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ZAKER广州 09-07
公司未签劳动合同否认有劳动关系 广州一维修师傅索赔胜诉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新快报讯 记者何生廷 通讯员穗法宣报道 从滴滴打车到共享单车,从外卖点餐到网上用工,共享经济争相走进人们生活,可是很多 " 网约工 " 面临着劳动合同不签、社会保险不缴、劳动保障不到位等 " 三不 " 现象,网约工与网约平台之间的劳动争议也随之而来。

那么," 网约工 " 与 " 平台 " 之间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可以看看广州中院的一则案例。

广州的小鑫(化名)本是一名手机维修工程师,2016 年 9 月 3 日,小鑫到广州某科技公司上班,从事手机维修工作。他可以通过该科技公司的手机 APP 接单,为公司客户提供上门维修手机服务。当客户在手机 APP 下单后,公司客服负责接单,然后根据派单时师傅身处的位置安排工单。

2017 年 9 月,该公司让小鑫签订《工程师兼职劳务协议》,随后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公司在同年 10 月 25 日以微信和短信的方式向小鑫发出《解除合作通知函》。

小鑫认为,工作期间,他统一接受该科技公司管理、考勤、考核考评制度,然后公司按月发放劳动报酬,可是公司一直不与他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办理社保手续及缴纳社保费且无故扣发工资,遂将公司告上了法庭。

据了解,小鑫的工资保底为 4800 元(每月工资保底 60 单,每单 80 元结算),超过 60 个订单以后就每个订单计 80 元提成。

对此,该科技公司则认为,双方于 2016 年 9 月 3 日建立合作关系,双方签订《申请上门维修师傅协议》显示双方是合作关系,公司只是作为网络平台提供商业机会,不存在劳动关系。

该公司说,其采取 O2O 平台模式,客服接到订单后派单,由师傅决定是否接单,APP 上有拒绝接单的按钮,关于佣金,是按师傅接单量进行提成,并不存在保底,而且不清楚小鑫自 2017 年 10 月 25 日起没有接单的原因。

在这个案件里,争议焦点在于小鑫与广州某科技公司之间用工性质是否属于劳动关系?

一审时,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判决公司向小鑫支付 2017 年 10 月 1 日至 25 日工资 2000 元;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 74475.58 元;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22309.5 元。

对此,广州某科技公司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广州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主审法官肖逸思认为,目前,共享经济用工更加灵活化、多样化,同时劳动关系也更难界定,在司法层面中相关的劳动争议和界定分歧也在日渐增多。

根据《维修工程师管理制度》《上门服务流程》《师傅薪酬体系》《上门师傅考核奖励方案》、排班表、广州上门师傅考勤群微信截图等证据,公司对小鑫的工作方式、收入计算、奖励等进行了规定和要求,且发放了工衣、工包、工具以及工牌,从整体看,小鑫为顾客提供服务时,其代表科技公司,而非其个人。

此外,科技公司对小鑫也有考勤管理,也有接单规则要求,每月转账发放工资,而且小鑫提供的手机维修服务是该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双方之间应予认定为劳动关系。

相关标签

劳动合同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