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巴士 08-15
《舞力全开》制作人采访 歌单选曲标准大揭秘

 

在今年的 ChinaJoy 上,育碧在展台举办了一场《舞力全开》" 育 " 用舞王争霸赛,12 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舞者在 ChinaJoy 的现场一展舞姿。2019 年是《舞力全开》系列诞生的第十个年头,可以称得上是游戏史上的长寿系列。

从参加舞王争霸赛的十二位舞者资料来看,其中不乏有舞龄在 3 年以上的系列老玩家,最长的一位已经玩了 8 年。这个系列是怎么吸引玩家的?在《舞力全开》的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趣事?《舞力全开》的未来会是怎样?在 ChinaJoy 期间,TGBUS 采访了《舞力全开》开发团队的成员——胡意凡(以下简称 " 胡 ")和余凌波(以下简称 " 余 "),一起聊了聊《舞力全开》的故事。

作为育碧每年都要推出的 " 年货 " 型作品,《舞力全开》给人留下了 " 时尚、潮、有范儿 " 的印象,两位制作人同样也给笔者类似的感觉。胡意凡女士在 5 年前加入育碧,此后就一直参与《舞力全开》的制作。从国行版《舞力全开 2015》开始,她每年都会投入到系列新作的开发中。

在这次的 " 育 " 用舞王争霸赛中,胡意凡担任了评委。在她看来,舞蹈作为一种寓教于乐的方式,在未来会有非常大的市场,而《舞力全开》也会借着这股热潮在国内越来越受欢迎。

新的《舞力全开》整合了早期作品中的多种要素,其中不但包括当下最流行的劲歌热曲,还包括相对来说比较小众但和游戏风格十分契合的歌曲以及专门为小孩子们制作的 Kids 模式歌曲,可以说是典型的合家欢游戏。

此外,开发团队在制作过程中还会考虑到不同地区、不同文化的差异,尽力满足全球玩家的需要。那么在《舞力全开 2020》中到底有没有中文歌呢?只有等游戏上市我们才能知道了。

虽然听上去十分热闹,但其实《舞力全开》的制作过程十分辛苦。不少参与《舞力全开》录制的舞者在排练之后都成功瘦身,这一点给另一位开发团队成员余凌波先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余凌波先生是育碧上海的资深美术总监,从 6 年前开始在育碧工作,可以说是经验丰富。在加入《舞力全开》团队之前,他是《孤岛惊魂》团队的成员。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制作《舞力全开》和开发其他游戏有着全然不同的体验。

在提到国内舞蹈市场时,他和胡意凡女士拥有同样的观点。余凌波先生认为舞蹈在国内会越来越受到大家的欢迎,玩家可以通过《舞力全开》来体验舞蹈的魅力。

随着舞蹈的风潮愈刮愈烈,此前被玩家调侃的 "《舞力全开》广场舞 " 在未来或许真的会变成现实。在此之前,先让我们一同期待《舞力全开 2020》的发售,同时也希望本作的国行版能够顺利的和各位玩家见面。

以下为采访全文:

问:今年的《舞力全开 2020》有什么新的要素吗?

余:除了惯例所更新的最新歌单之外,《舞力全开 2020》中 " 合作模式 " 即将回归。这个模式将鼓励大家共舞,一起冲击最高分。

胡:2019 年是《舞力全开》十周年,所以我们除了在《舞力全开 2020》中给大家带来榜单中的经典热曲之外,还给大家准备了很多惊喜。合作模式的回归就有很重大的意义,之前一直有玩家和开发团队反映," 为什么在游戏里我们只能竞争呢 "。在合作模式里,大家需要通力合作才能获得高分。

问:《舞力全开》系列中的歌单是如何选择的?有什么标准吗?

余:热度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标准,我们每年都会紧密的关注当年的榜单,再根据我们认为适合《舞力全开》的歌曲来进行挑选。另外,我们也会根据《舞力全开》的品味,去挑选出一些大家比较少听到,但非常有亮点、非常有趣、能够给大家带来惊喜的歌,放到歌单里面。

问:此前育碧曾经推出过国行版本的《舞力全开》,那么《舞力全开 2020》有没有推出国行版的计划呢?

胡:作为中国玩家非常喜欢的一款游戏,我们会借着任天堂推出国行版 Nintendo Switch 这个契机,尝试推出 NS 国行版《舞力全开 2020》。

问:那么《舞力全开 2020》中会不会有新的中文歌呢?

余:如果大家一直都在关注《舞力全开》系列的话,就会发现我们近年来对不同语种、不同文化是越来越关注的。中国肯定是我们很重视的市场,在之前的作品也有中文歌登场。至于《舞力全开 2020》中有没有中文歌,我希望大家拭目以待。

胡:大家只要到时候买游戏就知道了。

问:此前《舞力全开》曾经推出过《迪士尼派对》、《舞力全开 Kids》等外传性质的作品,但后来这些分支作品就都消失了,请问这是什么原因呢?

胡:其实我们也很喜欢《迪士尼派对》、《舞力全开 Kids》这些游戏,因为它们都有非常丰富的游戏内容。但我相信如果你玩过《舞力全开 2018》的话,就会在游戏中发现 Kids 模式,也会有来自迪士尼的最热歌曲。为了给大家节省开支,也为了让整个的合家欢属性更强,所以我们把两个版本的内容都整合了起来。玩家在一个游戏里面就能够同时找到适合小朋友玩的和迪士尼的歌曲。

问:那《舞力全开 2020》中 Kids 模式的歌曲数量是怎样的?会比之前多吗?

胡:这一代当然会一如既往的有 Kids 模式,但具体的数量就要等游戏上线之后,让玩家自己去发现了。总之我相信 Kids 模式会给玩家带来很多欢乐的。

问:《舞力全开 2020》在公布之后,很多玩家对于这款游戏依然登陆 Wii 感到十分惊奇,网络上也流传了很多 " 为什么本作还会登陆 Wii" 很多版本的解释,所以做出这个决定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胡:今年是《舞力全开》系列十周年。在十年前,Wii 是这个系列登陆的第一个平台,Wii 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覆盖量和成功。所以我们希望让大家能够回味一下《舞力全开》之前在 Wii 上的体验,而且我们也不想让使用上世代主机的玩家觉得自己被忽略。最终的结果就是让尽量多的玩家都能够有机会享受到《舞力全开》的乐趣。

问:在制作《舞力全开》的过程中,二位有没有给你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事情呢?

余:在《舞力全开 2020》的制作中有一首歌,我们最初的想法是找两个体型差距巨大的舞者,来造成视觉差距。所以我们就找了一个壮一点的舞者和一个相对来说瘦小一些的舞者一起跳舞。但我们没想到这首歌排练起来实在是非常辛苦,几个礼拜下来,那位体型健壮的舞者和体型较小的舞者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差别了。这也从侧面证明,《舞力全开》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减重方式。

因为我之前是《孤岛惊魂》团队的,这也是我第一年参与《舞力全开》的制作。其他游戏中会涉及很多关于三维、场景相关的内容,但《舞力全开》就非常不一样。在开发《舞力全开》的过程中,会接触到非常多的实机拍摄和流行文化,这在游戏开发中也是比较另类的,让人耳目一新。

胡:大家在游戏中能够看到很多动物形象的人,大家在实际游戏中看起来很顺畅,但拍摄的时候并非如此。去年的一首歌中,有一位舞者要扮演树。树的头套大约有二、三十斤重,因为在录制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在中间喊停,他需要从头到尾跳完一整段歌曲。虽然过程很辛苦,但拍完之后,能瘦的都瘦了……

问:《舞力全开》发展至今,已经是市面上最成功的舞蹈类游戏了,二位觉得《舞力全开》在国内的发展趋势会是怎样的呢?

余:如果大家有留意到的话,会发现现在无论是电视上的舞蹈教学,还是线下的舞蹈课程,都非常火热。《舞力全开》的玩家可以在舞蹈课程之外,通过游戏感受到舞蹈的快乐。包括来自各地的《舞力全开》舞者,现在其实很难约到他们的时间,因为他们在国内的活动非常多,这就证明了舞蹈在国内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同时我们也收到了很多来自舞者的申请,他们都希望加入我们的项目。所以说,中国市场对于舞蹈来说会越来越有活力。

胡:我相信体感类的舞蹈游戏在国内一定会越来越好的趋势,我们也能看到《舞力全开》的玩家在国内越来越多。舞蹈作为一种寓教于乐的方式,不管你是以健身为目的,还是确实对舞蹈感兴趣,我相信舞蹈会有非常大的市场,我也认为《舞力全开》在国内会越来越受欢迎。

问:那未来有没有计划把 ChinaJoy 上举办的 " 育 " 用舞王争霸赛变成一个常规的赛事活动呢?

余:《舞力全开》世界赛已经举办很多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把相关比赛带到国内来。如果《舞力全开》在未来越来越受中国玩家的欢迎,我们当然希望能够有这样的活动供所有人来参加。

以上内容由 " 电玩巴士 " 上传发布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