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报 08-23
《使徒行者2:谍影重重》:港式警匪片类型格局下的经典重现与拓展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yule1.html

 

|周文萍

编辑|姬政鹏

香港警匪片近来大有复苏之势,自 2018 年《无双》获得成功后,仅 2019 年,内地市场便已上映了《反贪风暴 4》(4 月 4 日)、《追龙 2》(6 月 6 日)、《扫毒 2:天地对决》(7 月 5 日)等一批获得不俗市场反馈的港式警匪片,最新的一部是《使徒行者 2:谍影行动》。该片于 8 月 7 日上映,首日票房 1.7 亿,创下了今年港产片的最好成绩。

作为代表类型,港式警匪片早已形成固定套路:" 卧底 + 兄弟情 + 枪战 " 追逐是标配,尽皆癫狂、尽皆过火的风格与场面也必不可少,甚至连演员都离不开刘青云、张家辉、古天乐、吴镇宇等几张熟悉的面孔。而观众的观影乐趣,也就离不开在熟悉的套路里寻找那些再现经典与推陈出新之处。

《使徒行者 2》亦不例外:在熟悉的配方与熟悉的味道之中,创作者亦有许多推陈出新的努力。本文将从卧底、兄弟情、动作景观等几个关键词来探讨该片对港式警匪片的继承与创新。

卧底情节的拓展与弱化

卧底是香港警匪片的重要题材。基于身份与环境的错位与对立,卧底题材天生自带强烈戏剧冲突。无论是警中之匪还是匪中之警,身份的隐藏与揭示一直是卧底片的核心冲突所在。

最经典的卧底片是《无间道》,该片不仅以警匪互派卧底的设定将冲突加倍,更深入揭示了卧底人员如身处无间道般煎熬的内心世界,令港产卧底片登上高峰,成为港产警匪片的一个亚类型。但是,《无间道》的成功也令此后的卧底片创新困难,无论是警中之匪还是匪中之警,似都难以超出《无间道》建构的卧底模式。

比较而言,《使徒行者》系列在卧底情节上创出了一定新意。《使徒行者》原本是香港 TVB 于 2014 年制作的警匪剧,也是 TVB 年度收视冠军,是 TVB 经典剧集 IP 之一。

在剧集成功的基础上,TVB 于 2016 年开启了《使徒行者》电影版。电影版第一部延续了电视剧的核心情节:警方寻找失联卧底。故事讲述警队高级警官康 Sir 被人杀害后,他所联系的卧底人员也与警方失去了联系。由于资料被毁,相关人员的身份亦无人知晓。

此时,出现了两个用康 Sir 特定密码跟警方联系的人自称是警方卧底 Black Jack,二人孰真孰假便成了警方必需辨别的问题。此一设置打破了一般卧底片或查警中之匪或查匪中之警的套路,为卧底片开出了新意,也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使徒行者 2:谍影行动》的内容与第一部并无联系,但对于卧底的设置与前一部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上次是在匪中找警,这次是在警里寻匪。

警里寻匪的故事不算新鲜,但《使徒行者 2》的重点并不在于此。影片试图扩大卧底题材的叙事空间,因而虽仍少不了追查黑警的线索,但更多场景用于讲述警方与一个跨国犯罪组织间的斗争。该组织在全球拐卖儿童,有的训练后送入警队做黑警,有的则被卖入淫窟。一个女记者因黑入该组织电脑系统后用密码锁上了重要情报而受到该组织的追捕。警方为抓捕坏人而说服女记者合作:以女记者为诱饵,派警察假扮犯罪分子与该组织进行交易。这个故事融警匪、谍战、反恐、枪战于一炉,一波三折、环环相扣又不断反转,非常引入入胜。

内容扩展后,卧底情节在《使徒行者 2》中被弱化。事实上,故事进行到一半,观众对于孰黑孰白早已心里有数,接下来所看的便是警察如何与犯罪组织斗智斗勇,而这便离不开港产片的另一个关键词:警匪兄弟情。

港式 " 警匪兄弟情 " 的极致再现

兄弟情是港产片的一大特点,而警匪片更盛产一种令人激情澎湃的 " 警匪兄弟情 ",即分属警匪两个阵营的兄弟间的情谊。此类影片的流行源于吴宇森《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等片的成功,常在强烈冲突的情境中以激烈枪战及打斗表现人物间的彼此忠诚及对恶势力的不屈抗争,其关键词是对立、信任与热血。

港式 " 警匪兄弟情 " 的叙事特点有三:1. 具有兄弟情感(不必是亲兄弟)的二人(或三人)分属警匪两个阵营,时常在对立与亲密、正义与邪恶、理智与情感、信任与怀疑等情境中纠结痛苦。如《英雄本色》里的宋子豪(狄龙饰)和宋子杰(张国荣饰)本是亲兄弟,但因宋子豪为黑社会、宋子杰为警察,后者一直对前者充满怨恨。

2. 虽然警匪殊途,兄弟间仍相互理解信任。如《喋血双雄》里的警察李鹰(李修贤饰)和杀手小庄(周润发饰)虽是在抓捕与逃脱的过程中认识,双方却在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了解了对方,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此种惺惺相惜在今天的港产片中更演变为对兄弟的绝对理解与信任。

3. 结局处警匪兄弟会遭遇恶势力、也即是双方共同敌人的猛烈攻击,他们会并肩携手与之对抗,并在经过激烈枪战后消灭敌人,而他们也会为此付出惨烈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港式 " 警匪兄弟情 " 在影像表现上也有许多经典 " 名场景 ":诸如兄弟二人分别以白衣黑衣的造型出现;兄弟二人(或三人)举枪互指,但子弹会与对方擦身而过射向在对方身后袭击的杀手;兄弟二人(或三人)背靠背与众人枪战,前面自己挡,后背交给对方;激烈战斗后身受重伤的两人相互搀扶勉力向前去迎战恶匪的背影;教堂里惊起的白鸽等等。

这些场景多源自吴宇森《喋血双雄》等片,在此后的警匪片中又不断复现,成为港式 " 警匪兄弟情 " 的标志。

《使徒行者》电影系列主打的是 " 兄弟情 "," 警匪兄弟情 " 被渲染到淋漓尽致。第一部中张家辉与古天乐饰演的蓝博文和邵志朗两兄弟是立场对立的真假卧底,也是性命相托的兄弟,其经典台词就是 " 做兄弟,在心中。你感觉不到,我讲一万句都是废的 "。结局处两人生死与共联手抗敌,蓝博文更在最后一刻抱着敌人冲向巴士,以生命救下了邵志朗。

《使徒行者 2》也不例外。导演文伟鸿表示:" 这次的兄弟情会比第一部更直击人心。" 片方还专门出了一系列角色海报,海报上用魔方显示摩斯电码,所有角色海报组合到一起,便显露出了那句经典的 " 做兄弟,在心中 "。

因此,与薄弱的 " 找黑警 " 相比,故事更注重的是 " 找兄弟 "。片中同样是由张家辉与古天乐饰演程淘和井进贤两兄弟从小亲密无间,后来其中一个被犯罪组织拐卖而失散。30 年后两人在警队相遇,实际已分属正邪两个阵营。

但是," 做兄弟,在心中 "。虽然 30 年未见,但一经认出对方身份,双方马上成为可以为对方挡子弹生死之交,而程滔更是明知井是黑警,仍然坚定不移地相信他。在通过密码了解到井进贤是因孩子被犯罪集团胁迫做黑警后又派人帮井救出了孩子。

于是,影片最后仍然是两兄弟生死与共、携手一起对抗凶残的恶势力。兄弟身份在此成为正邪判断的标准,将港式 " 警匪兄弟情 " 发挥到了极致。

《使徒行者 2》对港片 " 警匪兄弟情 " 的标志性场景展现也很充分:黑白分明的服装造型,两人背靠背进行枪战,三人举枪互指、但子弹最终都擦身而过,伤重的兄弟两搀扶迎敌,白鸽在身边飞起等场面一个不少,令人充分沉浸于港产片黄金时代的影像幻境。

动作景观的拓展

港式警匪片从来不缺乏激烈的打斗和枪战场景,从 " 小马哥 " 取之不尽的手枪和用之不尽的子弹开始,警匪片便在香港街头巷尾、酒楼茶肆、商场民居等各种各样的场景和白天黑夜等各种各样的时间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打斗、飙车和枪战等动作景观。

《使徒行者 2》自然不缺此类景观,影片的拓展在于没有拘泥于香港本土,而是将取景范围扩大到了东南亚及西班牙等地。

影片最为人称道的是大胆将正邪对决时的打斗及飙车放在西班牙 " 奔牛节 " 上展开。据动作导演钱嘉乐透露,拍摄时候真正的奔牛节已过,但为了拍摄想要的画面,剧组真的让主演在壮汉与蛮牛间飙车,几乎是过了 " 第二次奔牛节 "。

众牛奔腾的危险加上飙车的危险、枪战的危险,给观众带来了极度惊险的刺激感受。尤其值得肯定的是,奔牛并非只是作为背景版加入影片,而是被安排进了情节发展之中。在井进贤即将被公牛袭击时,程滔开车挡在了其前面,当牛退去,车门上的洞显示了程滔所受的伤。

这个受伤处与幼时井进贤的受伤处相一致,显示出两人间微妙的联系,也暗示了程滔对于井进贤的感激之情。当然公牛在结尾处还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其是否合理也就见仁见智了。

片中另一重要的枪战场景是警察在缅甸执行任务遭遇袭击。虽然东南亚景观在港产片中并不陌生,但此场枪战的激烈程度却很少见。对战的武器早已由手枪升级到冲锋枪,匪徒四周包围,突突突突的火力令直升机也难以靠近,两个主角背靠背抵挡四周猛烈的火力,尽显生死与共的兄弟情。此外还有女记者遇袭时的枪战等场景也都非常激烈。

尽管整体上早已不复往日辉煌,香港警匪片至今仍是广受欢迎的电影类型,也是发展极为成熟的一种类型。故事、人物、演员、场景和制作都相当成熟,卧底、兄弟情与枪战追逐等套路也被运用得炉火纯青。

成熟的同时警匪片也陷入到创新困难,过于模式化的情节人物和场景在一次次勾起观众港片情怀的同时也难以激起他们新的热情,2019 年更几乎出现了古天乐月月见的情形。这对于香港电影的发展并非好事,港式警匪片在保持自身风格的同时还应有更多创新。

《使徒行者 2》一面浓墨重彩港式 " 警匪兄弟情 ",一面弱化卧底情节、强化动作景观的处理亦是港片在试图保持自身特点同时扩大格局、提升类型的一种尝试。

(作者为广州大学副教授、广东省电影家协会评论与交流委员会主任)

声明

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商务合作微信:214742506

相关标签

使徒行者2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