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铺子 09-11
陈凯歌牛逼,希望这片明天上映

 

教师节到了。

在这里,铺子先祝所有教育工作者节日快乐!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几个月以来,中国发生了不少事。

一时之间,关于教育的讨论显得格外热切。

毕竟,什么样的教育,造就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型造着什么样的社会。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陈凯歌有部作品力拔千斤。

有人说,它是陈凯歌乃至第五代导演的作品里,最好的一部。

有人说,它放在今天值得打六颗星。

它究竟神在哪里呢?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

《孩子王》

这是一部强强联合的作品。

原著是阿城写的。

无论是写小说,还是做编剧,阿城都创造了无数经典。

比如《棋王》、《孩子王》、《芙蓉镇》、《人在纽约》、《刺客聂隐娘》等。

导演是陈凯歌

对于陈凯歌,我们最熟悉的作品可能是《霸王别姬》和《无极》。

在多数人看来,这是陈凯歌的两级——

一个是声嘶力竭誓死做 " 自己 ";一个是奋不顾身誓死做 " 奴隶 "。

当然,这都是陈凯歌中后期的作品了。

真正让陈凯歌蜚声影坛的,还是他前期的《黄土地》、《大阅兵》以及这部《孩子王》。

十年动乱时期,在云南的一个小山村,知青 " 老杆 "(谢园 饰)有了新的任务。

插队七年的他被派去学校当老师,教语文。

对于知青来说,当教师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听到消息后,他的知青朋友们简直 " 羡慕嫉妒恨 "。

我提一只鸡、你拿一瓶酒、他给一袋米 ……

就这样,大伙东拼西凑地凑了一桌饭为他庆祝。

正所谓:苟富贵,无相忘。

吃饭时,老杆也撂下誓言。

他说道,大家都是一起苦过的朋友,哪怕以后去教书了,也不会忘了大家。

等有一天,大家有了孩子,他一定会好好教导孩子们。

然而,学校生活并不像老杆想得那么好。

到学校第一天,宿舍的破烂就让老杆摔了一大跤。

书桌经不起坐,椅子也是纸糊的。

当然,最糟糕的还是教学情况。

首先,硬件跟不上。

读书读书,但学校根本没有给同学们发书。

因为,纸都被用来印政治学习材料了。

没书学什么呢?

有的老师只好教批判文章,一篇又一篇。

有的则选择把课文抄在黑板上,让同学们照着抄。

抄一段,教一段。

于是,第一次教书的老杆也选择了抄课本。

硬件解决了,但软件却更糟。

老杆带的班是初三。

可是,一堂课下来,他发现许多同学连小学就该掌握的字也不认识。

没办法,他只好从识字开始教起。

识字也可以解决,但还有一个思想问题。

说到底,思想是最关键的。

老杆来之前,同学们在几年的 " 照抄 " 批判文章后,已然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相反,他们熟练地掌握了模范和复制。

老杆请一个同学回答问题,结果她只是重复老杆刚刚说的话。

甚至一字不差、连语气都一样。

而且,回答后,还一脸得意。

对此,老杆只能无奈的说:你好记性。

确实,同学们都有好记性。

其中,对 " 批斗 " 的的记忆更是深入骨髓的。

在班里,有一位同学王福识字最多,也最好学。

于是,初来乍到的老杆本想请教他之前的老师是怎么上课的。

结果,或许是第一次被老师 " 特殊对待 ",王福神情严肃地问道:你可是要整我。

对此,老杆一脸震惊。

可以说,这所学校的教育出了很大的问题。

于是,老杆决定改变。

他选择了一种轻松的教学方式:

他的课,不用喊起立、不用背手;

写作文也没有规定,想写什么写什么;

只有一条:不准照抄、要老老实实写自己的想法。

结果呢?

结果 " 上面 " 知道后,老杆被开除了。

有人说,《孩子王》和《死亡诗社》很像。

两者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一个新老师闯入僵化的教育体制,身体力行鼓励学生有独立的思想。

不过,面对庞大的体制,两个老师最终都无奈 " 被 " 离开。

但是,他们的精神却也影响了一部分人,哪怕只是少数。

《死亡诗社》的结尾,基汀老师离开,但有同学们站了起来。

他们以全新的视角,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孩子王》的最后,老杆离开前,他同样也留下了精神的 " 火种 "。

在最后一课,老杆承认自己曾写了一个错字:

上面一个牛、下面一个水。

汉字里是没有这个字的,这是老杆不小心写错了。

但,这个字却可以看做是 《孩子王》的 " 题眼 "。

因为,它体现了独立思考的意义。

一个学生,一旦失去了这种精神和能力,那谬误也会在一次次的照抄、模仿中被当做真理。

而一旦对错难以区分,那所谓文明、道德、伦理也就岌岌可危。

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老杆离开前坦诚自己的错误,就是告诉学生要学会自己思考、辨别真伪。

除了反思教育,《孩子王》同样反思文化、反思文明。

一种教育喂养、规训着一代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化。

一代人的文化可以被看做是一种常识系统。

而常识系统是生活的基石、但有时候,它也会是一种桎梏。

在电影里,有一个特殊的孩子,他是一个不上学的放牛娃。

乍看起来,他是不幸的,他无法接受教育,不能学习知识。

自然地,他也就无法和同龄人分享同样的的价值观,甚至在社会上显得格格不入。

但,正因为没有接受教育,他才可以避免和同龄人一样习得 " 照抄 " 和 " 批斗 "。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反而是幸运的。

他外在于彼时的文化、也因此外在于彼时的动乱。

说到底,反思教育,反思文化、反思历史,核心就是反思。

我们常听这样一句话:一个不懂反省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

在电影里,特意安排了这样一个反思的场景。

在刚到学校时,老杆不会上课,于是学习前任,让孩子们抄课文。

但,到了晚上,在宿舍里,老杆忍不住手捧蜡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是一块破了的镜子,于是有两个镜像。

这无疑是老杆在对镜反思自我。

看着看着,老杆对镜子里的自己啐了一口。

显然,他对教授 " 照抄 " 的自己而感到羞耻。

因为,自己和所有知青正是深受其苦。

他们也曾只听一言、只读一书。

于是失去了辨别真理的能力,以至于大好青春被蹉跎、被耽误。

如果此时的他继续这样教育下一代,那后果会是什么呢?

后果就是那个荒诞的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讲故事,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

彼时,站在 80 年代中期,35 岁的陈凯歌回望过去。

他的这份回望是切身的,内在的。

因为,他反思的正是自己也曾身在期间的动乱。

而今天,再谈教育,再谈反思无外乎是避免动乱再次到来。

虽然,这是一个稳定、繁荣的时代。

但,正如前面所言,一代人的教育培养一代人的文化。

一旦反思在教育里断代了,势必造成反思在社会文化里的断代。

虽然,此时陈凯歌的电影已不再有反思精神。

但他确实曾经反思过。

也正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反思,造就了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谈反思。

而今天,反思的接力棒能否继续传下去,则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

关于电影,我们应该有新一代的《孩子王》。

关于教师,我们应该有新一代的 " 老杆 "。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