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09-19
乱港分子造谣不打草稿!《信报》创办人:暴乱有利GDP增长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笔耕半世纪,获封 " 香江第一健笔 ",《信报》创办人林行止本应在文章里讲出逻辑、事实,体现正义、担当,然而其近期两篇文章,竭力为暴力行为解画、为歪理邪说正名,不惜折损斯文并贻笑世人,此 " 职守 "、此 " 矜持 ",惹人唏嘘、嗟叹。

" 摧毁公物促进增长 " 是否奇谈怪论,已无需太多阐释,常识而已。明辨是非、澄清谬误,人尽可之;于香港风雨飘摇之际,发表此言论,动机何在、后果如何,市民也都 " 心水清 "。面对社会批评,林先生一方面声称 " 闻过而喜 ",一方面又表示 " 难以接受 ",厚己非人,竟无半点逻辑自恰," 笔耕半世纪 " 而修为至此," 百思不解 " 的恰是社会公众。

自己发表不当言论,却不让人发表评论,在林先生最新造作的文章里,逻辑已像筛子一样,更加不堪一击了。

他说,不接受言论受 " 监察 ",因为自己享有 " 言论自由 "。林先生用来狡辩的 " 第一板斧 ",真是莫名其妙。香港同胞在基本法保障下,当然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林先生大言炎炎,已经自证。但自己能说别人不能说,先以主观上的恶意揣测否定别人说话的正当性,便是不讲道理了。有言论就有评论,有讨论就可以辩论。如果以为堵上别人的嘴就能说明自己一贯正确,如果只想自己有言论自由不让别人有言论自由,林先生倒是以自己的方式证明了什么才是真正的 " 凌驾 ";倒不如堵上自己的耳朵,活在笔锋所至无往而不利的幻想世界中。

珍视言论自由,更要善用言论自由。明知香港乱够了,非社会所乐见,还一味鼓噪;明知暴力冲击违法,置市民于水火,还一直抬轿;林先生所行使的言论自由意欲何为?有人说,香港当下局势,正是一面 " 照妖镜 ",能看出谁是真爱香港、谁想香港 " 揽炒 "。坐在冷气房里指点江山的林先生,真的需要好好想想了,什么才是 " 以正视听 ",什么才是一名文人应有的担当?

如果 " 第一板斧 " 照见林先生的心虚,他使出的 " 第二板斧 " 就更强词夺理了。上篇文章,白纸黑字,自己豪言 " 暴力破坏有助 GDP 增长 "" 捣毁公物仍有一点积极作用 ";到了这篇,又写出洋洋洒洒千余字,否认 GDP 的意义,抛出 "GDP 增长无用论 "。表面学术语言,其实插科打诨,顾头不顾腚,看得人一头雾水、不知所云。林先生,您到底想说什么?

GDP 增长不是万能的,但意义客观存在。作为一项衡量经济发展状况的重要指标,世界各国、各地区普遍采用,各市场主体均借此决定或审视市场行为,其有现实性,也具先兆性,从来不是可有可无。林先生自知狡辩,倒打自己一耙,有点 " 裸奔 " 的意思了。

就事论事,林先生的 " 失焦 " 也是刻意为之。香港经济下行,连续三个多月暴徒的暴力破坏行为更让香港背上沉重包袱。林先生看不见社会骚乱的震荡波正蔓延,各行各业都开始受到冲击?听不到市民正叫苦," 手停口停 " 的大有人在?没有注意到一些国家和机构已拉起警报,消损着香港的国际形象和国际竞争力?自己选择性视听,也想蒙蔽广大市民,自己逞口舌之欲,却不顾他人生计死活,埋首书写却为了 " 寻觅新意 " 而出位,真的对得起 " 殷殷垂询的读者 " 吗?

更离奇的是,林先生自己竟先 " 未审先判 " 了。在进一步解释香港经济下行原因时,说这跟 " 有警方无差别殴打示威者及路人 " 有关,诬蔑说跟 " 北京不希望同胞来港,自由行人数急挫 " 有关。也不说什么 " 独立调查 " 了,也不要什么 " 闻过而喜 " 了,林先生自己做起法官,统统都有 " 定论 ",露出的一副为辩白急赤白咧的模样,真是斯文扫地。

笔力雄健却被心魔奴役,为赋新词不惜颠倒黑白,林先生作为香港一名资深媒体人,越来越让人失望。暴力就是暴力,违法就是违法,因为暴力违法行为香港社会风雨飘摇乃不争的事实,林先生不应当亵渎自己的言论自由,再发那些煽风点火的文章了。五十年笔耕不辍,其勤苦让人钦佩,若下笔千言,信口雌黄却言不及义,让人惋惜。牢牢把住是非善恶的准绳,贡献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大局,让香港重归繁荣稳定,才是媒体人应有的情怀和作为。

正如我们上篇评论指出,希望林先生 " 善用手中的笔,站到公义的一边,表现出真爱香港的一面 "。今天,我们依然有这样的呼吁:" 香江第一健笔 ",需要健康起来,拨正是非观,传播正能量,于时局作出真正的建树来。

相关标签

香港 gdp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