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09-20
郭台铭退选:媒体甚至无法报道自己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文 | 吴俊宇

2015 年,《文汇报》杨磊在点评德国媒介理论学家格罗伊斯的《揣测与媒介》时用了 " 媒介的幽深晦暗之处 " 这样一种说法。

的确,按照格罗伊斯的观点,总有些秘密隐藏于表现和传达的背后,这是一个晦暗不明的空间,同时也是一个等级系统,在这个空间里," 符号承载体以降级序列引向一个幽暗不透明的深处 "。

" 观察者与亚媒介的承载空间的关系从本质上来看,只能是一种揣测的关系 " ——于是人们永远无法看见真相全貌,只能看见媒介的纷扰。

一开始我本来对这种说法颇为不解,然是盯了 10 个月的岛内新闻,最终对此深以为然。

原以为事情要按逻辑来走,上演童话故事——韩国瑜参选,KMT 上台。

结果魔幻程度是最初怎么猜也猜不到的。KMT 原本一手好牌,结果打到稀巴烂。你以为 KMT 会汲取 " 换柱 " 的教训,结果并没有,短短四年,党内分裂、一地鸡毛的历史再一次上演,而且比 " 换柱 " 还要惨烈。

黑格尔说,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KMT 这一年来的行为简直是这句话的最好注脚。

本来简简单单的蓝绿对决,KMT 稳赢,结果郭台铭宣布退选,KMT 稳输。选战之初最加分的韩到了今天变成了最丢分的负资产;选战末尾,看似不再搞分裂的郭变成了让 KMT 败选的直接原因。

本来韩巴不得郭参选 KMT 分裂," 三脚督 " 的情况下 KMT 还有当选的一线希望。所以原本应该和郭深仇大恨的韩阵营对郭的批评反而一直暧昧不清。

KMT31 大佬慰留郭也很难说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有人甚至分析,KMT 看似感天动地,实际已经开始在为甩锅做铺垫,反正慰留失败后,一旦败选,就是郭的责任。

郭不选之后,KMT 注定败选。郭也是聪明,懒得背负骂名干脆顺水推舟宣布退选,给足 KMT 面子,把 KMT 架着放在火上烤。

短短不到一年的韩流从韩冒出妄念开始就是悲剧。现在一地鸡毛的局面是全场任何一个人都不曾预料到的。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3 月时一直感慨为什么都是同志,天天却需要通过媒体放风来互相猜心,从不当面坐在一起坦诚步公谈想法。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每个人都在互相揣测各方的想法。

蓝绿白的大三角,韩、郭、柯的小三角,韩、吴、郭、王的小四角——大三角、小三角、小四角叠加在一起,全程迷雾重重,完全看不懂每个人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十几家媒体、无数评论人每天针对每个人的话进行揣测分析,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复盘所谓的真相,最后却永远都看不清真相,甚至连当事人自己都看不清真相。

现在大概是明白了,人心大概就是喜欢盘算。人与人太容易产生隔阂。所有人都怕开诚布公时,对方却还在暗留底牌。这样还算好。最悲剧的是你开诚布公,我却因为想太多,以为你暗留底牌。最后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波操作把局面越搅越乱。

我也逐渐理解了哈贝马斯的解决方案为什么会是 " 社会交往理论 ",主张多方对话敞开了聊。然而理想主义的哈贝马斯没想到,说的越多错的越多,说的越多猜得越多。有些人则是担心说得越多,被别人揣摩越多,确定性越大,反而说得更少。

最后情况依旧是一团糟。

《理想国》在《谁来记录我们乏善可陈的生活》一开篇就写了这样一句话:

表达、对话、沟通,似变成一门需要精湛手艺的学问。说话容易对话难,也因此,这组诚意较真的通信,愈加难得。

然而一对夫妻都难得做到这点,更何况是一群绝顶聪明的政客。

有人说,三体人是人类发展的究极形态,喜欢三体人的沟通方式。我说,人心隔肚皮大概是人性的本质,人心隔肚皮一直这样隔下去,历史和社会就一直循环往复,后人复哀后人。

最迟本来怀着恶意揣测的心态去看郭台铭退选这件事情,不过随着当事人逐渐曝光其中的种种细节,再一次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尤其是主持人赵少康以及当事人郝龙斌作为局内人谈自己的心态,几个嘉宾不断追问赵少康、郝龙斌各种情况。这和过往赵少康向嘉宾提问的状态完全不同。

赵和郝一点一点谈他们是如何与郭台铭互动沟通的那些细节,各方的权衡考量因素 ....... 最后新闻媒体上往往是浓缩、苍白的一个结论式标题。最有趣的是,作为当事人,赵少康自己的节目都只能以这种结论式惊悚标题的方式处理。

但真正听完他们的话,你会发现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都不是铁板一块,其中包含着层次、灰度、感性、理性,以及天然交战的部分。天人交战的最后结果,其实往往是潜意识里的 flow your heart。

理性之外的潜意识里,往往隐藏着最真实的东西。这就像是一座冰山,你见到的只是一角,水面之下的东西才是更多细节。

所以格罗伊斯甚至认为,人类文明是一种水下文明。

我觉得这句话这样理解太复杂。不如说,事实都位于水下,也就是位于揣测中,水面就是使交流得以可能的媒介,但控制着水面的却是水下的暗流涌动。

在《文汇报》的杨磊看来,这个想法受到了弗洛伊德的影响,露出水面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其主体——支配着这一角的大部分——隐匿在水中不可见。

总而言之,这场对话节目对我来说,真是一次完美的观看体验,我甚至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媒体实验——主持人成了当事人,接受嘉宾追问,呈现自己的内心,剖析新闻事件的全貌。

因为很多事情直白的给出结论,其实太过苍白。所有细节都在存在、时间、过程之中。只有那个总体的感受,才是最完整、真实的。

昨天看到的一句话是,人们热衷于为人与事贴标签下定义,却忽略了现实世界往往是由混沌复杂的细节构成的。能够最大程度引发共情效应的内容永远都不是观点和概念,而是充满生命力的细节。

2014 年上文学理论课时,那位搞学阀、出轨却大谈 " 诗意生活栖居 " 的老师依旧是对我影响深远的人之一。当时我们读的一篇中篇小说名为《暮色》,作者徐虹在她的创作谈《暮色中的世相凌乱》写道:

暮色中的世相森林每一个人如同一株树,高低伸展着繁复的枝条叶片。我着迷于暮色中的世相凌乱。人们的心丢盔弃甲,接近生活的真相。我想做的就是追索他们的来路,因为真正的惊险就埋藏在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中间。 

人心的精彩之处,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媒体的苍白之处,大概也即使如此。

--------------------------------------------

作者 | 吴俊宇    公众号 | 深几度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微信号 852405518

关注科技公司、互联网现象的解读

曾获钛媒体 2015、2016、2018 年度作者

新浪创事记 2018 年度十大作者

品途网 2016 年度十大作者

腾讯科技 2015 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