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贵阳 09-15
“增肥救父”的9岁男童:我没那么坚强,我只想救爸爸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中秋节探视爸爸时,路子宽在通话机中对爸爸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了。”

▲ 10 岁男孩为能捐献骨髓决定增肥救父:吃不下饭吐了再坚持吃。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9 月 13 日是中秋节。下午 5 点,“增肥救父”男孩路子宽在爸爸所在的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住院部无菌舱前,隔着探视窗举起一盒豆沙蛋黄月饼,手舞足蹈地祝病床上的爸爸节日快乐。

▲ 9 月 13 日,路子宽和妈妈、奶奶来到爸爸的无菌舱外探视。因为爸爸还无法进食月饼,子宽只能隔着玻璃向他展示。

11 日,路子宽才完成父亲移植手术所需骨髓与造血干细胞的采集,大腿和臀部上方的针眼还贴着纱布。

▲ 9 月 13 日,路子宽妈妈正在检查位于子宽臀部上方的采集骨髓留下的针眼。

路子宽的爸爸 7 年前不幸罹患“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随着爸爸病情进一步恶化,今年 3 月,当时只有 60 多斤的路子宽决定增肥至满足移植手术的体重标准。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住院部,路子宽在病房里大口吃饭。

为了救爸爸,子宽在 3 个月内增肥了 30 多斤。

7 月,他陪父亲进京进行骨髓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

▲ 7 月 20 日,路子宽和父亲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筹集到了治病费用来京治病。路子宽拍下父亲与住院区的合影,向好心人报平安。

▲ 7 月 24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在爸爸的主治医生办公室里祈祷能被早日安排查体。

▲ 7 月 24 日,路子宽一家在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缴纳未来几天查体所需要的费用。

▲ 7 月 24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向爸爸撒娇。

▲ 7 月 24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向护士拿了给爸爸整理病例用的曲别针,狂奔回去找他。

▲ 7 月 24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爸爸在和保安打听院区之间的班车车次,路子宽拉着他离开。

▲ 7 月 26 日,早起陪爸爸查体的路子宽躺在早餐店的椅子上忍不住打哈欠。

▲ 7 月 26 日,想带妈妈抄近路回医院的子宽发现路被堵了,一脸无奈地从原路返回。

▲ 7 月 26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嘟嘴和爸爸合影。

▲ 7 月 26 日,因为起得太早,在帮爸爸排超声检查项目队伍的路子宽靠在长椅上打瞌睡。

▲ 7 月 26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爸爸牵着路子宽的手,准备赶往西直门院区进行其他项目的检查。

▲ 7 月 26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停车场,募集来的治疗费用因为一些问题还没到账,路子宽和父母一起陷入沉思。

▲ 7 月 26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旁一快捷酒店内,路子宽妈妈正在焦急地咨询客服资金提现问题,路子宽侧躺在一旁看电视。

▲ 8 月 30 日,圆明园旁人行道,路子宽蹲下身,帮爸爸挠他脚背上的蚊子包。

▲ 8 月 3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爸爸从背后抱住路子宽,奶奶坐在一边。

▲ 8 月 3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爸爸靠着路子宽,享受自己进无菌舱前与孩子最后的相聚时间。

▲ 8 月 3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一家在住院区门口等待医生通知。

▲ 8 月 3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爸爸咨询完住院手续后走出病房区,妈妈在一边等候。

“爱哭”的男孩

路子宽来北京后哭了好几次。

其中有一次发生在手术前,路子宽和父母在医院附近的小区看房、租房的时候。

▲ 7 月 2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旁的小区里,路子宽一家正在等待中介看房。

▲ 7 月 20 日,路子宽一家在病友租住的房间里了解合租信息。

▲ 7 月 20 日,路子宽一家看房完毕,打算先住一阵宾馆,视医院检查结果再定租房时间。

喜欢骑单车的路子宽把共享单车骑进了一处居民小区。保安跟他沟通想把单车推到小区外,路子宽不明白这个规定,他死死拽住单车把手,生怕有人抢走似的大声争辩。还没说几句,眼泪就掉了下来。

▲ 7 月 20 日,路子宽因为保安不让他把共享单车骑进小区哭了。

▲ 7 月 20 日,路子宽在小区草坪上发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篮球,他开心地踢起来。

▲ 7 月 20 日,长胖后变得爱出汗的路子宽跑了几步就满头大汗。

▲ 7 月 20 日,爸爸在小区长椅上查询租房信息,路子宽在赶蚂蚁。

保安有些哭笑不得,和路子宽商量,在门口帮忙保管他的共享单车,这才止住他的眼泪。

“小小男子汉”

但在查体、采集骨髓与造血干细胞的过程中,路子宽从来没有哭过。

▲ 9 月 5 日,北京人民医院西直门院区,路子宽在抽血。因为他脂肪厚血管细,给路子宽抽血的医生需要摸好久才能找到血管。

▲ 9 月 5 日,北京人民医院西直门院区,抽完血的路子宽龇牙咧嘴嚼着姑姑带来的巧克力。他说自己不喜欢巧克力,因为巧克力黏牙。

▲ 9 月 5 日,北京人民医院西直门院区外,抽完血的路子宽自己按住止血纱布去找公交站。

9 月 7 日,路子宽住进医院,做骨髓和干细胞采集的最后准备。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在病房里注射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每天餐后要吃的药片。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有点吃不下饭,他扭过头,休息了一会儿,再努力吃了下去。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躺在病床上看好心人送的书。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子宽趴在病房窗边看医院旁的学校。为了给父亲做手术,开学后要升五年级的他还没去学校报道。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躺在病床上发呆。对于手术,一贯坚强的他也有点紧张。

9 月 9 日,是骨髓采集的日子。路子宽早早醒来换好病号服,在医护人员的带领下前往手术室。

▲ 9 月 9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边捂头边揉眼睛,他告诉记者,昨天晚上他紧张得没睡好。

▲ 9 月 9 日上午 8 时许,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正在等待骨髓采集手术。他双手合十祈祷,露出因为增肥产生的小肚腩。

手术室大门再次打开是在一个多小时后,路子宽坐在轮椅上被推出,脸上露出笑容。一名医护人员说,在手术室内,路子宽全程都很安静。“这么听话的孩子太少了”。

▲ 9 月 9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骨髓采集结束后,路子宽被医护人员送回病房休息。

病房区的一名值班阿姨,看到路子宽经过时总是赞不绝口。路子宽则微微抬头,回她以标志性的笑脸。

▲ 9 月 1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完成了给爸爸的第一次外周血造血干细胞采集,手术耗时近 5 个小时。被家人推出采集室的路子宽露出疲惫的笑容。

护士过来查房时,会亲切地叫他“小男子汉”。有的医生也会因为看过新闻报道,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路子宽会在事后跟妈妈小声说起,分享心中的“小高兴”。

▲ 9 月 1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完成了给爸爸的第一次外周血造血干细胞采集,被妈妈和姑姑推出采集室。

▲ 9 月 10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完成近 5 个小时外周血造血干细胞采集的路子宽在回病房的电梯里喝水。

▲ 9 月 10 日,路子宽完成第一次外周血干细胞采集后,躺在病床上休息。

手术结束后,路子宽食量锐减,一日三餐,每次只能吃下半碗。他如释重负地说:“终于可以正常吃饭了。”妈妈也相信,儿子很快就能瘦下来。

中秋节探视爸爸时,路子宽在通话机中对爸爸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了。”

▲ 9 月 8 日,北京人民医院清河分院,路子宽和姑姑在 11 楼病房内给在 15 楼无菌舱的爸爸打视频电话,鼓励爸爸快点好起来。

来源:新京报 记者 陈婉婷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