村民不认可这份鉴定报告。

" 南京地质工程勘察院的工作人员来检测时,并未挨家挨户进行检测,也不是透明的。" 李龙祥回忆,这就是多数村民质疑该鉴定结果的原因。

后来,村民们又集中向居仁街道办事处反映该情况。于是,2017 年 12 月 16 日,居仁街道办事处对村民们承诺:申请地灾部门 15 日内委托鉴定单位介入进行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 20 日内安排砂石厂启动理赔;鉴定期间,如果砂石厂老板外逃,办事处承诺追回房屋理赔资金。

一周之后,居仁街道办事处再次向村民做出鉴定及协助获取理赔的承诺,并形成书面文字,盖章留存。

2018 年 1 月 12 日,纳雍县主要领导到事发地进行调研,进入村民姜远俊家中查看情况。

姜远俊描述,这位领导在了解大概情况后,要求相关部门做好工作。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房屋开裂的事情并未得到解决。村名们再次向居仁街道办事处进行反映。

2018 年 3 月,居仁街道经过协调砂石厂、村民、原纳雍县国土局后,同意由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对第一次鉴定提出质疑的村民房屋重新鉴定,三方签订委托检测协议。

2019 年 5 月,村民拿到鉴定报告。鉴定报告显示," 委托检测的 47 户、65 栋房屋开裂主要原因是受到砂石厂采掘爆破所影响 "。

砂石厂起诉鉴定单位

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出具的《贵州省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冲底组、林家寨组及路尾社区墓坟组地质灾害成因分析论证图》显示,在其进行检测的范围内,安置房处在爆破震动允许安全距离界限(爆破源与人员和其他保护对象之间的安全距离称为爆破安全距离范围)内,属检测 " 炮损 " 影响对象。

8 月 5 日,居仁街道办事处武装部部长李聪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第二次的鉴定结果出来后,砂石厂对鉴定结果提出质疑,并将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告上法院,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对此已经立案。因此,承诺村民的条款也就搁置不前。

李聪称,在村民们和砂石厂进行多次交涉期间,居仁街道办事处也曾多次进行协调,让砂石厂和村民们坐下来调解," 花点钱,能修复的就修复,不能修复的,达到赔偿的就赔偿。"

李聪认为,在法院受理砂石厂起诉江西省勘察设计研究院一案期间," 老百姓只能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去等。"

贵州安居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彭思虎告诉新京报记者,砂石厂因为经济问题,在年初已经停业。对于当地村民房屋开裂与砂石厂的爆破问题,彭思虎表示,因为在第二次检测报告中没看到专家意见,觉得检测报告存在问题,所以就起诉了鉴定公司和纳雍县相关部门。

当地重启房屋受损等级评定

村民姜远俊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受损的房屋是在当地政府的帮扶下于 2014 年修建完毕并入住,并且还获得 " 小康之家示范户 " 的称号。和姜远俊家情况相似的,在路尾社区以及大冲村,还有数十户 " 小康之家示范户 "。

受到当地政府扶贫帮扶的还有村民姜方林。2013 年,姜方林被居仁街道办事处认定为贫困户,居仁街道办事处对其进行产业扶持、医疗保障、危房改造等帮扶措施后,姜方林重新修好住房。2018 年,姜方林脱贫。但在 2016 年至 2018 年期间,姜方林的新房和其他村民的房屋一样," 炮损 " 开裂。

房屋开裂后,村民们有了意见," 辛辛苦苦修的房子,都没好好住过,就破了。"

陈林表示,因为砂石厂与村民们的纠纷问题,导致当地部分百姓安全住房保障遇到麻烦。

" 即使是砂石厂影响的,怎么去理赔,理赔的标准是什么?现在是没有依据," 陈林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涉及的群众众多,而且每家的房子受损情况不一样,开裂程度不一样,不知道怎么来定,这是一个难点,还需要找专业机构或者是相关部门对受损房屋作出一个受损等级鉴定,才好去定赔偿标准。

陈林表示,承诺过老百姓的,如果责任认定了,砂石厂拒赔,资产还在。

8 月 5 日,居仁街道办事处、纳雍县自然资源局居仁所、纳雍县委宣传部等多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已和第三方权威机构进行沟通,立即开展受损等级评定工作。

陈林告诉新京报记者,会督促砂石厂,大概两个月之内将事情处理完。

8 月 7 日,新京报记者从纳雍县县委宣传部获悉,目前当地已针对涉事街道村民房屋 " 炮损 " 问题进行受损等级评定,并对安置房中饮用水不通、部分村民无生活用电一事进行整改。

8 月 9 日,路尾社区以及大冲村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在新京报记者离开纳雍县后,居仁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立刻来村里进行调研,组织相关专业人士对安置房进行查看,并对受损房屋做等级鉴定。

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实习生 李兴华 摄影记者 郑新洽

评论

村民住开裂危房,地方早该定分止争

对当地政府而言,不管是企业不愿意担责,还是相关赔偿标准不明,都不是任由村民只能住在 " 危房 " 的借口。

砂石厂的一声炮响,村民们的房屋开裂,将近 4 年了,开裂的房屋仍没得到赔偿或修缮,百余户村民或借住亲友家,或离家打工,无处可去的,只好住在墙面、地基裂了缝的危房里," 胆战心惊地过日子 " ——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和路尾社区村民的遭遇,引发关注。

这原本是一件并不复杂的事。在两份第三方鉴定都显示村民房屋开裂系砂石厂爆破影响后,若涉事企业据此立即开展赔偿和修复,当地百余户村民断不至于仍住在危房之中。而另一方面,如果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能及早对此事予以处理,村民们也可免于这般辛酸。目前当地政府已表示重启房屋受损等级评定,并督促砂石厂 " 两个月之内将事情处理完 "。不过,此一现象的发生,从基层治理的角度,依然有辨析的必要。

虽然涉事企业因不满第二次的鉴定结果,将检测机构告上法庭,但两份由不同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报告都给出了同样的结论:房屋开裂与砂石厂的爆破存在因果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涉事企业状告检测机构,尽管是其正当权利,却更像是一种 " 拖字诀 "。更关键的是,在此前几次协调无果后,当地政府是否就只能听任村民与企业的单方面博弈?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涉事企业已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纳雍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砂石厂因此完全停工。但是,在过去的数年时间里,村民们的房屋受损却似乎未对企业造成任何影响。对比之下,这是否说明村民们的危房问题,不是不能解决,也不是拿涉事企业没办法,而是相关方面的重视力度不够?

按理说,砂石厂的作业影响了周边村民的房屋安全,地方政府理当及时介入调查并采取必要的规制措施,而不是坐视受损房屋范围的扩大。当地村民不仅曾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而且早在 2017 年底,当地街道办事处也曾对村民们承诺,在鉴定结果出来后 20 日内安排砂石厂启动理赔,且明确——鉴定期间,如果砂石厂老板外逃,办事处承诺追回房屋理赔资金。但此承诺时至今日仍未兑现,它某种程度上损害了当地政府的公信力。

村民房屋变危房,对当地政府而言,不管是企业不愿意担责,还是相关赔偿标准不明,都不是一直拖延下去的理由。即便是村民与企业之间未达成合理的赔偿协定,地方政府也该及时开启妥善安排,该协调的要协调,该安置的要安置,而不是单纯让村民 " 去等 "。

当前,各地都在推行 " 办事不求人 " 的放管服改革,其实村民为了自家房屋维权数年却依然无果,这同样是一种 " 办事难 "。此事发酵多年,村民们的行动并没有将事态发展至某种不可收拾的状态,当地政府理当珍惜并积极回应这种理性维权态度,千万别等事情 " 闹大 " 了再来处理。

不论如何,对百余户村民的 " 危房 " 问题,当地政府更应以实际行动让村民尽快 " 居有所安 "。

文 / 朱昌俊(媒体人)编辑 新吾 校对 张彦君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