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哈尔滨 09-12
不起诉岳父还50万,媳妇就闹离婚!好女婿不容易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实习生 李晓航 ZAKER 哈尔滨记者 李永明

在自家快餐店后厨住了半个多月,徐伟每晚都睡得浑身酸疼。店里晚上其实并不需要人,他是有家难回。" 不把钱要回来,咱俩就离婚。" 妻子赵倩下的最后通牒,让徐伟既无奈又委屈,因为欠钱的人是岳父赵喜江。

网络配图 ↑

岳父离婚后众叛亲离 南方做生意却铩羽而归

39 岁的徐伟在哈市道外区经营一家炸鸡快餐店,几年中诚信经营收入颇丰。妻子赵倩在一家公司当出纳,周末一大早会到店里帮忙,晚上 9 点闭店后,夫妻俩会一起牵手走回家。日子虽平淡忙碌,但充实幸福。

徐伟告诉记者,自从一年前岳父从南方回来,融洽的夫妻关系和家的平静,就被打破了。徐伟说,按照家庭伦理观来衡量和评价,岳父赵喜江是个 " 不负责任 " 的男人—— 20 多年前到广东做买卖后就乐不思蜀,后来回哈和岳母离了婚。当时,徐伟的妻子赵倩正读高中。离婚后,赵喜江很少给女儿寄钱也很少回哈,据说和一个吉林的女人在当地同居了。徐伟和赵倩处对象时,赵倩绝口不提自己的父亲,后来结婚后多次说过 " 很恨他 "。从赵倩的舅舅那里,徐伟还听到过关于岳父赵喜江更多的 " 荒唐事儿 "。

尽管对岳父赵喜江没什么好印象,可当他真正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徐伟还是毕恭毕敬笑脸相迎的。不管妻子和岳父之间有什么隔阂,他都希望翁婿关系能和谐。

徐伟说,和妻子结婚的第二年春天,他第一次见到了岳父赵喜江,那时,岳父俨然一个暴发户,脖子上戴着一条很粗的金链子,金戒指一只手上戴两个,打电话吆五喝六的,派头儿十足。那天,岳父在大酒店设宴,亲朋好友一个没去,妻子赵倩连电话都没接。徐伟去了,喝了不少,回家还挨了妻子一顿狠骂。

一晃十来年过去了,其间,徐伟一直和岳父赵喜江保持电话联系。2018 年 1 月,岳父赵喜江再次回哈。和上次不同,他人显得很邋遢,说话也没了底气。岳父向徐伟坦言,他在广东做生意赔了,赔得很惨,多年积累的财富几乎付之一炬 ……

网络配图 ↑

女婿背地里倾囊相助 抵押贷款助其东山再起

岳父落魄了,徐伟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在离自家快餐店不远的小区,徐伟给岳父租了一间房,月租金 1200 元,同时每月还给他 1000 元的零花钱。这笔花费,徐伟是从每天的营业额里一点点儿挤出来的,而且绝不能让妻子发现。除了周末以外,徐伟经常让岳父到店里吃饭,偶尔还能陪他喝点儿小酒。一天两人都喝多了,当着徐伟的面,64 岁的岳父哭得稀里哗啦,说对不起前妻更对不起女儿,哭得徐伟眼圈都红了。

徐伟告诉记者,供吃供喝供住,尚未超出他所能支付的范围。但半年之后,岳父的胃口突然变大了,经常伸手向徐伟借钱,说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前期需要一些筹备资金。徐伟咬着牙几次借给岳父钱,每次都在 5000 元左右,加起来有 3 万多元。再借,他实在拿不出来了。

2018 年 10 月的一天,岳父在一家酒店请徐伟吃饭,陪同的几个人气度不凡,都像商界精英。席间,岳父和几人交谈甚欢。可客人散去后,岳父却仍拎着酒瓶不放,表情很痛苦:" 有 50 万元,我就能翻身。" 徐伟上前关切地询问,岳父说正和几个老板谈一笔大生意,稳赚不赔,利润可翻两倍以上,但前期需要启动资金 50 余万元。

岳父还一脸苦楚地告诉徐伟,实在不行他只能去借高利贷,但一半的利润就给了贷款公司。岳父还告诉徐伟,他在广东其实还有几百万元的欠款没能要回来,现正在打官司,将来钱一定能要回来,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 50 万元已把他逼到了绝境。那晚,徐伟陪岳父赵喜江喝了很多酒,两人也说了很多话。

第二天,徐伟做出了一个决定——帮岳父,帮他东山再起。可 50 万元不是个小数目,即使把快餐店兑出去也凑不够。最后,徐伟心一横,抵押房子向银行贷款。

网络配图 ↑

得知被算计悔不当初 要钱不成反陷家庭危机

徐伟抵押的那套房子是父母去世后留给他的,虽是老房子但位置很好,市值也在 80 万元以上,这些年一直出租。2018 年 12 月,徐伟背着妻子将自己名下的这套房子抵押了出去,从银行贷款 50 万元。钱汇给岳父后,让徐伟提心吊胆的日子就来了。原来说好的 3 个月归还,可 3 个月过去了,岳父丝毫没有还钱的迹象。徐伟多次催要,岳父一直让他再等几天。

今年 4 月的一天,妻子和岳母突然气冲冲地来到快餐店。看到母女俩脸上愤怒的表情,徐伟预感自己借钱给岳父的事儿露馅了。果然,妻子当着几名顾客的面歇斯底里地斥责徐伟:" 他不配当我爸,你却背着我帮他?" 而患心脏病的岳母则坐在一旁老泪纵横:" 你犯浑啊,咋能把钱借给他?"

第二天,徐伟歇了业,一大早就找岳父要钱。可岳父称自己根本没在哈市,过几天才能回来。徐伟到岳父租房子的地方一看,真的不见人影。等岳父出现的日子,是煎熬的。有时,打通他的一个电话,都让徐伟欣喜若狂。但随后的失落,又让他陷入另一种抓狂。今年 6 月的一天,徐伟终于打听到了岳父的下落,原来,他根本没离开哈市,就住在松北区的一个新建小区内。徐伟再一打听,更加气愤不已——房子竟然是岳父贷款买的,同住的,是一个陌生女人。

面对徐伟的质问,岳父承认了一切,还说生意泡汤了,钱就投资买了房,等过两年就连本带利把钱还给他。听到这些,徐伟彻底崩溃了。

今年 7 月,妻子赵倩向徐伟摊了牌:" 不把钱要回来,就离婚。" 徐伟也被逼急了,多次催要未果后,他一纸诉状将岳父赵喜江告上了法庭。

徐伟告诉记者,这段日子,他的心里百感交集——岳父的行为,让他很愤懑很后悔;妻子的狠话,让他很无奈很委屈;而岳母的眼泪更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 王晓宇

值班主编 张雷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