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驳电影 09-20
你肯定没看过,这么毁三观的恐怖片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如今这个时代,人人都喜欢猎奇

电影、游戏、动漫,尤其是关于血腥暴力的,更是无处不在。

然而没有感受过真正的暴力,我们永远都不明白昔日所见的是多么不真实。

那么真正的暴力是什么?

究竟有多恐怖?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今天的这部电影里——

《趣味游戏》

该片在当年的戛纳电影节被提名了金棕榈奖。

但也因为故事题材 " 另类 " 受尽争议,甚至还被媒体评为史上最变态的电影

导演迈克尔 · 哈内克是奥地利著名的编剧,他的作品一贯以残忍、赤裸的风格著称。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他在第 65 届戛纳电影节中斩获金棕榈大奖的作品——《爱》。

故事中并没有观众们期望的「白头偕老」的浪漫套路,

而是呈现人生末期被病痛摧毁殆尽的爱情残骸

老头亲手杀死了老伴,既成全了对方,也解脱了自己。

而另一部惊世骇俗的《班尼的录像带》纪录了一起极度残忍的谋杀案。

但侧重点不在案件本身,越过了虚情假意的道德批判,冷酷地嘲弄着实际上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空壳社会。

今天这部《趣味游戏》更是丝毫不输前者。

剥开所有外壳,赤裸裸地把观众带入「暴力」的漩涡。

故事发生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乔治带着妻儿在海岛别墅上度假。

妻子在厨房准备晚餐,他和儿子在湖边整理帆船,爱犬在草坪上晒太阳,生活好不惬意。

然而,这份美好的宁静很快将被打破,一阵门铃声响起,是邻居家的客人。

他叫皮特,看起来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此次前来的目的是想借几个鸡蛋。

小事一桩。

妻子爽快地给了他四个鸡蛋。

结果皮特刚走到门口:

手没拿稳,鸡蛋碎了一地。好心的妻子又给皮特拿了 4 个。

可是同样的情况却再次发生,皮特走到门口时,又掉地上,全碎了。

这回的理由是狗突然扑过来,把他给吓着了。

借个鸡蛋久久未归,皮特的小伙伴保罗也前来查看情况。

两人开始胡搅蛮缠起来。

家里一共就 12 个鸡蛋,直接摔了 8 个,剩下的 4 个妻子还得留着做晚饭。

而且皮特的举止非常怪异,很明显是在捉弄她。

妻子颇为不悦,下了逐客令。

可对方仍在纠缠,一直闹到父子二人归来。

丈夫不清楚为什么借个鸡蛋的小事,会让妻子如此生气。

他请二人先离开再说。

可这两位少年,却态度坚决,不拿到鸡蛋就不走人。

明明是来借东西的,却态度如此傲慢。

自己接连砸碎鸡蛋,不道歉也就罢了,还在我家耀武扬威。

这莫名其妙的固执最终也惹恼了乔治。

可谁知保罗拿起墙角的高尔夫球杆,就把乔治的腿骨打断了。

恐惧伴随着疑惑在这家人脸上蔓延开来。

可两位白衣少年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二人安慰道:

「这只是一场游戏。

一场虐杀游戏,规则很简单:

要么你们想尽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要么就在这里被我俩活活折磨死。

二人也不给一家子拒绝的机会,就正式开始了他们的游戏。

玩游戏就得有主线有支线,为了增加游戏难度,

两个人还为自己设置了支线任务,第一个就是赌女主人身上有没有赘肉。

他们逼迫妻子脱光衣服,还故作善良地把小男孩的头蒙起来,不让他看到自己妈妈难堪的样子。

无奈的乔治只能看到妻子受辱,软弱地低下了头任由自己和妻子、孩子变成待宰的羔羊。

在这场猫鼠游戏中,保罗和皮特掌控着绝对的权力。

通过暴力,他们极大地满足了自我的阴暗欲望。

但根据犯罪片的定律「正义虽迟但一定会到」,差不多该到一家人反击的时候了吧。

果不其然,父亲抓住机会发动突袭,让儿子趁乱逃走。

儿子年纪虽小,可行动力却丝毫不差的。

跳窗逃脱,掩盖痕迹,一气呵成。

他跑到邻居家求救,可邻居早已遇害,

不过幸运的是,他在邻居家找到了一把枪。

可谁知上帝竟和他开了个玩笑,枪里并没有子弹!

儿子又被带回了别墅继续他们的游戏。

随着点人游戏的进行,儿子成了第一个受害者。

看到儿子死在自己面前,乔治和妻子彻底崩溃。

趁着二人离开的间隙,妻子在强大的求生欲驱使下也成功摆托了束缚,

她拼命跑出去求救,好不容易拦下了一辆车。

没想到的是坐在车上的正是之前有事离开的二人。

一丝反击的缝隙都不给,叙事节奏上也像极了《伊甸湖》,压迫感十足。

但按照一部悬疑电影的套路,到了结尾一定会出现反转,然后主角获救。

果然,临近终局,事情再次发生了转机。

妻子趁二人不备,从桌子上抢过枪,一枪打死了皮特。

保罗目睹这样的惨状,面色怪异,似乎并没有生气。

然后摇了摇头,拿起遥控器按下了倒带键。

一切又恢复原样,仿佛无事发生。

直到这一刻,影片的「恶趣味」才彻底暴露无遗:

一幕幕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的片段,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

弱者无助地想寻求生的机会,却又一次次被击垮。

这场游戏不仅属于影片中的罪犯与受害者,更属于导演迈克尔 · 哈内克与观众。

迈克尔 · 哈内克是出了名的以「冷静到几乎冷血」的叙事方式处理人性的黑暗面。

为了增强观众的参与感与代入感,甚至还采用了第四面墙这样的戏剧化拍摄方式。

借保罗之口,导演在影片中数次打破「第四面墙」与观众互动:

这正是他的诡计,让观众们被迫参与到这场残酷的杀戮游戏中,被迫移情于这可怜的一家人。

当我们满怀愤怒地期待希望与反转时,他愚弄似的告诉每个人:

在每个人的面前,都只有绝望。

很多人都喜欢戏剧般的暴力电影或游戏,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即便屏幕里鲜血满地,自己依然安然无恙地沉浸在欣赏暴力的娱乐中。

避开了所有危险,只享受完美结局带来的心满意足。

而这部《趣味游戏》却强迫每个观众都成为受害者,用导演自己的话讲:

发生在他人身上的暴力,也是一种痛。

看完这部电影,一定会有很多人吐槽:

导演是内心有多暗黑,连观众都不放过?

然而谁能想到在相隔十年之后他找了另一拨人,把自己的片子原封不动地又拍了一遍 …

- THE END -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