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人打满分的R级电影,只此一部!
口袋电影 09-20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1.html

 

来源:影探

1994 年,被誉为电影黄金年,又称 " 上帝最想看电影的一年 "。这一年,从欧美到国内、从大陆至港台,涌现了大批彪炳影史的作品。

不管是《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抑或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活着》,这些作品大都时代符号鲜明、历史格局开阔。众多作品中,有一部乍眼又特别,它不谈时代框架谈个人,不谈英雄主义谈爱情。但在 IMDB 榜单上,它位居前三十;在豆瓣 TOP250 榜单中,它位居第四,打分人数达 143 万人(仅次于《肖申克的救赎》),其中百万人给出五星。它到底有何魔力,恰逢该片上映 25 年周年,我们来聊聊——《这个杀手不太冷》Leon1994.9.14

诞生之初,故事梗概

1993 年,法国导演吕克 · 贝松正在筹拍《第五元素》。这部故事背景设置于 2259 年的科幻电影,由于拍摄周期过长、成本过高而迟迟拉不到投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置。为了留存现下制作团队,吕克 · 贝松决定先拍一部其它影片 " 曲线救国 "。

于是,他便以《尼基塔》(吕克 · 贝松 1990 年作品)为灵感,以让 · 雷诺为原型。

《尼基塔》中的让 · 雷诺用一个月时间写出了新剧本 : 一个居住于纽约的意大利杀手,枪法惊人,身手了得,名为Leon。一个时常遭受家暴的 14 岁女孩,心智早熟,叛逆坚强,名为Mathilda。 两个人,一栋楼,偶尔说话,极少交集。直到 Mathilda 的父亲因私吞毒品引来杀身之祸,全家遭恶警Stan杀害时,Mathilda 受 Leon 搭救幸免于难。自此,两人交换条件生活在一起,她教他识字,他教她成为杀手复仇。

似真如梦的故事情节,枪战与情感分摊的剧情节奏。这部影片成功的第一步便是选对了演员。Leon 的角色理所当然敲定了让 · 雷诺,反派 Stan 则选择了加里 · 奥德曼

加里 · 奥德曼饰演的 StanMathilda 的选角比较棘手,年龄不仅要够小,还要满足导演的抽象条件:让人们以为她懂得性,事实上她不懂。直到制作人在街上遇到了娜塔丽 · 波特曼,那时她年仅 11 岁。尽管父母一再反对,却拗不过因剧本大受感动的女儿,最终只能妥协。

娜塔丽 · 波特曼试镜片段就这样,1993 年 6 月影片正式开拍,10 月便完成了拍摄。一个月剧本创作期,四个月影片拍摄期,横跨法国、美国取景地。周期虽短却不潦草,成本虽低却不简陋。这部电影不仅为《第五元素》拉到 9000 万美元的投资,更为这位法国导演开拓了进军好莱坞之路。

爱它的人称:还未过完一生,我便知这是我最爱的电影。讨厌它的人称:矫情做作,文艺青年装 B 标配。争论虽然直到今天都不止不休,但是导演的用心与意图大家真的留意到了吗?下面,我们一起来分析分析

广角特写,视听语言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首尾镜头其实是呼应的。影片一开始,镜头由森林上空扫过纽约全景,进入一家通心粉店。最快速的交代环境地点,带观众入戏。

影片结束时,镜头则从 Mathilda 身上逐渐拉远,依旧是一片森林。带观众出戏,但这苍郁之色,这渺小人影,又让人多了丝怅惘之感。

首尾呼应算是常见操作,特写与大广角才是这部电影的一大特点。影片开局,Leon 初登场,是一段非常经典的人物面部特写。一分钟,两个人,十句台词,十九个镜头。未见人全貌,只见其眼、手、嘴,一支烟、一杯牛奶,以及一张照片。神秘莫测,却又传递了 Leon 是杀手,店老板是中介,两人合作已久,此次行动计划等诸多信息。

接着,Leon 执行杀手任务。导演没有直接拍爆头、射杀等场景,依旧是几个特写,不惊悚却刺激。这种留白的方法不仅是为体现 Leon 身手干净利索,更是对其杀戮形象的 " 美化 "。

如果单看此处不明显,可以对比反派 Stan 枪杀 Mathilda 家人的片段。镜头跟随 Stan 稳稳的推进,一枪毙命亦或是多次补枪。画面都十分直接、血腥且残暴。

同样都是杀人,不同的拍摄方法服务于不同的人物形象。前一种重写意,后一种重写实。但广角镜头造成画面的扭曲变形,导演却从头用到了尾。以此来凸显画面张力,渲染紧张氛围。

白线为对比线除了广角与特写镜头,导演对光影的把控也十分惊人,有两处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一是上面说到 Leon 执行杀手任务时,对方用子弹打穿卷帘门,光线漏进来。原本黑暗的密室可以视物,却仍保留神秘恐怖的氛围。

这也为接下来,Leon 首次正面登场的光线合理性作铺垫。

上:电影截图 下:幕后拍摄图片来源:光影絮幕二是 Mathilda 全家被杀,她请求 Leon 开门搭救。此时导演作了逆光处理,Mathilda 面部十分暗,正如其绝望的心境。千钧一发之际,Leon 将门打开,Mathilda 面部的光比背景还亮。寓意这是光,也是生的希望。

后来娜塔莉 · 波特曼自述拍摄这部分时,由于哭不出来而在眼下抹了薄荷味的清凉油。怪不得悲伤中带着一丝 ...... 辣眼。除了光线,影片中主观化的声音处理方式也可圈可点(有多处,大家在观看时可以留意)。比如 Leon 带 Mathilda 去杀人时,爆炸声起,声音模拟了主角才能体验到的耳鸣效果。十分真实,也非常具有临场感。

顺便一提,此处被炸的正是导演吕克 · 贝松本人饰演的路人某。

露脸仅两秒,立马被炸导演习惯于在紧张刺激的氛围中制造一些小乐子,带着法国人独有的黑色幽默。比如,Leon 杀人时,突然出现的招待女。

再比如,Stan 杀人时,突然出现在走廊的老太太。这般张弛有度的节奏把控,初看时只是会心一笑,再品就不得不佩服导演的功力。

其实整体舒适入戏的观影体验,就在于上述这些细节与心思。它们在不知不觉中,左右着观众的情感倾向、正误判断。让观众随剧情走向起伏跌宕,同人物角色同悲同乐。

角色立体,人物分析《这个杀手不太冷》角色并不繁多,25 年来被反复讨论的只有三位:Stan ,Leon,Mathilda

加里 · 奥德曼饰演反派 Stan 时所贡献的演技,依旧是影帝级的。癫狂、残暴、神经质,他将这些人物特质融入到举手投足之间。这段他用鼻子嗅人身上是否有 " 撒谎的味道 ",是他的即兴表演。搭戏演员的反应,也是真实的。

另外,Stan 杀人之前会嗑 " 药 ",杀人时易躁易怒。与之形成反差的是,他爱莫扎特,也爱贝多芬,还提过一句勃拉姆斯。这三位都是古典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当古典乐的崇高严谨与强烈的破坏欲和反社会人格结合,就会产生一种独特的美感。因此 Stan 虽然邪恶,但也迷人。

用喜好塑造人物形象,导演在片中运用多次。小到戏份不多的 Stan 手下,他在搜寻 Mathilda 家时,发现一张唱片,大喊 "cool"。这是一张雷鬼专辑《Marcus Children》,正与他雷鬼辫的形象相契合。

大到绝对主角 Leon,他爱喝牛奶,喜欢看的电影是《雨中曲》。作为杀手,他绝对强悍,但个人喜好方面,又显得稚嫩纯真。

让 · 雷诺曾困惑地问导演:我这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导演回答他:你只有 14 岁。

而在影片中,Leon 曾提到以前他有一位非常爱的女友。女友父亲反对两人见面并枪杀了女儿,Leon 为女友报仇后逃亡到美国。那年他 19 岁,之后便沦为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因此 Leon 的心理年龄在 14 岁到 19 岁之间,是非常符合剧情设定与逻辑的。而成为杀手的结局,导演也已给出——就是像日日坐在店里的西装老头,慢慢孤独终老。

幸运的是,Leon 遇到了女孩 Mathilda。这个女孩,虽背负仇恨,却狡黠明媚。她杀人时果敢,落泪时动人,也脆弱也坚强,也幼稚也早熟。

在与 Leon 的两人关系中,除去两人最后分离的时刻,她始终是主动方。我独爱她那段表白:我爱上你了,Leon。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我感觉到了。我的胃现在很暖和,以前我老是胃痛,但现在没有了。

原本片中有 40 分钟亲密的镜头,拍摄时主创觉得别扭,后来被剪辑删减。留下来的《这个杀手不太冷》便是最好的模样。不掺情欲,不卖弄色情,只剩两个孤独的人相互取暖。

要爱或死,写在最后在影片中后段,大胆示爱得不到回应的 Mathilda 拿枪指着自己说:我爱你,里昂。我要爱或死。

这般偏执决绝,却不显的突兀。因为 Mathilda 的家庭未给过她太多的关爱,Leon 就是她黑暗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她坚定且明确的追逐着他,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的态度是 " 非爱即死 "。

与之相对的,Leon 是犹豫且谨慎的。他对爱情的态度就像——他收留 Mathilda 的第一晚,他拿枪进卧室准备击毙她杜绝麻烦,最后却只能转身离开。

后来他教 Mathilda 如何成为优秀的杀手,给她买裙子。甚至将她的复仇当作他的,并为此赴汤蹈火。人或许就是因为孤独,才无法拒绝陪伴。

Leon 养着一盆绿植,在片中反复出现。他喜爱这盆绿植的原因是:像我一样,没有根。永远快乐,从不发问。后来他将这盆绿植给了 Mathilda,告诉她:你让我尝到人生滋味,我开始想要快乐,睡在床上,有牵挂。

"have roots" 是对两人关系最好的诠释。爱是一个灵魂拯救另一个灵魂,一个人温暖另一个人。让你不想再居无定所、心在漂泊,而是想扎根,想活的快乐踏实。

影片最后,Sting 的《Shape of my heart》响起。多年之后,仍旧记得那个爱喝牛奶的大叔,那个会抽烟的萝莉,那个变态的警察,那个哭得失声的我。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